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塞瓦斯托波爾上空的決斗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5-13 9:43:49

塞瓦斯托波爾上空的決斗


  一九四二年六月,圍繞著黑海上的重要港口要塞賽瓦斯托波爾,展開了二戰中最殘酷的戰役之一,由德國一級上將曼斯坦因指揮的德國第十一集團軍向賽瓦斯托波爾發動了猛烈的攻勢。為了對這次攻勢提供空中掩護,德軍投入了由里希特霍芬將軍指揮的德國第八航空軍,該軍有三個偵察機中隊、三個俯沖轟炸機大隊、七個轟炸機大隊和四個戰斗機大隊,大約五百架飛機,另外規模較小的“德國南方空軍戰斗集團”將負責切斷蘇聯從海上向要塞輸送物資的通道,這個戰斗集團于一九四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成立時共有九十七架飛機〔四十七架戰斗機,二十六架斯圖卡,二十三架轟炸機和一架偵察機〕,這樣德軍投入這場戰役的飛機數目大約是六百架。其中指揮德軍戰斗機部隊的是德國第七十七戰斗機聯隊聯隊長戈登格勒布上尉,在他的部下可謂高手如云,其中最著名的包括 Anton Hackl 中尉、 Heinrich Setz 中尉和Ernst-Wilhelm Reinert 上士。

  蘇聯空軍在戰爭開始以來遭到了慘重損失,在于四二年五月結束的刻赤半島戰役中,蘇聯空軍又遭到了重創,現在當德軍發動攻勢前夕,在賽瓦斯托波爾城內蘇聯空軍可以用以作戰的飛機只有五十三架!唯一使得蘇軍感到有點希望的是在這些兵力中包括蘇聯黑海艦隊海航第六近衛戰斗機團的第一中隊,這個中隊裝備著清一色當時蘇聯最先進的戰斗機Yak-1,而且在中隊中包括了三名有名的王牌飛行員 Mikhail Avdeyev 大尉 〔一九一三年九月十五日~一九七九年六月二十二日〕,Konstantin Alekseyev 大尉 〔一九一四年十月七日~一九七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和 Boris Babayev 大尉。在戰后,參加這場戰役的雙方王牌飛行員在回憶這次戰役時,都對他們的對手表示了敬意,德第七十七戰斗機聯隊第四中隊中隊長 Setz 中尉稱塞瓦斯托波爾上空遭遇的蘇聯戰斗機飛行員是他開戰以來所遇到的最出色的蘇聯飛行員,“和他們的戰斗是十分艱難的”。

  而蘇海航第六近衛戰斗機團第一中隊中隊長 Mikhail Avdeyev 大尉, 在他的回憶錄中如此描繪一個在塞瓦斯托波爾上空遭遇的德國王牌:“由于在他的Bf-109的機身上涂有一個拉丁字母‘Z’,因此他被蘇聯飛行員們稱為‘Z’,”Avdeyev 回憶著Z的戰術,“Z每天都會出現在空中,他并不急于參加戰斗,而是在高空盤旋,注視著在低空纏斗的雙方機群,小心地挑選他的獵物,當他發現戰機時他會以高速俯沖下來,他的攻擊很少有落空的時候。一旦得手,他絕不戀戰,立刻重新爬升,準備下一次獵殺。我不止一次想追擊他,但每次都被擔任掩護任務的Bf-109擋了下來。很顯然Z是一個杰出的飛行員,他一定是里希特霍芬手下的大將,沒準還是里希特霍芬本人呢!這個該死的Z從不讓我們得到片刻的安寧,我們曾用能想到的所有辦法去消滅他,但沒用!Z不是那種容易墜入圈套的人!”

“Z戰士”哈克上尉,佩戴橡葉騎士勛章

  這個神秘的“Z”是第七十七戰斗機聯隊第五中隊中隊長 Anton Hackl 中尉。 他是在德國空軍中少數有一千架次以上作戰經驗的飛行員,在戰爭中他總共宣稱擊落敵機一百九十二架。四二年六月,駕駛著Bf-109F-4“黑-5”,Hackl 在賽瓦斯托波爾上空共擊落十一架蘇聯飛機,從而成為在這次戰役中戰績最高的德國飛行員。 Avdeyev 大尉就曾親眼目睹 Hackl 是如何擊落海航第十八攻擊機團的一架伊爾-2的:“第一中隊的戰斗機首先起飛,三、四分鐘后十余架Bf-109出現了,正在這時 Grbriy 少校的伊爾-2開始起飛了,我們八架Yak-1立刻迎向Bf-109,我們有效地攔截住了那些德國人,使他們無法攻擊我們的攻擊機,但就在這個時候,沒有人發現有一架Bf-109忽然從高空急速地俯沖下來,于是立刻我們的一架伊爾-2在他的掃射下起火墜落,我和我的僚機 Daniko 試圖在他從俯沖中改出時攻擊他,但我們立刻被四架Bf-109攔住了,結果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揚長而去,就在這一瞥間,我發現在他的機身上涂著一個Z!”

