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碧海逐狼——“瓜島”號護航航空母艦戰記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11-7 15:12:10

碧海逐狼——“瓜島”號護航航空母艦戰記


    美國海軍“瓜達爾卡納爾”號(CVE—60,以下簡稱“瓜島”號)是卡薩布蘭卡級的第6艘,由華盛頓州的凱澤爾(Kaiser)船廠建造。該艦于1943年1月5日開工,6月15日下水。“瓜島”號是為紀念美國海軍1942年在太平洋瓜達爾卡納爾島的勝利而命名的。該艦滿載排水量11000噸,雙軸推進,裝有2座5缸斯金納單流式蒸汽發動機,可產生9000馬力,速度達到19—20節,燃料儲備2279噸,能夠在海上執行3—4周的反潛和巡邏任務不用加油。它的飛行甲板長477英尺,寬80英尺。有2個升降機,前后各一。著艦阻攔裝置包括9條阻攔索和3套阻攔網,飛行甲板下面成對的布置著用來控制阻攔索的液壓裝置,每套液壓裝置控制2根阻攔索或者2個阻攔網,剩下的第9根阻攔索和1個阻攔網由一套阻攔索控制。大部分情況下,飛機都是降落在第二、三條阻攔索的位置。位于左側甲板的前部有唯一的一個蒸汽彈射器,用于艦載機的起飛。

     “瓜島”號的武備包括1門位于艦尾的38倍口徑MK12型127毫米炮,16門雙聯裝40毫米博福斯高炮,布置在飛行甲板的四角的舷臺上。20門20毫米單管厄利孔高炮位于舷臺兩側,每邊10門。127毫米炮初速729米/秒,射速15—22發/分,最大射程15.8公里,射高11.4公里,俯仰范圍-15度到+85度,左右旋轉各150度。1943年后該炮配用新型無線電近炸引信高射炮彈,極大的提高了命中率。按照1940年以后美國海軍的經驗,近程防空采用了40毫米和20毫米高炮搭配的方式。40毫米高炮初速881米/秒,炮彈發射后在大約5000米距離上爆炸以增大命中率,最大射速120發/分,最大射程10.2公里,射高6.8公里,俯仰范圍-15度到+90度,旋轉360度,炮管壽命9500發,每門炮備彈2000發。每組40毫米炮可以通過10英尺外的火控系統進行射擊,也可以換由在炮塔中的炮手通過機械瞄準具來瞄準射擊。20毫米厄利孔高炮性能也十分出色,它初速844米/秒,理論射速450發/分,戰斗射速250—320發/分,最大射程5700米,射高3公里,能夠360度旋轉,俯仰范圍-5度到+87度。雖然這種高炮口徑小,但是射速快,命中率高,使用、維修保養和拆卸非常方便。它由圓形彈鼓供彈,除常用的環行瞄準器外還有一套光電瞄準器。炮手調整提前量后,只要將瞄準器中的黃色光圈套住目標后進行射擊,幾乎能做到彈無虛發。

    艦上搭載了1個混合艦載機中隊,約23架飛機(不同中隊的情況略有變動),包括野貓式戰斗機和經過反潛改裝的復仇者式攻擊機。野貓式的主要任務是壓制U艇上的高射炮火,掩護復仇者式進入近距離向U艇投放魚雷和深水炸彈。由于野貓式的航程比復仇者要短一些,因此,為了增加滯空時間,野貓式通常要在右翼掛架上掛載一個副油箱。“瓜島”號上所有的空艦勤人員,都曾是訓練有素的海軍飛行員。作為飛行員,他們要保持飛行的熟練性,每年一次,這些軍官要上岸進行訓練,他們需要駕駛飛機在港口停靠的護航航母上著艦,要成功地完成8次才達到要求。飛行員的水平測試被水兵們看作是一場運動會,所有手頭沒有活的水兵都擠在舷臺觀看飛行表演,各空勤部門的人員互相打賭看哪個飛行部門有最優秀的飛行員。

    護航航母搭載的艦載機中隊并不是固定不變的,護航航母在每次行動開始時會分配到一個正在待命的艦載機中隊,而當護航航母完成了任務返航后,這個中隊又重新待命,準備被分配到其它即將出航的護航航母上。這樣一來,各護航航母和各飛行中隊之間大都有過合作經歷(為航母伴航的護航驅逐艦也是如此)。這樣的好處是可以靈活地分配任務,便于艦只的調度,但是筆者認為這也給各艦各部門的默契配合帶來一定影響。

