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記二戰時期在奧地利的德國空軍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11-7 15:12:14

記二戰時期在奧地利的德國空軍


    在奧地利上空的德國空軍力量主要隸屬于以下司令部:主要負責德國東南部包括部分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和西里西亞(波蘭)空域的第4航空隊司令部(LFl.Kdo.4)和設在維也納伊麗莎白大街(Elisabethstrasse)的空軍第17軍區司令部(Lg.Kdo.XVII);設在慕尼黑的第3航空隊司令部(LFl.Kdo.3)和空軍第7軍區司令部(Lg.Kdo.VII),負責福拉爾貝格(Vorarlberg)和提洛爾(Tirol)地區的防空。

    德軍在奧地利的空中作戰力量

    德國空軍首次大規模進駐奧地利是為了對南斯拉夫進行空襲。進駐的第一階段主要是第4航空隊進駐格拉茲(Graz)和維也納地區,第4航空隊將司令部設立在維也納黑山廣場(Schwarzenbergplatz),指揮官為Alexander Loehr將軍。1941年3月28日,根據格林的命令,第4航空隊獲得了各個作戰部隊,包括8個轟炸機大隊,7個俯沖轟炸機大隊,8個戰斗機大隊,兩個驅逐機大隊,一個對地攻擊機大隊和三個遠程偵察機中隊。總計1001架戰機(其中873架已做好進駐準備)。

    在奧地利的具體駐扎情況:
    瑟林(Seyring):121偵察機大隊4中隊(4.(F)/Aufkl.Grp.121);
    哥岑多夫(Goetzendorf):第27(補充)戰斗機中隊(Erg.Jagdstaffel 27);
    茨維夫法克新(Zwoelfaxing):第2轟炸機聯隊(K.G.2);
    慕新多夫(Münchendorf):第3轟炸機聯隊3大隊(III./K.G.3);
    維也納-阿斯本(Wien-Aspern):第4轟炸機聯隊2大隊(II./K.G.4);
    維也納新城(Wr.Neustadt)和施維切特(Schwechat):第51轟炸機聯隊(K.G.51);
    格拉茨-塔勒豪夫(Graz-Thalerhof):第54戰斗機聯隊2大隊及聯隊指揮部(Stab & II./J.G.54);第77俯沖轟炸機聯隊2大隊(II./StukaG.77),第三俯沖轟炸機聯隊指揮部(Stab/StukaG.3)和第27戰斗機聯隊1大隊(I./J.G.27);其它飛行聯隊則分散在匈牙利和羅馬尼亞,但是所有這些聯隊都有可能隨時被配屬于其它航空隊。

    1942年9月1日這一天,是非洲之星馬爾塞尤上尉最光榮的一天,當天他出擊三次,擊落了17架敵機!其中8架更是在短短的11分鐘內擊落的!第二天,就是1942年9月2日,他成為了第四位鉆石雙劍銀橡葉騎士十字勛章的獲得者。

    在盟軍對奧地利——被稱之為“帝國防空洞”——的大規模空襲開始以前,駐扎在奧地利的飛行聯隊是無足輕重的,當然,巴爾干戰役期間是個例外。

    希特勒在貝爾希特斯嘎登(Berchtesgaden)逗留期間,駐扎在薩爾茲堡-麥克斯格蘭(Salzburg-Maxglan)的“元首中隊”("Führerstaffel")和“護航中隊”("Begleitstaffel") (FW-190)負責空中安全護衛。

    第27戰斗機聯隊2大隊(II./J.G.27) 從1942年1月開始進駐維也納-施維切特(Wien-Schwechat);1942年4月,第2驅逐機聯隊3大隊及指揮部(Stab und III./Z.G.2)進駐維也納-阿斯本(Wien-Aspern)和潘多夫(Parndorf);1942年10月,第8戰斗機航校進駐V?slau-Kottingbrunn;幾乎在和盟軍第一次對奧地利空襲的相同時間,德國空軍已經決定增加驅逐機聯隊數量,以對付日益嚴重的盟軍重型轟炸機的威脅。

    除此之外,在維也納建立了奧地利戰斗機指揮部(Jafü (Jagdfliegerführer) Ostmark) ,并將第7戰斗機師(7. Jagddivision)劃歸于它指揮。首先到達的是裝備Me110的第1驅逐機聯隊2大隊(II./Z.G.1),他們于1943年9月15日從東線調至奧地利,駐扎在威爾斯(Wels)。由于盟軍在1943年8月13日第一次對奧地利的大規模空襲給人們(尤其是軍方)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于是,奧地利的各個機場都開始進駐更多的Me109G以充實防空力量。到了1943年12月,奧地利戰斗機指揮部(Jafü Ostmark)可用于攻擊盟軍重轟機群的晝間作戰力量包括:駐扎在瓦格拉姆河畔菲爾斯(Fels am Wagram)的第27戰斗機聯隊2大隊(II./J.G.27);駐扎在瑟林(Seyring)的第53戰斗機聯隊2大隊(II./J.G.53);駐扎在Wels的第一驅逐機聯隊2大隊(II./Z.G.1);由飛行教官和優秀學員組成的教導聯隊,即第108戰斗機聯隊(J.G.108)。而夜間作戰力量只有駐扎在潘多夫(Parndorf)的第101夜間戰斗機聯隊2大隊(II./N.J.G.101)。

