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終極較量——德國海軍的閉幕一戰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11-7 15:12:27

終極較量——德國海軍的閉幕一戰


 

    第一章 任務

    碼頭上鼓樂喧天,熱鬧非凡。人們用鮮花、掌聲和歡呼為他們心目中的英雄們壯行。駐錨在挪威阿爾塔峽灣的沙恩霍斯特好戰列巡洋艦驕傲地昂起它那殺氣騰騰的9門279毫米巨炮,將人們對它的頌揚與景仰一股腦兒地全盤收下。

    即便是身處隆冬的北歐海峽,也遮蓋不住此時屹立在艦橋上的德國艦隊司令埃里希-拜中將臉上春天般的笑意。站立在他身旁的是同樣意氣風發的新任沙艦艦長弗里茨-J-欣策。兩個人一邊交談以便不失時機地向著送行的人們揮手示意,而這樣的舉動往往又能印發更為熱烈的回應。

    這樣的場面不由得使他們回想起1938年10月3日,在威廉薩文海軍基地正在舉行盛大的沙恩霍斯特號戰列巡洋艦的下水典禮。作為納粹帝國第一艘巨無霸級的超級戰艦,它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同時也被不甘居于人下的德國人寄予了厚望。當年的海軍總司令雷德爾陪同“元首”希特勒出席了這一盛典。盡管在檢閱儀仗隊時,雷德爾決意不行納粹舉手禮,跟在希特勒身后的他只行了傳統的軍禮,與此時野心勃勃、張狂外露一絲不茍地舉起右臂檢閱儀仗隊的“元首”共同構成了一幅滑稽可笑的畫面。但是早已被“千年帝國”美夢沖昏了頭腦的希特勒好象并沒有在意雷德爾的不和諧的舉動。事實上也正是如此,陶醉在納粹謊言中的德國軍民與那個瘋狂的年代一起瘋狂,就讓理智的雷德爾獨自理智去吧。

    典禮的高潮來到了,3.8萬噸級的沙恩霍斯特號徐徐滑入水中,這一刻深深地映印在拜與欣策的心中。作為海軍的一員,他們感到了一種自豪的幸福。德國上下句國歡騰,他們終于擺脫了《華盛頓條約》的羈絆,一掃戰敗的陰霾。心滿意足的希特勒面帶詭異的笑容看了看周圍沉浸在幸福中的亢奮的德國軍民,戰爭已經成為他唯一的渴求。他下令由沙恩霍斯特號取代格拉夫-斯佩號成為納粹艦隊的旗艦。

    遠處教堂的鐘聲壓過了送行者們的喧囂。拜中將將頭扭向欣策:“明天是圣誕節?”欣策點了點頭。拜中將若有所思地自語道:“44年就要到了,也許明年的戰事會……”,說著便頭也不回地鉆進了艙室。

    獨自站立在艦橋上的欣策從上衣口袋中掏出了此次出征的命令。根據命令,沙艦出擊的方向是摩爾曼斯克港,截擊英國的JW55B護航艦隊,該艦隊由19艘貨船組成,并有若干大型驅逐艦護航。欣策露出了一絲冷笑,因為談對自己駕御的這艘鋼鐵巨艦充滿了自信:“應高那幾艘驅逐艦如何經得起我這9門11英寸主炮的重錘!毫無抵抗能力的英國貨船必將再劫難逃,沙艦必將贏得新的榮譽。”

    豐盛的圣誕晚餐使水手們暫時忘卻了硝煙彌漫、危機四伏的戰場。但是當拜中將向全體戰斗人員傳達了這一代號為“東線行動”的作戰命令后,群情激昂的水兵們再度回復到亢奮的狀態。是啊,一年來德國海軍的水面戰斗艦只幾乎沒有進行過真正的戰斗,幾艘主力艦一直泊靠在北歐的港口內以牽制強大的英國艦隊。今天他們終于可以一顯身手上陣殺敵了。餐廳中傳來的戰歌聲徹夜縈繞在港灣上空。

    凌晨七時,作好一切準備的沙艦在驅逐艦的伴隨下悄然地離開了駐錨地,猙獰的艦體在月光的映襯下顯得出奇的可怖。

    第二章 啟程

    早在此次任務決定之初,海軍內部就一直爭論不休。坐鎮基爾港的北方戰區總司令奧托-施尼溫德中將徹底否定此項命令。他認為由于氣象條件惡劣,執行偵察任務的飛機停飛,在對手確切位置確定前,不宜將艦隊盲目地投入戰斗。畢竟德國海軍與“家底殷實”的英國皇家海軍比起來顯得過于窮酸了。