    1943年9月25日,“瓜島”號在俄勒岡的阿斯托里亞注冊服役。在那里,艦員上艦。每個人報到的時候都拿到了一份來自艦長加勒里的通告。加勒里在1942年任海軍的航空兵基地指揮官,在打擊U艇的行動中功勛卓著,獲得了銅星勛章。船員著制服于飛行甲板上集中,艦長宣讀船員守則。隨軍牧師做了簡短的禱告,艦上升起彩旗。接下來,供給品被運到艦上,設備進行了測試,準備完畢后,艦船出海。“瓜島”號80%的艦員沒有出過海,平均年齡18歲,很多人剛從學校畢業就直接加入海軍。在“瓜島”號成為一個有效戰斗單位之前的很短時間里,有很多工作等著去做。但艦上的一些士官來自戰沉的“列克星敦”號和“大黃蜂”號航母,他們經驗比較豐富,訓練新手和操縱艦艇的重擔就落在了他們身上。

    ▲戰前訓練

    服役后,“瓜島”號前往普吉特灣(Puget Sound)海軍船廠,裝載了彈藥,進行了消磁工作和速度測試。高速行駛的它在船體猛烈震動的情況下,速度勉強超過了20節。之后,“瓜島”號又到阿拉米達(Alameda)海軍航空兵基地加油和裝載飛機。最后抵達圣地亞哥(San Diego)進行訓練。

    加勒里艦長決定親自進行第一次艦載機起降的訓練,當他在飛行甲板上開始滑行的時候,船員們多少感到有些緊張。艦長駕駛SNJ教練機沖下飛行甲板,升上了天空。飛行了幾圈之后,在著艦指揮官的指揮下,鉤住了一根阻攔索,并停了下來。成功降落!甲板上的人們歡呼起來。隨著這次順利的起降,“瓜島”號真正成為了具有戰斗力的護航航母,艦長給新兵們起了個很好的帶頭作用。

    接下來的日子里,進行了艦載機飛行訓練和火炮的射擊。飛行甲板艦員學習并且熟悉了復雜的起降時甲板操作規則。火炮對海面浮動目標和復仇者式飛機拖拽的靶機進行了射擊。操作20毫米炮的一名炮手慌亂之中把拖拽靶機的復仇者式當作目標射擊,所幸的是沒有打中目標未造成人員傷亡。此外,還學習并演練了棄船的規則。

    一切就緒之后,“瓜島”號駛往諾福克港。1943年11月該艦通過巴拿馬運河時,撞上船閘室墻受損,花了3周的時間在巴拿馬科隆的工廠修理。12月3日,才抵達目的地。

    1943年中,隨著戰局的發展,德國U型潛艇被重新布置到大西洋中部以避開盟軍的空中打擊。在當年5月初,英格索爾(Ingersoll)將軍發布了命令,讓護航航母自由攻擊U艇,于是,“瓜島”號參加了對U艇的獵殺,由第10艦隊為其提供情報支援和補給。

    ▲擊沉U—544

    在諾福克經過一些修理和改裝后,“瓜島”號正式加入21.12反潛編隊擔任旗艦,與“惠普爾”(Whipple)號和“約翰·D·福特”號(John D Ford)驅逐艦離開漢普頓羅德港,在1944年1月5日抵達佛得角群島。經驗豐富的VC—13艦載機中隊由安德列·派瑞少校(Adrian Perry)指揮,包括9架FM—1野貓式戰斗機和12架TBF—1C復仇者式攻擊機。第10艦隊發現了一艘U艇在亞速爾群島以西500海里處補充燃料,21.12反潛編隊立即開往該區域。

    航母一出海就遇上大風浪,出發當晚20點13分,一名艦員被掃到海里,搜救失敗。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艦載機的起降也十分困難,2架野貓嚴重受損。1月10日,詹姆斯·史格比上尉(James Schoby)駕駛的復仇者飛機試圖降落的時候撞在了艦身一側。只有球狀炮塔內的炮手獲救。2小時后,一架復仇者又撞上了航母的舷臺,飛行甲板被弄的一團糟,此時另一架復仇者還在空中,無法降落,只好迫降在水中。

