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相關文章
廣告位
U型潛艇——季風艦艇戰記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11-7 15:12:24

U型潛艇——季風艦艇戰記


 

     “季風”艇群也許是戰爭中最特別的狼群了,他們的作戰區域遠離德國及其占領地區,即以日軍占領的位于印度尼西亞的軍港為基地,1943年至1945年期間在檳榔嶼、雅加達和沙璜的外海獵殺盟軍船只,并獲得了若干戰果。 

     季風行動開始的時候,情況跟“快樂時光”差不多,甚至更好,當時印度洋的航運跟和平時期沒什么兩樣,但從1943年起,情況開始急轉而下,甚至變得跟北大西洋一樣危機重重。

    1. 前言

    早在1941年德國人就開始研究將U艇部署至遠東地區的可能性,但在技術和后勤兩方面發現有難以克服的難題。同時也被認為此作戰對于當時作戰的重點,北大西洋噸位戰來說,是不必要的。
    1942年下半年,第一批前往開普敦地區的潛艇出發,這個作戰后來持續的進行著,當時U艇都是返回位于歐洲的基地。
    1943年5月,一個復雜的聯合作戰計劃擺上了臺面,計劃中包括了意大利商船、日軍的行動和名為“季風”的U艇群。和以往不同,計劃中的季風艇群是以日軍提供的港口為U艇基地。后來行動的重點從作戰行動逐漸轉為運輸行動。曾經到過遠東的U艇一共有14艘,其中能夠返回歐洲的只有4艘。 

    2. 季風行動之前的U艇行動
    2.1 最初的偵察 

    1942年4月,U-68和U-505帶回了一些開普敦-弗里敦地區航運情況的情報,根據這些情報,德軍決定派出幾艘IXC型U艇前往開普頓地區,由一艘奶牛U艇進行支援。
    以前來過開普敦地區的德國艦船只有一些襲擊艦和穿越封鎖線前往亞州的商船,但1942年7月25日,德軍決定派出潛艇,雖然之前日軍對馬達加斯加的作戰行動已經引起了盟軍的注意,但德國人仍然預期情況會和當初對美國東海岸船運的攻擊行動差不多。
     2.2 北極熊(Eisbär)艇群——第一波IXC型U艇群
    組成:
    Carl Emmermann中尉
    42年8月19日自法國出發
    42年12月27日返回法國
    U-504
    Fritz Poske上尉
    42年8月19日自法國出發
    42年12月11日返回法國
    U-156
    Werner Hartenstein上尉
    42年8月20日自法國出發
    42年11月16日返回法國
    U-172
     Karl-Friedrich Merten上尉
     42年8月20日自法國出發
     42年12月6日返回法國
     艇群由奶牛U-459伴隨支援。
     向南航行途中,U-156在1942年9月12日擊沉了英國客輪拉哥尼亞號,這一事件導致著名的拉哥尼亞命令的發出。由于此一事件的耽擱,U-156為原本前往剛果三角洲U-159所取代,U-159接到命令后,與北極熊艇群其他U艇一起向南航行。
     U-159
     Helmut Witte中尉
     42年8月24日自法國出發
     43年1月5日返回法國
     途中艇群遇到了幾艘單獨航行的船只,但根據命令沒有發動攻擊。
     1942年9月23日前后,艇群在圣赫勒拿島以南600英里處,由U-459進行了加油。
     1942年10月8日,艇群到達開普敦港,但發現港口錨地空空,由于之前日軍對馬達加斯加的行動,盟軍采取了一些警戒措施,不過艇群仍然在附近地區找到了獵物。
     10月中U-172和U-68開始返航,天氣惡劣和燃料短缺導致潛艇在魚雷未用完之前就被迫返航。U-159和U-504繼續在德班附近活動并取得一些戰果,北極熊艇群逐漸為之后到達的遠洋型U艇接替。
     U-172和U-159在返航途經巴西海岸地區時,于1942年12月7日前后由U-461進行了加油,稍后U-172在附近對一個船隊進行了攻擊,并在1942年12月12日獲得戰果。