    在格拉夫-斯佩與俾斯麥號相繼沉沒后,希特勒對水面艦隊徹底失望了,盛怒之下的“元首”竟然命令拆毀所有的大型戰艦!鄧尼茨巧妙地保全了這些艦只,他提出了一項改編方案,并得到了“元首”的支持:將重巡洋艦希佩爾號連同輕巡洋艦科林號、萊普齊甘號提前退役;“身負重傷”的戰列巡洋艦格奈森諾號放棄維修;改造呂佐夫、希爾號袖珍戰列艦以及重巡洋艦歐根親王號、埃姆登號用于訓練。如此一來,可堪一戰的制海艦就只剩下沙恩霍斯特號和提爾皮茨兩艦了。鄧尼茨堅信,這兩艘戰艦有朝一日定會給予英國艦隊以沉重打擊,并證明保留一支水面作戰艦隊的重要。他期待著這一天有一年之久,這一天終于盼來了,他怎肯放棄?此時的鄧尼茨也象他的“元首”一樣,變得好大喜功起來,渴望通過幾次戰斗一勞永逸地擊垮對手這樣夢幻般的“信念”是希特勒及其周圍人的精神支柱。鄧尼茨多次向希特勒表白:“只要指揮官不被擎肘,此行定有成果。”并先后幾次向執行任務的拜中將發電,“要大膽而巧妙地主導戰略局勢。”;“此戰不應半途而廢。”

    北方的冬海水文、氣象條件都很惡劣,身披大衣的拜中將在欣策艦長的陪同下站立在艦橋上。凜凜的凍風卷起海浪沖上艦艏甲板,轉眼間,甲板上、炮塔上便凍結上一層厚厚的冰。漆黑的海面上什么也看不到。“這種鬼天氣,連海鬼也不敢出來。”欣策小聲嘟囔了一句。拜轉過身來說:“英國人做夢也不會想到,我們會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欣策會意地點了點頭,他仿佛已經看到了一群群英國水兵面對沙艦時失神落魄的樣子。他知道英國人對他的沙艦又恨又怕。欣策當然記得,早在大戰爆發當年,同樣是遙遠的北方大西洋,同樣是漆黑寒冷的凌晨,英國皇家海軍排水量達1.67萬噸的拉瓦爾品弟號巡洋艦僅僅抵抗了13分鐘,便被沙艦擊沉。這一天是1939年11月24日,時間是凌晨5時13分。欣策抬起手腕下意識地看看手表,但是在漆黑的寒夜里他看不清表盤。他反復思考、聯想鄧尼茨發給拜中將的電報,他知道帝國的高層核心渴望一次勝利來維持對本以衰頹的戰事的幻覺,而他與拜中將也同樣渴望一次勝利來證明他們的軍事才能。

    艦隊的出航并不順利。承擔沙艦護航任務的驅逐艦隊直到行動前半小時才跚跚趕來,留待準備的時間顯然是不夠的,最終艦隊起航的時間推遲了兩個小時。狂風與怒濤似乎也在捉弄著這支艦隊,驅逐艦的適航性明顯不足,他們是出了全部力氣與自然抗爭,而沙艦的通訊設備在大風中顯得過于脆弱,經常失靈。所有這一切使得拜中將焦慮不安。缺乏統率經驗的他終于按捺不住了,他向納爾維克的基地發出了一份電報,正是這份莫名其妙讓人泄氣的電報改變了戰斗的結局。電文如下:“驅逐艦武器大受影響。”

    第三章 轉折

    這封電報立即為英國皇家海軍所截獲。皇家海軍據此得出了納粹海軍的大型戰艦已在出海途中的結論。隨后,這一情報立即送交位于JW55B船隊以東150英里處的諾福克號巡洋艦,正在率隊返航的諾福克號立即召集輕巡洋艦貝爾法斯特號與謝菲爾德號作好戰斗準備,并提高了航速。護航另一支船隊的英國本土艦隊也與同時收到了這一情報,艦隊司令布魯斯-弗雷澤中將親率戰列艦約克公爵號、輕巡洋艦牙買加號及四艘驅逐艦掉轉船頭,向被急馳,以期截住敵艦。

