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凱塞林山口的激烈戰斗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11-7 15:12:28

凱塞林山口的激烈戰斗


 

  1943年2月13日,Dwight Eisenhower將軍一整天都在視察突尼斯前線美軍陣地。午夜過后,將軍乘車來到又一處前線指揮所聽取匯報。此時月光皎潔,四周萬籟無聲,一片靜謐。然而將軍卻是心亂如麻。遠處暗黑的天空下面隆起著一大片高高的山嶺。將軍擔心德軍會從那邊向美軍發動攻擊。白天他視察了守衛山口的美軍陣地。他的所見只能證實他的擔心:美第二軍尚無與德軍對抗的能力。

  大多數美國大兵根本沒打過仗。沒有經驗的軍官們偏安于前線的一時寧靜,根本不知道趕緊督促部隊趕修防御工事。步兵進入陣地已經兩天了,尚未布設地雷 -- Eisenhower知道對面的德意軍隊會在兩小時內完成這一切。他發現第二軍軍長L.R.Fredendall少將居然把自己的司令部設在防線后80英里遙不可及的崇山峻嶺之中,而仍然擔心會受到德軍攻擊。Fredendall居然要求工兵為他和他的參謀在司令部周圍開挖避彈所。“我問工兵是否應該首先為前線部隊開挖工事,”Eisenhower回憶到,“一個年輕的參謀軍官說:’噢,各個師有他們自己的工兵。’ 在整個大戰中我還是頭一次見識到高級司令部如此擔憂自身安全以至于要挖地下避彈所。”

  更讓Eisenhower擔心的是,軍長Fredendall固執己見,根本無法取得下級信任。他不相信麾下第一裝甲師長Ward少將,甚至繞過Ward少將對其部下發號施令。Fredendall的排兵布陣更成問題:就目前局勢而言,常規做法是保持一支強大的機動預備隊,一旦德軍進攻某處可以馬上開上去;他非但沒有這樣做,反而把部隊平均分配在前線各處把守。美軍防線實際上虛弱不堪。

  當盟軍對Tunis和Bizerte港的突襲陷入冬季泥沼而失敗后,Eisenhower將軍把他的注意力更多地投入到盟軍南方。盟軍此時在突尼斯和德意軍隊形成了從北到南200英里長的對峙線。盟軍北線部隊主要是英軍,他們將等到開春之后再恢復攻勢;中部是裝備很差的法國第十九軍;再往下,把守著南部山區的便是美國第二軍。

  東面,在山地和大海之間的平原上,現在有兩個軸心軍,各自由一名令人敬畏的德國將軍率領。火炬戰役開始之后希特勒火速運往突尼斯的第五坦克軍由Jurgen von Arnim將軍統領。他在12月份成功地把盟軍擋在突尼斯之外。現在又加上從東邊趕來的隆美爾所率非洲坦克軍。沙漠之狐從埃及向西長途跋涉1400英里,在英第八軍的追擊之下進入了突尼斯。他把部隊呈雁形展開,北起地中海,南達內陸100英里處 -- 那里是一大片無法逾越的山嶺。這一片地區散落這一群群的舊法國工事,易守難攻,曾被稱作Mareth防線。隆美爾分出一支部隊把守這里,擋住英第八軍,然后他馬上著手準備進攻。這次他的打擊目標是盟軍中的美軍。

(突尼斯小小彈丸之地居然集結了德意三個軍團。不過一山不容二虎,阿尼姆先到突尼斯,所以名義上突尼斯地盤應該由阿尼姆說了算。但是阿尼姆軍銜低于隆美爾,且出身西里西亞貴族,正是隆美爾最看不起的那種人。倆人互不服氣,互相軋苗頭。德國跟意大利在突尼斯前線由誰來出任最高指揮官問題上爭執不下 -- 隆美爾前期跟意大利人合作很不愉快,尤其是新近落敗,意大利人對這個“沙漠之狐”更是心存輕視。德國最高統帥部迫于隆美爾在國內的巨大聲望而根本不敢把他拿下。而隆美爾發現了當面的美國大兵毫無作戰經驗時敏感地覺察到戰機,正是大有可為之時豈可離開。指揮系統紊亂將給隆美爾帶來巨大危害。)