     2.3 遠洋型U艇的到來

     與此同時,第一波IXD2型U艇被派往開普敦地區。
     U-179
     Ernst Sobe中校
     42年8月15日自德國出發
     42年10月8日被擊沉
     U-178
     Hans Ibbeken上校
     42年9月8日自德國出發
     43年1月9日返回法國
     U-181
     Wolfgang Lüth上尉
     42年9月12日自德國出發
     43年1月18日返回法國
     U-159
     Robert Gysae上尉
     42年9月12日自德國出發
     43年1月22日返回法國
     遠洋型U艇的作戰半徑相當大,即使是前往開普敦和德班這樣遠的地區作戰,也不需中途加油。這批U艇全部都是第一次執行作戰任務,不過指揮這些潛艇的都是經驗豐富的艇長。
     U-179于42年10月8日抵達預定作戰地區,和北極熊艇群一起活動,但隨即被擊沉,之前只擊沉了一艘船,這是這一地區在1943年夏以前損失的唯一一艘。其他U艇在10月中陸續到達,因此原先北極熊艇群的陸續返航并沒有降低對當地航運的壓力。
     北極熊艇群返航后,剩下的U-177、U-178和U-181繼續留在當地,其活動區域甚至遠達洛倫索-馬貴斯港(又名馬普托,莫桑比克首都),不過到了42年底,這幾艘U艇也開始返航了。
     1943年1月初,返航中的U-181參加了對油船船隊TM-1的攻擊行動,不過沒有取得戰果。當時正前往開普敦地區的U-182也參與了攻擊行動。由于IXD型高速引擎的機械問題,遠洋型U艇直到1943年4月才再次參與行動(U-182除外)。

     2.4 海豹艇群--第二波IXC型艇的派出

     雖然北極熊艇群的經驗表明IXC型艇群即使是在奶牛的支援下也不能夠在當地活動足夠的時間以用完艇上的魚雷。但由于遠洋型U艇遇到了技術問題,BdU仍然決定派出另一波IXC型艇,以對當地的航運施加持續的壓力。
     U-506
     Erich Würdemann上尉
     42年12月14日離開法國
     43年5月8日返回法國
     U-509
     Werner Witte上尉
     42年12月23日離開法國
     43年5月11日返回法國
     U-516
     Gerhard Wiebe少校
     42年12月23日離開法國
     43年5月3日返回法國
     U-160
     Georg Lassen上尉
     43年1月16日離開法國
     43年5月10日返回法國
     艇群同樣是由奶牛U-459提供支援,當時唯一可以出動的IXD2型U艇U-182也加入了艇群。
     U-182
     Nicolai Clausen上尉
     42年12月9日離開挪威
     43年5月16日被擊沉
     海豹艇群在43年1月29日和2月4日期間圣赫勒那島以南600英里進行了加油。和U-182一道自43年2月中開始在開普敦地區活動,雖然所有U艇最終都獲得了戰果,但當地情況已經完全改變,單船的航行方式變成了具有空中掩護和水面艦艇保護的船隊航行方式。航線也更加靠近海岸,以便于陸基雷達發現U艇的蹤跡。
     43年2月底之前,艇群東移至德班和洛倫索-馬貴斯地區。43年3月3日,U-160在德班以南發現第一個船隊并發起攻擊,攻擊非常成功。即使如此,其他海豹艇群的成員則沒有這樣的戰果,并由于燃料不足而回到開普敦地區進行游獵。至43年4月初,海豹艇群的自持力已經到頂(U-182亦然)并開始返航,途中于43年4月23日至29日間由U-117進行了加油。
     海豹艇群的戰果基本上是令人失望的,而且還在43年5月16日損失了U-182,所有61名乘員喪生。