    毫不知情的沙艦依舊保持著航向、航速在黑暗中前行,拜中將指令關掉水面搜索雷達,以避免被英國艦隊發現他們的行蹤。一整天的奔波令拜中將倍感疲憊,而更令他煩躁不安的是在預定海域竟然沒有目標的蹤跡!看來施尼溫德中將的語言不幸成為了現實。

    拜中將只得命令5艘驅逐艦在沙艦前方10海里處布成20英里礦的扇面隊形向西南搜索。這種大海撈針似的搜尋毫無結果,急得拜中將在艦長市里一會兒罵天,一會兒罵海,最后連海軍司令部也給捎上了。

    12月26日上午9時24分,天空中的一道閃光照亮了海面。原來貝爾法斯特號巡洋艦在向西的快速航行中突然從雷達屏幕上發現了正在前方17海里處的沙艦,貝艦于是悄悄尾隨了大約40分鐘,以等待友艦的到來。拜中將與欣策立即沖出艙室想艦橋跑去,他們知道自己已經被英國人盯上了。六分鐘后,由諾福克號射來的炮彈首先在沙艦附近爆炸,203毫米的炮彈擊起了杲杲的水柱,接著謝菲爾德號也開始了攻擊。欣策艦長趕忙命令打開搜索雷達,話音未落,一顆炮彈便落在了前甲板上,前雷達天線在轟鳴聲中化作碎片。幾乎與此同時,拜中將下令甩開英艦的糾纏,繼續尋找JW55B船隊,已經開機的沙艦后部雷達開始轉動起來。

    正在海面上盲目搜索JW%%B船隊的德國驅逐艦在聽到第一聲炮擊后連忙轉舵,可是在茫茫冰海上竟找不到沙艦的位置。

    天氣變得越來越糟,天空中下起了大雪,海面上升騰起濃霧,對戰的雙方在霧氣中遁形,漸漸地脫離了接觸。驚天駭浪不僅折磨著德國人,英國人也象瞎子一樣費勁地搜尋著目標。雙方相互追逐,卻有始終找不到正確的方向。

    午后,德艦首先發現了英國巡洋艦,279毫米主炮立即瞄準了英艦諾福克號,拜中將咬著牙下達了攻擊命令。曾經將英國海軍光榮號航空母艦送入地獄的279毫米炮彈離膛而去,巨大的水柱將諾福克號團團圍住。英艦毫不遜色地展開了反擊,一場激烈的海戰在風雪交加、怒濤洶涌是冰海上拉開了序幕。

    5艘德國驅逐艦奮力趕來,準備尋找時機使用魚雷對英國巡洋艦發動攻擊。可是英艦隊早有準備,4艘驅逐艦立即沖上來纏住德艦,將它們與沙艦分割開來。

    面對勇猛異常的英艦,沙艦顯得毫無辦法。三艘巡洋艦象獵犬一樣對強壯如虎的沙艦進行輪番攻擊。就在這時,一發279毫米炮彈突然擊中了諾福克號,巨大的爆炸聲令人膽寒,但是頑強的諾福克號并未受到致命的打擊,仍在拼命地抵抗。當第二發279毫米炮彈砸在諾福克號的艦體上時,英艦有些猶豫了,拜中將趁機命令艦隊放棄任務,加速撤退。

    事后,拜中將的命令受到眾多非議,大家眾口一詞地指責拜中將的懦弱行為。人們認為他理應先解決了英國的巡洋艦。但是拜中將也自有他自己的道理:首先,此次出征的目的但是攻擊英運輸船隊,而不是與對手決戰,保證沙艦的安全對于處于全面劣勢的德國來說是很重要的;其次,拜中將擔憂的是猶如困獸的英艦在近距離上是魚雷攻擊。不管怎么說,反正拜中將已經放棄了任務。他一面指揮沙艦向南航行,一面命令驅逐艦隊返回基地。很快,交戰雙方再度脫離了接觸。

    第四章 結束

    始終保持31節航速的沙艦離納爾維克基地已經近在咫尺了,坐在艙室中的拜中將的心情卻越發的郁悶,臉色也難看得要命,水兵們個個受到了感染,全都默默地忙著各自手中是活計,整條沙艦死氣沉沉如同一條“黑船”孤獨地在大海上漂泊,只有煙囪費勁地咳嗽著。

