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莫洛托夫面包籃”——記蘇芬戰爭中的城市轟炸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5-9 8:00:31

“莫洛托夫面包籃”——記蘇芬戰爭中的城市轟炸


    對城市的戰略轟炸是現代戰爭的一個組成部分,戰略家們希望用加諸在人們身上的恐懼和痛苦來縮短戰爭。這一點雖然殘忍,倒也很正常。西班牙的格爾尼卡首開先例,隨后的華沙、鹿特丹,直到倫敦、莫斯科、斯大林格勒以及重慶……與此同時,侵略者們得到回報:漢堡、柏林、德累斯頓、東京,直到廣島和長崎……這是一場戰爭中黑暗的一面,他們將千千萬萬個和平家庭拖入了悲慘的命運,哪一方都擺脫不了道義上的責任。德國和日本的責任已經在紐倫堡和東京得到了部分清算,盟軍戰后也對戰略轟炸作了反思。但是很少有人提到這場戰爭:一個愛好和平、與世無爭的小國在面對一個張牙舞爪的巨人時所顯露出來的勇氣、尊嚴和維護自由的決心……

--------------------------------------------------------------------------------

    1939年的蘇芬戰爭(又稱“Winter War”——冬季戰爭)起源于蘇聯在當年10~11月向芬蘭政府提出與其進行領土交換,用卡累利阿共和國的雙倍領土來交換卡累利阿地峽附近的芬蘭國土,要求其后退幾十公里,理由是為了其西北邊界和列寧格勒的安全(這種流氓邏輯與元首在蘇臺德問題上堅持的很相近)。芬蘭政府考慮到已經居住在此地的芬蘭居民的利益而予以拒絕并重申其一貫的中立立場。1939年11月30日,在恫嚇不成的情況下,斯大林同志決定動用人民的“鐵拳”——蘇聯紅軍來貫徹他的意志。早晨六點,紅軍跨越了邊界。蘇聯空軍直到有足夠光線的時候才起飛,當時它調來了一支1500架左右的大軍(后來增加到2000架,甚至有來源說是3000架)來對抗它“不堪一擊”的資本主義對手。芬蘭空軍當時有36架福克(Fokker)D.21戰斗機,17架“布倫海姆”式(Blenheim)Mk.Ⅰ轟炸機,和31架福克(Fokker)C.10俯沖轟炸機。高射炮兵共擁有38門75毫米高炮、30門40毫米高炮、49門20毫米高炮、以及125挺7.62毫米高射機槍,到戰爭結束時高射炮兵的數量大約增加了三倍。

    第一天共有16個芬蘭南部城鎮遭到了大約200架蘇聯轟炸機的襲擊。特別是對赫爾辛基的襲擊簡直是突然降臨到對爆發戰爭還一無所知的和平居民身上。9架蘇軍SB-2轟炸機根據蘇聯官方的說法是去襲擊兩艘芬蘭軍艦“Vainamoinen”和“Ilmarinen”號,但由于沒找到而轟炸了預備目標:位于赫爾辛基市場廣場的總統府。但很顯然他們還是沒找到目標:炸彈在14:50命中市中心的公共汽車站附近(大約在總統府一公里之外),造成了巨大的破壞。91人被炸死、36人重傷、200人輕傷,死傷者中大多數是婦女和兒童,還有很多建筑被毀。被突然從云層中鉆出來的蘇軍轟炸機嚇了一跳的芬蘭高射炮兵們擊落了3架轟炸機。

    即便得到了蘇聯官方的解釋,許多疑問依然存在:如果突擊目標是裝甲艦的話,轟炸機應該攜帶重磅穿甲彈。但根據芬蘭方面的消息,他們一共發現了133枚高爆彈和60枚燃燒彈的彈著痕跡。另外,市場廣場的總統府建筑宏偉,又面對一片開闊的廣場,即使是受到高射炮的干擾,轟炸機的導航員也不難找到它。至今仍有許多人懷疑這是一起預謀的恐嚇性轟炸。