     2.5 第二波遠洋型U艇的到來

     在得知海豹艇群不利的情況之前,BdU派出了另一群遠洋型U艇前往開普敦地區。
     U-180
     Werner Musenberg中校
     43年2月9日離開德國
     43年7月2日返回法國
     U-198
     Werner Hartmann中校
     43年3月9日離開德國
     43年9月25日返回法國
     U-196
     Eitel-Friedrich Kentrat少校
     43年3月13日離開德國
     43年10月28日返回法國
     U-195
     Heinz Buchholz上尉
     43年3月20日離開德國
     43年7月23日返回法國
     U-181
     Wolfgang Lüth少校
     43年3月23日離開法國
     43年10月14日返回法國
     U-178
     Wilhelm Dommes少校
     43年3月28日離開法國
     43年8月26日抵達檳城
     U-177
     Robert Gysae少校
     43年4月1日離開法國
     43年10月1日返回法國
     U-197
     Robert Bartels少校
     43年4月3日離開德國
     43年8月20日被擊沉
     除U-180和U-195是IXD1型外,其他都是IXD2型。由于這些艇都能搭載大量的燃油,因此決定將這個艇群派往更遠的地區,如馬達加斯加,同時也肩負著探明當地航運情況的任務,原因是開普敦地區目標少,船運并不繁忙。
     U-180是第一艘擔負東行運輸任務的潛艇,艇上有兩名乘客,是兩位印度民族主義者,其中之一就是博斯。這次任務也是對新作戰方向的一次嘗試,43年4月26、27日間在馬達加斯加東南180英里處和I-29會合。
     其他潛艇在43年5月間抵達預定作戰區域(除遲至6月抵達的U-197),按原計劃對距離非洲海岸600到700海里的區域的船運情況進行調查。U-177進行了對Bachstelze(一種小型直升機,由U艇牽引)的實驗,飛行實驗進行了30次,其間沒有發現任何船只。對非洲東南海區的行動是相當糟糕的。
     U-195隨即返航,剩下6艘則繼續執行任務,其作戰區域移至毛里求斯以南600英里,并于6月23日與自日本出發的Charlotte Schliemann號油船會合,進行了加油和物資補給,這一補給行動采取了特別的警戒措施。
     補給完成后,各艇分別在下列地區游獵:
     U-178和U-196在莫桑比克海峽
     U-181在毛里求斯附近
     U-197和U-198在莫桑比克海峽以南
     U-177在馬達加斯加以南
     U-177再次進行了飛行試驗,因為當地極少盟軍飛機活動。直升機發現了希臘船Eithalia Mari號,根據這一發現U-177將這艘船擊沉了。這也是Bachstelze唯一一次成功發現并擊沉敵船的戰例。
     令德國人驚喜的是,轉移作戰區域獲致了一系列戰果,主要在馬達加斯加周邊地區,43年8月中,最后一艘遠洋型U艇踏上歸途。8月20日,U-197被一架敵機擊傷,并在救援的U-196和U-181能夠到達之前沉沒,沒有幸存者(自42年10月8日以來的第一個損失)。
     U-178則離開艇群繼續向東,并于43年8月末抵達檳城,Dommes艇長同時成為德國檳城海軍基地的指揮官,同時在新加坡、雅加達、泗水和神戶也設有子基地。這個基地將會為組建中的季風艇群服務,Dommes的任務則是為了基地的順利運作獲取經驗。派往檳城的決定是在43年4月5日,即這艘艇離開法國以后作出的。
     雖然所有U艇都取得了戰果,但總的成果只能算中等水平,這取決于時間和投入的人力物力資源。
     除了U-178外,這一章節中所有U艇都返回了歐洲,而不是駐留在印度洋地區。雖然U-178最終到達了檳城,但其原計劃仍然是要返回歐洲,在季風行動之前,U艇并沒有在印度洋遂行太多的任務。

     3. 季風艇群

     3.1 醞釀

     部署U艇到檳城或沙璜以便在印度洋展開行動的想法最初由日本人在1942年12月提出,由于沒有辦法解決補給的問題,提議被擱置了(雖然當時第一批遠洋型U艇已經在開普敦附近游獵)。
     1943年春日本人再次提出請求,這一次還提出要兩艘U艇進行仿制。雖然鄧尼茨認為沒有必要送U艇給日本人,但最終德國還是決定送一艘IXC型。
     只要大西洋仍然有可攻擊的目標,鄧尼茨就認定大規模派遣U艇到遠東是不劃算的。即使如此,1943年4月5日,BdU最終下令派出U-178到檳城以在當地建立海軍基地。送給日本人的U-511隨后也起行了,作為日本送來橡膠的回報。
     U-511
     Fritz Schneewind上尉
     43年5月10日離開法國
     43年8月7日抵達吳港
U-511在1943年7月17日抵達檳城,也是第一艘進入這個基地的U艇(先于U-178)。
     U-511在前往日本的途中也獲得了戰果。時任三國同盟軍事委員的野村直邦海軍中將,也乘這艘艇回國。1943年9月,U-511改名為呂-500后編入日本海軍。U-511的乘員則成為后備人員,以便將來替換使用日本基地的U艇人員。
     1943年5月(即所謂的“黑色五月”)危機發生之后,BdU決定從防衛較弱的地區著手,因此派遣U艇到遠東地區的提案最終獲得了通過。印度洋是當時僅剩的、在U艇活動范圍之內的、而船運情況仍然跟和平時期沒有兩樣的地區。
     隨即BdU決定對仍然活動在開普敦地區的遠洋型U艇群進行兵力補充,同時派出另一批U艇,前往阿拉伯海游獵。后者預定在1943年9月底展開行動,剛好在季風時期之后,因此這個U艇群被命名為季風艇群。第一艘的出發是在1943年6月。