     16日下午,海軍少尉波特·哈德森(Bert Hudson)和威廉姆·麥克倫(William Mclane)駕駛復仇者式發現海面上有3艘潛艇。這是U—544正在為U—516和U—129加油。U—129發現飛機后立即下潛到海中,不見蹤影。U—544和U—516仍然停留在海面上,艇員正在拼命解開輸油管線。哈德森在距離500碼和800碼處從艦尾方向用火箭彈齊射2次。第一次齊射未能命中U—516,但是第二次射擊卻命中U—544。哈德森繼續發射了剩下的火箭彈,并投放了兩枚MK—47型深水炸彈。U—544再次被火箭彈擊中,1枚深水炸彈也在距U—516五十米的近處爆炸,另一枚則在兩艘U艇中間爆炸。U—516艇尾緩緩下沉,艇首翹起。U—544的艇員開始棄艇逃生。麥克倫緊隨哈德森發射了3次火箭彈,并投下2枚深水炸彈。一枚偏的太遠,另一枚在U—544旁邊爆炸。U—516雖然身負重傷但是恢復了控制,下潛逃脫。U—544則頭朝下沉了下去,當飛機離去后,海面上只剩下大片的油跡和U—544號的艇員在海面上掙扎。等到兩艘美軍驅逐艦趕來救援時,已經沒有幸存者了。

    天色漸晚,燃料不足的艦載機返航。其中1架復仇者在降落時2個輪子都卡在右舷的舷臺里,機尾部擋在了飛行甲板中間。之后的10—15分鐘里,艦員努力工作,但是既無法把飛機拉回甲板也無法把它推開,導致后來的飛機無法降落。天黑時,返航的飛機報告稱又發現一艘潛艇在附近。但是艦長還是決定冒險打開甲板燈照明。剩下的3架飛機幾次試圖降落都沒有成功。最后一架復仇者式在著艦時撞上甲板,又彈起來墜落水中,好在3名飛行員都被救起。最后,只好由驅逐艦用探照燈照亮了水面,最后2架飛機才迫降在水中。

    反潛編隊隨后開往卡薩布蘭卡補給,在那里卡在舷臺里的復仇者式最終被拉上了飛行甲板。針對這次教訓,接下來的日子里,艦上進行了一系列的訓練以便以后能快速的把舷臺上的飛機拉上來。艦員們反復的把飛機推到舷臺里又把它拉回來。一次次的訓練之后,艦員們能在3分鐘之內把雙輪都卡在舷臺的飛機拉上來了。此外,艦上允許甲板艦員把受損嚴重無法修復的飛機推入海中。

    該艦出師后一直不太走運。幾天后,汪頓上尉(Wanton)的戰斗機就因副油箱無法供油和拋棄,降落時副油箱碰撞引發爆炸,半個甲板燃起大火。護航軍艦立即趕來準備搭救艦員。好在艦員利用艦上的滅火設備撲滅了大火,真是虛驚一場。大火造成的主要損失是飛行甲板損壞,失去了幾架飛機。值得慶幸的是沒人嚴重受傷,即便是那個飛行員也居然逃離飛機,只是輕微燒傷。1月20日,海軍中尉波特·比蒂(Bert Beattie)又在巡邏任務中失蹤。他駕駛的復仇者在飛往亞速爾島時和航母失去了聯系。弗羅里斯島(Flores)上的人報告說看見一架飛機在離岸很近的海面迫降,3人落水。機上的無線電員的尸體不久后被發現,而飛行員和火炮操縱員失蹤。

    29日,該艦在卡薩布蘭卡補給修整了幾天后駛回諾福克港。途中惡劣的天氣又導致幾起事故。2月17日終于抵達諾福克,當時艦上只剩3架復仇者和3架野貓式可以起飛了。

    “瓜島”號的這次出航使年輕的軍艦和年輕的水兵們經歷了各種考驗。他們遇到了一艘在大西洋作戰航行的護航航母所能面臨的各種問題,雖然擊沉了1艘U艇,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艦員、飛行員、飛機,都有損失。可是“Can Do”的艦員們現在成熟了,生成了可以戰勝一切困難的團結精神和相互信任。俗話說,“寶劍鋒從磨礪出”,這些經歷讓“瓜島”號在以后的行動中受益匪淺。

    ▲再次出擊

    “瓜島”號于1944年3月7日第二次踏上了征途。21.12反潛編隊包括了“弗瑞斯特”號驅逐艦(Forrest)和4艘護航驅逐艦:美國海軍“皮爾斯貝瑞”號(Pillsbury)、“查特林”號(Chatelain)、“波普”號(Pope)和“弗拉哈迪”號(Flaherty)。VC—58艦載機中隊由理查德·古爾德少校(Richard Gould)指揮。搜尋地點位于亞速爾群島和直布羅陀(Gibraltar)之間的水道。U艇經這里從比斯開灣出來。第10艦隊多次探測到多艘U艇的蹤跡。但是因為“瓜島”號的艦載機基本上只在晝間出航,所以搜尋了一個月也沒有結果。

