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瓜達爾卡納爾(2)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4-29 14:25:08

瓜達爾卡納爾(2)


圣克魯斯群島海戰

  早在10月10日,日軍聯合艦隊就從特魯克傾巢出動,準備與美國海軍決戰,日軍艦隊分為兩部分,一是前進部隊,由近藤信竹中將指揮,下轄航母編隊,計有航母2艘(“隼鷹”號和“飛鷹”號)、驅逐艦4艘,艦載機98架;戰列艦編隊,計有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4艘,輕巡洋艦1艘,驅逐艦12艘。二是機動部隊,由南云忠一中將指揮,下轄航母編隊,計有航母3艘(“翔鶴”號、“瑞鶴”號和“瑞鳳”號),重巡洋艦1艘,驅逐艦8艘,艦載機171架;戰列艦編隊,計有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3艘,輕巡洋艦1艘,驅逐艦7艘。共有航母5艘,戰列艦4艘,重巡洋艦4艘,輕巡洋艦2艘,驅逐艦31艘,艦載機269架。山本指定由近藤統一指揮。

  10月22日,“飛鷹”號航母因主機故障,由2艘驅逐艦保護返回了基地。至24日,日軍艦隊一直在所羅門群島以北海域活動,等待戰機。由于陸軍在瓜島的作戰一再推延,山本向百武發電催促,如不迅速占領機場,艦隊將因燃料耗盡而不得不返回。但陸軍在24日、25日的進攻都告失敗,山本決定海軍將不管瓜島上的戰斗結局如何,仍與美軍艦隊決戰。10月24日,日軍艦隊進行海上加油后,連夜南下。

  美軍此時在南太平洋地區的海軍兵力共有三個編隊,第16特混編隊,由金凱德少將指揮,編有航母1艘(“企業”號)、戰列艦1艘,巡洋艦2艘,驅逐艦8艘,艦載機82架;第17特混編隊,由莫雷爾少將指揮,編有航母1艘(“大黃蜂”號)、巡洋艦4艘,驅逐艦6艘,艦載機87架;第64特混編隊,由李少將指揮,編有戰列艦1艘、巡洋艦3艘、驅逐艦6艘。

  10月20日前后,第16、17特混編隊先后出海。

  10月23日,美軍的巡邏飛機在圣埃斯皮里圖島以北650海里處發現日軍航母編隊。當晚,圣埃斯皮里圖島的岸基航空兵就派出數架水上飛機攜帶魚雷前去攻擊,沒有找到日軍航母,就攻擊了日軍的“筑摩”號巡洋艦,但沒有取得戰果。

  10月24日十時許,第16、17編隊在圣埃斯皮里圖島東北270海里會合,哈爾西指定由金凱德統一指揮,命令他率部前往圣克魯斯群島以北,以阻截駛向瓜島的日軍艦隊。而第64特混編隊則前出到瓜島海域,阻止日軍對瓜島的增援和對機場的炮擊。

  日軍機動部隊司令南云認為美軍在圖拉吉島和圣克魯斯群島都部署有航程較大的水上飛機,只要進入距這些島嶼650海里范圍里,就可能被發現,為了不重蹈中途島戰役的覆轍,南云決定盡量隱蔽自己,幾天來只要被美軍發現就向北撤。山本對南云的這種過分謹慎極為不滿,命令他不顧天氣和敵情,堅決投入戰斗。但當日軍的“筑摩”號遭到美軍水上飛機攻擊后,南云仍再次率部北撤。山本知道后,又來電督促他前進,于是,南云不得不掉頭南下。

  10月25日,雙方艦隊的距離在迅速縮小,但都不知道對方的具體位置,為此都派出飛機全力搜索。

  五時許,哈爾西向金凱德發出了著名的命令:“進攻!進攻!再進攻!”

  十時許,美軍的一架水上飛機在航母特混編隊西北360海里處發現日軍的2艘航母,但因為雨大云厚,很快失去了與日艦的接觸。十一時三十分,金凱德命令“企業”號派出12架飛機前去偵察,又于十二時二十分再加派29架飛機前去攻擊。由于日軍被發現后就轉向北撤,這兩批飛機都未找到目標,返回母艦時天色已黑,其中一架在著艦時墜毀,另有六架因燃料耗盡在海上迫降。

  十六時,日軍機動部隊轉向南進,十九時,前進部隊也轉向南進。山本隨即發出指示:“陸軍計劃于今夜攻占機場,敵軍艦隊明日在瓜島海域出現的可能性極大,聯合艦隊務必將其殲滅。”這時日軍聯合艦隊的態勢是:機動部隊的戰列艦編隊在前,航母編隊則在其后面50海里;前進部隊位于機動部隊的西北100海里,其戰列艦編隊在東,航母編隊在西,這四個編隊都相距不遠,彼此都能看到,以便協同,一起向南搜索前進。

  10月26日二時許,日軍機動部隊派出13架飛機分扇區進行搜索。

  三時許,金凱德命令“企業”號航母出動16架偵察轟炸機,以兩機為一組,分扇區搜索,每機都攜帶一枚227公斤炸彈,一旦發現目標就可立即實施攻擊。

  美軍的一個雙機組在距“企業”號85海里處遇到了日軍的一架偵察機,雙方都急于尋找對方的艦隊,互不理睬,擦肩而過。

  四時十七分,美軍的這個雙機組發現了日軍機動部隊的戰列艦編隊,并繼續向北搜尋日軍的航母編隊。  四時五十分,日軍的那架偵察機發現了美軍艦隊,并立即發回報告,可惜把自己的編號報錯,使得所報的方位有誤,也就使母艦無法馬上派出飛機。

  五時許,美軍的另一個雙機組發現了日軍機動部隊的“瑞鳳”號航母,日軍立即起飛9架戰斗機攔截,同時“瑞鳳”號一面施放煙幕,一面規避。美機躲入云層,巧妙避開了日機的攔截,然后突然從云中俯沖而下,向“瑞鳳”號投下了炸彈,一枚炸彈命中,將飛行甲板炸開了一個直徑15米的大洞,使其無法再回收飛機,艦長只好起飛剩下的所有飛機,然后在2艘驅逐艦的保護下向北撤退。

  在美機攻擊“瑞鳳”號之前,南云就得到了美軍艦隊正確位置的報告,遂于五時二十五分起飛21架轟炸機、20架魚雷機和21架戰斗機,共62架飛機向美艦飛去。  金凱德接到發現日軍報告后,五時三十分命令“大黃蜂”號出動第一攻擊波,15架轟炸機、6架魚雷機和8架戰斗機,共29架,六時“企業”號出動第二攻擊波,3架轟炸機、8架魚雷機和8架戰斗機,共19架,六時十五分“大黃蜂”號起飛第三攻擊波,9架轟炸機、9架魚雷機和7架戰斗機,共25架,先后向日軍飛去。

  日美雙方的攻擊機群正巧在途中相遇,起初雙方互不理會,突然12架日軍戰斗機出列,迅速搶占有利高度,沖向美軍第二攻擊波的飛機,隨即爆發了空戰,美軍損失魚雷機、戰斗機各3架,日機則損失4架。

  六時四十分,美艦雷達發現一批飛機正在逼近,但和己方的出擊機群航向一致,一時分不清敵我。等到辨清敵我,日機離母艦已不到50海里,“企業”號迅速躲入附近的雷雨區,未被日機發現,而在晴朗陽光下的“大黃蜂”號則成為日機集中攻擊的目標,盡管美軍在空中有38架戰斗機掩護,但由于“大黃蜂”號的戰斗機引導官缺乏經驗,將戰斗機部署離母艦太近,還來不及上升到一定高度,日機就已經臨空了,七時十分轟炸機先開始俯沖,有一枚炸彈命中,在飛行甲板后部爆炸,還有一架轟炸機被防空火力擊傷后,一頭撞在飛行甲板上,機上所攜的兩枚炸彈一起爆炸。隨后,魚雷機開始攻擊,有兩條魚雷擊中機艙。接著又被三枚炸彈擊中,還有一架起火的日機撞在艦上,傷勢嚴重,機艙進水,電力中斷,通訊斷絕,艦體四處起火,開始傾斜,失去機動能力。日機離去后,艦員迅速撲滅了大火,由“諾思安普敦”號巡洋艦拖曳著返航。

