站內搜索
相關文章
廣告位
六十年后的獨家揭秘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5-9 14:27:00

六十年后的獨家揭秘


    被稱為陸航之花的日本陸軍航空兵第二十二戰隊司令巖橋讓三

    在日本翻看有關資料的時候,偶爾看到這則史料,當我把它讀完,心中忽然一陣激動 –這,很可能是中國人第一次注意到這件史實吧!然而,時光已經過去了六十年。

    西安,作為中國反法西斯抗戰的重要后方基地,在八年的抗日戰爭中飽受日軍的空襲,自第一次1937年11月20日日軍空襲西郊機場,到最后一次1944年10月30日,擊落來犯日轟炸機一架,擊斃日飛行員兩名,根據中國方面有據可查的記錄,日軍先后空襲西安145次,炸死炸傷中國軍民兩千余人。在漫長的防空作戰中,中國空軍和地面防空部隊奮起反擊,頑強抵抗。

    1944年9月21日,《秦風日報》報道,“據某某航空站消息,今晨拂曉,敵機數架,由晉竄入我市上空,我機英勇迎戰,當即發生空戰,被我擊落一架,殘骸墜落本市西郊云。”
    對于八年苦斗的中國,這樣一個小小的勝利帶來短暫的喜悅,不久這則消息就被淡忘了。

    但是,當我翻開日本軍事歷史專家秋本實的文章《西安空中消逝的疾風戰斗機隊長》一文(《丸》總第588期),才發現在《秦風日報》這則簡短的消息背后,暗藏著令人吃驚的事實,擊落日軍這架飛機的中國人,可能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個戰斗在日本方面引起的反響要大得多。在查找了《陸航二十二戰隊戰史》,《齋藤隆大尉陣中日記》等相關的資料之后,我們終于可以確認,這名被擊落的日機的駕駛員,是人稱陸航之花,陸軍至寶的日本陸軍航空兵超級王牌飛行員,巖橋讓三少佐(死后特進中佐)。
    被擊落的巖橋讓三少佐當時擔任陸軍航空第二十二戰隊司令官,是日本最優秀的“疾風”四式戰斗機飛行員,被擊斃之前,他已經有了擊落二十架盟國戰斗機的作戰紀錄,而日本二戰中幸存的著名飛行員坂井三郎(著有《王牌空中武士的回憶》,在中國《航空知識》雜志連載)也不過有二十三個擊落紀錄。按照擊落五架飛機即為王牌飛行員的國際慣例,巖橋讓三早已超過了雙料王牌的要求,是日軍飛行員中一個不折不扣的王中王!

    遺憾的是,由于中國方面沒有意識到自己擊落的是一個如此人物,所以根本沒有對這名飛行員做深入的了解。否則,在中國擊斃的日軍王牌飛行員名冊里,南鄉茂章等四大天王,驅逐王三輪寬,轟炸王奧田喜久司等等之后,還應該增加一個陸航之花巖橋讓三吧。至今,我看到的中文資料中,尚無提到此人的,這一點來說,巖橋死的真有些冤。

    巖橋讓三,日本和歌山縣人,1932年畢業于陸軍士官學校第45期,隨即入明野飛行學校學習飛行 –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拉攏廣西軍閥,這個明野飛行學校也曾為李宗仁部訓練飛行員。當1938年日軍空襲南寧的時候,駕駛日本九一式戰斗機前來迎戰的,正是這些“忘恩負義”的廣西佬。1934年,巖橋被編入飛行第八聯隊,開始了十年的空中生涯。
    諾門坎之戰爆發后,巖橋以大尉身份擔任飛行第十一戰隊第四中隊中隊長,帶隊參戰。1939年6月24日,他在哈拉哈河上空首開紀錄,擊落蘇聯紅軍戰機兩架。此后,第四中隊始終是第十一戰隊的基干部隊,全體隊員的先后擊落紀錄超過了100架,人稱王牌中隊。而巖橋在王牌中隊中的戰績一直排第一。由于他的表現優異,日軍將他從一線調離,回到明野飛行學校擔任教官。

    1941年3月,巖橋又被調到航空審查部,擔任キ-84式戰斗機的試飛審查主任,巖橋用他出色的飛行技術證明,這種飛機的性能超過當時在役的所有日本陸軍戰斗機,后來被定型生產,命名為四式“疾風”戰斗機,廣泛運用于太平洋戰場,成為二戰后期日軍主力戰斗機之一。巖橋也因此獲得“陸軍至寶”和“陸航之花”的美名。
    1944年3月,日軍第一個裝備“疾風”戰斗機的部隊 – 陸航第二十二戰隊成軍,巖橋被任命為該部隊的司令官。

    第二十二戰隊原定開赴菲律賓,但由于中國戰場的豫湘桂戰役需要,該部八月二十四日轉入中國戰區,進駐漢口機場。此后,便開始連續的作戰。

    闊別多年回到中國戰場,巖橋很快發現中國的空中力量由于中美聯合空軍的成立已經遠不是當年那樣軟弱可欺。事實上,豫湘桂戰役中,日軍并沒有拿到戰場的制空權,只是由于當時中國軍隊精銳盡入緬甸,實施打通國際通道的戰役,且被史迪威扣住不能東調,地面兵力不足,才遭到慘重損失。巖橋所部第二十二戰隊被迫超負荷連續作戰,很快感到難以承受。巖橋向第五航空軍司令部提出了意見 – “出動次數太多,而支持整備不足,飛行員已經達到疲勞限界”。

