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相關文章
廣告位
1945在戰火中過圣誕節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11-7 15:12:21

1945在戰火中過圣誕節


 

    一幅德國士兵在戰壕里慶祝圣誕的畫,遠處的88炮寂寞地守望著夜空。 

    對于西方人來說,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莫過于圣誕節了。雖然每年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會慶祝圣誕節,但這之中能保持著根深蒂固的傳統的,其實是歐洲中、北部的人們。事實上,許多圣誕節的慶祝活動都是由中、北歐地區傳承下來的,那里的人們把節日的快樂氣憤帶到了每一個角落,令異教徒和基督徒們一起歡慶節日——從那時起,他們就開始唱圣誕歌,吃應節的食物,種圣誕樹,等等——所有我們能想象得到的慶祝方式,幾乎都來自那個地區。當然,這地區毫無疑問地也包括德國。即使是在二戰中,德國的人民永遠都視圣誕節為最重要的節日。 

    當然,要把這場戰爭中無數個圣誕節的經歷都記敘下來是不可能的。但我們可以把戰爭中普通士兵的經歷都總結起來,到時候大家就會發現,這6個圣誕節將會是恐懼與歡樂的交織。 

    德國士兵們過的第一個圣誕節是1939年12月25日,眾所周知,整個歐洲雖然陰云籠罩但卻仿如太平盛世。德國進攻完波蘭后在著手準備著進攻法國,而法國人和英國人則在搞著他們的****戰。在這第一個圣誕節里,德國士兵們便無法與家人一同度過,他們在軍營里與戰友互相交換著像水果、啤酒一類的簡單禮物;戰士們簇擁在一起,笑聲與歌聲在營房中回蕩——一首膾炙人口流傳悠久的圣誕歌"O Tannenbaum"


 

    照片攝于1939年的圣誕節,主角是國防軍第21步兵師第24步兵團第4機槍連的小伙子們。

    1940年的圣誕節同樣是如此的平和,起碼絕大多數人不會在戰場上度過。而對于當時無數個分布在歐洲各地的德國士兵來說,唯一不同的也許是慶祝節日的人換了——好戰友的尸體被斯堪的那維亞的冰雪所覆蓋,弟弟用身體親吻了法蘭西大地,好哥們兒一頭扎進了英吉利海峽......取而代之的是一幫一臉稚氣的新兵。然而,對于往后來說,戰爭頭兩年的圣誕節簡直就是一種“奢侈”。  

    到了1941年的圣誕節,無須置疑,所有經歷過的人都將永生難忘。德國人在41年的6月跨過了蘇德邊境并狂妄地試圖在該年秋末結束戰爭。然而,命運在捉弄著德國人,和蘇聯人的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慘烈的戰爭打了幾乎四年。而對于每一個東線的士兵來說,在舒適而又平靜的前線享受圣誕節帶來的快樂成了一種永遠的記憶和奢望。然而,就算戰況再慘烈,就算物質再缺,德國人依然堅持地過著他們的圣誕節。一位師屬的隨軍牧師在他的日記中這樣寫道: 

    “我睡在一個骯臟的屋子里,身旁是一堆馬鈴薯皮、垃圾和虱子。我去看望了第9和第11連的士兵們,他們衣衫襤褸、無精打采,身上全是臭蟲咬過的傷口,血跡斑斑。俄國人的迫擊炮彈打得越來越近,一名士兵在教堂前沒炸死......蘇軍從不遠處的樹林向我們射擊......晚上,我去了戰士們擁擠的屋子里,誦讀了圣經里的一些圣誕故事給他們聽。然后就和營部的人一起唱歌,軍官還拉起了手風琴......”——一位不知名的牧師,1941年12月24日。

    “我睡在一個骯臟的屋子里,身旁是一堆馬鈴薯皮、垃圾和虱子。我去看望了第9和第11連的士兵們,他們衣衫襤褸、無精打采,身上全是臭蟲咬過的傷口,血跡斑斑。俄國人的迫擊炮彈打得越來越近,一名士兵在教堂前沒炸死......蘇軍從不遠處的樹林向我們射擊......晚上,我去了戰士們擁擠的屋子里,誦讀了圣經里的一些圣誕故事給他們聽。然后就和營部的人一起唱歌,軍官還拉起了手風琴......”——一位不知名的牧師,1941年12月24日。