    即使是從書面列出的以上這些作戰編制來看,這些空中作戰力量與盟軍相比也是很微弱的,更何況實際情況更為糟糕,實際可用于作戰的戰機數量一直在減少。1944年5月底,奧地利空中作戰指揮部(Jafü Ostmark)所屬7個飛行大隊的最高戰機數量為187架,而其中只有106架可以升空作戰。此時按慣例執行空襲任務的美軍15航空軍的重轟編隊中的護航戰斗機的數量往往是這個數字的2-3倍,重轟的數字更是其5倍!面對這種力量懸殊的對抗,德軍的這些大隊還是取得了值得盟軍重視的戰績,最主要原因可能就是那些擁有豐富的與盟軍重轟機群作戰經驗的德國飛行員了。盟軍的大量飛行“菜鳥”面對的是為數不多但是經驗豐富的德軍飛行“老鳥”,他們經歷了許多戰役,在西線,巴爾干,非洲以及東線的作戰中積累了極其豐富的作戰經驗,擁有優異的作戰技能。然而,隨著戰斗的繼續,德軍這些“老鳥”的數量不斷的減少,而盟軍“菜鳥”的數量則不停的增加,重要的是,有越來越多的“菜鳥”們漸漸成長起來了。

    在當時的嚴峻形勢下,德國空軍幾乎是在不可能的情況下盡可能采取各種方法至少暫時性的、地域性的平衡各戰線的空中作戰力量,例如通過重新編組,戰機改裝,戰術性新建作戰編隊等方法來達到這個目的。于是,各個作戰聯隊的實際作戰力量和駐扎區域都是根據各空域的實際情況而不停的調整。

    至1944年10月,駐扎在奧地利的德軍各聯隊還能對盟軍起到一定的威懾作用,至少能部分的遲滯盟軍的空襲行動,也取得了一定的戰果。然而隨著盟軍空襲的繼續深入和擴大,這些空中作戰力量也由于各種連續不斷消耗而漸漸顯得力不從心了。雖然這些聯隊(大隊)編制依然存在,損失的作戰飛機數量也得到了一定的補充,然而隨著具有豐富作戰經驗的飛行員的不斷損失,燃料供應問題的日益嚴峻,飛行新手的數目不斷增加卻無法得到足夠的訓練,對盟軍重轟機群施加的壓力也越來越微弱了。

    于是奧地利為數不多的地面防空力量將承受越來越多的壓力,他們將成為奧地利防空的主要力量了。

奧地利的防空報警體系

    奧地利的防空報警體系由以下部分組成:“弗雷亞”("Freya")型雷達(探測距離可達120公里);“戰機城堡”("Jagdschloß")型雷達;“水人”("Wassermann")型雷達;“威爾茲堡巨人”("Würzburg Riese")型雷達;各飛行預警觀察哨站(由專門的防空預警團(Luftnachrichten-Regimentern)負責,最終在奧地利建立了20個觀察哨站)。

    奧地利的地面防空部隊

    德國奧地利結盟后就立即開始組建奧地利的地面防空部隊。奧地利的地面防空部隊(前期主要裝備小口徑高射炮)在加入德國空軍后,迅速獲得了各種新式裝備并且分駐在整個德國境內,部分則留守奧地利。1938年8月,以“部隊戰時動員訓練”命令為掩護,奧地利各地面防空部隊完成了針對捷克斯洛伐克的部署,負責在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時的空中防衛。戰爭開始后大量奧地利防空部隊依然駐扎在奧地利境內,他們必須盡快完成符合戰爭要求的人員訓練和裝備,然后迅速分配到德國陸軍以及空軍的各個作戰單位之中。

    盡管如此,還有大量的防空部隊直到1943年夏天才完成了各項準備工作,可以執行防空任務。這些部隊包括:一個高炮團;3個團級指揮部;10個重型高炮營;一個輕型高炮營;一個防空探照燈營;一個訓練團;還有11個后備高炮營;2個后備營級指揮部;4個后備輕型高炮營;6個后備高炮連。這些后備高炮部隊只用于奧地利本土防空作戰,主要裝備大量是繳獲的高炮,因此其戰斗力相應的也較為低下。他們的主要任務是防衛奧地利的工業區。