    U艇在晝間很少浮出海面,而借助夜幕的掩護來浮起充電,通風。雖然曾有護航航母的指揮官提出過延長飛行的時間段,但是沒有真正的進行過夜間起降。加勒里艦長在同飛行員討論之后,決定在下次出航時嘗試性地進行夜間飛行。這次飛行的時間定在月圓和月缺之間的時間里,以決定飛行是否能在全黑的條件下進行。3月30日,反潛編隊離開卡薩布蘭卡開始返航諾福克。4月初,在太陽落山時就有滿月,這為夜間飛行提供了有利的條件。所有的復仇者飛機均裝備了雷達,能夠發現水面的U艇并確定位置。但是最終飛抵目標和展開攻擊還是要靠飛行員的目視來完成的。

    但在夜間,目視是相當困難的。飛行員們試過使用照明彈來照亮目標,但是往往自己也被耀眼的光芒照得無法有效的實施打擊。雖然在戰爭后期,一些復仇者式裝備了探照燈,但是現在還沒有。因此只能期待有明亮的月光來照明了。飛行員們要先靠雷達來判斷潛艇的大概位置。然后飛過去借助月光找到水面的目標展開攻擊。當光線條件和海況都具備的時候,加勒里艦長的夜間飛行計劃就開始了。經過一周的訓練,飛行員們已經熟悉了夜間飛行并很快迎來戰斗。

    4月8日早晨,第10艦隊發送一份特別電報給“瓜島”號,提供了一艘U艇的位置,在馬德拉群島(Madeira)西北200海里處。它就是U—515,由維爾納·亨克(Werner Henke)艇長指揮。“瓜島”號改變航向駛到距該地點40海里附近。黃昏時分,4架復仇者式起飛,在航母前側方形成了一個60海里寬的搜索扇面。21點15分,4架復仇者返航。在回收艦載機時,2號和4號阻攔索發生故障,無法使用。這些阻攔索對于降落十分重要,因此艦長決定在它們修好前停止飛行。這個決定隨后就被改變。因為在搜索過程中其中一名飛行員看見一艘U艇,但在準備攻擊時該艇已經下潛,當時他向航母報告了情況可惜航母沒能收到。加勒里艦長決定不顧故障繼續飛行,并決定1小時后再起飛以等待U艇再次浮出水面。

    22點15分,2架復仇者式起飛,還有2架在飛行甲板上隨時待命。15分鐘后,月光下,U—515的身影在海面上顯露出來,一架復仇者式立即發起攻擊,投下2枚深水炸彈,可惜沒給潛艇造成損傷,U—515緊急下潛,并以猛烈的防空炮火還擊。1點16分,“瓜島”號上又一架艦載機起飛加入搜索。2點,“瓜島”號發現前方5海里處有信號,“查特林”號和“波普”號驅逐艦脫離編隊前往該區域查看。“波普”號確定了目標并發射了刺猬彈,到清晨時候,飛機在該區域發現了油跡,聲納也探測到潛艇的螺旋槳噪音。

    6點30分,“皮爾斯貝瑞”和“弗拉哈迪”號離開編隊前來支援。10分鐘后,1架復仇者發現U—515浮在海面上,扔下深水炸彈。潛艇受到猛烈的震動但沒受損。艇長亨克下令下潛,可是他大勢已去。“皮爾斯貝瑞”和“弗拉哈迪”號也趕來投下深水炸彈。10點30分,“波普”號收到700碼外的聲納訊號,之后的4個小時中,驅逐艦不斷探測到聲納信號,并據此發起攻擊。

     12點50分,大量的浮油出現在海面。U—515已經遭到重創,艇身傷痕累累,多處進水,艇尾下沉30度,艇尾的魚雷艙進水。14點05分,由于潛艇在深海已經不堪操縱,亨克命令排空水柜上浮。U—515在“查特林”一側75碼處浮出水面,艇首45度下傾。U艇艇員沖上甲板用甲板炮搶先向“查特林”號和“弗拉哈迪”號開火。后者立即還以更加猛烈的炮火。一架復仇者式和2架野貓俯沖下來向潛艇發射了火箭彈。14點13分,U—515發生大爆炸,濃煙滾滾,在四五海里外的“瓜島”號上都能看見。艇員開始棄艇逃生。4分鐘后,飽受打擊的U—515終于頭朝下沉入海底。

    之后的報告顯示,U—515并不是該區域唯一的一艘U艇,這個海區竟然是U艇集結加油的地區。U—488號供油潛艇在這兒給U—124、U—129、U—66、U—537和U—68號潛艇加油。只是U—214號潛艇報告發現護航航母的時候,U—488才改變集結地點。