     3.2 第一批季風艇群

     第一批季風艇群包括9艘IXC型和2艘IXD2型,預定襲擊阿拉伯海的盟軍航線。
     U-200
     Heinrich Schoder上尉
     43年6月11日離開挪威
     43年6月24日被擊沉
     U-188
     Siegfried Ludden上尉
     43年6月30日離開法國
     43年10月31日抵達檳城
     U-168
     Helmuth Pich上尉
     43年7月3日離開法國
     43年11月11日抵達檳城
     U-509
     Werner Witte上尉
     43年7月3日離開法國
     43年7月15日被擊沉
     U-514
     Hans-Jurgen Auffermann上尉
     43年7月3日離開法國
     43年7月8日被擊沉
     U-532
     Ottoheinrich Junker中校
     43年7月3日離開法國
     43年10月31日抵達檳城
     U-183
     Heinrich Schafer少校
     43年7月離開法國
     43年10月27日抵達檳城
     U-506
     Erich Wurdemann上尉
     43年7月6日離開法國
     43年7月12日被擊沉
     U-533
     Helmut Hennig上尉
     43年7月6日離開法國
     43年10月16日被擊沉
     U-516
     Hans-Rutger Tillessen上尉
     43年7月8日離開法國
     43年8月23日返回法國
     U-847
     Herbert Kuppish上尉
     43年7月29日離開挪威
     43年8月27日被擊沉
     最初計劃讓U-462在圣保羅島(巴西附近)以東300英里處為艇群加油,第二個補給點計劃在毛里求斯以南,由一艘油船進行補給。不過U-462兩次企圖突破比斯開灣都由于盟軍飛機的攻擊而受創,被迫中止任務返航,修理工作持續了很長時間。為了給已經出發的季風艇群補給,BdU派出另一艘奶牛潛艇U-487,但卻在7月13日,沒有對季風艇群進行任何補給之前就被擊沉。6月24日航行途中的U-200在冰島東南被擊沉,U-514在7月8日,U-506在7月12日,U-509在7月15日相繼在航行途中被飛機擊沉。
     1943年夏降臨在奶牛潛艇頭上的災難,令大批需要在亞述爾群島附近加油的潛艇無油可加,其中包括了前往遠東的季風艇群。
     為了補給季風艇群,BdU另外派出了兩艘IXC型艇:U-155和U-160,U-160首先接到的命令是為U-487加油,當時U-487由于多次為其他潛艇加油而令到自身的燃油短缺,但U-160在7月14日被擊沉,而U-487則在前一天被擊沉。為了替代U-160,最后BdU讓U-516執行加油任務,加油行動于7月21日至7月27日間在佛得角群島西北西600英里進行,分別由U-155為U-183、U-188、U-168加油,U-516為U-532和U-533加油。兩艘艇于8月間返回法國。
     U-847在通過丹麥海峽的時候為流冰所損傷而轉為駛向法國,中途接到了變更的命令,命令其充當油船為其他潛艇補充燃料,在43年8月12至24日間為U-66、U-415、U-230、U-653、U-257、U-172和U-508加油。U-847的艇員的經驗相當不足,從挪威出發之前只經歷過一次航行(43年7月6日至20日自德國駛至挪威),根據從U-847加過油的潛艇艇長報告,U-847使用無線電相當的頻繁。U-847在8月27日為盟軍飛機所擊沉。
     季風艇群最初出發時的11艘U艇中,4艘在航渡途中被擊沉,2艘轉為執行加油任務(其中1艘被擊沉),只有5艘成功突破封鎖抵達印度洋。9月11至13日,艇群在毛里求斯以南450英里處進行了加油,為艇群加油的是自檳城出發的Brake號油輪。由于日本當時(1943年8月)也開始向阿拉伯海派出潛艇,因此為了避免誤擊,雙方都下令不能夠攻擊任何潛艇。各潛艇的游獵位置如下:
     U-168在孟買附近(擊沉1艘)
     U-183在塞舌爾群島與非洲海岸之間
     U-188在阿曼灣(擊沉3艘,同時攻擊了護航船隊)
     U-532在印度西部和南部海岸對開(擊沉5艘)
     U-533在亞丁灣(被擊沉)
     U-188遇上了魚雷故障,原因是魚雷的電池不適應炎熱的天氣。除了被擊沉的U-533,剩下4艘潛艇于43年11月初陸續抵達檳城。U-168和U-183的艇長因為艱辛的長途旅程而累病了,其中U-183艇長一職稍后由U-511艇長Fritz Schneewind上尉接任。

