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打火雞大賽——新幾內亞空戰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7-1-18 14:25:30

打火雞大賽——新幾內亞空戰


 

    第80戰斗機中隊的隊員們預期在新幾內亞的日軍基地上空將會遭遇最慘烈的考驗——他們猜對了……

  位于新幾內亞北部海岸的威瓦克是二次大戰太平洋戰線里空中防衛最森嚴的日軍基地。1943至1944年初,至少有7個戰斗機大隊部署在周圍環繞著的幾個航空基地。由于防衛如此堅實,當1945年5月,新幾內亞北部大部分地區都被盟軍收復之后,威瓦克還沒受到盟軍地面部隊的攻擊。不過這個基地倒是一直不斷地受到盟軍空中武力的洗禮。 

  威瓦克所遭受的第一次大規模空中攻擊是在發生1943年8月,由B-25米切爾轟炸機、P-38閃電戰斗機、P-47雷霆戰斗機所組成的機隊所擔任。在那次行動中,盟軍機隊在天空及地上摧毀了數百架日本軍機。這次行動之后,威瓦克附近的幾個航空基地-布塔、達古亞、玻隆等便持續遭受轟炸,從8月17日到9月初。一直到這些機場完全喪失了作為日本南太平洋中前進基地的能力為止。然而,這些機場仍具有相當可觀的防衛力量——它們可以派出許多飛機攔截附近區域盟軍的轟炸行動或是對抗美軍在新幾內亞北部日漸增多的戰斗機掃蕩行動。

  在1943年末,第8戰斗機大隊的第80中隊是太平洋戰區里幾個配備精銳P-38戰斗機的部隊之一。代號“波姬”的愛德·克雷格少校是這個中隊的指揮官。第80中隊有個響亮的昵稱——“獵頭族”中隊。因為中隊長克雷格是一個喜歡采用自由作風管理部下的而長官;他所帶領的這支中隊簡直像群空中的飛行海盜,但卻是一支充滿活力的團隊。有些人批評第80戰斗中隊的飛行紀律太過松散;中隊的編隊飛行的確不太遵守規定。然而無論如何,沒有人可以否認自從1943年2月,第80中隊在澳洲察特塔將原先使用的貝爾P-39戰斗機換裝成P-38閃電式戰斗機后,這個中隊的的精神也在克雷格的帶領下一點一點地建立起來了。 

  幸運的,第80中隊中的一些飛行員如丹尼·羅伯特上尉和唐·麥克吉中尉都是戰斗經驗豐富的老手。麥克吉是從第36中隊被調過來的。他本來很排斥飛P-38型機;他稱P-38為“飛行床架”。但不久就像其他的飛行員一樣很快地開始欣賞起P-38的高速和重武裝。到了1943年12月,第80中隊已經擁有超過一百次的擊墜記錄——包括在拉布爾上空一次艱巨的任務里所擊落的12架日機。

  到了1943年12月,第一支美國部隊已在新不列顛島的南部一個叫亞拉維的地方登陸。日本方面對美軍行動的反擊主要來自駐防于威瓦克的日本陸軍航空隊。直到戰爭結束為止,這支日軍部隊與美軍方面由第五航空軍所組成的空中武力展開了一場長期地對抗。

  從12月19日開始,盟軍的空中武力進行了一連串對威瓦克附近日本航空基地 的打擊行動。最激烈的一場戰斗發生在12月22日那天。來自第80戰斗機中隊的P-38戰斗機掩護著來自第345大隊的B-25轟炸機對日軍基地進行一次低空突擊 。對美軍來說,很不幸的,一大群日本中島廠的Ki-43隼式戰斗機和川崎廠的Ki-61飛燕式戰斗機恰巧在絕佳的攔截位置等著他們。

  按照原定的計劃,那天第80戰斗機中隊應該和隸屬345轟炸大隊的500及499中隊的B-25轟炸機會合。而由另一支戰斗機中隊465中隊負責掩護其他位的轟炸機。按照一般的預期,后者在這次任務中應該會遭遇較多的日軍抵抗。 