    10日4點20分,1架復仇者式報告,它攻擊了1艘浮在水面的潛艇,飛機投下的深水炸彈擊中了指揮塔,并造成燃料的泄漏,野貓式也俯沖下來發射了火箭彈并投擲1枚深彈。5點10分,“查特林”號離開編隊前往相關區域。6點55分,護航航母接到報告稱潛艇已經沉沒,這艘潛艇是U—68號。“查特林”號從殘骸中救起唯一一名生還者。

     到當天傍晚為止,U—515潛艇上的所有生還者包括艇長和42名艇員都轉移到了“瓜島”號上。救援行動過后,反潛編隊駛往亞速爾群島的法依爾島(Fayal Island)加油,然后安全返回諾福克。艦長加勒里在報告中記到:“最讓人感嘆的是,這次航行中2100小時的晝間搜尋一無所獲,而200小時的夜間艦載機飛行卻帶來2個戰果。”從此,夜間艦載機飛行也成為了護航航母的必修課。

    接下來,加勒里艦長開始考慮如何活捉U艇。他親眼目睹多次U艇浮在水面上艇員棄艇逃生的情景。他甚至認為當時有機會登上U—515的甲板,當然,這也是個冒險,因為即使登上船也無法預測下一步會怎么樣。甲板上的人要隨時準備戰斗,潛艇可能被炸毀,甚至潛艇本身就快要沉沒了。然而,一旦成功,戰果當然是非常誘人的:密碼本,密碼機,通訊日志,設備和先進的音響魚雷都到手了。艦長和軍官們商議之后,決定在有機會的時候試一試。航母和護航艦只上都組成專門的登艇小組,進行針對性的訓練。在準備離開諾福克前的會議上,即第三次出航前,加勒里艦長向可能會產生置疑的聽眾們宣布了他的計劃。出人意料的是,沒有人反對,于是艦長就放手按計劃去做了。

    ▲第三次出航

    1944年3月,情報顯示有2艘潛艇正通過比斯開灣,信號時現時消。第10艦隊諾爾斯(Knowles)中校在分析一系列數據后得出結論:只有一艘U艇。高頻定向儀HF/DF確定了潛艇的航跡是從非洲海岸到弗里敦然后到棕櫚海角(Cape Palms)。諾爾斯判斷這是種老式潛艇,海上自持力在90天左右,因此推斷這艘潛艇必然在5月底要返回基地修整。

    5月15日,22.3反潛編隊離開諾福克開往佛得角執行搜索任務。編隊由“瓜島”號和VC—8艦載機中隊為核心,仍由“查特林”號、“弗拉哈迪”、“皮爾斯貝瑞”、“波普”號這些老搭檔以及“揚克斯”號(Jenks)驅逐艦伴隨。24日,搜索到U—505,潛艇果然轉向北方返回基地,諾爾斯真是料事如神啊。27日,高頻定向儀顯示了U—505正位于距離在上次發現地棕櫚角以北約750海里的比撒格斯群島(Bissagos Islands)附近。28日,U—505又被第10艦隊發現在達喀爾附近仍向北行駛。30日,U—505轉向東面駛往非洲海岸,第10艦隊立即通知英格索爾將軍,后者命令“瓜島”號向這個方向追蹤而去。此時,反潛編隊在上次定位地點以南300海里處。31日,U—505繼續向東,此后又向北行駛。把“瓜島”號遠遠的甩在了后面。但是在第10艦隊的指揮下,距離漸漸拉近。作戰指揮中心估計6月2日能接近潛艇。

    6月2日,“瓜島”號收到潛艇的HF/DF訊號,當天夜里又收到雷達信號,聲納中也聽到潛艇螺旋槳的噪聲。獵殺行動開始了,水面空中展開了不間斷搜索,但是一直沒能得到潛艇確切的位置。3日,反潛編隊分析距離U艇150—200海里。黃昏時分,反潛編隊又折回去,再次搜索已經搜索過的海區。4日,情報顯示潛艇訊號還比較遠,而此時燃料已經不足無法再繼續搜索潛艇了,于是清晨時分,“瓜島”號轉向北方駛往卡薩布蘭卡加油。

    10點30分,“瓜島”號收到從“查特林”號上發來的無線電訊號:“我收到一個可能是潛艇的聲納訊號。”反潛編隊正在潛艇的上方!潛艇的位置就在“瓜島”號和其右舷的護航艦艇之間的海面下。“皮爾斯貝瑞”號上的護航艦隊的指揮官霍爾(Hall)命令2艘護航驅逐艦增援“查特林”號,“瓜島”號則向西轉向,進一步探測U艇同時給右舷艦艇騰出空間。“皮爾斯貝瑞”和“揚克斯”號加入戰斗,“瓜島”號上,2架復仇者式起飛,它們被令不得在U艇浮起時投下炸彈。