  就在日機攻擊“大黃蜂”時,美機也對日軍發起了攻擊,七時三十分第一攻擊波的15架轟炸機到達日軍艦隊上空,盡管遭到了日軍戰斗機的攔截,被擊落、擊傷各2架,但其余飛機突破成功,向南云的旗艦“瑞鶴”號俯沖投彈,“瑞鶴”一邊以全部防空火力對空射擊,一邊竭力規避,美機以200米高度從艦首方向進入,投彈命中率較高,“瑞鶴”號連中四彈,飛行甲板、機庫、炮塔都被炸起火,通訊中斷,南云只得將指揮部轉移到“嵐”號驅逐艦。而第一攻擊波中的6架魚雷機與轟炸機失去聯系,未能找到日軍航母,就攻擊了日軍的“鈴谷”號巡洋艦,但未擊中。

  美軍的第二攻擊波因為途中遭遇日軍攻擊機群,發生過空戰,隊形被打亂,分為兩隊,一隊3架轟炸機攻擊了日軍“霧島”號戰列艦,另一隊4架魚雷機攻擊了“筑摩”號巡洋艦,都沒命中。而第三攻擊波也沒找到日軍航母,攻擊了機動部隊的戰列艦編隊后返航。

  六時四十五分,日軍起飛第二攻擊波,“翔鶴”號出動19架轟炸機和5架戰斗機,“瑞鶴”號出動了16架魚雷機和4架戰斗機。八時許飛臨美軍艦隊上空,見“大黃蜂”號已經烈焰沖天,濃煙滾滾,就轉而攻擊“企業”號,“企業”號和伴隨的“南達科他”號戰列艦都裝備有大量四聯裝40毫米機關炮,而且使用最新式的對飛機具有極大殺傷力的近炸引信炮彈,防空火力很強,“翔鶴”號的機群首先發起攻擊,在俯沖時就被擊落一大半,只有兩彈命中“企業”號,一中飛行甲板,一中機庫,此外還將“史密斯”號驅逐艦擊傷。隨后“瑞鶴”號的魚雷機群投入攻擊,但在攻擊前就被美軍的戰斗機和防空炮火擊落了7架,余下的9架從左右兩側對“企業”號實施魚雷夾擊,都被“企業”號規避。就在日機攻擊時,日軍“伊—21”號潛艇也乘火打劫,將“波特”號驅逐艦擊沉。

  日軍前進部隊通過偵察機的報告知道美軍艦隊的位置后,近藤于七時十四分命令“隼鷹”號航母起飛17架轟炸機和12架戰斗機前去攻擊。到達美艦隊所在海域發現“大黃蜂”號已煙火彌漫,奄奄一息,便轉而準備攻擊附近的巡洋艦,就在將要發起攻擊時,忽然見另一艘航母從雨區駛出,——正是“企業”號,日機隨即向“企業”號發起攻擊,此時天空中布滿云層,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日機向“企業”號的接近,美軍利用剛才兩次空襲的間隙集中了兩艘航母的戰斗機全力保護“企業”號,日機剛鉆出云層開始俯沖就遭到了兇猛的攔截,攻擊隊形完全被打亂,還被擊落了8架,當日機好不容易突破攔截準備攻擊時卻找不到“企業”號了,只好攻擊“南達科他”號戰列艦和“圣胡安”號巡洋艦,這兩艦各中一彈,受了輕傷。

  至中午時分,日軍已經取得了很大戰果,但自身損失也不小,近藤決定調整部署,以利再戰,命令受傷的“瑞鳳”號和“翔鶴”號北撤,前進部隊和機動部隊的兩支戰列艦編隊向南搜索,以擴大戰果,“隼鷹”號和“瑞鶴”號在戰列艦編隊后面跟進,負責提供空中支援。

  美軍方面金凱德見自己部隊損失慘重,便率艦隊向東撤退,只有“大黃蜂”號航母在“諾思安普敦”號的拖曳下以8節航速緩緩而行,逐漸落在后面。

  下午,日機又對“大黃蜂”號進行了四次攻擊,先后命中一條魚雷和兩枚炸彈,“大黃蜂”號主機艙進水,多處起火,艦體傾斜十四度,第17特混編隊司令莫雷爾見無可挽回,只得下令棄艦,一直在艦上堅持搶救的損管隊員這才離艦,十七時許,護航的驅逐艦“麥斯廷”號和“安德森”號接下航母艦員后,奉命將其擊沉,但兩艦向航母發射了全部魚雷和四百余發炮彈,還沒將其擊沉。鑒于日軍艦隊即將逼近,只得離去。二十時許,日軍的戰列艦編隊趕到,見其已成為一片火海,而且不時發生爆炸,無法拖帶,便由“卷云”號和“秋云”號驅逐艦各發射兩條魚雷,最終將其擊沉。日軍在附近海域再沒發現美艦,便掉頭北返。

  10月27日凌晨,返航中的日軍艦隊遭到了從圣埃斯皮里圖島起飛的水上飛機的魚雷攻擊,有一艘驅逐艦被擊傷。近藤不敢久留,率領艦隊一直撤往特魯克。

  圣克魯斯群島海戰,是太平洋戰爭中日美雙方的第四次航母大戰,在這次海戰中,美軍沉航母、驅逐艦各一艘,傷航母、戰列艦、巡洋艦、驅逐艦各一艘,損失艦載機74架。日軍無一艘軍艦沉沒,僅傷航母兩艘,巡洋艦、驅逐艦各一艘,損失艦載機100架。從損失情況看,日軍是毫無疑問的勝利者,日軍大本營對此戰績以高度評價,天皇因此向山本賜予敕語,以表彰聯合艦隊的英勇善戰。

  從戰術上看,日軍取得了勝利,但從爭奪瓜島的全局上看,此役的勝利對瓜島的得失,影響不大,因為海戰的勝利對地面作戰毫無幫助,幾乎在同一時間里瓜島上日軍對機場的第二次總攻又告失敗,第2師團主力損失大半,日軍陸海軍聯合進攻奪取瓜島的計劃再次破產。從戰略上看,日軍在戰役中損失的艦載機和有經驗的飛行員,是難以彌補的,尤其是日軍再也損失不起有經驗的飛行員了,在此次戰斗中美軍就已經明顯感覺到日軍飛機的攻擊,遠不及戰爭初期那么機警、老道。而美軍正相反,無論航母、艦載機還是經過充分訓練的飛行員的補充,源源不斷,這正是日軍所無法比擬的優勢,這樣下去,美軍將越來越強大,日軍則將越來越衰弱,從這個角度來看,美軍是用戰術上的失利換取了戰略上的勝利。

  堅持

  10月24日,羅斯福總統指示參謀長聯席會議盡最大努力向瓜島運送物資和人員。在總統的親自過問下,美軍除向瓜島調派剛建成的最新式巡洋艦、驅逐艦和潛艇,還從夏威夷和澳大利亞抽調飛機、艦艇,加強南太平洋部隊。

  10月26日,圣克魯斯群島海戰結束后,美國海軍在南太平洋上的主力軍艦只剩下一艘受傷的航母和一艘戰列艦,瓜島亨德森機場上的“仙人掌”航空隊也因為連日的戰斗,飛機數量降低到29架,為開戰以來的最低。但美軍利用所羅門群島上的岸基航空兵還掌握著瓜島海域的制空權,這就保證美軍能向瓜島進行必要的增援和補給,哈爾西將一切可以動員起來的運輸工具都用于瓜島,全力運送彈藥、燃料、食品。10月30日,被士兵們戲稱為“長臂湯姆”的155毫米榴彈炮運上瓜島,這是范德格里夫特急需的火炮,它無論是在射程上,還是在射擊效果上都勝過日軍的150毫米火炮。