  克雷格向來不是一個以謹慎而出名的人,但那天他卻反常地額外謹慎(許多戰前跟克雷格在巴拿馬一起飛行過的隊員都記得:克雷格曾有一次帶隊飛越中美洲地區時,因事前準備不足連飛行計劃都沒檢查而導致他最后損失了幾乎整個機隊)。17架P-38在新幾內亞高溫潮濕的清晨中啟動引擎。飛行員們已經接受過任務簡報,并吃了一頓令人搖頭的早餐——雖然這已是在這原始叢林里所能搜括得出來最好的食物了。當朝陽從地平線升起時,克雷格親自帶著第一分隊于7時20分起飛。保羅·莫菲中尉——一個擁有兩次擊墜記錄的德州年輕人,帶領第二分隊緊緊接著。杰·魯賓上尉則負責帶領第三分隊尾隨其后。代號“可姬”的柯內理·史密斯中尉則帶著最后一個分隊——第四分隊的五架P-38起飛。其中一架P-38在戰斗之前發生機械問題折返了基地,因此在正式的戰史記錄上一共是16架P-38參加了這一天的血腥對決。 

  第80戰斗機中隊和來自摩爾茲比港的B-25轟炸機在古西比地區的上空會合——大約在盟軍基地摩爾茲比港和日軍基地威瓦克的中間。8時30分,日軍的雷達發現了美軍的編隊,并將這個情報傳回到威瓦克基地。不過這個情報傳達的程序很慢,美國人還是有機會能達成奇襲。

  在美軍打擊部隊沿著新幾內亞北海岸飛向目標的路途上,遇到的都是晴朗的好天氣。從戰斗機擔任掩護的一萬尺高空以下,只有幾朵松散的云。但很不幸的,一大片暴風雨正盤踞在目標威瓦克地區灰暗的上空,阻礙了打擊部隊的任務進行。

  對美國人而言,更禍不單行的事還在后面。由于這時威瓦克的港里正好有三隊日本的補給運輸船隊正在進行卸載的工作,上空由大量的日本“飛燕”式(盟軍識別代號“湯尼”)和隼式(盟軍識別代號“奧斯卡”)戰斗機嚴密的保護著。日本陸軍第78戰斗機中隊的高杉明少佐正率領著一支以飛燕式機隊和其他的日軍戰斗機隊編組成威瓦克上空的防衛力量。從1943年四月起,這支戰斗機戰隊便一直為盟軍的心腹大患。其他的日軍部隊還包括了來自第68飛行戰隊的飛燕式戰斗機和來自第59、第248戰隊的隼式戰斗機。 

  盤旋在空中的日本戰斗機群在9時30分接到美軍飛機接近的消息。由于美國人必須飛在云層下方沿著海岸向威瓦克進襲。所以對于防守的一方來說,只要在云層的兩側埋伏就可以輕松地逮到入侵的敵人。

  克雷格當然也了解到自己的險惡狀況。在P-38狹小而悶熱的坐艙里,他對遠方透著陽光的云縫仔細掃描檢查;由于云中的水氣使得視線相當模糊。克雷格決定要把他的隊伍帶到一個視野更好的高度。

  位在編隊最后的“可姬”史密斯帶著他的隊伍爬升。但暴雨和濃云迫使他不得不把高度降到7000尺。這兒視線仍然很差,他的四機分隊必須緊縮編隊以保持目視接觸。 

  在美機編隊靠海的那一側,一群日本攔截機已經從雨云的空隙中發現了史密斯的編隊。雖然美國戰機的機身上都施以濃橄欖綠色的涂裝,但飛在陣雨和陽光中的P-38機身仍然閃閃發光。四個興奮的日本飛行員駕著飛燕式戰斗機和另外四架隼式戰斗機立刻搶占高度朝向美國人撲去…… 