    與此同時,弗雷澤中獎率領的皇家海軍的本土艦隊也在匆忙地趕路,他的任務就是找到并敲掉納粹海軍的巨艦。現在的他已經得知對手是大名,弗雷澤的臉上不由得浮起一層輕松的波浪。他明白,所有的皇家海軍軍官都渴望親手屠殺沙恩霍斯特??這艘納粹海軍功勛最豐的戰艦,并籍此揚名立腕。不過,上天將這一大幸事落在了自己的頭上。弗雷澤中將招呼水兵們仔細觀察,并命令雷達兵打開雷達嚴密搜索。他發誓一定要摘下這顆蜜桃,為葬身沙艦的同僚們復仇!

    下午四時十七分,約克公爵號的雷達屏幕上出現了一個信號微弱的亮點。當雷達兵用略帶顫抖的聲音將這一情報向他的將軍匯報后,弗雷澤目光凝重地說道:“這回他跑不了了!”弗雷澤松開進我的雙拳后才意識到自己的手心里早已滲出了濕滑的汗水,他明白這是鋼鐵與鋼鐵的碰撞,是巨獸間的角斗。

    沙艦此時仍在22海里外高速航行,由于雷達被徹底擊毀,天氣又糟得一塌糊涂,拜中將根本不可能知道近在咫尺的威脅,他現在唯一的信念是將沙艦完好地駛回基地以卸下身上的重任,這一使命已經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了。

    下午四時五十四分,一顆照明彈從皇家海軍輕巡洋艦貝爾法斯特號上呼嘯著鉆入夜空,轉瞬間漆黑的天空變得如同白晝一般,孤獨的沙艦在茫茫大海上露出了它巍峨的身軀。許多從未見識過沙艦威顏的英國水兵不禁嘖嘖稱奇。而沙艦官兵也仿佛魔法般地一下子涌到了甲板上。“準備戰斗!”拜中將聲嘶力竭地咆哮道。身陷絕境的他知道此時此刻只有虎口拔牙般地拼命了。素質優良的德國水兵們在戰斗警報聲中快速進入戰位,只等那決定生死的時刻到來。

    當兩艦的距離只剩下14海里時,弗雷澤莊嚴地命令開炮。英國炮手好象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不等司令官的話音落地,一發360毫米炮彈已經向德艦射來,雙方旋即轉入了最重量級的死拼。

    沙艦此時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比它更奘更猛的約克公爵號戰列艦,只有背水一戰消滅這艘皇家海軍的新型戰列艦才有可能改變自己垂死的命運。于是279毫米巨炮直指約艦。首先被對手擊中的正是約艦,此時交戰雙方的作戰經驗與技術顯得格外重要。沙艦還擊的炮火準確命中了約艦的桅桿,這使得英艦隊上下嚇出了一身冷汗,但是至今也無人清楚,為什么這發炮彈沒有炸開?只是將約艦桅桿上的雷達天線砸斷。一名英勇的英國軍官頂著狂風冒死攀上桅桿將天線修好。而沙艦趁機趕快逃跑。

    雙方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盡管沙艦具備航速上的優勢,可是仍然無法逃脫約艦火炮的射程。360毫米巨炮炮彈不斷地在沙艦周圍爆炸,被擊起的水柱將沙艦牢牢罩住。沙艦自然不會坐以待斃,279毫米巨炮對約艦還以顏色。這是人類歷史上最殘暴、最激烈的海戰之一,交戰雙方中的任何一次準確的命中都可以導致對手的徹底毀滅。

    英艦的立世之本是更為有力的炮火及更為強壯的艦體;而德艦所能依賴的是更高的機動性能和日爾曼士兵高超的戰斗技能。到現在為止,他們已經成功地兩次命中英艦諾福克號、一次擊中約克公爵號。但是隨著戰爭的持續,素有優良傳統的皇家海軍愈發表現出驍勇善戰的本色,英艦隊上下都明白今天將是改變歷史的一天。

    一發緊似一發的炮彈向著沙艦沖去,突然從沙艦上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接著一團濃密的黑煙從沙艦艦艏的主炮炮臺上騰起,并在幾十米的高空中幻化為明亮的橙色火光。沙艦終于被擊中了!