  海戰的勝利并沒有改變瓜島日軍的艱難處境,瓜島上的美軍于10月26日發動反擊,日軍因為連日激戰,傷亡慘重,而且補給缺乏,疾病纏身,無力抗擊美軍的攻勢,被迫退入叢林。日軍在叢林中飽受折磨,瓜島的“瓜”日語讀音有饑餓的意思,日軍便將瓜島稱為“饑餓島”,又由于瓜島之戰傷亡巨大,而且看不到結束的跡象,還有人把瓜島叫做“無底洞”。東京的廣播中則把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叫做“瓜島屠夫”,從這些稱呼中,可見日軍的士氣之低落,為鼓舞士氣日軍甚至向瓜島派來了“慰安婦”。

  11月1日,反擊的美軍渡過了馬塔尼科河,一路上遭到的抵抗微乎其微,一直到克魯斯角,日軍才憑借著復雜的地形,進行了頑強的防御,美軍在強大炮火支援下,經過激戰終于占領了日軍陣地。  日軍大本營認為圣克魯斯海戰后,戰局正向有利于日軍的方面發展,只需進一步加強瓜島的力量,就可取得最后勝利。決定將駐東印度群島的獨立混成第21旅團調往拉包爾,歸第17軍建制,還抽調在中國戰場的第51師團,投入南太平洋戰場,并盡快運送瓜島所需的作戰物資。10月27日大本營陸軍部作戰科科長服部卓四郎和主任參謀近藤傳八登上瓜島,協助百武制定作戰計劃,組織第三次總攻。計劃在11月上旬將第38師團主力送上瓜島,12月上旬將第51師團送上瓜島,再集中相當數量的重炮和充足的彈藥,于12月中下旬發起第三次總攻,屆時還將以第6師團一個最精銳的步兵團搭乘裝甲運輸艦實施敵前登陸,配合作戰。

  盡管日軍在圣克魯斯海戰中獲勝,但兩艘航母受傷,不得不回國修理,而且艦載機損失慘重,一時也無法補充,使得機動部隊必須回國休整。而南太平洋地區的岸基航空兵也在戰斗中受到了很大損失,加上缺乏前進基地,必須從拉包爾起飛,受航程限制只能在瓜島上空停留十五分鐘,因而不能對瓜島美軍機場實施有效的壓制,根本無法取得瓜島的制空權,也就無法組織大規模的運輸,還是只能利用驅逐艦進行夜間運輸。自11月2日至10日,日軍先后出動驅逐艦65艘次、巡洋艦2艘次向瓜島運送部隊和給養,但軍艦的載重量有限,運送的人員物資有限,而且無法運送重裝備,難以組織第三次總攻。

  11月7日,“仙人掌”航空隊攻擊了停留在“槽海”里準備晚上進行運輸的日軍11艘驅逐艦,接著圖拉吉島的魚雷艇也加入攻擊,挫敗了日軍的運輸。

  11月8日,哈爾西親自飛抵瓜島,作短暫視察,以鼓舞士氣,在島上進行的記者招待會上,他發表了著名的打贏戰爭的方案:“消滅日本鬼子!消滅日本鬼子!不斷消滅日本鬼子!”這一方案立即就成為報紙的頭條新聞。當哈爾西剛回到努美阿的司令部,就得到了珍珠港海軍特別情報小組的報告,他們成功破譯了日軍新密碼,掌握了日軍的作戰計劃:11月11日空襲瓜島機場,12日晚水面艦艇炮擊瓜島機場,13日出動航母編隊,掩護大批地面部隊在瓜島登陸。結合空中偵察和其他途徑的偵察,也發現日軍在特魯克、拉包爾和肖特蘭島地區調動頻繁,看來一場大戰是迫在眉睫了。

  范德格里夫特知道了日軍的計劃,為了阻止日軍可能的登陸,指揮部隊繼續推進,11月10日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對日軍的灘頭陣地發起鉗形攻勢,經過激戰后,除小部日軍逃入叢林外,大部被殲,美軍奪取了對其具有較大威脅的利科灘頭陣地,并將日軍在灘頭囤積的物資盡數摧毀。

  盡管驅逐艦運輸的人員不多,但至10日日軍在瓜島上的部隊已達3萬,鑒于即將開始的總攻,迫切需要運送大批部隊和重裝備,單靠驅逐艦的夜間運輸是遠遠不夠的,日軍決定組織一支大型運輸船隊,將第38師團的1.35萬人和重裝備送上瓜島,這支船隊由11艘快速運輸艦和12艘驅逐艦組成,由經驗豐富的田中賴三少將指揮,12日從肖特蘭島出發,計劃14日抵達瓜島。為確保這支船隊的安全,聯合艦隊出動航母2艘、戰列艦4艘、巡洋艦12艘和驅逐艦36艘組成的艦隊,提供掩護與支援,并將于12日、13日夜間對瓜島亨德森機場進行大規模炮擊。

  美軍也為了迎擊日軍的攻勢,全力向瓜島運送部隊、裝備和物資,哈爾西也組織了一支運輸船隊,運送約6000人的陸軍和海軍陸戰隊部隊和重裝備,這支船隊分為兩部分,A編隊由斯科特少將指揮,編有3艘登陸運輸艦,由1艘巡洋艦和4艘驅逐艦護航,11月9日從圣埃斯皮里圖島出發,計劃于11日到達瓜島;B編隊由卡拉漢少將指揮,編有4艘運輸艦,由4艘巡洋艦和8艘驅逐艦護航,11月8日從努美阿起航,計劃于12日到達瓜島。當哈爾西知道日軍聯合艦隊大舉出動,盡管“企業”號航母和“南達科他”號戰列艦都還沒有修好,哈爾西還是命令帶傷出戰,金凱德指揮第16特混編隊,李率領第64特混編隊全部開往瓜島,并命令駐圣埃斯皮里圖島的岸基航空兵和在所羅門群島活動的24艘潛艇,積極支援水面艦艇的行動。

  瓜島以北海戰

  (一)

  美軍斯科特率領的A編隊因為在航行途中被日軍水上飛機發現,所以在11日到達瓜島的隆格角后,就遭到了日機的空襲,日軍飛行員的素質比開戰初期下降很多,投下的炸彈沒有一枚命中,只有一艘運輸艦被近失彈炸傷,艙里有些進水,把所運載的部隊和物資全部卸下后,就由一艘驅逐艦護衛,向圣埃斯皮里圖島返航,其余艦只則逗留在瓜島海域。12日三時許,B編隊到達隆格角,隨即開始卸載,A、B兩編隊的護航艦只共同在附近海域警戒掩護。上午美軍在布干維爾島上的海岸監視哨報告有大批日機飛來,增援編隊總指揮特納少將命令暫停卸載,所有船只編成防空隊形出海迎戰。十二時許,日機臨空,在美軍的抗擊下所投的魚雷、炸彈無一命中,只有一架日機被擊傷后故意撞擊了“舊金山”號巡洋艦,撞壞了火控雷達,并造成了約五十人的傷亡。日機返航后,美艦又返回錨地,繼續卸載。

  為了更準確掌握敵情,美軍于12日派出多架飛機進行偵察,九時許一架偵察機報告在瓜島以北335海里發現日軍2艘戰列艦、1艘巡洋艦和6艘驅逐艦。后來又有偵察機報告在瓜島以西發現5艘驅逐艦。十五時許,偵察機報告在瓜島以西265海里有日軍航母、驅逐艦各2艘。特納根據這些報告,認為這還不是日軍的全部艦只,因為還沒發現日軍增援編隊,但是單憑這些兵力就足以對美軍構成嚴重威脅,特納判斷日軍這些軍艦的目的是攻擊美軍的運輸艦和炮擊機場,下午,運輸船所攜帶的物資90%都已卸下,運輸船只隨時都可撤離,但特納考慮到這些卸下的物資還來不及運走,都堆積在灘頭,如果日艦隊到來那會是很好的目標,而且機場也極有可能遭到炮擊,就決定運輸船返航,護航軍艦則留下來迎戰。