  史密斯看到兩架“飛燕”沖出雨云攻擊他的編隊,他趕緊爬升以重新得剛才失去的高度。本著沙場老將的經驗,他一面向位在前面第三分隊的杰·魯賓報告了敵機的接觸,一面轉身與日機交戰。史密斯的僚機約翰·史丹佛閃得不夠快,在日機一擊得手脫離之前他的飛機已經彈痕累累。史密斯自己也遇到了麻煩,機翼下方的副油箱由于電器系統出了問題無法拋開,只能令人著急地改用手動系統釋放。幸好日機在得手后決定先行脫離再重新發動第二波攻勢。 

  在史密斯遭到麻煩的同時,克雷格則遇到了由高杉明少佐率領的第78戰隊“飛燕” 戰斗機。這些日本“飛燕”戰斗機從高處俯沖撲向美軍的護航機隊。克雷格動作 非常快,他迅速地對準正面沖來的高杉少校開火。但彈道太高射到目標后面而落空。 

  雙方錯身而過后,兩人都掉轉機首準備繼續纏斗廝殺。高杉少佐把飛燕式機靈巧的回旋性能發揮到極至,試圖繞到克雷格的飛機之后。幸好這時二分隊的P-38及時趕到。博特·里德中尉和戴爾伯·法格遜中尉同時對敵機開火,擊中了正與克雷格纏斗的“飛燕”。這架飛燕很快失去控制。正當高杉少佐推開艙罩脫離受損的座機跳傘逃生時,無巧不巧的,克雷格的座機正好調過頭朝高杉明少佐迎面沖來。 

  高杉少佐的降落傘迅速地張開,克雷格眼睜睜看著卻無法閃開一次必然的碰撞。 他的右引擎螺旋槳撞上這個日本飛行員。克雷格恐怖地看著高杉明的尸體被切成幾千塊肉塊向下面的叢林灑落。雖然受到這幕殘酷鏡頭的驚嚇,克雷格還是把飛機穩下來,并向四周搜索以盡快掌握戰局。一片從那個倒楣日本飛行員上刮下來的降落傘破片還掛在克雷格的右翼上,觸目心驚地提醒著剛才那幕恐怖的鏡頭。 

  克雷格朝著西匹克河飛去。在那兒他看見三架“飛燕”和一架“隼”朝著自己的P-38機隊正面沖來。克雷格在250碼的距離對準第一架“飛燕”開火。P-38機首點50機槍和20毫米機炮的猛烈火力擊中這架正在作滾桶翻轉的“飛燕”。受到槍彈的沖擊,這架飛燕扳正過來,從克雷格旁邊拖著火焰與濃煙擦身而過。等克雷格回過頭觀察時,它已經像一把火炬般的掉進叢林里去了。

  保羅·莫菲和他的僚機,鮑伯·漢森中尉,選定了第二架“飛燕”作目標。莫菲緊張地等著目標進入射程,按下操縱桿上的機槍電門。這架“飛燕”滾了一圈,接著引擎和機身爆出熊熊火焰,朝叢林墜了下去。 

  “可姬”史密斯和約翰·史丹佛有一陣子和第80中隊其他的隊員失去聯絡。 史密斯很擔心他的隊員。除了史丹福的P-38受創之外,侯威·唐納生中尉的P-38也被一架“飛燕”給擊傷了一個引擎。兩架僚機曾試著掩護他返航。但不久唐納生的另一個引擎也爆炸。唐納生的同僚只能無助地看著他的飛機著火墜落,摔在威瓦克東南35哩處一個沼澤平原。 

  史密斯看到低空有6架P-38,他決定加入這個隊伍。過一會兒他終于看到這群P-38正在追逐的對象了!威瓦克東南的海面上,一架“隼”式戰斗機以幾乎在浪頭上的高度低飛。“隼”式戰斗機的叢林迷彩涂裝和機翼上鮮紅的日本標志使得它變成一個明顯的目標。