    蘇軍進行轟炸的戰略目標是“勸說”芬蘭政府放棄抵抗,及時向“偉大的蘇聯紅軍”投降。另外還能削弱對方的戰斗意志,引起其后方混亂,讓芬蘭民眾屈服。根據蘇軍“理論”,戰略突擊的目標是港口和鐵路,戰術轟炸的目標是前線附近的交通樞紐和空軍基地。

    遺憾的是蘇軍的“戰略突擊”取得了適得其反的效果:

    首先,芬蘭的人民由此認識到了這個“北極熊”的猙獰面目,本來尚有市場的“土地換和平”(好像很耳熟)論者一下消失了,沒人再愿意和這個野蠻人做交易。他們開始憎恨蘇聯這個國家,并希望能替死去的同胞報仇。避彈室內的民眾開始感到他們也加入到了為國而戰的勇士們中間。

    其次,當時世界輿論的觀點還不認同杜黑的戰略轟炸理論,攻擊和平城市和平民目標被認為是一種暴行,而且蘇聯政府是當初對德國在西班牙的格爾尼卡犯下的“暴行”攻擊最兇的政府之一。(知道當時德國政府對蘇芬戰爭的態度嗎?元首下令要“嚴守中立”,甚至扣押了一批芬蘭政府向意大利購買的G50戰斗機。獨裁者之間配合真是默契啊!)美國的羅斯福總統派信使前往莫斯科,希望蘇聯空軍能停止對芬蘭城市的轟炸。外交人民委員莫洛托夫同志給予了一個“誠實的”蘇聯式答復:蘇軍轟炸機從來沒有也永遠不會轟炸芬蘭城市!當然空軍基地例外。8000公里之外的美國自然沒有分辨清楚哪個是基地、哪個是城市。隨之蘇聯的宣傳機器隆隆開動,從來在上面找不到真理的《真理報》聲稱那些反映燃燒的房屋、慘死的婦孺之類的照片是用1918年大戰期間的戰場照片偽造的。另外蘇軍飛機的確在赫爾辛基上空執行過任務——他們投下了面包來拯救那些在腐朽的資本主義制度下饑寒交迫的芬蘭貧苦大眾!卑鄙的芬蘭政府硬要載臟給偉大的紅軍,說他們扔下了炸彈!于是不久之后,蘇聯的撒布式燃燒彈就得到了這樣一個“昵稱”——“莫洛托夫面包籃(Molotov’s pead basket)”。

    它已經被使用過了,注意底部的凹坑。扶著它的是一個芬蘭空軍一等兵。里面仍有一個還沒有撒布出去的“火種”這種燃燒彈被投擲后,頂部的葉片使整個彈體開始旋轉,里面的小彈體被離心力甩出,每一個都成為一個火種……(這個很難說,我看這個容器也可以用來放面包嗎。火種當然是誣蔑,是面包片撒布出去后卑鄙的芬蘭反蘇政客們放進去的。不對,這是蘇聯人民送給“饑寒交迫的芬蘭貧苦大眾”用來加熱面包的禮物!我們的人民多偉大,自己吃不飽還送東西給別人吃——服務多周到,連天太冷,面包要熱一熱再吃都想到了…… )

    斯大林計劃用兩周時間奪取整個芬蘭,這樣莫洛托夫的謊言很快就會被遺忘。蘇聯政府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傀儡政權——“芬蘭人民政府(the People’s Government of Finland)”(由芬蘭出生的蘇共黨員組成,當然還必須是逃過了1937年“大清洗”的),所以所有的軍事行動都是為了幫助這個政府(好像薩達姆·侯賽因在科威特也學過這一招)。沒有戰爭,只是存在要把政權從赫爾辛基的“武裝匪幫”手中奪過來后交給芬蘭貧苦大眾的“剿匪行動”,這就是來自克林姆林宮的官方表態。至于芬蘭普通老百姓為什么會受到“武裝匪幫”的蒙蔽而拒絕蘇聯紅軍的解放,這個問題比較復雜……

    1940年2月,蘇軍指揮官們終于從他們的錯誤中得到了教訓:空襲逐漸集中到芬蘭的鐵路系統上來。前線物資的補給被切斷,傷員不能后送,部隊調動時間大大延長……這是個很成功的改變,芬蘭火車變得只能在晚上行駛,越來越多的空襲到冬季戰爭結束時已經讓芬蘭的鐵路系統陷于崩潰。維修工們的超人努力終于失敗,破損鐵路的修補材料無法運到,鐵路網全完了。不過無論如何,蘇聯空軍的轟炸并沒有贏得戰爭,而是要歸功于整個紅軍的強大實力。