  12日晚飯后,特納率領4艘運輸艦和2艘登陸運輸艦在3艘驅逐艦和2艘掃雷艦護衛下,離開瓜島向圣埃斯皮里圖島返航。斯科特和卡拉漢則指揮所有的護航軍艦將特納的運輸艦護送到瓜島以南的安全海域,然后返回鐵底灣。由于留下的13艘軍艦中主要是卡拉漢指揮的B編隊的護航艦只,所以特納指定由卡拉漢負責統一指揮,現在卡拉漢既來不及進行偵察,也來不及擬定作戰計劃,他只知道日軍在數量上和火力上都占有優勢,這必定是一場苦戰。他仿效斯科特在埃斯佩蘭斯角海戰中采取的隊形,以單縱列魚貫而行,4艘驅逐艦為前衛,5艘巡洋艦居中,4艘驅逐艦殿后,沿瓜島北海岸西行。美軍最大的缺陷是卡拉漢的旗艦“舊金山”號和斯科特的旗艦“亞特蘭大”號都沒裝備新型大功率雷達,使得他們只得借助裝備新型雷達的友艦來獲得情報,這給指揮上帶來了很大的制約,也為即將開始的作戰埋下了失敗的伏筆。

  日軍為壓制美軍的岸基航空兵,保障增援編隊安全抵達瓜島,計劃先出動炮擊編隊炮擊亨德森機場,這一任務由阿部弘毅中將指揮的第一炮擊編隊承擔,共有2艘戰列艦、1艘巡洋艦和14艘驅逐艦。12月9日和聯合艦隊主力一起從特魯克出發,12日早上被美軍偵察機發現,仍繼續南進。晚二十三時,到達薩沃島以西,準備經薩沃島南水道進入鐵底灣此時的航行隊列是:“比睿”號、“霧島”號戰列艦以單縱列魚貫而行,“長良”號巡洋艦和“雪風”、“天津風”、“照月”、“曉”、“電”、“雷”六艘驅逐艦在戰列艦前方排成半圓形警戒圈,在警戒圈前方“朝云”、“時雨”、“五月雨”號驅逐艦為左前衛,“夕立”、“春雨”號驅逐艦為右前衛,以防備美軍魚雷艇可能的攻擊。還有3艘驅逐艦則在薩沃島以西巡邏警戒。雖然阿部知道白天在鐵底灣有美艦活動,但他認為仍會像以往一樣,日落后這些美艦就會撤走,根本沒想到會在夜間遭遇美艦,所以采取了這樣的航行序列。

  12日二十三時三十分,裝備新型雷達的“海倫納”號巡洋艦發現了遠在14海里外的日軍艦隊,但卡拉漢沒有利用這一先敵發現的機會先敵攻擊,而是指揮美艦進行了兩次右轉,企圖像在埃斯佩蘭斯角海戰那樣,占據T字橫頭陣位。就在美艦機動過程中,最前面的“庫欣”號驅逐艦突然發現日軍艦隊就在3000米外,一面報告,一面立即轉舵以搶占發射魚雷的有利位置,這樣一來,后面的3艘驅逐艦為了避免碰撞,只好跟著急轉,居中的巡洋艦則迅速左轉以避開急轉的驅逐艦,美軍艦艇之間的距離迅速縮小,隊形也紊亂起來。

  就在這時,日軍也發現了美艦,因為沒有料到會在夜間遭遇美艦,一時倒也把日軍給弄了個措手不及,阿部立即下令將原準備射擊機場的高爆彈和燃燒彈換成攻擊軍艦的穿甲彈,日軍的運彈手動作極快,在短短十分鐘里,完成了換彈工作,作好了攻擊美艦的準備。

  卡拉漢因為旗艦雷達性能欠佳,要依靠裝備新型雷達的友艦來報告敵情,這樣聽取報告和向各艦下達命令都使用同一部報話機,干擾很大,“庫欣”號請求允許其實施魚雷攻擊,當“庫欣”號收到同意攻擊的答復時,已經找不到準備攻擊的目標了。

  二十三時五十分,美軍編隊與日軍編隊混雜在一起,日艦“比睿”號打開了探照燈,正照在美軍巡洋艦隊列的第一艘“亞特蘭大”號上,在“亞特蘭大”號上的斯科特一見知道不妙,不等卡拉漢的命令就馬上下令:“開火!反照射!”,說時遲那時快,日軍的第一批炮彈已經準確地擊中了“亞特蘭大”號的艦橋,正在艦橋上指揮作戰的斯科特和他的參謀人員,除一人外,全部喪生。隨著“亞特蘭大”號的開火,其余美艦也開始射擊,一時間,炮聲四起,雙方你來我往,炮彈紛飛,魚雷翻騰,火光硝煙彌漫,隊形全被打亂,卡拉漢見左右都有敵艦,就下令:“奇數艦向右射擊,偶數艦向左射擊。”這個命令看上去既對付了左面之敵,又打擊了右面之敵,實際上有的美艦在指定射擊的一側找不到目標,卻遭到另一側日艦的猛烈攻擊,頓時陷入混亂。日軍驅逐艦乘此時機,發動魚雷攻擊,已經受傷的“亞特蘭大”連中兩條魚雷,很快沉沒。“庫欣”號上前救助,卻被“比睿”號發現,隨即就遭到了猛烈射擊,“庫欣”號連射六條魚雷因日艦行動迅速無一命中,自己卻被日艦重炮擊中彈藥艙,引起爆炸而沉沒。“庫欣”號后面的“拉菲”號驅逐艦幾乎與“比睿”號相撞,“拉菲”號立即發射魚雷,但因距離太近,保險裝置還來不及打開,魚雷擊中了“比睿”號卻沒爆炸,“拉菲”號隨即以20毫米機關炮掃射“比睿”號,“比睿”號還以顏色,用356毫米主炮猛轟,“拉菲”號連中兩彈,上層建筑幾乎被炸飛,后來又被兩條魚雷擊中而沉沒。美軍第三艘驅逐艦“斯特雷特”號遵循卡拉漢的命令向右面射擊,和“比睿”號展開炮戰,連連中彈,舵機、雷達均被打壞,仍堅持戰斗,沖到距“比睿”號2000米處發射四條魚雷,可惜無一命中。第四艘驅逐艦“奧邦農”號正向1200米外的“比睿”號猛烈開炮,接到卡拉漢不要射擊友艦的指示,還以為是在誤擊友艦,便停止了射擊,等到分辨清楚,才恢復了射擊同時發射兩條魚雷,也沒命中。在混戰中,卡拉漢的旗艦“舊金山”號曾向數艘軍艦射擊,也有多發命中,他認為其中可能有誤擊友艦,就下令不要射擊友艦,并且要求瞄準大艦攻擊,不久就遭到日軍“霧島”號戰列艦的艦炮射擊,被擊成重傷,舵機失靈,無法控制,日軍的一艘驅逐艦從其左舷擦過,就在兩艦交錯之際,日艦乘機以機關炮掃射其上層建筑,在艦橋指揮戰斗的卡拉漢和艦長等軍官全部被掃倒,無一幸免。在“舊金山”后面的“波特蘭”號巡洋艦先同右側的日艦炮戰,互有損傷,后又轉向北進與另一艘日艦對射,在混戰中被魚雷擊中艦尾,舵機被毀,失去航行能力,在原地直打轉,但仍在堅持戰斗,向“比睿”號連連開炮,最后于次日被拖回圖拉吉島。“海倫納”號裝備新型雷達,對戰場形勢比較清楚,沒有誤擊友艦,對日艦進行了猛烈射擊,當日艦撤退時還以炮火延伸射擊,進行火力追擊。美軍最后一艘巡洋艦“朱諾”號在戰斗中被魚雷擊中鍋爐艙,失去戰斗力,只得退出戰斗。美軍殿后的四艘驅逐艦也迅速上前,投入戰斗。“艾倫沃德”號向打開識別燈的日軍“夕立”號驅逐艦猛烈開炮,雙方展開激戰,最終將“夕立”號擊沉,自己也被擊中數彈,受了輕傷。“巴頓”號向日艦連射四條魚雷,自己被日軍一條魚雷擊中艦體中部,幾乎被炸成兩半,很快下沉。“蒙森”號向右面的日艦一口氣射出十條魚雷,將日軍“曉”號驅逐艦擊沉,但他魯莽地打開探照燈準備尋找其他目標,卻反而暴露了自己,遭到日艦的密集射擊,先后被三十七發炮彈擊中,其中三發還是356毫米的重炮炮彈,燃起大火,于次日傷重沉沒。“弗萊徹”號驅逐艦裝備了新型雷達,能夠清楚辨別目標,在戰斗中先向日艦射擊,當友艦也隨之向該敵射擊,它就向其他日艦轉移火力,再為友艦指示目標,起到了引導作用。也是這場海戰中美軍唯一未有任何損傷的軍艦。