  Eisenhower預見到德軍將首先打擊美軍,穿過山區一路向西,然后轉向北進軍阿爾及爾海岸。這一攻擊路線上有大量的豐厚目標:盟軍的機場和后勤補給點。

  Eisenhower沒有預料到的是美軍對于即將到來的打擊毫無準備。2月14日他視察完畢返回第二軍司令部途中他就決定要立刻調整兵力部署。可惜,當他于凌晨5:20到達司令部時,消息傳來 -- 德國人已經開始攻擊。其實Eisenhower離開前線兩小時后德軍就開始了進攻。

  美國大兵還是頭一次見識到這種陣勢:鋪天蓋地的Stuka尖厲呼嘯著俯沖下來一頓狂轟亂炸,德國第10坦克師通過Faid山口涌向西方。在沙暴的掩護下,德國坦克轟轟隆隆地沖向Sidi Bou Zid村 -- 美軍在此地扼守一條通向西方的公路。德國第21坦克師同時繞過山地從村子南方出現,發起鉗形攻擊。

  T.D.Drake上校從村外山頭上觀察下面平原上展開的戰斗,他從望遠鏡中看到支援美軍坦克的炮兵陣地被攻克,士兵們在四處亂跑。他給Sidi Bou Zid村指揮部 -- 指揮部本身也正打得激烈 -- 打電話報告他的所見。

  “你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吧,”他的上級驚愕地回答,“他們可能只是在更換陣地。”

  “去他媽的更換陣地,”上校回答到,“我知道我看到的是恐慌。”

  天黑后美軍撤出Sidi Bou Zid村,德軍進駐。但是第二天Fredendall軍長下令反擊奪回小村,以解救被截在兩個山頭上的2500名美軍。2月15日午后,J.D.Alger中校帶領他的坦克營排著閱兵般的隊形向Sidi Bou Zid村前進。德軍張網以待。他們躲在兩側,美國坦克毫無察覺,大搖大擺開進了村。忽然間,德國炮彈如雨般落下;一隊Stuka出現在天際,對美軍坦克一番狂轟濫炸。慌亂之中,美軍發現德國坦克從兩側沖出,然而為時已晚。Alger自己的坦克被擊中,當了俘虜。他的部隊雖然英勇戰斗,但是在強大的Panzer IV面前只有四輛美國坦克得以逃出生天。Alger的坦克營徹底覆滅,犧牲了19名軍官,298名士兵和50輛坦克。

  Fredendall意識到繼續進攻是徒勞的,他用飛機給兩個山頭上的美軍步兵空投了指令,告訴他們自行向西突圍。2月16日夜里10點,Drake上校率領他的1600名士兵在夜色掩護下從山坡上撤了下來,悄悄通過德軍坦克營地而沒有驚動敵人。然而天亮之后,他們被發現,很快就被乘卡車的德軍步兵包圍。Drake上校迅速把士兵布置成防御圈,他站在圈子中央,指揮戰斗。德國坦克很快就到達戰斗現場。“龐然大物,側面畫著老虎。” Drake回憶到。一輛坦克攻破防御圈,沖向Drake。德國坦克指揮官向Drake喊到:“上校,投降吧!”