    英艦官兵深受鼓舞,命中率也不斷升高。又一發炮彈準確地擊中沙艦艦艏的另一個主炮炮臺,第三發炮彈則擊中了沙艦位于吃水線上的鍋爐房,炮彈擊穿了一根通向輪機的重要的蒸汽管道。沙艦的航速一下子從30節降到了10節。面色鐵青的拜中將望了望同樣面色鐵青的欣策,然后一邊命令輪機兵進行緊急搶修,一邊準備給鄧尼茨及“元首”發電。他的電文如下:“只要我們還有最后一發炮彈,我們都將堅持戰斗!”這句帶有悲觀色彩的電文傳達了一個準確的訊息,即拜與欣策的要實現他們的老上級雷德爾元帥的誓言:“或是全體官兵眾志成城奪取勝利;或是高高揚起戰棋沒入大洋。”欣策艦長更能理解這句話的含義,沙艦作為帝國海軍的象征始終北榮譽伴隨著,作為沙艦最后的一任艦長,他要將這一傳統推向極至。

    很快,沙艦的全體艦員都北集中到了甲板上,并且迅速地組成了一條長長的人鏈,水兵們將一顆顆沉重的炮彈通過人力傳遞到艦艉。這種場景深深地打動了英艦隊司令弗雷澤,他略帶傷感地命令驅逐艦出擊。4艘驅逐艦將魚雷一條條地投入冰冷的海洋,遠處的爆炸聲此起彼伏,沙艦燃起的大火照亮了天空,這艘巨艦如今已是傷痕累累、一片狼籍再也不能動彈了。

    弗雷澤立即率領約艦及3艘巡洋艦再度出場。此時他的獵物仍在做最后的掙扎,但是已經無法對英艦構成任何威脅了。貝爾法斯特號繼續將無情的炮彈不斷地拋投到沙艦的身體上,突然沙艦身子一歪向南方發生了傾斜。晚上七時十二分,貝爾法斯特號終于敲掉了沙艦最后一座主炮炮塔。令弗雷澤感動的是,僅剩下2門150毫米副炮的沙艦還在繼續戰斗。

    四十五分鐘后,沙艦艦艏猛地向下一沉,整條船筆直地沒入了大洋,只有3個巨大的推進器還在無助地旋轉著。事后通過統計來自各方面的資料發現沙艦遭受的打擊是令人震驚的——數百發炮彈在沙艦上爆炸,在對沙艦進行攻擊的55條魚雷中至少有17條直接命中!

    伴隨沙艦一起沉入北方冬海的共有1968名德國官兵,幾百人在沙艦沉沒時跳進了大海,冰冷刺骨的海水使得落水官兵在幾分鐘內便失去了知覺,接著便溺水而亡。英國驅逐艦天蝎座號在茫茫冰海上全力搜尋幸存德軍,最終只有36人獲救。

    德國官兵的勇氣深深地震撼了弗雷澤中將,這位將軍在當天晚上動情地對手下官兵說道:“先生們,如一天你們被派遣到這樣一艘軍艦上,參加這么一場實力懸殊的戰斗,我希望在場諸君能向沙艦官兵那樣轟轟烈烈地作戰!”幾天后,約艦返航英國時,當途經沙艦沉沒的海域時,弗雷澤中將親率全艦軍官及儀仗隊,列隊在甲板上,目送著一個象征緬懷的花環拋入海中。

    在失去沙艦后,納粹海軍只剩下一艘巨艦——提爾皮茨號戰列艦,但是提艦再也沒有出海作戰,因此被人們稱作“寂寞的北方皇后”。提艦于1944年11月20日被英國的蘭開斯特轟炸機投擲的“高腳柜”巨型炸彈擊中而傾覆。

    以后的歷史表明,沙艦的死亡出擊是最后的一次傳統模式的海戰,沙艦的沉沒為大炮巨艦的歷史劃上了凄婉的句號。在這以后,潛艇與航空母艦的作用愈加明顯,并將海戰的作戰方式推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华东福彩15选5玩法 手机麻将怎么开挂 福建31选7基本走势图 生肖鼠 下载南京麻将四个人打 基金如何配置最合理 快速赛车彩票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 大连控股股票最新消 腾讯分分彩输了80万 吉林市微乐麻将小鸡飞蛋 投资基金平台 494949最快开奖结果 香港 单机麻将四人不联网版 股票短线* 查看特马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