  這次海戰,是日美雙方為爭奪瓜島而進行的第六次較大規模的海戰,也是最后一次,美軍兵力占有較大優勢,以5艘巡洋艦和6艘驅逐艦迎擊日軍的8艘驅逐艦,而且事先得到情報,專程前來截擊,又裝備有新型雷達,在戰斗中也是先敵發現,可謂一切都占據上風,卻在戰斗中被擊沉重巡洋艦1艘,重創重巡洋艦3艘,日軍僅被擊沉驅逐艦1艘,究其原因,主要是臨戰指揮上的失誤,一方面戰術呆板,發現日艦后,沒有及時派出前衛驅逐艦實施魚雷攻擊,以打亂日軍隊形,巡洋艦再以艦炮火力予以支援,而是將驅逐艦束縛在巡洋艦隊列中,沒有能發揮驅逐艦應有的作用,也使巡洋艦遭到了巨大損失;另一方面指揮猶豫,當美軍二十一時零六分發現日艦到二十一時二十分進行攻擊,足足耽擱了十四分鐘,把裝備新型雷達所帶來的優勢在猶豫不決中喪失掉了,如果美軍能派裝備新型雷達的驅逐艦前出,進行早期警戒,就能更早發現日軍,提供足夠的預警時間,然后立即組織前衛驅逐艦實施魚雷攻擊,就可以打日軍一個措手不及,所以賴特的指揮上的多處錯誤,是造成海戰失利的主要原因。  日軍田中少將指揮果斷,處置得當,取得了以劣勝優的戰果,還順利完成了鐵桶運輸的任務。但一次海戰的勝利,僅僅是戰術上的,局部的勝利,美軍可以憑借其巨大的工業能力,迅速彌補損失的艦艇,而瓜島上日軍的被動局面,絲毫沒有改變。

  日軍的撤退

  (一)

  雖然日軍取得了塔薩法隆格海戰的勝利,但瓜島上的日軍由于補給匱乏處境越來越困難,12月3日,第8艦隊司令三川又派10艘驅逐艦裝載1500個鐵桶,執行運輸任務,這支驅逐艦編隊在途中只遭到兩次空襲,而且沒有損失,于當天深夜將全部鐵桶投放到塔薩法隆格附近海域,但瓜島日軍只得到310個,其余大多被美機在次日擊沉。12月7日,日軍再派出11艘驅逐艦進行鐵桶運輸,途中遭到美軍飛機和魚雷艇的阻擊,未能到達瓜島就被迫返航。12月11日,塔薩法隆格海戰的勝利者田中再次率領10艘驅逐艦進行鐵桶運輸,投放了1200個鐵桶后,在返航途中遭到美軍魚雷艇的攻擊,旗艦“照月”號被一條魚雷擊中,彈藥艙爆炸而沉沒,田中負傷落水,和艦長等17名軍官、139名水兵游上瓜島。而瓜島日軍僅撈起220個鐵桶。經過這些努力,日本海軍感到對瓜島陸軍的支援已經是力不從心了,而陸軍仍不愿正視現實,還想盡一切努力來挽回敗局。今村決定在1943年1月將第6和第51師團投入瓜島,2月中旬發起總攻,一舉奪回瓜島。

  此時美軍由于基本控制了瓜島的制海權和制空權,可以順利地向瓜島運送援軍和物資。1942年12月初,美軍海軍陸戰隊第2師和陸軍第25步兵師被運上瓜島,接替了疲憊不堪的海軍陸戰隊第1師,這支英勇頑強的部隊,在四個月的激戰中因傷病減員達7800人,范德格里夫特看著滿身硝煙的部下,激動地說:“完全可以這么說,四個月前的今天開始的這場不大不小的戰斗,通過你們的努力,已經成功地挫敗了敵人在太平洋上的重要目標!”雖然瓜島爭奪的最后勝利是在其他部隊手中完成的,但瓜島的輝煌勝利首推陸戰1師,所以戰役結束后,陸戰1師榮獲由羅斯福總統頒發的“優異部隊”稱號,成為獲得這一榮譽的第一支部隊。12月9日,帕奇少將從范德格里夫特手里接過了瓜島地面部隊的指揮權。——陸戰1師帶著瓜島的赫赫威名撤回澳大利亞休整。從此后,陸戰1師在其師徽上寫下了 “GUADALCANAL”(即瓜達卡納爾),以紀念血戰瓜島的輝煌戰績,陸戰1師也因瓜島之戰而名垂青史。至1943年1月,美軍在瓜島的地面部隊已達五萬人,補給充足,士氣旺盛。

  12月初,“仙人掌航空隊”得到5個陸戰隊航空兵中隊、4個海軍航空兵中隊和1個陸軍航空兵中隊的加強,飛機數量已達到200余架,不僅牢牢掌握著瓜島地區的制空權,還在所羅門群島其他島嶼岸基航空兵和航母艦載機的支援下,不斷空襲日軍“東京特快”的起點站——肖特蘭島,使得日軍的艦船和物資損失越來越嚴重。自從12月11日田中的驅逐艦編隊遭到美軍魚雷艇攻擊后,日本海軍有將近三周的時間沒有組織水面艦艇向瓜島運送補給,這期間,瓜島日軍僅靠潛艇運送的為數極少的糧食補給,根本不能滿足需要,官兵多以野果、野菜和樹皮充饑,痢疾、瘧疾、疥癬等熱帶疾病流行,連生存都成了問題,那里還能奢談下一步的總攻?日本陸軍第8方面軍和海軍聯合艦隊多次討論對策,始終沒有找到能解決向瓜島運送部隊和補給的辦法,12月23日,今村在此局面下拒絕了百武發動最后決死進攻的請求,盡管百武再三要求能允許他們體面地戰死,而不是餓死在自己的掩體中。

  12月31日,日本大本營御前會議作出最后決定,終止瓜島作戰,撤退瓜島的部隊。

  (二)

  根據御前會議的精神,大本營于1943年1月4日向聯合艦隊司令山本和第8方面軍司令今村下達撤離瓜島的命令,撤退行動代號為“K號作戰”。并制定了周密的計劃:首先第17軍收縮戰線,在準備總攻的掩護下進行撤退的各項準備;其次直到撤退開始前,仍必須以各種方式全力繼續對瓜島的補給,以維持部隊的戰斗力,并在運送補給品的同時撤離行動不便的傷病員;接著迅速在中所羅門群島修建航空基地,加強對瓜島的空中作戰;最后動員盡可能多的船只,在1月下旬至2月上旬以各種手段將瓜島的部隊撤出,這一切行動必須特別嚴格保守機密。