  “ 你去死吧。” Drake回答到。他轉過身去,等待被坦克軋倒或者機槍打死。那輛坦克在最后一秒鐘轉了個方向。余下的美軍意識到繼續戰斗下去是徒勞的,遂停止抵抗,全部做了俘虜。

  在另一個山頭上,Robert Moore上校同天晚上也下令突圍。他帶著手下約900人才走出了一英里就聽到一片樹叢里傳來德語喊話。Moore試圖置之不理,帶隊繼續前進。突然間猛烈的機槍火力撕裂夜空的寧靜。“散開!” Moore大聲喊到。暗黑的夜色里到處閃爍著槍口的火光,詭異的曳光彈痕跡不停劃破夜空。Moore時而匍匐時而前進,他一度被機槍火力壓得根本抬不起頭來。當交火逐漸平息后,約600名美國士兵被打死或者做了俘虜,Moore帶著幸存的300人連夜奔逃了9英里回到美軍防線。

  盟軍在兩天的戰斗里損失了兩個裝甲營,兩個炮兵營和兩個步兵營。盟軍最高統帥部對此十分擔憂,下令美第二軍和法第十九軍后撤50英里。疲憊不堪而又士氣低下的美國大兵翻山越嶺,越過平原上的仙人掌叢向后撤。他們的后撤常常因為交通堵塞而被遲滯,晚間公路上到處都是汽車排氣管冒出的火花。潮濕的空氣中充滿著汽油的惡臭。

  盟軍冒著在德國飛機和裝甲部隊的不停騷擾,終于穿越突尼斯中部,到達西部山區。疲憊不堪的第二軍將在這里迎戰追擊者。這種時候至關重要的是必須要有堅定的防御意志。著名的凱塞林山口(Kasserine Pass)扼守著通往阿爾及爾和盟軍通訊后勤樞紐重鎮Tebessa的公路。從凱塞林山口往北基本上就沒有什么天險可守,隆美爾可以長驅直入一直打到阿爾及爾海岸,更何況他還可以從此嚴重威脅盟軍后勤;從后面襲擊英軍 -- 盟軍要么全軍覆沒,要么就必須撤軍。這一票隆美爾搞定了。

  防守凱塞林山口的美軍實在運氣不佳。第二軍士氣萎靡不振。最近的撤退毫無秩序,一片恐慌。很多軍官對部隊失去了控制。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更慘的是,Fredendall軍長跟手下的第一裝甲師長Ward少將最近徹底鬧翻。兩人之間的個人恩怨已經發展成刻毒。Fredendall實際上剝奪了Ward的指揮權,直接給下面部隊發布命令,搞得第一裝甲師的軍官們心煩意亂。

   盟軍的一個好消息是:軸心國在這個關頭搞了一個古怪的雙重指揮制,使盟軍得以休息了兩天。隆美爾和Arnim地位平等,但是誰對誰都不服氣。兩人互相仇視嫉妒。各人有各自的算盤;兩人都聽命于遠在羅馬的凱塞林元帥,問題是凱塞林離得太遠,鞭長莫及,無法協調這倆人。如同大家預料的那樣,隆美爾強烈要求迅速對盟軍的通訊后勤樞紐Tebessa發動攻擊;Arnim卻表示后勤供應嚴重不足,根本不足以準備一次進攻。而且他已經開始把一些德軍部隊從凱塞林山口調走,準備攻擊更北邊的地方 -- 隆美爾懷疑Arnim故意保留兵力“搞他的個人表演”。凱塞林元帥不得不從羅馬飛赴北非調解爭端。他批準了隆美爾的進攻計劃。即使這樣,Arnim仍然把按計劃應該劃歸隆美爾的部隊留著不放。當德國人在爭吵時,盟軍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Fredendall不確定德軍將從五個山口中的哪一個發動總攻,他又一次地把部隊平均分配到整條山嶺上。即使加上前來增援的英法部隊,哪一個山口也沒有得到足夠的防御兵力。2月18日,軸心國對于凱塞林山口的偵察行動使Fredendall意識到那里可能有大規模行動。他覺得必須找個有經驗的戰地指揮官才能應對凱塞林山口的戰斗。他給第26步兵團的A.Stark上校打電話:“我需要你馬上趕到凱塞林山口,那里需要個Stonewall Jackson。” (注: “石墻”杰克遜,美國南北戰爭南軍名將,以軍容威嚴,防守堅決著稱。在Manassas戰役中贏的“石墻”稱號。)