    1943年8月13日,盟軍的第一次大規模空襲促使德軍方立即加強地面防空力量。于是在奧地利新部署了32個重型高炮連,11個輕型高炮連以及16個防空探照燈連。他們負責防衛維也納地區,斯泰爾(Steyr), 林茨(Linz), 布魯克/慕爾(Bruck/Mur), 格拉茨(Graz)和馬里博爾/德勞(Marburg/Drau)。此外,還有536和537兩個重型鐵道高炮連(10.5cm口徑)負責維也納防空,543重型鐵道高炮連負責維也納新城防空。

    經過對這些防空部隊進行重新整編,新建連隊以及補充裝備,從1943年夏天到1944年秋天,奧地利的地面防空力量增加了4倍。

    1943年12月,第24高炮師在維也納-克本茨爾(Wien-Kobenzl)組建,隸屬于17防空司令部,其指揮部在原來第16高炮旅指揮部的基礎上建立。

    1944年6月,第7高炮旅從第24高炮師獨立出來,承擔林茨(Linz), 斯泰爾(Steyr),威爾斯( Wels)區域的防空任務。其中128高炮團駐扎在斯泰爾;"Bruck a. d. Mur"高炮戰斗群駐扎在布魯克/慕爾(Bruck/Mur)地區;“格拉茨”("Graz")高炮戰斗群駐扎在格拉茨(Graz);“克拉根福”("Klagenfurt")高炮戰斗群駐扎在克拉根福(Klagenfurt);148高炮團(隸屬于空軍第7軍區司令部)駐扎在因思布魯克(Innsbruck)。

    至1944年末,在維也納,維也納新城和穆斯比爾包姆(Moosbierbaum)地區共有超過600門重型高炮。其中約79%為88mm高炮(射程12公里);約16%為105mm高炮(射程15公里);約5%為128mm高炮(射程18公里)。分別屬于 21個(一級)高炮連( Einzelbatterien), 13個二級高炮連(Doppelbatterien--注:沒能找到這種高炮連的具體編制,但從字面以及文中理解這種連隊規模為一級高炮連即普通高炮連的兩倍)和13個三級高炮連( Dreifachbatterien) (注:規模更大的連隊,又稱為“高炮要塞”"Flakfestungen").在維也納地區有432門重型高炮;維也納新城30門;穆斯比爾包姆112門;其它地區30門。
    一般一個重型高炮連編制內有約100名士兵及軍官。此外還有約32個用于低空防御的高炮連擁有共計840門37mm和20mm高炮,防空探照燈連的數目達到了21個。
    三級高炮連(“防空要塞”)采用的防空雷達定位系統包括探測距離約80公里的FuMG 65 (Würzburg Riese)型雷達和有效工作距離30公里的(6m)光學指揮儀。
    一級和二級高炮連采用的防空雷達定位系統包括(4m)40型光學指揮儀和FuMG 62型雷達;“馬爾斯”("Malsi")換算儀用于目標距離定位計算。

    在實際作戰中這些雷達必須在光學設備的輔助下才能進行探測定位,因為敵機投放的鋁箔,分散的飛行方向以及山脈地形的影響都會導致雷達電子管產生大量難以分析判斷的鋸齒雜波使雷達無法正常工作。

    第24高炮師和它的各個敵情觀測點的信息通訊采用以下方法:在空襲期間,各個觀測點通過各自的電臺和師部聯系,他們用“薔薇紳士”("Rosenkavalier")作為報警用語,同時迅速采用簡單的密碼報告盟軍情況以及地域,師部24小時值班的接聽員則迅速的解碼,然后24高炮師將這些敵情信息通過電話網及時傳達給它的10個戰斗群和3個戰斗群指揮部。
    1.指揮部;2.發電機組;3.36型指揮儀;4.配電箱;5.重型88mm高炮;6.扼流圈盒;7.輕型高炮;
    直線表示36型指揮儀和高炮之間的數據傳遞網;虛線表示36型指揮儀和高炮之間用于數據傳遞的電話線網絡

    在高炮陣地作戰的主要是士兵,軍官則負責完成其它指揮協調等工作,24高炮師總計大約有16,200人,包括:
    -4000名高射炮兵;
    -4000名空軍輔助服務隊員(6-7年級的高中生或者學徒,年齡在16-18歲之間);
  -1800名帝國勞工部RAD (Reichsarbeitsdienst) 人員;
    -2000名女子高炮部隊輔助服務隊員;
    -1500名帝國勞工部女子成員(RAD-Maiden);
    -1500名外籍輔助服務隊員(主要由意大利和俄羅斯志愿者組成);
    -800名地方炮兵(主要由各大公司工作人員和農民組成);
    -600名指揮部女子輔助服務人員。