    戰爭后期一隊空軍官兵在慶祝圣誕 

    1942年的圣誕節,尤其是對于被圍后第6集團軍的官兵們來說,他們向上帝祈禱一輩子也不會想到這是在死亡邊緣度過的一個圣誕節。十分有趣的是,在24日也就是平安夜那晚,斯大林格勒上空都布滿了德軍各個部隊發射的照明彈,照亮了城市和郊區的夜空,德國人以此來慶祝圣誕的到來。在如此一個對生命近乎絕望的圣誕夜里,有時候是需要真實的和平的,能夠理解和接受這些的也就只有那些處在死亡邊緣的士兵們了。一些在斯大林格勒戰役得以生還的老兵這樣記敘著那個不平常的圣誕節: 

    “上星期開始我們所有人的水都快喝光了,每一天無謂的掙扎令這一切變得更加暗淡,然而,是圣誕節福音讓我們在這苦難的日子里變得振作起來。這是一個充滿愛的宗教節日,我們在這里什么也沒有了,只有對圣誕節的思念,這種思念一定會帶領我們度過最傷心難熬的日子......不管多么困難,我們應該盡一切可能去主宰自己的命運,擊退野蠻而強大的敵人。沒有東西能夠動搖我們必勝的信心,如果想要德國生存,我們必須贏......” 

    (對妻子寫的信)“我很久沒有收到你的來信了......我想對你和家人說許多親切的話,但現在有一些事情更加重要。我們已經是一個知道怎樣承擔責任的男人了。而最主要的,你和孩子們都能平安無事。不用擔心我的,我不會有什么事情。今天我已經向上帝祈禱和平......我給予你所有的愛和一千個吻——我對你至死不逾。還有我的孩子們,要他們好好聽話,記住他們的父親。”
    ——卡爾·賓德爾,代理軍需官,305步兵師 

    “在圣誕節前,一個乎完好無損的屋子里,11名士兵通過靜靜的祈禱來慶祝圣誕節的到來。然而在互相猜疑、絕望的集體里找到這11個人并不容易,但我發現這些祈禱的士兵們都非常容易相處。其實,我們這群人擠在一個小屋子里慶祝耶穌的生日是很有趣——世界上有如此多的祭壇,但絕對沒有哪個能有我們這個那么簡陋了。今天我給一個死去戰士的妻子寫了慰問信,吾愿吾主保護她。” 

    “我給我的士兵們誦讀了路加福音第2章第1-17節的圣誕故事;我分給他們黑面包,用來當作祭物,向圣主禱告,愿主予保佑他們。在禱告詞中,我并沒有說到第5戒律(不殺戮)。他們坐在腳臺上,凝視著我——除了一個51歲的老兵,他們都如此的年輕。我很高興我能夠告慰他們脆弱的心靈,給予他們勇氣。禱告結束后,我和每一個士兵都握了手,并留下了通信地址,答應他們去探望親人,并將這難忘的1942年圣誕節的經歷告訴親人——如果能活著回去的話。”
    ——又一位不知名的隨軍牧師 

    “軍士長(排長)剛才跟我說我不能回家過圣誕節了。我告訴他那是他對我承諾過的,但軍士長把我送到了上尉(連長)那。上尉告訴我,所有人都想回家過圣誕,他們也一樣向家人做了一個無法保證的承諾。所以,他說,我們不能回家不是他的錯。相反,我應該慶幸我們還活著,上尉說,無論如何在蘇聯過冬天的苦難日子是改不了的。” 

    “親愛的馬麗亞,你千萬不要因為我的不歸而生氣。我無時無刻都在想念著我們的家和我們親愛的小路易斯。我想她是不是已經可以笑了?你有一棵漂亮的圣誕樹嗎?如果隊伍不進行調動的話,我們也準備有一棵。除了這些,我不想再寫些有關這里的事情了,不然你會哭的......有時候我很害怕我們不會再見面了——克里菲爾德來的赫勒告訴我不能說這些話,說那只會把家里人嚇著。但是,如果這是真的話怎么辦?!” 