     3.3 季風行動的進一步開展

     在第一批季風艇派出之后,BdU決定派出更多的U艇以補上第一波的損失:
     U-219
     Walter Burghagen少校
     43年10月22日離開挪威
     44年1月1日返回法國
     U-510
     Alfred Eick上尉
     43年11月3日離開法國
     44年4月5日抵達檳城
     U-848
     Wilhelm Rollman少校
     43年9月18日離開法國
     43年11月5日被擊沉
     U-849
     Heinz-Otto Schultze上尉
     43年10月2日離開德國
     43年11月25日被擊沉
     U-850
     Klaus Ewerth少校
     43年11月18日離開德國
     43年12月20日被擊沉
     U-219原先的任務是在開普敦和科倫坡附近布雷,但中途改為執行加油任務。
     U-848和U-849先后在阿森松群島附近被飛機擊沉,而U-850在亞述爾群島附近被飛機擊沉。而U-510自U-219上接受燃油補給之后前往印度洋,并于44年2月和3月在印度洋海域獲得戰果。
     與此同時,自檳城出發的潛艇也開始活動,與U-510一起在印度洋上游獵,這些潛艇包括了:
     U-178
     Wilhelm Spahr上尉
     43年11月27日離開檳城
     44年5月24日返回法國
     U-532
     Ottoheinrich Junker中校
     44年1月4日離開檳城
     44年4月19日返回檳城
     U-188
     Siegfried Ludden上尉
     44年1月9日離開檳城
     44年6月19日返回法國
     U-168
     Helmuth Pich上尉
     44年2月7日離開檳城
     44年3月24日返回雅加達
     U-183
     Fritz Schneewind上尉
     44年2月10日離開檳城
     44年3月21日返回檳城
     第1艘自檳城出發執行任務的U艇是U-178,之后其余4艘季風艇群的U艇也相繼出發,與自法國出發的U-510共同行動。1944年1月28日,U-178和U-510在毛里求斯東南100英里處由油輪Charlotte Schliemann號進行了加油。U-510于44年2月23日在亞丁灣攻擊了PA-69船隊,并獲得戰果。
     駐檳城的艇群由于當地維護設施的缺乏而限制在5艘以內。同時由于缺乏魚雷,U-532、U-188和U-183返回歐洲的同時擔負了運送戰略物資的任務。
     U-532本來也是預定和Charlotte Schliemann號會合以進行加油,但由于惡劣的天氣,直到44年2月11日,兩者才在馬達加斯加以東950英里處會合,更糟的是加油途中為盟軍艦艇所發現,油輪被迫自沉,41名生還者為英國驅逐艦Relentless號救起,其余的為U-532所救起。U-532之后接連三天不停遭到深水炸彈的攻擊。
     U-178將一些燃料加給了U-532并開始向法國返航,之后于44年3月8日在好望角附近遭到盟軍飛機的攻擊,逃過一難后準備與正在駛向亞洲的運輸潛艇UIT-22會合,但后者于3月11日被飛機擊沉。U-178最終返回波爾多,進港的時候引擎已經近乎失調。
     剩余5艘U艇(四艘季風U艇和U-510)繼續執行游獵任務,計劃于44年3月由油輪Brake號進行加油,之前U-532、U-188和U-168在預定加油的地區巡邏了好幾次以保證安全,3月12日,U-188和U-532完成了加油行動,但由于惡劣的天氣,加油行動再一次被迫中斷,而且同樣被盟軍艦艇所發現,油輪被迫自沉,船員由U-168救起。各U艇只好自行分配已有的油料,因此U-168、U-532和U-183被迫繼續留在遠東地區,只有U-188能夠返回法國,她原先的出發地。