  Stark帶著一頭霧水于2月19日凌晨到達凱塞林山口,剛剛趕上德國坦克正從山下晨霧中浮現,沖了上來。他迅速視察了一遍陣地,發現根本沒有把握能否守得住。他手頭可用的防守兵力只有一個步兵營,一個炮兵營和一個坦克殲擊車營,再加上A.T.W.Moore的第19工兵團,可是工兵們從來沒有打過仗。

(這個第19工兵團全稱是19th Engineer Combat Regiment -- 美軍的工兵部隊分得很細,有舟橋團(Boat Regiment), 有岸防團(Shore Regiment),還有空勤團(Aviation Regiment)。象文中提及的這個第19工兵團更偏重于在戰場環境中工作,也就是一手拿槍一手拿鎬頭的那種,口號是“Always First in Combat”。別看是個工兵團,他們有自己專門的反坦克連!)

  美軍的戰術布置是放德軍進入山口,但是堅決不放他們出去。其實這個戰術是由地形決定的:由兩側峭壁構成的通道逐漸變窄,最窄處只有1500碼。進入山口的德軍將會越來越擠到一起,就象沙子通過沙漏一樣。通過山口的公路進入一個盆地后一分為二:一條向西到Tebessa,一條向北到Thala。盟軍把反坦克炮布置在盆地里兩條公路附近。當德軍企圖沿公路通過時將會受到打擊。

  2月19日下午,非洲軍團的坦克在Karl Buelowius準將的率領下試圖通過這一天險,在經歷了炮兵、反坦克炮和輕武器打擊后停了下來。夜幕降臨后,Buelowius用偷襲的辦法解決了他白天沒有打下來的山口。非洲軍團的步兵成功地從山口北側爬到山頂,把山頂守軍打了個措手不及。然后他們又居高臨下對下面盆地里的守軍發起突然襲擊。在Thala方向的公路約100余名美軍官兵成了俘虜。

  在Tebessa路方向,美軍第19工兵團某連被神奇般地出現在面前的德軍嚇破了膽,徹底潰散了。恐慌就象傳染病一樣逐步擴散開來。Moore派出去一些炮兵前進觀察員來協調火炮打擊德軍。其中一個人聲稱:“這里打得太激烈了。” 然后就放棄了陣地,其他人也陸續跑掉。有些部隊仍然在繼續奮戰,其他人要么跑散了要么失蹤。到19日深夜,凱塞林山口的防御已經被分割開。幸虧午夜稍后一個美步兵營和一隊只有11輛坦克的英國裝甲部隊前來增援,德軍攻勢才被抑制住。

  第二天早晨盟軍仍然把持著山口。隆美爾越來越不耐煩。他的時間不多了。在同一天早晨,蒙哥馬力的第八軍從突尼斯另一個方向開始試探攻擊德軍后衛部隊把守的Mareth防線。隆美爾算定幾天之內那里就會有一場大戰。凱塞林山口必須立刻拿下,否則沙漠之狐就會被蒙哥馬力逼得回防Mareth防線。

  隆美爾激勵Buelowius繼續施加更大的壓力以解決凱塞林山口。德軍20日的攻勢前所未有地猛烈。山谷里回響著德國六管火箭炮(Nebelwerfer)的尖嘯聲。大規模炮擊過后,一波又一波的軸心國部隊沖向盟軍陣地。午后不久,防守Thala路的英軍部隊失去了最后一輛坦克;Tebessa路方向上,美國工兵也潰不成軍。工兵團長Moore上校差點兒當了俘虜。他總算逃到Stark的司令部,報告他的第19工兵團正在后撤。128人戰死或失蹤,余下的在公路稍后的位置布置起另一次絕望的抵抗。