    “查特林”號推測了一下潛艇的大概位置,齊射20枚刺猬彈。10秒鐘后,沒有聽見爆炸聲,“查特林”號又駛回來準備投下深水炸彈。就在這時,一直盤旋在戰區上空的野貓式戰斗機飛行員發現了水下的U—505號,他立即用機槍掃射,濺起的水花標定了潛艇的位置。

    11點21分,“查特林”號投下了14枚600磅的深水炸彈,設定在較淺的深度爆炸。爆炸的震動在附近的“瓜島”號航母上都能感覺的到,“查特林”號也被自己投下的炸彈猛烈的撼動著。U—505艇殼當即被炸出一個洞,燈光電力全部熄滅,方向舵炸壞,海水立刻灌了進來。艇長蘭格中尉(Lange)下令潛艇上浮。U—505在距離“查特林”號700碼處浮出了水面。各護航驅逐艦向其開火。野貓式戰機也俯沖掃射。U—505也用艇上的火炮進行還擊。蘭格中尉一上潛艇艦橋就被彈片擊傷,其副手也被擊傷,倒地昏迷不醒。蘭格只好決定鑿沉潛艇,棄艇逃生。命令剛下達,他就被爆炸的氣浪掀出老遠,后被艇員搶救上了救生筏。

    11點27分,U—505棄艇,美軍艦隊停火。此時U—505靠電動機以6節的速度向右打轉,11分鐘后,指揮官霍爾在“皮爾斯貝瑞”號上發出命令:“登艇!”登艇小組由戴維中尉率領。一開始,小艇的速度太慢,追不上打轉的潛艇艇尾,于是舵手掉轉船頭,迎著打轉的潛艇撞上去,才靠上了潛艇。登艇小組一上潛艇就直奔指揮塔,這時候潛艇又下沉了一些,后甲板已經沒入水中,船頭10度上揚。戴維跟著烏鐸威亞克(Wdowiak)和肯斯佩爾(Knispel)下到艙室準備近戰,但是艙里已經空無一人,只有應急燈微弱的燈光,他們還聽見海水涌入的聲音但是此刻沒時間去詳查。戴維從甲板上多叫了幾個人下到艙中,把能拿走的文件都拿走。肯斯佩爾和烏鐸威亞克進入電臺室找到了密碼本。水兵路克(Luke)發現海水從一個6英尺寬的洞口涌入,他設法堵上了破口。U—505此時已經接近沉沒,海水不斷涌入艙室,戴維命令甲板上的人關上艙蓋時,發動機還在工作。

    同時,“瓜島”號放下一艘小艇到海中,機械軍官厄爾·托希諾(Earl Trosino)趕到現場指揮。并考慮如何使潛艇浮起。情報顯示有14枚5磅的炸彈分布在潛艇的各處,并可能和定時器相連,以便在棄艇的時候炸沉潛艇。登艇小組的成員到處搜尋定時炸彈,最終找到了13個炸彈,并成功拆除。第14個炸彈一直沒有找到,直到幾周后返回百慕大時才找到,這讓反潛編隊提心吊膽了好一陣子。

    托希諾發現如果減慢船速,艇尾就下沉,指揮塔艙蓋就沒入水中。便攜式的水泵運抵潛艇進行排水,同時,決定拖曳潛艇以保持其不沉,直到潛艇恢復平衡。“皮爾斯貝瑞”號準備靠近的時候,艦側撞上了潛艇艇首,淹沒了2個艙室,不得不自救。

    拖曳任務由“瓜島”號來完成。船員趕制出一條11/4英寸粗的纜繩,航母開始拖曳,當達到一定的速度后,潛艇漸漸浮出水面,艙蓋也可以打開了。不過,潛艇的舵還是卡死了,這造成拖拽十分困難,無法達到較高速度。

    此時空中還有4架飛機尚未返航,“瓜島”號吃力的拖動著U艇,雖然順風行駛也才達到了6節的速度,終于使飛機得以降落。之后的幾天里面,航母也是在拖曳潛艇的情況下順利地讓飛機起降以執行必要的防御性巡邏任務。當晚,拖繩脫落,U—505號在海面自行漂游。反潛編隊花了一夜時間尋找,也沒找到。就在大家都非常失望的時候,次日天亮時終于發現U艇還在海上漂浮著。一條更粗的2.25英寸的纜繩又趕制好了,這時候,托希諾也報告了一個喜訊,就是潛艇的方向舵已經通過指揮塔的控制系統調正了。“瓜島”號又繼續拖曳潛艇,卻發現依然十分吃力。原來,潛艇的方向舵還是歪的,潛艇的調節系統已經失效,僅僅是儀表顯示方向舵已經復位而已。