     3.4 更多U艇前往遠東地區

     戰果令人失望的其中一個原因是魚雷的質量和數量問題。檳城的魚雷都是由輔助巡洋艦和突破封鎖商船運送的,在通過熱帶地區的長時間運輸過程中,很多魚雷產生了這樣那樣的問題。德國人的對應方法是派出特殊的魚雷運輸潛艇——VIIF型,將魚雷和零備件運往遠東,同時,作戰型U艇陸續有系統的派往遠東:
     U-177
     Heinz Buchholz上尉
     44年1月2日離開法國
     44年2月6日被擊沉
     U-1062
     Karl Albrecht中尉
     44年1月3日離開卑爾根
     44年4月19日抵達檳城
     U-852
     Heinz-Wilhelm Eck上尉
     44年1月18日離開基爾
     44年4月3日被擊沉
U-1059
Güter Leupold中尉
44年2月12日離開挪威
     44年3月19日被擊沉
     U-843
     Oskar Herwartz上尉
     44年2月19日離開法國
     44年6月11日抵達雅加達
     U-801
     Hans-Joachim Brans上尉
     44年2月26日離開法國
     44年3月16日被擊沉
     U-851
     Hannes Weingärtner少校
     44年2月26日離開法國
     44年3月被擊沉
     U-181
     Kurt Freiwald中校
     44年3月16日離開法國
     44年8月8日抵達檳城
     U-196
     Eitel-Friedrich Kentrat少校
     44年3月16日離開法國
     44年8月10日抵達檳城
     U-537
     Peter Schrewe上尉
     44年3月25日離開法國
     44年8月2日抵達雅加達
     U-859
     Johann Jebsen上尉
     44年4月4日離開基爾
     44年9月23日被擊沉
     U-860
     Paul Buchel中校
     44年4月11日離開基爾
     44年6月15日被擊沉
     U-198
     Burkhard Heusinger von Waldegg中尉
     44年4月20日離開法國
     44年8月12日被擊沉
     U-861
     Jürgen Oesten上尉
     44年4月20日離開基爾
     44年9月22日抵達檳城
     U-490
     Wilhelm Gerlach中尉
     44年5月6日離開挪威
     44年6月12日被擊沉
     U-862
     Heinrich Timm上尉
     44年6月3日離開挪威
     44年9月9日抵達檳城
     U-863
     Dietrich von der Esch上尉
     44年7月26日離開挪威
     44年9月29日被擊沉
     U-180
     Rolf Riesen中尉
     44年8月20日離開法國
     44年8月22日被擊沉
     U-195
     Friedrich Steinfeldt中尉
     44年8月20日離開法國
     44年12月28日抵達雅加達
     U-219
     Walter Burghagen少校
     44年8月23日離開法國
     44年12月11日抵達雅加達
     U-871
     Erwin Ganzer上尉