    冬季戰爭結束于1940年3月13日。在這場為期105天的戰爭中,蘇聯空軍據芬蘭資料一共襲擊了690個城市、鄉鎮和村莊。蘇聯資料顯示空軍共執行了44041次戰斗任務,海軍航空兵另外還有8000次出擊。一共投擲了25000噸炸彈。

    根據芬蘭資料蘇聯空軍共投擲了55000枚炸彈和41000枚燃燒彈,另外戰斗機還對平民目標進行過440次地面掃射。傳說有些被擊落的蘇軍飛行員被憤怒的群眾(一定不是“貧苦大眾”)毆打并私刑處死,但這僅僅是傳聞而已。死去的蘇軍飛行員大多被當地老百姓就地埋葬了,直到今日誰也沒有對此表示過異議……

    蘇聯空軍在空戰中損失207架飛機(奇怪,我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指揮學院的出版物上找到的數字竟然比這個大:為285架。對一本用了兩頁篇幅介紹所謂的“蘇聯空降兵在二次大戰中的作戰”的書籍來說這似乎是不可能的),芬蘭地面高射炮兵擊落了314架蘇軍飛機,加上在地面被毀和事故墜毀的,總計損失在790架左右。

    芬蘭平民傷亡為956人死亡,540人重傷和1300人輕傷。物資損失(工業和軍用目標除外):157幢房屋和1800間木屋被毀;99間石屋被燒焦;還有600幢房屋和4100間木屋受到損壞。

    芬蘭平民和民用目標的損失只占總損失的很小一部分。以下是十個受損最嚴重的芬蘭地區:

    編號 目標 空襲次數 轟炸機架次 平民死亡

    1. Viipuri/Vyborg (1940年3月13日割讓) 64 1400 38

    2. Hanko (一個港口小鎮) 72 260 6

    3. Turku (港口) 61 440 52

    4. Kouvola (港口) 39 850 28

    5. Riihimaki (鐵路中心) 40 620 20

    6. Lappeenranta (鐵路, 少量軍事目標) 36 550 37

    7. Elisenvaara (鐵路中心)(1940年3月13日割讓) 39 280 31

    8. Nurmes (鐵路, 少量軍事目標) 37 150 22

    9. Janisjarvi (割讓) 36 220 49

    10. Lahti (鐵路, 無線電發射臺) 23 300 65

    以下是一則在空襲中的趣聞:

    Porvoo小鎮共遭到了三次嚴重轟炸。有一個蘇軍飛行員的轟炸機被擊落,他本人被俘。許多小鎮上的居民要求芬蘭軍官詢問他為何選擇這里作為目標:此處既沒有設防、也沒有任何有價值的軍事或經濟目標!此人如此回答:

    “——喔,那個惡名昭彰的反動宣傳鼓動者盧納博格(Runeberg)住在這兒!”(J·L·盧納博格,生于1804年,死于1877年,著名的芬蘭愛國詩人)

    (所以元首的軍隊要燒毀托爾斯泰的故居,再一次證明獨裁者的邏輯是相同的。在寡鮮廉恥這方面,希特勒唯一要甘拜下風的對手就是斯大林!)

    蘇軍飛行員的駕駛技術和戰術素養極低,訓練也不足,更致命的是士氣低落(胡說,這是“革命軍隊”!)。另外芬蘭高射炮兵的火力十分準確,形成了相當大的威脅,蘇軍轟炸機飛行員往往只能在7000米左右的高空亂投一氣。另外SB-2轟炸機裝載的炸彈是尾朝下放置的,投擲時容易引起振動,進一步減少了精確性。

    根據當今的國際法,蘇聯對芬蘭的悍然進攻無疑是一種戰爭罪行(不管有多么無恥的理由),對于平民目標的蓄意攻擊也一樣。但應為此負責的人們從來沒有作為被告出現在國際法庭上過,所以沒有人有權利稱這些事情為戰爭罪行……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