  “隼”式機是一種有著驚人操控性能的靈敏小飛機。先前的戰斗里一架P-38俯沖撲向這架“隼”式機時已經領教了它優越的操控性;隼式機輕巧的閃過P-38的彈雨反而繞到攻擊者后面咬住剛剛的獵人。史密斯小心異異地先把節流閥關小,然后壓下機鼻對準目標。切入“隼”式機的后方逮住了這個難纏的獵物。史密斯朝著海岸的方向緊追這架不幸的“隼”式機直到威瓦克南方一處“布蘭迪”墾殖區的上空。當史密斯最后以致命的火力把這架“隼”式機變成一團火球時時 ,兩架飛機離地的高度已經不到200尺了。史密斯飛越了墜毀中“隼”式機,跟在后面的僚機史丹福則從頭到尾觀賞到日機殘骸沖進叢林的精彩過程。 

  史丹福的油量已經低到了警示線,所以他以無線電報告長機必須先行返航。史密斯收到了史丹福的訊息,不過他決定單獨留下來繼續掃除B-25轟炸機航路上零星的日本戰斗機,并試著去找尋其他脫隊的隊員。 

  隸屬第80中隊的詹寧·麥耶中尉是在這次任務中沒有返航的飛行員之一。麥耶在先前的任務中已經打下了4架敵機。這次的行動里有人目擊他擊落一架“飛燕”,贏得他第五次的擊墜記錄。但是很不幸的,在能返回基地慶祝成為空戰英雄之前,自己也變成了別人的擊墜記錄。 

  據465戰斗機大隊431中隊的梅里·史密斯少校在返航以后報告:“一架P-38在陸地上空以一個引擎的動力朝海岸飛行。由于右邊的引擎已經毫無動力,這架P-38把槳葉打成順槳。左邊的引擎還有一些動力,差不多剛好僅夠讓螺旋槳維持轉動。” 這架P-38后來朝向東方靠近海岸線飛行,飛得非常低。梅里曾試著以無線電和這架P-38聯系,但是沒有反應。這架遭遇麻煩的戰斗機有著綠白相間的螺旋槳整流罩。從機尾的標示看來它是屬于第80中隊的飛機;機鼻側面以黃顏色漆了個字母“C”。后來梅里據此斷定這就是由麥耶所飛的P-38。 麥耶沿著海岸飛行兩哩后,把飛機迫降在離岸50碼的海面上。這是一次相當漂亮的迫降,看起來麥耶應該并沒有受傷。 

  受損的P-38降到海面上后,梅里繞回來檢視迫降的地點。飛機的機尾翹出水面 ,飛行員則正涉水上岸。史密斯看到這個飛行員身上穿著橘色的救生衣。不過他的降落傘卻隨著飛機沉到水里面了。沒有降落傘具上附的救生工具,這個飛行員在叢林恐怕很難生存。不用說就算是有救生工具,叢林求生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梅里聽到這個落難的飛行員在無線電頻道里呼叫:“銅錢呼叫□子,回答!”、 “銅錢呼叫□子,回答!”。銅錢是第80中隊的無線電呼號,“□子”則是負責救援任務的PBY水上飛行艇無線電呼號。雖然“銅錢”的呼叫大聲而清晰,但“□子”卻沒有回應。盤旋15分鐘后,梅里已經看不到這個落難的飛行員。迫降的飛機現在已經完全沉到海里。這里的海灘看起來極為荒涼。麥耶所在的位置是西比克河出海口的慕里克灘。這個地方是一片沼澤;有些熱帶雨林的樹會長到150尺高。 

  大部份返航的P-38在越過歐文史坦利山脈回到莫爾茲比或多布杜拉以前都先在納薩博先降落。從納薩博飛到威瓦克只要以前一半的航程。不久之后第80中隊就把他們的駐地前進到納薩博。史丹福和一些其他第80中隊的飛行員則乾脆停留在納薩博過夜以便修理他們受損的飛機。 