    “馬麗亞,親愛的馬麗亞,軍士長跟我說我這將是最后一封信因為幾乎沒有飛機會飛回來了,我不能騙你。現在,如果我能再見你一次,那該有多好啊!當你點燃蠟燭的時候,想想你在斯大林格勒的丈夫吧。”
    ——一位不知名的士兵

    開心的理由——在前線收到圣誕賀卡和信物 

    隨著戰爭的擴大和戰事的發展,1943年的圣誕節同樣地如此令人悲哀,但它也同時帶給了人們和平的希望。(東線敗退、非洲軍團的投降和盟軍登陸西西里,都給當時的士兵帶來了“戰爭快要結束”的希望。)接下來將要記敘的是比利時華隆人外籍軍團在東線過圣誕節的經歷。注:1943年6月,這些華隆自愿者由國防軍第373華隆人步兵營(Wallonisches-Infanterie Bataillon 373)整編成了武裝黨衛軍華隆人突擊旅(SS-Sturmbrigade Wallonien)。同年10月,又整編為第5華隆人突擊旅(5. SS-Freiwilligen-Sturmbrigade Wallonien)。44年10月,該部隊最后被編為武裝黨衛軍第28“瓦隆人”志愿裝甲擲彈兵師(28. SS-Freiwilligen-Grenadier-Division Wallonien)。 

    “為了準備1943年的圣誕節,我們每個屋子里都裝了一個圣誕樹,上面裝飾用的白色棉木是軍醫那里弄來的。” 

    “在前線的圣誕節,除了傷心與失落我什么也感覺不到。人們又喝又唱,互相說笑。持續了一個小時都相安無事。然而大伙們就回想起在家里過圣誕節的事物:紅彤彤的臉頰,豐盛的火雞,溫柔的妻子,甜美的歌聲......一個戰士要離開了,我們發現他一個人在月光下哭泣。” 

    “圣誕節那晚我們部隊有15個人因為離家太久,不敢承受戰爭的壓力而自殺了......” 

    “在冰雪和黑暗中,我走了10公里路,去到所有的地堡、掩體,巡視我了我的士兵們。在這些小隊中,特別是有年輕人的地方,他們士氣激昂高聲歌唱;然而,我發現更多的人臉上籠罩著恐懼與不安。一些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士兵更是趴到了地上,嗚咽著喊著他們父母的名字。” 

    “在午夜,當有人還在厚臉皮地哼著‘O Holy Night’的時候,天空燃起了火焰——那不是Herald Angels,也不是伯利恒的喇叭號——那是蘇聯人的一次進攻!紅軍認為我們的人現在一定都醉倒在了桌子下,于是就集中了所有的榴彈炮向我們射擊,并被催促著沖上戰場向我們殺來。” 

    “事實上,敵人的這次進攻是一次解脫。我們都被振醒了,整個雪夜被炮彈,被子彈,被加農炮爆炸的火光,被紅色、綠色、白色的信號彈照得異常明亮——我們就在這個阻擋敵人越過Olshanka河的戰斗中度過了平安夜。” 

    “黎明十分戰斗結束了。我們的牧師開始給我們做禱告。于是,每一個士兵都從他們的陣地上跑出來,聚集到了村莊小禮堂里。在那里,我們華隆人的牧師加入了頭戴紫色皇冠的俄國老牧師的行列中,帶領我們禱告——這活象一個基督時裝秀。” 

    “隨著牧師們儀式的進行,戰士們失落而痛苦的心情得到了釋放,緊張的神經得以恢復正常,靈魂純潔得像圣誕節下午的白草原。”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后一個圣誕節,1944年12月25日,對德國人來說已經沒有什么好慶祝的了。盡管西線有一個守望萊茵河行動,但德國人還是不可避免地在盟軍的壓力下兩線崩潰,無數的德國人因為戰爭而死去,無家可歸,失去愛人。盟軍的轟炸令德國的大小城市都成為了廢墟;面對東線蘇聯紅軍如潮水般的抵抗,德國人只能做無奈的掙扎。那些被希特勒送進阿登森林和美國作戰的士兵更是要在戰火與恐懼中度過戰爭的最后一個圣誕節。圣誕節,一年又一年地來來去去,留下了6個辛酸無比令人永生難忘的日日夜夜。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下载大唐麻将手机下载 怎样看股票趋势图 欢乐麻将血流麻将规则 天天捕鱼攻略和秘籍 北京麻将规则 混儿 最新捕鸟游戏 北京福彩快8开奖结果 一码中特今晚开什么码 黑龙江6+1开奖结果十月2日开奖结果 单双中特 36选7福建今天晚上 捕鱼达人网络版 哈尔滨麻将赢钱技巧 意甲赛程尤文图斯赛程 下载四川熊猫麻将下 欧冠冠军2019利物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