     44年8月31日離開挪威
     44年9月26日被擊沉
     U-864
     Ralf-Reimar Wolfram少校
     45年2月5日離開卑爾根
     45年2月9日被擊沉
     U-234
    Johann-Heinrich Fehler上尉
    45年4月16日離開挪威
    45年5月16日抵達美國樸次茅斯港向盟軍投降
    U-852于44年3月13日擊沉了希臘船Peleus號,并用機槍向水中的幸存者掃射,艇長和其他2名艇上的軍官戰后被逮捕受審并被判處死刑,這是唯一一次得到證實的U艇用機槍射擊幸存者的事件,艇長Heinz-Wilhelm Eck上尉也是唯一一名被證實犯下戰爭罪行的U艇艇長。U-852在5月3日在索馬里海岸被飛機擊沉。
    并非所有的U艇都有新的通氣管設備,裝備通氣管的潛艇包括:U-180, U-195, U-219, U-863, U-864和U-234。
    U-198成功到達印度洋并獲得戰果,但于44年8月12日被盟軍反潛艦艇擊沉。U-859也成功到達印度洋并獲得戰果,不過在檳城附近被英國潛艇擊沉。
    U-843在大西洋航行時被飛機擊傷,但仍然成功抵達檳城。
    U-859在航行近6個月并獲得戰果之后在檳城附近被英國潛艇擊沉。
    U-180和U-195是僅有的2艘裝備實驗性高速柴油引擎的IXD/1型潛艇,引擎的極度不可靠導致這兩艘艇要更換新的引擎,同時改裝成運輸潛艇。這兩艘艇和同樣改裝成運輸潛艇的U-219(原布雷潛艇),和其他撤退的潛艇一起從即將失陷的法國港口出發。途中U-180被擊沉(據信是在法國波爾多港附近觸雷),其余兩艘艇先后抵達雅加達。
    U-490是一艘奶牛潛艇,任務是為了填補由于印度洋補給船只不斷損失而造成的空缺,6月12日在亞述爾群島附近被擊沉。
    U-861在接到前往遠東的命令前的任務是在巴西海岸附近游獵。
    U-537在44年6月25日由U-183進行了加油。
    上面列出的潛艇中,U-852、U-198、U-181、U-537、U-196、U-862、U-861和U-859獲得了戰果,其間從44年4月1日獲得第一個戰果開始到44年9月(所有潛艇不是被擊沉就是在港內)為止,7月和8月擊沉的盟軍艦船數量到達最高峰。
    但逐漸的,行動從作戰任務為主逐漸轉為以運輸任務為主,其中一些潛艇,例如U-180、U-195、U-219、U-234等完全改裝為運輸潛艇。1945年春仍然有潛艇前往遠東這一事實就可以看出德國人對運輸任務的非常重視,其中一些潛艇事實上裝有一些很有趣的貨物,例如著名的U-234,而未出發的U-874和U-875的170噸貨物中包括了水銀、石墨和光學玻璃。
    3.5 自檳城出擊的潛艇
    只有很少的季風潛艇自遠東基地出發執行任務而又返回遠東基地。U-168、U-183和U-532于1944年初各執行了一次巡邏,但實際上U-183和U-532原來是準備返回歐洲的:
    U-183
    Fritz Schneewind上尉
    44年5月17日離開檳城
    44年7月7日抵達檳城
    U-181
    Kurt Freiwald中校
    44年10月19日離開檳城
    45年1月5日抵達雅加達
    U-862
    Heinrich Timm少校
    44年11月18日離開雅加達
    45年2月15日抵達雅加達
    U-183在印度洋南部海岸附近游獵,在44年6月25日為準備返回歐洲的U-537加油,U-183只擊沉了一艘船。U-181同樣只擊沉了一艘船,并在接到發給遠東U艇中隊撤退命令之后返回了檳城.