  下午4:30,軸心軍總算突破了凱塞林山口。隆美爾親眼看著他的非洲軍團,意大利Centauro師和第10坦克師浩浩蕩蕩通過山口,進入盆地。沿Tebessa路偵察的意大利坦克報告說并未遇到抵抗;Thala路方向的德國裝甲偵察部隊也報告同樣情況。通向盟軍腹地的公路大敞而開,隆美爾此時卻猶豫了起來。他懷疑盟軍正在準備一次反擊。他要求他的部隊收縮整頓,做好準備。當隆美爾坐失良機時,美英部隊開始源源不斷地涌入該地區,增強Thala路和Tebessa路的防御。

  當隆美爾第二天恢復進攻后,Tebessa路方向的美軍加強防守頂住了攻勢;然而Thala路方向的英軍卻寡不敵眾,在德國第10坦克師的強大攻勢下逐步后退,最后退到Thala村外的一道小山嶺上。在Thala方向的援軍中,美第9炮兵師的三個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們從阿爾及利亞西部沿著泥濘的山間公路跋涉四天剛剛于21日下午到達前線。師長Irvin少將和手下不顧疲勞連夜修筑好48門榴彈炮炮位。壯觀的美國炮群振奮了Thala村外的英國守軍,他們決心和美國人一起死守此地。凌晨時分Irvin準備好了。當2月22日早晨太陽升起后,Irvin的炮兵們不顧連夜勞累,努力地向前進中的德國坦克傾瀉著炮火。

  美軍火炮頭一次齊射就打中了德國坦克縱隊。指揮官Boich正在調度部隊準備一舉攻占Thala村,炮擊的密度使Boich大吃一驚,他開始相信盟軍已經連夜聚集起大量部隊,一次大規模的反擊迫在眉睫。他一方面暫時按兵不動,同時電告隆美爾解釋了當面情形。隆美爾也同意暫時不要冒險前進,而應該采取防御姿態以應對即將到來的盟軍反擊。Boich等了一整天,對面的盟軍卻一點動靜都沒有。他告訴隆美爾準備在下午4點恢復攻勢。

  這個進攻最終還是被取消。整整一上午,隆美爾忽然開始疑神疑鬼,他擔心自己的攻勢是否可行。此前他花了些時間視察繳獲的美軍物資:坦克,卡車,部隊裝具和武器。他十分驚訝于美軍后勤裝備之豐富,已及充足供應的零備件;同時他也對美軍增援部隊進入凱塞林地區的速度感到驚訝。對比之下,他的部隊只剩下一天的彈藥和六天的口糧。他的油料只夠他的車輛再跑120英里。

  在即將攻下Thala前夕,隆美爾斷定盟軍增援速度是他的部隊所解決不了的。如果軸心軍繼續前進的話,一方面每天都要拉長自己的補給線,另一方面又勢必陷入越來越多盟軍重重圍困中。而且沙漠之狐還很著急要趕回Mareth防線去抵擋他的老對手,英國第八軍的攻擊。

  隆美爾態度的忽然改變使他的上司凱塞林元帥很驚訝。他趕到前線,試圖恢復隆美爾的信心。“他平時的激情和信心蕩然無存。” 凱塞林元帥后來沮喪地觀察到。實際上隆美爾當時患有一定的抑郁癥、黃疸和沙瘡。2月23日,他放棄了費了老勁才打下來的凱塞林山口,把部隊撤回東方。他的撤退非常隱秘,當面的盟軍整整一天不敢動彈,24小時之后后才意識到德軍已經退了。

  Arnim留著好幾個裝甲師干什么去了?他在北線對盟軍按照他自己的計劃發起了代號為“笨蛋”的攻勢!What a name!!! 名不正則言不順,自然以失敗收場。而“笨蛋”這頂帽子轉了一圈最終落到了Arnim自己的頭上,所謂造化弄人。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今日*榜的股票 王者捕鱼电玩城官网安卓版 股票新手入门视频 大嘴棋牌游戏大厅官 nba篮球直播 大唐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上海贝岭股票分析 追光娱乐app2018版 信托公司大类资产配置 富贵乐园官网下载 股吧论坛股票 十一运夺金开奖查询 福建体彩大星31选7 网上赚钱找伍乙七团队 腾讯分分彩官网首选 网赚兼职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