  鑒于瓜島美軍不斷向日軍發動進攻,如不增加新的生力軍,島上的部隊是無力保持現有陣地的,因此日軍從第38師團的第230聯隊中抽調了約700人,由矢野桂二中佐指揮,代號“矢野部隊”,于1月14日送上瓜島。對外宣稱是作為第四次總攻的先鋒,其實是保障瓜島部隊撤離的殿后部隊。

  日軍為保障瓜島部隊順利撤出,分散美軍的注意,于1943年1月15日組織了一次牽制行動,代號“東方牽制行動”,參加兵力有“利根”號重巡洋艦、“伊—8”號潛艇和第802航空隊的部分飛機,由原忠一少將統一指揮。

  1月19日,原忠一率領“利根”號從特魯克出發,22日到達馬紹爾群島的賈盧伊特島,原忠一與各參戰部隊指揮員研究行動計劃并稍事休整,于23日從賈盧伊特島出發,前往坎頓島西北400海里水域活動,并進行無線電佯動。2月2日又前往馬紹爾群島以東海域活動,同樣進行了無線電佯動,然后于2月7日返回特魯克。“伊—8”號潛艇則于1月23日和2月1日夜間兩次對坎頓島進行了炮擊。第802航空隊1月19日起,從馬金島出動水上飛機對豪蘭島和貝克島進行偵察,并從1月21日起連續多日對這兩個島嶼進行了空中監視。2月上旬,鑒于瓜島撤退行動基本結束,“東方牽制行動”也告結束。

  1月27日,美軍一批去瓜島換防的部隊由1艘運輸船運載,從努美阿起航。哈爾西為保障其航行中的安全,派出了包括航母和戰列艦在內的五支編隊擔任掩護,其中負責近距掩護的是由吉芬少將指揮的第18特混編隊,有3艘重巡洋艦、3艘輕巡洋艦和6艘驅逐艦。

  日軍在瓜島附近海域部署有大量潛艇,1月29日發現美軍的第18特混編隊正在倫內爾島海域航行,就迅速通報基地,日軍隨即從蒙達機場起飛十多架魚雷機前去攻擊,日機臨空時美軍的航行隊形是:3艘重巡洋艦在右,3艘輕巡洋艦在左,成雙縱隊;6艘驅逐艦則在前方呈傘形隊形,這種隊形的后方和兩側都未布置防御艦只,不適合防空作戰,當天黃昏美艦雷達發現60海里外的日機后,吉芬既未改變隊形,也未做任何防空準備。日機分成兩隊,先由2架飛機進行佯攻,隨后退出戰斗,吉芬以為戰斗已經結束,仍以原隊形繼續航行。天黑后,日機突然投下照明彈,接著發動攻擊,美艦以猛烈炮火對空射擊,有數架日機被擊落,其中有一架在“芝加哥”號左前方中彈墜海,燃起的火焰將“芝加哥”號照得清清楚楚,立即引來, 日機的集中攻擊,“芝加哥”號被兩條魚雷命中,機艙進水,主機停車。吉芬率領其余軍艦向東轉向,同時減低航速,以減少航行中的艦尾浪花,并命令禁止射擊。日機失去目標,打開航行燈,還發射曳光彈,企圖引誘美艦開火,但美艦不為所動,一炮不發,日機在黑夜中找不到目標,盤旋幾圈后只得返航。

  次日,吉芬率4艘巡洋艦向埃法特返航,“路易斯維爾”號巡洋艦則拖帶“芝加哥”號在6艘驅逐艦的保護下以4節航速駛往圣埃斯皮里圖島,并由“企業”號航母派出10架戰斗機擔任空中掩護。下午,日軍12架魚雷機前去攻擊“企業”號航母,為“芝加哥”號進行空中掩護的戰斗機有6架被調去攔截,并擊落3架日機,但其余的9架日機高速擺脫了美機的攔截,轉而攻擊“芝加哥”號,“芝加哥”號因航速太慢,難以實施有效機動,被四條魚雷命中,二十分鐘后沉沒,還有一艘驅逐艦被擊傷,9架日機中則有7架被擊落。——尼米茲對有著6艘驅逐艦和10架戰斗機保護下的“芝加哥”號被擊沉,感到痛心和不可理解。日機集中攻擊第18特混編隊,沒有去攻擊美軍4艘滿載部隊的運輸船,因此運輸船順利抵達瓜島。這次海空戰史稱“倫內爾島海空戰”,美軍1艘巡洋艦被擊沉,1艘驅逐艦被擊傷,日軍損失飛機15架。

  這些上述行動,造成了日軍即將發動大規模進攻的假象,甚至1月22日,哈爾西陪同海軍作戰部長諾克斯和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尼米茲視察瓜島,三位久經沙場的高級將領都沒有察覺日軍即將撤退的跡象。

  為了壓制美軍的航空兵力,日軍將東南太平洋地區的約100架陸軍飛機和約200架海軍飛機集結到拉包爾,從1月25日以后,對美軍在瓜島和圣埃斯皮里圖島的機場進行了多次空襲。日軍原計劃1月30日和31日兩天,對瓜島實施大規模空襲,然后乘美軍航空力量遭到削弱之際組織撤退。但因天氣不佳,空襲計劃被迫延期,不料,31日晚,拉包爾反而遭到了美軍的空襲,日軍好不容易集結起來的寶貴的飛機,一下子就損失50架。這使得日軍不敢再等待空襲計劃的實施,就決定事不宜遲立即組織撤退。

  (三)

  橋本少將率領20艘驅逐艦于2月1日九時三十分從肖特蘭島出發,進行第一次撤退行動,橋本編隊當天十三時許被美軍的偵察機發現,美軍判斷這是日軍為發動總攻而向瓜島運送的增援部隊,出動飛機進行阻擊,36架轟炸機于十六時許臨空轟炸,日軍擔任空中掩護的18架“零式”戰斗機全力迎戰,擊落美機4架,將美機擊退。橋本旗艦“卷波”號被近失彈炸傷,被迫返航。其余19艘驅逐艦于深夜到達瓜島埃斯佩蘭斯角附近海域,以8艘驅逐艦擔任警戒,11艘靠岸,接運撤退人員。在撤退過程中,美軍的魚雷艇和飛機多次前來攻擊,都被日軍的警戒艦只擊退,“卷云”號在規避魚雷艇發射的魚雷時被水雷炸傷,后因傷勢太重由“夕立”號驅逐艦用魚雷將其擊沉。2月2日凌晨,橋本編隊接下5414人開始返航,途中也曾遭到美機空襲,但無損失。中午安全回到肖特蘭島。

  2月4日九時三十分,由20艘驅逐艦組成的第二次撤退編隊從肖特蘭島起航,途中遭到美軍31架戰斗機和33架轟炸機、魚雷機組成的大機群攻擊,日軍護航的戰斗機和驅逐艦奮力抗擊,擊落美機10架,“舞風”號被炸傷,由“長風”號拖帶返航,其余18艘驅逐艦到達瓜島的埃斯佩蘭斯角海域,8艘驅逐艦擔任警戒,10艘驅逐艦在離岸500米處接運人員撤退,共接下5004人,于次日凌晨返航。在日軍接運人員過程中,美軍出動魚雷艇前去攻擊,但未發現日軍編隊無功而返。

  2月7日,日軍由小柳少將指揮18艘驅逐艦進行第三次撤退,由于雷雨如注,美軍只派出了15架轟炸機進行空襲,日軍有一艘驅逐艦被擊傷,在另一艘驅逐艦的護衛下返航,其余16艘驅逐艦駛抵瓜島,這次撤退的人員中有百武和第17軍軍部人員,許多人因為極度虛弱,甚至連攀登驅逐艦上繩梯的力氣都沒有,只好由驅逐艦上的水兵連背帶拽拉到艦上。海灘上還有數百名奄奄一息的重傷病員,無法接運上艦,只好給他們留下手榴彈,用以自盡。此次,日軍又順利接下2639人。此次撤退中,日軍為確保撤退的順利實施,還組織過一次夜襲。