    上圖是U-862艇長Heinrich Timm上尉(RK,1944年9月17日),U-862在澳大利亞附近的太平洋洋面游獵,曾經成功潛入悉尼港內,1944年12月24日在離澳大利亞海岸160英里處擊沉了7180噸的美國貨輪Robert J. Walker號,U-862是唯一一艘曾經在太平洋游獵的U艇。
    4. 撤退
    印度洋對U艇來說,已經跟大西洋一樣危機四伏。由于檳城的基地只能夠為U艇提供有限的資源。而補給船只也不能夠在遠東海域行動,因此這意味著U艇要花更多的時間在來回的路途上,而減少了在作戰區域游獵的時間。BdU命令檳城的基地指揮官Dommes中校將基地移至雅加達,方便進出印度洋和獲得燃料。所有U艇都做好出海的準備,盡可能多的裝上貨物和魚雷準備回家。由于法國的港口已經失陷,這意味著U艇回家的目的地變為更遠的挪威,這樣遠的航程意味著在必要的時候需要由其他潛艇進行中途加油。
    從遠東返回歐洲的困難程度可以看一下44年初第一批返航U艇的實際情況:在U-188返回歐洲的同時,U-183和U-532由于缺乏燃料被迫折返遠東基地。U-178返航的時候遭到飛機的攻擊而幸免。自這個時候起,返回歐洲航程的危險性急劇增大,之后啟航的U艇中只有少數能夠完成航程。其中一個原因是大部分季風艇群的U艇沒有裝備通氣管,(U-862、U-195、U-532、U-510、U-861、U-843也是沒有的)[注:原文如此]。另外,也缺乏先進的雷達和被動式雷達探測系統,防空火炮的裝備也不足。
    U-1062
    Karl Albrecht中尉
    44年7月6日離開檳城
    44年10月5日被擊沉
    U-168
    Helmeut Pich上尉
    44年10月4日離開雅加達
    44年10月6日被擊沉
    U-181
    Kurt Freiwald中校
    44年10月19日離開雅加達
    45年1月5日返回雅加達
    U-537 Peter Schrewe上尉
    44年11月8日離開雅加達
    44年11月9日被擊沉
    U-196
    Werner Striegler中尉
    44年11月11日離開雅加達
    44年11月30日被擊沉
    U-510
    Alfred Eick上尉
    44年11月26日離開雅加達
    44年12月3日返回雅加達
    U-843 
    Oskar Herwartz上尉 
    44年12月10日離開雅加達 
    45年4月3日抵達卑爾根
    U-510
    Alfred Eick上尉
    45年1月11日離開雅加達
    45年4月24日抵達法國
    U-532
    Ottoheinrich Junker中校
    45年1月13日離開雅加達
    45年5月10抵達利物浦向盟軍投降
    U-861
    Jürgen Oesten上尉
    45年1月14日離開雅加達
    45年4月18日抵達挪威
    U-195
    Friedrich Steinfeldt中尉
    45年1月17日離開雅加達
    45年3月3日返回雅加達
    U-183
    Fritz Schneewind上尉
    45年4月22日離開雅加達
    45年4月24日被擊沉
    U-181在途中由于機件故障被迫返回,雖然已經到達南非附近,航行途中還擊沉了一艘船。U-510由于引擎故障,返回歐洲的第一次航行被迫中止而返回雅加達。這兩個例子說明了遠東基地維護能力的惡劣和燃料質量的低下。第二次航行由于燃料的缺乏,U-510只能夠航行到圣納澤爾,并在那里迎來了戰爭的結束(圣納澤爾一直為德軍所堅守,直到德國投降)。U-510同時也獲得了德國潛艇在印度洋擊沉的最后一艘船只的榮譽:45年2月23日擊沉了加拿大商船Point Pleasant Park(7136噸)。
    U-843返航的途中,于44年12月20日自正在前往雅加達的U-195上獲得燃油補給,U-843雖然成功抵達挪威,但在返回德國途中在卡特加特海峽被擊沉。
    U-532返航途中獲得了戰果,但在投降命令發出后也向盟軍投降了,抵達利物浦后潛艇上的貨物被卸了下來,包括了:110噸錫錠,8噸鎢,4噸鉬,少量硒、奎寧和水晶,以及8噸裝在管狀容器的橡膠。U-532在45年2月20日由U-195進行了加油,當時U-195原準備返回歐洲,但途中引擎被認為不適宜長途航行而被迫返回原出發地雅加達。
許多返航的U艇被基地外巡邏的盟軍潛艇所擊沉,包括了:U-168(被荷蘭潛艇Zwaardrish號擊沉),U-537(被美國潛艇Flounder號擊沉)和U-183(被美國潛艇Besugo號擊沉)。其中U-168被擊沉的原因是低質量的燃料導致引擎噪音過大。季風艇群的潛艇缺乏通氣管和先進的雷達設備,因此在面對裝備有雷達的盟軍潛艇時顯得非常易受攻擊(雖然U-168也裝備有通氣管)。
    1944年只有兩艘裝有貨物的潛艇自遠東返, 回:U-178和U-188(還有一艘日本潛艇),而原計劃是14艘。1945年同樣只有兩艘:U-843和U-861,每一艘都搭載了100噸鋅,其中U-843自挪威返回德國途中被擊沉。U-510和U-532則最終返回歐洲并向盟軍投降。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