    女性主要在指揮部,探照燈部隊服務,還有少部分在測量或者輜重部隊服務,極少量的女性出現在正規高炮部隊,但不是作為高炮射手。

    從1944年秋天開始,隨著德國空軍戰斗機逐漸的在空中消失,地面高炮部隊也遇到了嚴重的困難。因為盟軍大量的護航戰斗機的作戰壓力逐漸減輕,他們可以騰出手來對地面目標以及高炮陣地進行低空攻擊了。而那些周圍沒有輕型高炮護衛的重型高炮陣地,那些炮手面對盟軍護航戰斗機的超低空攻擊唯一可以自衛的武器只有MG 42機槍了!各個高炮連戰斗人員的損失極其嚴重,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各個連隊中那些年輕的空軍服務隊員和勞工部的女工越來越多了。

    1945年初,所有女性以及大部分青年空軍服務隊員被調離高炮部隊,接替他們的是"Flak-V-Soldaten" 士兵(指的是有不適合在高炮部隊服役的殘疾的或者屬于服役年齡范圍但由于身體原因不適合在前線服役的士兵)。

    同時這些士兵也已經是維也納地面作戰的最后補充力量了!這些高炮師的士兵立即進入步兵訓練營進行訓練,并且裝備了卡賓槍,MG機槍,手雷和鐵拳。高炮陣地的防護圍墻全部拆除,使這些火炮也可用于地面作戰,以彌補地面炮兵力量不足導致的火炮和機槍防御陣地的漏洞。

    那些位置不佳或者還沒有固定建立陣地的高炮連被重新部署以為維也納的地面作戰做準備,并且建立起了一條稱之為B-線的高炮防御線。

    到了4月初,24高炮師的第一個高炮連開始參加對蘇聯第2和3烏克蘭方面軍的地面作戰。

    高炮部隊的軍官們明白他們部隊的艱難處境:在西線,英美盟軍已經推進到了魯爾區;在東線,蘇軍已經推進到了奧登地區;前景已經毫無希望了!幾乎所有的軍官都確切的了解他們的現狀,盡管如此,上級的命令是清晰而堅決的:戰斗到彈盡糧絕,然后自毀火炮并且就地解散。

    布魯克/萊塔(Bruck/Leitha) 的作戰指揮部在布魯克Schlosspark槍決了一名高炮連隊指揮官--一名維也納上尉,因為他沒有率領部隊進行足夠程度的抵抗! 

    而另一方面,在阿紹(Achau)一名高炮連隊指揮官卻因為他帶領部隊進行了長時間堅決的抵抗而在被俘后被蘇軍處決!!

    第184高炮連(防空塔陣地)參加了許多防御作戰,第2排(2/184,駐扎在Stiftskaserne)和第1排(1./184.駐扎在Arenbergpark )主要對安斐爾大街(Einfallstrassen)的西面和南面射擊;第3排 (3./184.駐扎在Augarten)對Favoritenstrasse和Pratergelände射擊. 

    24高炮團的重型高炮在反坦克彈藥匱乏的情況下仍然取得了擊毀68輛蘇軍坦克的戰績。 

    然而當前線越來越靠近的時候,這些高炮部隊往往會遭到慘重打擊,甚至很快就被摧毀了。當蘇軍士兵逐步推進到距離高炮陣地僅僅為他們手中步槍的射程時,這些陣地將遭到迫擊炮,步兵炮和坦克的聯合打擊。

    當這些重型高炮陣地有那些訓練有素的步兵以及輕型高炮(主要是20mm高炮)配合作戰時,其作戰效能是非常高的,蘇軍進攻部隊往往要付出相當慘重的代價才能逐步向前推進。

    個別情況下,當沒有坦克伴隨進攻時,蘇軍士兵不得不上刺刀沖鋒并且經過慘烈的肉搏才能奪下一個高炮陣地。然而也有一些部隊的指揮部首先潰散撤退,而置那些仍在作戰的高炮部隊而不顧。那些一直在指揮部有效指揮之下(注:或者我認為可以用陪伴這個詞來形容)的高炮部隊則在戰斗中表現出了高昂的士氣和頑強的意志,并且直到最后仍然取得優異的戰績。

    從4月2日到14日蘇軍對維也納進行了猛烈的地面進攻,共計約19000名德軍士兵和18000名蘇軍士兵在戰斗中失去了生命,其中包括24高炮師的近千名士兵。24高炮師其它幸存的士兵則或者受傷或者被俘,也有部分通過蘇軍包圍圈最后的空隙(Korneuburg附近)得以逃脫。這些士兵在Stockerau-Sierndorf 的散兵聚集營被重新編入一個新的摩托化高炮團,隸屬于黨衛軍少將Grieshammer指揮的一個戰斗群(屬于德國第8軍)在Thaya 繼續戰斗直到德國投降。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