  作戰簡評

  圍繞著瓜島的爭奪,日美雙方在六個月的時間里進行過大小海戰三十余次,其中較大規模的海戰就有六次,雙方損失的驅逐艦以上的艦只各24艘,(艦艇損失詳細情況見附表)美國海軍陣亡約3300人,傷約2500人;日本海軍的傷亡則高達2.5萬人。

  在瓜島的地面作戰中,美軍參戰兵力最多時達到6萬人,陣亡1592人,負傷4200余人,日軍投入瓜島的陸軍兵力約3.6萬,戰斗中陣亡約1.4萬人,因傷病致死或下落不明的有9000余人,合計死亡近2.38萬人,還有1000余人被俘。

  為爭奪瓜島制空權而進行的空戰中,美軍僅駐瓜島的“仙人掌航空隊”海軍陸戰隊航空兵先后就有六個戰斗機中隊參戰,涌現出十大著名的王牌飛行員,尤其第121戰斗機中隊的福斯上尉,在1942年8月至1943年1月間共擊落日機26架,成為二戰中美軍戰斗機飛行員第一個達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美軍頭號王牌瑞肯巴克的戰績,榮獲國會勛章,并回到美國本土巡回演講。他的26架戰績在所有海軍陸戰隊航空兵戰斗機飛行員中排名第二。在六個月的空戰中,日機被擊落427架,美軍損失僅118架。加上被高射炮火擊落的,日軍共損失飛機892架,飛行員2362人。美軍共損失飛機約250架。

  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戰役中,美軍共陣亡約5000人,傷6700人,損失軍艦24艘,運輸船3艘,飛機約250架。日軍共有約5萬人喪生,損失軍艦24艘,運輸船16艘,飛機892架(也有資料說600架)。日軍不僅海軍、航空兵損失慘重,甚至開戰以來從未失利的陸軍,最精銳的第2師團等部也蒙受了巨大損失,特別是日軍的大型軍艦、飛機和技術熟練訓練有素的飛行員的損失,更是日軍所難以彌補的,戰役結束時日軍兵力上的優勢已蕩然無存,雙方的戰略態勢也隨之改變,——中途島海戰日軍的失敗是二戰中太平洋戰場的轉折,戰局開始向著不利于日本而有利于美國方面發展,日軍戰略主動權逐步喪失;而瓜島戰役,日軍不僅沒有實現重新奪回戰略主動的作戰企圖,反而其軍事實力進一步受到削弱,最終完全喪失了戰略主動權,陷入了被動的局面。從此后,日軍不得不從戰略進攻轉為戰略防御,處處設防,步步被動,直至戰敗。而美國則通過瓜島戰役,逐步改善了不利的戰略態勢,贏得了動員人力、物力的時間,為太平洋戰場上即將開始的戰略進攻創造了有利條件。

  在戰役開始之初,日美雙方在艦艇、飛機、兵力上相差無幾,日軍在航母、戰列艦等大型軍艦方面還稍占優勢,但戰役的最后結局,日軍遭到了巨大失敗,原因何在?

  第一在戰略上,日軍的作戰企圖大大超出了自己的作戰能力。日本一直存有擴張野心,其基本國策就是侵略擴張,在軍事上的表現就是得寸進尺,貪得無厭,每當占領一地后,為了守住占領的地域,就要進一步去占領附近的其他要地,即使遭到了反擊,也不愿主動放棄,這就違反了克勞塞維茲在《戰爭論》中所說的“進攻力量會逐步削弱”的規律,說得淺顯一點,就是進攻方隨著戰線的推進,需要防御的占領地區和至關重要的后方交通線越來越多,所使用的兵力也就越來越多,而用于第一線的部隊逐漸減少,相反防御方隨著戰線的縮短,兵力逐步集中,因而第一線的部隊越來越多,于是隨著雙方前線兵力的對比轉變,防御方一旦兵力大于進攻方就可以發動反擊,從而使戰局發生轉變。也就是說,進攻方的攻擊行動,如果超出己方力量的極限,就將遭受失敗。

  日軍在戰爭初期,戰略進攻的第一階段,日軍占領了拉包爾和新幾內亞東北部,企圖在俾斯麥群島建立起第一道防線,這一地區對于日軍而言,已經是進攻力量的極限了,但是在戰爭初期所取得出乎意料的巨大勝利,使得日軍利令智昏,忘乎所以,決定將戰線繼續向東南太平洋方向推進,因此在瓜島修建機場。原本瓜島被日軍視為無足輕重的小島,當美軍在1942年8月7日在瓜島登陸后,如果日軍干脆撤出瓜島,就不會開始一場對其不利的決戰了,但日軍認為不奪回瓜島,美軍使用瓜島機場的話將對整個所羅門群島形成巨大威脅,那么,日軍在南太平洋上的重要海空基地拉包爾就將失去屏障,進而威脅到俾斯麥群島一線,所以,決心全力奪回瓜島。

  然而日軍這種戰略決策,與其軍事實力、工業潛力是極不相稱的,戰爭前,美國的工業總產值就相當于日本的9倍,1940年美國鋼鐵產量為6076.5萬噸,日本則僅為685.6萬噸,只相當于美國的11%;開戰后,美國全民動員,其工業能力的提升也比日本高得多,如果以1940年的工業產值指數為100,至1942年美國已達到136,而日本僅為102,差距進一步拉大。1942年底,美國的軍事工業就相當于德、意、日三國的總和。在爭奪瓜島期間,美國的造艦能力是日本的3.7倍,飛機生產是日本的6倍,這就是瓜島戰役的后期,美軍不斷得到修復和新建艦艇、飛機的補充,軍事力量不斷增強,而日本在作戰中損失的艦艇、飛機卻無法及時補充,軍事力量不斷削弱的根本原因。

  美國運輸船的數量由于大量新造船只的加入,不僅彌補了戰爭中的損失總數還上升了30%,日本卻由于新造船只的數量還無法彌補在戰爭中的損失總數還有所下降。瓜島是個海島,需要大量的運輸船來運送部隊、裝備和補給,日軍瓜島地面部隊兵力、重裝備的不足,補給的極度匱乏,和日本運輸船舶的數量不足有著密切的關系。因此在戰役后期,日本軍方強烈要求政府增加征用民船的數量,但這是關系到日本這個島國的國力與戰爭全局的重大問題,日本政府企劃院認為,民船的數量有限,如果軍方擴大征用的數量,必將影響到日本國內生產原料的運輸,進而影響到軍事工業生產,也就必將對整個戰局的發展產生不利影響。在這個問題上,軍方和政府之間,產生了尖銳的矛盾,甚至負責民船征用調撥的政府代表陸軍省軍務局長佐藤賢了少將和軍方代表大本營參謀本部作戰部長田中新一中將,曾為此大打出手,最終仍未能滿足軍方的需求。

  瓜島距離日本本土3000海里,無論是從艦艇部隊和航空部隊的作戰能力,還是從后勤運輸所需的船舶,都是日本力不從心的。自中途島戰役失利后,日軍未及時收縮戰線,轉入戰略防御,仍然繼續向所羅門群島發動進攻,顯然是不自量力的蠻干,所以說,日軍戰略企圖與軍事實力之間的不可解決的矛盾,是導致日軍瓜島戰役失敗的最根本原因。

  第二思想準備上,日軍狂妄自大,對美軍的戰略反攻缺乏必要的思想準備,并因此主觀武斷地作出了錯誤判斷,日軍統帥部一直有著根深蒂固的想法,即美軍的反攻是在1943年后,正是基于這種想法,日軍才力圖搶在美軍反攻之前盡量將戰線前推,而不愿過早轉入戰略防御。日軍認為既然美軍的戰略反攻尚未準備就緒,那么繼續向所羅門群島的推進,就不會遇到什么阻撓,這才敢于一舉越過數百海里,在瓜島修建機場。這種做法,根本沒有意識到所面臨的威脅,從拉包爾到瓜島數百海里間,沒有可以居中策應的前進基地,在瓜島上也只顧突擊修建機場,忽視必要的防御準備,使島上的日軍對美軍的突然進攻無論精神上還是物質都毫無準備,在美軍的進攻下一觸即潰。