    九月二十日,巖橋戰隊奉命從漢口飛赴新鄉,截擊從成都出擊轟炸日本的美國第十四航空隊B-29轟炸機,由于情報有誤空手而返,然而一到漢口落地,就接到第二條命令,在西安附近發現中美空軍P-51戰斗機活動,要求該部立即派飛機再次前往新鄉,由此攻擊西安機場。

    從漢口到新鄉直線航程550公里,新鄉到西安航程500公里,按照命令發動攻擊的話,顯然要求第二十二戰隊不顧疲勞,連夜出擊,才能在21日拂曉趕到西安。巖橋對此命令的反應是根本無法執行,他認為既然如此何必讓他從新鄉返回漢口呢?現在要花費兩倍的時間和力量了。雖然沒有詳細的資料留下來,但是當事人的回憶證明因為瞎指揮,巖橋和航空軍司令部之間當時確實發生了爭吵。巖橋負氣出擊,就此一去不回。
    由于巖橋認為大多數飛行員在當時的疲勞狀態下無法完成這樣艱難的任務,他只選擇了技術最好的三名飛行員,齋藤隆大尉,久家進準尉,古郡吾郎準尉加上自己,組成四機編隊出擊。二十一日拂曉,四架飛機到達新鄉機場,隨后起飛出擊西安。

    但是,因為飛機整備不足,古郡的飛機在離陸時失事,機毀人亡,起飛半個小時以后,齋藤大尉的飛機也因為引擎故障被迫返航,能夠投入作戰的只有巖橋和久家兩機了。

    戰斗的結果,日軍與中國方面的記載有所不同,中國方面的紀錄為擊落一架日機,自己損失P-47雷電共和戰斗機一架(美國駐華空軍戰機),日軍紀錄為擊落P-51野馬戰斗機一架,巖橋少佐發動自殺性攻擊戰死,久家準尉的飛機負傷,因為油箱打穿,返航時迫降,飛機損毀但飛行員幸存(久家準尉逃過這一劫,但第二年還是斃命中國)。

    在日本被稱為“名飛行員”+“名指揮官”巖橋讓三的座機,帶著迷彩的“疾風”一八五號機,墜落在西安機場跑道以西外側,他的死,因為整個戰斗發生在夜間,而帶上了撲朔迷離的色彩。

    日軍描寫頗為傳奇,謂巖橋擊落美機一架后開始掃射機場的停機坪,因為看到另一架戰斗機正在滑跑起飛,準備迎戰,為了消滅這架飛機巖橋實施了自殺式撞擊而陣亡。日軍甚至有人因此認為巖橋少佐是用這種極端的方式表示對上司的不滿。日軍也曾懷疑是久家擊落了巖橋,但是后來又根據雙方的位置排除了這種懷疑。這種“壯烈”的死,事后判明毫無依據,大概是日軍不讓自己英雄死的太平常的習慣作祟而已。

    美軍在當地的飛行員則紀錄,巖橋的確憑借其嫻熟的技術擊落一架起飛截擊的美機,也是他的最后一個擊落記錄。隨后開始掃射機場跑道,但是突然動作失控而墜毀。美軍判斷可能是飛行員操作失誤,以巖橋的技術,這種幾率幾乎等于零。

    最可靠的資料,還是來自于中國的新聞報道,雖然他們根本不知道擊落的是誰。《秦風日報》9月22日報道:(本報訊)昨晨二時許,敵機兩架,分兩批由晉竄入本市。。。被擊落敵機內之駕駛員,摔出機外丈許,腦中部中彈,顯系當場斃命,兩腿及左手被火燒焦。。。

    雖然記者在報道中稱該機是被防空戰斗機于空中擊落,但是由于描寫太詳細反而顯出了破綻,暴露了記者杜撰新聞的寫法,因為記者是不可能夜間追著戰斗機看到整個空戰過程的。真實的部分大概就是對巖橋讓三遺體的描寫上。從他的遺體情況看,巖橋是被頭部一彈斃命,因此,所謂日軍的自殺撞擊說純屬無中生有,根據美軍人員的回憶,巖橋是在擊落了來迎擊的美軍戰斗機之后開始掃射跑道的,這時候,巖橋應該是確認了背后沒有敵機威脅,否則以他這樣的空中老手,是不會開始投入地面攻擊的。那么,巖橋最有可能的命運是正在掃射的時候,被機場的中國防空部隊的一個神槍手或者走好運的家伙一槍命中,當即死亡,因此座機失去控制墜落。這就比較符合美軍人員觀察的結果了。

    真相如何,時光久遠已難考證,但無論如何,巖橋讓三,日本的陸軍至寶,陸航之花,是凋謝在了西安城下。這一事實,即便時隔了六十年,只是磨洗的更加清晰而已。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