    為能更快的拖動潛艇,有必要對方向舵進行調整。由于控制系統已經形同虛設,就要直接調整位于后部魚雷艙的齒輪組。但是如果魚雷艙已經淹沒了,貿然打開艙門就會淹沒潛艇,導致沉沒。水兵們發現,魚雷艙門上有裂口,卻沒水溢出,說明魚雷艙還沒有完全淹沒。這樣,打開魚雷艙,調整好方向舵的位置,“瓜島”號的航行變得輕松許多了。在托希諾的指揮下,潛艇的電池組充電,利用壓艙物保持了潛艇的平衡。“瓜島”號速度達到8節,同艦隊拖船“阿布納基”號(Abnaki)和供油艦“肯尼貝克”號(Kennebeck)會合。當時“瓜島”號還完成了美國海軍史上的一個前所未有的動作:一邊拖曳著潛艇,一邊加油,一邊起降飛機。9日,“阿布納基”號接替了拖曳任務,在反潛編隊的簇擁下,駛往百慕大。到了百慕大以后,托希諾請求利用潛艇自身的柴油機航行,為保險起見,加勒里沒有同意,不過,在他的日記上對這個決定挺后悔的,因為他認為托希諾應該可以成功的。

    “瓜島”號俘獲包括U—505艇長在內的59名成員(有一人陣亡)。這些U艇艇員在百慕大囚禁了數周后被送到位于路易斯安那州洛斯頓的一個集中營。在那兒他們一直關押到1945年戰爭結束被遣送回國。

    由于獲得了重要的密碼本,情報資料和儀器設備,這個行動需要高度保密。但是,艦隊的3000多名官兵都目睹了這次行動。因此,加勒里艦長在到達百慕大后集中了所有人員,要求務必嚴格保密不得泄漏,所獲得的一切戰利品也悉數上交。

    這么多人知道的秘密還能稱得上“秘密”?這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直到戰爭結束,德國人和美國公眾也不知道U—505被捕獲的消息。U—505的音響魚雷被送交哈佛水下聲音研究室進行研究,密碼本和密碼機被用于破譯U艇和總部之間的聯絡。

    ▲結束生涯

    此后,“瓜島”號又執行了2次反潛任務,都沒有遇到潛艇。這期間U艇在大西洋中部已經差不多銷聲匿跡了。護航航母也都大部分轉用于執行其它任務。12月1日,“瓜島”號駛離諾福克,作為訓練艦,用于反潛訓練。1945年全年,它都在杰克遜維爾和彭薩科拉用于訓練艦載機飛行員。期間在1945年春出海2次,到古巴關塔那摩灣模擬登陸日本的作戰。

    1946年2月9日,航母上的艦載機進行了最后一次飛行。日志中這樣記錄到:“速度加至16節,10點17分開始起飛F4U戰斗機,訓練11名飛行員,起降64次。速度增到17節,返回諾福克的海軍航空基地。”4月5日,她被拖到諾福克的除役船塢。7月15日10點15分,“瓜島”號除役。由于在大西洋作戰中的出色表現,她獲得總統集體嘉獎勛章和兩枚戰斗之星勛章。

    “瓜島”號基本數據一覽

    標準排水量     7800噸

    滿載排水量     10200噸

    長度           156.2米

    寬             19.9米(水線)
                     32.9米(最大)

    吃水           6.9米

    最大速度       19—20節

    續航力         11200海里/15節

    武器           單管127毫米L/55炮×1
                       雙聯裝炮40毫米炮×8
                      20毫米高炮×20

    載機數量       約28架

    人員           860名

    “瓜島”號的登艦通告

    1.這艘艦的座右銘是“can do”,這表明了我們能夠接受任何艱巨的任務并且完成它,任務越艱難,我們的斗志越高昂。

    2.在達到我們的最大目標即擊沉敵艦之前,許許多多的小任務也要我們來完成并且做好。一個人在一件小事上的失誤往往會導致全艦行動的失敗。因此,在艦上服役之初,你將學好你的本職工作。否則在真正的戰斗開始時,就為時已晚了。