  克雷格直接飛到莫爾茲比。在那兒,地勤人員驚奇地看著這架機首用黃漆漆著 “波姬”的P—38機翼上掛著一片日本降落傘的碎片。這件意外的恐怖記憶后來可能成為克雷格短暫馀生里一個揮不去的夢靨。

  梅里一直擔心迫降在西比克河口的那個飛行員。當他一在納薩博降落后就向475大隊指揮部回報這個事件。稍后在回到位在多布杜拉的基地時,由于擔心這個飛行員孤單地置身險惡叢林所將遭受的厄運,他決定必須為這個可憐的家伙做點事。 

  第二天早上,梅里命令475大隊432中隊的一位年輕的查理·羅塔司基中尉作他的僚機與他一起飛去慕里克灘。這兩架P-38一直在沼澤和海岸上空盤旋近一個小時,直到最后不得不失望的放棄。麥耶從此再也沒有在世上出現。 

  事后檢討戰果,在12月22日這天美軍打擊部隊所蒙受的損害都是由日本“飛燕”式戰斗機所造成。除了第80中隊兩架P-38被擊落,兩架被擊傷之外,第431中隊的許多戰斗機都被重創而在多布杜拉迫降。日本的“飛燕”還至少還擊落了一架B-25轟炸機,并重創了其他許多架。 

  在新幾內亞的戰場上,“飛燕”式機一直是美軍最難纏的對手。 

  美國人的戰績宣稱擊落了7架“飛燕”和11架“隼”。此外還有一架古老的中島Ki-27“"耐特”戰斗機-不過這可能是一架放下起落架的“隼”式機。其中6架屬于第80中隊戰績。 

  日本方面的損失是失蹤4架“飛燕”和4架“隼”式戰斗機。另外8架飛機受到重創掙扎著回到基地。兩架隸屬第68戰隊的“飛燕”戰斗機飛行員,本山秋澤大尉和澤田巖雄曹長在叢林上空跳傘。兩人在經過一番艱苦的奮斗后回到基地。本山大尉因傷勢過重幾天后死亡。

  日本方面宣稱擊落了7架B-25,4架P-38,另外還有6架美國飛機“可能”被擊落。

  在如此一場激烈的戰斗后,這樣的宣稱還算是相當保守的。日本人通常比他的對手更會夸大他們的戰績。往往一架受到輕傷的美國戰機就會讓超過一打的日本飛行員當作自己的戰績。

  在威瓦克當地的戰事中,這次的打擊任務沒有先前在八月份時的那次那么有決定性。那一次的空中打擊摧毀了威瓦克基地向外擴張侵略的力量。然而,12月份的打擊造成了好一陣子日本基地戰力的癱瘓。接著一連串的打擊與戰斗機掃蕩任務繼續造成了日軍更多的損害。到了1944年4月,這個基地已經被盟軍略過。由于雙方的戰線已經繞過這里往北推進,不但威瓦克已經失去了它的戰略意義,同時日軍也很難繼續維持對它的補給。 

  第80中隊的“獵頭族”隊員們往后各有各的際遇。“可姬”史密斯在1944年5月結束了他在第80中隊的役期回到了家鄉。他最后的戰績是12次的擊墜記錄;包括三菱A6M零式戰斗機、“飛燕”式戰斗機、“隼”式戰斗機、以及一架三菱制Ki46偵查機(盟軍代號“迪娜”)。擊落日本第78中隊長高杉少佐座機的戴爾遜·法格伯中尉則在1944年8月結束他的役期回到家鄉。至于保羅·莫菲一直留在中隊里直到戰爭快結束。他最后的戰績為6次擊墜記錄。克雷格少校就沒有那么幸運。1943年圣誕節的隔天——就是在威瓦克血腥空戰后的第四天,克雷格率領一次任務掩護盟軍在新不列顛島格羅斯特岬的登陸行動,克雷格在惡劣的天候中低空追逐他的第15次擊墜記錄。就在他達成最后一次的勝利記錄時,一架日機偷偷溜到他的后面把他射進海里。愛德·克雷格少校享年25歲。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