  反觀美軍,早在1942年3月,就開始為此次戰役進行準備,向南太平洋調集兵力兵器,建造艦艇、飛機,儲備裝備和補給品,在新喀里多尼亞和新赫布里底修建海空基地。因此,8月7日的瓜島登陸,是美軍一次預有準備,計劃周密的戰略反攻行動。日軍完全作出了錯誤的判斷,以為只是美軍為破壞機場而發動的騷擾性質的行動,直到10月底,第2師團的總攻失敗后,才逐漸認識到這是美軍的反攻,并可能發展為雙方的戰略決戰,但為時已晚,日軍被迫在瓜島與美軍進行一場極為不利的決戰。

  美軍當得知日軍進駐瓜島后,就有人指出,這未曾不是好事,因為,從地理上講,瓜島遠離日本本土,而靠近同盟國的澳大利亞等地,地理上對日本是極為不利的,孫子兵法云:“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敵制勝,計險易、遠近,上將之道也。知此而用戰者必勝,不知此而用戰者必敗。”既然地形不利,就應當避免不利形勢下的決戰。但被戰爭初期的勝利沖昏了頭腦的日軍統帥部,并未能從順利中看到初露端倪的危機,更未能預見到戰局可能出現的逆轉,從而及時轉入防御,當遭到美軍的反擊后,又未能果斷撤出,直到戰役后期,才在極其不利的局勢下作出撤離瓜島的決定,此時戰役中的巨大消耗,使其艦艇部隊和航空力量元氣大傷,再也無力與美軍爭奪戰略主動權。

  第三作戰指揮上,從1893年起,日本的陸軍參謀本部和海軍軍令部就是兩個完全獨立平等的統帥機關,分別指揮陸軍和海軍。雖然后來設立了大本營,作為最高統帥機關,但因為陸、海軍之間各種矛盾根深蒂固,所以還是難以實施統一指揮。最高統帥名義上是天皇,實際上天皇能夠直接指揮的機會并不多,很難起到統一指揮的作用,而別人根本無法同時統帥陸海兩軍,當陸、海軍對某個問題爭執不下時,大本營只好采取協調雙方妥協通過一個折衷方案,而即使是這種方案也并不能真正起作用,到了戰役進行中,往往陸、海軍各行其事。為了避免陸海軍之間不必要的摩擦,大本營將某些地區分別指定陸軍或海軍負責,各司其責,但這樣做的缺點使陸海軍之間互不通氣。如在瓜島,是劃歸海軍負責,最初就沒有一名陸軍,陸軍對于海軍在瓜島建機場,就全然不知。后來為了協調陸海軍的行動,大本營于8月13日制定了關于所羅門群島作戰的《陸海軍中央協定》,但也只不過是一紙空文,并不起作用。

  因此,在瓜島爭奪戰中,陸軍、海軍都存在著嚴重的本位主義,各行其是,絲毫談不上協同配合。陸軍在島上的總攻,未能與海軍協調行動;而海軍艦隊的出擊,也不與陸軍的進攻相配合,也就發揮不出陸海軍協同作戰的威力。特別是在10月下旬的總攻中,陸軍與美軍地面部隊相差無幾,海軍則占有幾乎一倍的優勢,如果陸海軍密切配合,奪回機場不是沒有可能,而實際上,陸軍在島上發動第二次總攻,海軍則在海上組織圣克魯斯海戰,結果,由于力量分散,陸地上既未能奪回機場,海上也沒有消滅美軍的艦隊。在整個瓜島戰役過程中,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陸海軍之間的矛盾始終沒有很好解決,因此說,日軍沒有統一的指揮,是瓜島戰役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四兵力使用上,日軍麻痹輕敵,在戰役之初,日軍在南太平洋是攻占莫爾茲比港與奪回瓜島雙管齊下,甚至在最初的階段,還將莫爾茲比港方向作為主要作戰方向,以致于在瓜島方向的日軍缺乏足夠的兵力、兵器與彈藥,也就沒有足夠的力量突破美軍的防線。

  而且對美軍在瓜島的兵力判斷一直有誤,最初認為美軍人數不會超過2000人,實際上美軍在瓜島有1余萬人,在附近的圖拉吉島有6000人,共16000人。因此日軍認為奪回瓜島易如反掌,第一次上島僅一木支隊的先頭部隊1000人,初戰失利后,再增兵上島,第二次上島約1500人,再戰失利之后,第三次增兵約3500人,形成逐次添兵的“加油”戰術,以致兵力分散而攻擊一再失利。到10月下旬,日軍判斷瓜島美軍約7500人,實際上美軍高達23000人,雖然投入了第2師團主力2萬人,但因兵力不占優勢,火力則遠遠不及美軍而失利。直到戰役結束,日軍仍未能正確查明美軍的實力,這對日軍的兵力使用有著極大的負面影響。

  反觀美軍一開始就投入了第1陸戰師整師,共1.6萬人,登陸一舉奏效,并迅速占領機場,奠定了戰役勝利的基礎。隨后又以優勢海空軍掩護組織了幾次較大規模的增援,加強了瓜島地面部隊的實力,最高峰時達到6萬人,又有重裝備支援,充足的彈藥與補給供應,既能守住至關重要的機場,又有足夠的力量發動進攻。這與日軍的兵力使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第五戰術上,日軍只重視對美軍軍事目標的攻擊,對美軍的后勤補給運輸工具和物資幾乎是不屑一顧。要知道,瓜島戰役是一場登陸戰,而登陸戰中運輸船隊對作戰的勝負具有決定性的影響,失去運輸船隊的支援,即使部隊登上島嶼也會因后援不繼而失敗,日軍對這一點近乎無知,只注重對美軍飛機、軍艦的打擊,最說明問題的是8月8日的薩沃島海戰中,日軍沉重打擊了美軍的運輸船隊的護航兵力,卻對運輸船只和海灘上堆積如山的物資視而不見,就揚長而去。使這場戰役發展成為對日軍極為不利的消耗戰,雙方飛機對飛機,軍艦對軍艦拼消耗,日軍這是以自己的短處與美軍的長處相比拼,美軍的損失憑借其巨大的工業能力能夠迅速彌補,而日軍幾乎沒有能力來補充損失,不僅失去了瓜島,還對以后的作戰產生了深遠影響。

  就以航母為例,戰役開始時,美軍在太平洋上有4艘航母,日軍有6艘航母。在戰役中美軍損失了2艘航母,日軍雖無航母被擊沉,但有4艘受到重創,也只剩下2艘可以作戰。但到了1943年底,美軍在太平洋上已經有十多艘航母,而日軍直到1944年3月才有一艘航母服役,從航母的此消彼長的變化中就可看出日軍拼消耗的戰術是多么愚蠢!

  隨著瓜島戰役的失敗,日軍損失的不僅僅是瓜島,艦艇和飛機的慘重損失,大大削弱了日軍的戰略防御力量,對戰爭的發展進程有著巨大的影響。正如山本在日記中寫得:“我們最初的作戰是何其輝煌!自中途島以來我們的作戰是多么糟糕!”

附表一 瓜島戰役日美雙方艦只、飛機損失情況

日軍美軍
艘數噸位艘數噸位
航空母艦18500234500
戰列艦26200000
重巡洋艦326400656925
輕巡洋艦15700212000
驅逐艦11209301422815
潛艇61130000
軍艦合計2413493024126240
運輸船1685000312000
飛機835架約250架

附表二 瓜島日美雙方人員傷亡情況

日軍美軍
地面部隊 死亡約23800人1592人
受傷(被俘約1000人)約4200人
海軍 死亡約25000人約3300人
受傷約2500人
航空兵死亡2362人約300人
合計死亡近5萬人約5000人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