    注意:這艘艦會面臨各種艱難險阻,我們不是擊沉敵艦就是自己被擊沉,這取決于我們現在之所學和以后之所做。

    想換更安全的工作請來找我,我會將你調離。
                                              美國海軍艦長D·V·加勒里(D·V·Gallery)

    這份通告表明了該艦任務之艱巨和艦長的要求。事實上,該艦沒有出現有人請求調換崗位的情況,這艘艦也的確成為了艦隊當中的“Can Do”。

    德國U—505號艇長的自述

    6月4日12點,我們正在按照預定航線在水下航行。這時候,收到聲納訊號,我下令上浮到潛望鏡深度進行觀察,當時由于風浪特別大,觀察比較吃力,我看見一艘驅逐艦在西面行駛,一艘在西南面,還有一艘在160度位置,而在140度方向,我看見遠處有一艘較大的艦艇,可能是護航航空母艦。驅逐艦(也就是西面的那艘)離我們最近,只有半海里。遠處有一架飛機正朝我們飛過來,我無暇再看,潛艇趕緊下潛。

    2枚深水炸彈在遠處爆炸,之后,又有2枚在離我們不遠處爆炸,潛艇受到巨大沖擊。海水灌了進來,電力中斷,舵也失靈。也不清楚潛艇傷勢到底如何,以及他們為何能不斷的攻擊到我們。我指揮下令排空水柜,潛艇浮起。

    當潛艇一浮出水面,我就第一個沖上艦橋,周圍有4艘美軍驅逐艦,正用機關炮和機槍向我們掃射。最近的一艘,在110度方向,一發榴彈擊中潛艇指揮臺,我被碎片擊傷多處,倒在地上,我立即下令棄船,同時鑿沉潛艇。大副跟在我后面上到甲板,也已經中彈倒地,血流滿面。我下令潛艇轉向,使得指揮臺后部背對驅逐艦的方向,以掩護艇員安全逃生。我失去了知覺,不知過了多久,當我醒來的時候,甲板上已經有好多人,我掙扎著向艇尾爬去。接下來的爆炸又把我從高炮甲板拋到了主甲板上。

    主甲板上人們都在奔跑,有的正放下救生筏。2名艇員把我救上了一只小船,我的救生衣被彈片擊破,沒有用了,我看不清楚東西,剛才木甲板上爆炸產生的碎片擊中了我的眼睛。

    我坐在救生筏里面看著潛艇的最后時刻,一些人仍然在艇上往下扔救生筏,我讓我周圍的人向正在沉沒的潛艇致敬3次。

    后來,我被救到美軍驅逐艦上,并接受了緊急搶救。當天晚些時候,我又被送到護航航母上的醫院,在那里我得知我的潛艇被捕獲了。

    “瓜島”號的戰果一覽

    ⊙U—515號潛艇

    1941年5月8日在漢堡的德意志船廠開始建造,1942年2月21日服役。艇長維爾納·亨克是王牌艇長,首次出航作戰就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從1943年的8月12日到10月14日,亨克在加勒比海東南特立尼達和多巴哥海域共擊沉了10艘共52807噸的船只。最終戰績為:擊沉25艘各類艦船共計157064噸,擊傷2艘共計7954噸。在德國U艇戰績榜上位列第18位。被擊沉后,亨克艇長被俘,之后亨克在企圖逃跑時被殺。

    ⊙U—68號潛艇

    這艘潛艇堪稱U艇中的佼佼者,共進行10次戰斗巡邏任務,擊沉32艘商船共計197453噸和1艘輔助作戰艦艇545噸。在U艇戰績榜上排名第9位。該艇于1940年4月20日在德國不萊梅的威悉船廠建成下水。次年2月11日服役。該艇共有5任艇長,首任艇長為卡爾·弗雷德里希·梅爾騰(Karl—Friedrich Merten),他指揮該艇擊沉27艘船,共計170106噸,獲橡葉騎士勛章。

    ⊙U—544號潛艇

    1942年7月8日下水,1943年5月5日服役。經歷相當平淡,沒有取得任何戰績,同時也比較幸運,一直沒發生過事故造成人員傷亡。

    ⊙U—505號潛艇

    1940年6月12日在位于德國漢堡的沃爾伏特造船廠下水,1941年8月26日正式服役。在其首次為期6個月的巡航作戰期間,就一舉擊沉了7艘盟軍艦船,總噸位共計37789噸的驕人戰績。但是此后一直到該艇被捕獲,由于指揮不當以及戰爭形勢的發展,U—505只擊沉1艘商船,戰績提升到44962噸。戰后,美國芝加哥的市民捐助25萬美元修復了該艇,并將其安裝在該市的科學與工業博物館內。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