一九四四年,哈克的騎士勛章加上了寶劍

  經過蘇德戰爭開始以來幾乎不停頓的艱苦戰斗,在塞瓦斯托波爾戰役開始前,德國空軍部隊的官兵們都已經精疲力竭了,戈勒布上尉很憂慮,他曾向上級建議將一部分在戰場上待得太久的飛行員輪調回國,但由于大戰即將來臨,這個請求沒有得到批準。

  通過以往的經驗,那些參戰的德國空軍飛行員知道雖然他們在數量上占絕對優勢,但他們知道蘇軍會拼命抵抗的,這不會是一場輕松的戰斗。即使在戰役開始前,德國人的預感似乎就被證實了。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四架德國第七十七戰斗機聯隊的Bf-109在巡邏時發現了兩架蘇聯第一一六偵察機團的兩架MBR-2水上飛機,這種緩慢笨重的水上飛機顯然不是Bf-109F-4的對手,但由蘇聯 Nikolay Tarasenk 大尉和 Yevgeniy Akimov 中尉駕駛的這兩架水上飛機通過不斷從正面撞向德國飛機的辦法,打退了德機多次進攻,Ernst Thoma 中士的Bf-109并且被還擊的火力擊落,最后蘇聯飛機已經接近了蘇軍部署在市區的高射炮陣地,于是另三架Bf-109只得脫離了戰斗。兩架蘇聯飛機則安全地回到了自己的機場。Thoma 中士跳傘后被俘,在審問中,他向蘇軍透露了德軍前線機場的位置和部署的德國飛機數量等情報,于是第二天晚上,幾架第一一六偵察機團的MBR-2轟炸了德軍的機場,但由于蘇聯空軍導航和轟炸機瞄準儀器很落后,這次轟炸未能取得任何效果,雖然 Thoma 中士采取了和蘇軍合作的態度,但這并沒能保住他的命,不久蘇軍處決了他。

  在塞瓦斯托波爾市中的蘇軍空軍部隊中,對德國空軍威脅最大的是海航第六近衛戰斗機的第一中隊,這個中隊的隊長是一個十分出色的王牌飛行員 Mikhail Avdeyev 大尉。六月一日,Avdeyev 大尉和他的僚機 Danilko 上尉幾乎殺死了曼斯坦因將軍本人。那天,他們執行完一次偵察任務,正準備返回基地, 忽然 Avdeyev 大尉發現在下面的海面上有一條孤零零的魚雷艇,無法按奈住攻擊的沖動,Avdeyev 不顧禁止他在報告偵察結果前主動攻擊敵人的命令,示意他的僚機打一次掠襲。在下面的魚雷艇上,曼斯坦因將軍正在觀察岸上的地形,忽然兩架Yak-1背著太陽向他俯沖下來,機槍子彈象旋風一般掃過甲板,在曼斯坦因左右兩邊的德國雅爾他警備司令 Joachim von Wedel 上尉、跟隨他多年的司機和一個意大利水兵被打死,另有多人受傷,但就是站在中間的曼斯坦因本人毫發未傷!魚雷艇燃起了大火,魚雷也差點爆炸。當那兩架Yak-1離開后,魚雷艇上的人奮力撲滅了大火,但魚雷艇卻已經動彈不得,只是當曼斯坦因的副官游上岸去,才找到了船只將重傷的魚雷艇拖回岸邊。
  六月二日,德軍開始人對賽瓦斯托波爾的攻擊,從二日到六日,德國炮兵和空軍幾乎是不間斷地轟擊塞瓦斯托波爾市區中蘇軍的工事,里希特霍芬的空軍第八軍出動了全部飛機轟炸蘇軍陣地,有的德軍轟炸機組在一天中竟出動十八架次,第一天德軍投下炸彈高達五百二十噸!塞瓦斯托波爾的守衛者們的處境是十分悲慘的。六月七日,德國地面部隊開始了進攻。德國轟炸機飛行員 Werner Baumbach 回憶他在空中見到的情景: “整個大地都似乎被掀了起來,不過俄國人抵抗得十分頑強,而蘇聯空軍不顧我軍所占的空中優勢,不斷攻擊我們的地面部隊。”
六月七日,戈勒布在他的日記中寫到:“我的戰斗機部隊今天擊落了九架俄國飛機,我們自己損失了兩架Bf-109,一個少尉和一個中士失蹤。我擊落了一架LaGG-3,但我自己也差點被擊落,我飛機上的冷卻器被打穿,我只是勉強滑翔到我們的機場上降落。”那名失蹤的少尉是第四中隊的 Wolfgang Werhagen,這個擊落敵機十一架的王牌飛行員跳傘后被蘇軍俘虜。Avdeyev 在他的回憶錄中是這樣描述這場空戰的,那天第一中隊的Yak-1正護送著一隊伊爾-2前往攻擊德軍地面目標,“忽然一架Bf-109突破了Yak-1的防線,撲向伊爾-2,幸虧 Konstantin Alekseyev 大尉及時擊落了它,隨后我擊落了第二架Bf-109, 接著又有一架Bf-109被我擊中,冒著黑煙向后飛去〔顯然這就是戈勒布的飛機〕”,Alekseyev 大尉將以擊落六架德國飛機的戰績成為在這次戰役中蘇軍的頭號殺手。
  但德軍的飛機數量太多了,即使是第六近衛戰斗機團的老兵們也很快感到抵擋不住了,Avdeyev 回憶道:“幾個小時中,空中到處是火焰和閃電,我們根本無法擊退那一波接一波向我們猛撲過來的德國人。我們既缺乏戰斗機也缺乏高射,我們感到無能為力!”
  六月八日,第一中隊以損失三架Yak-1的代價擊落了九架德國飛機,同一天德國第七十七戰斗機聯隊擊落了十二架蘇聯飛機,其中 Hackl 中尉擊落了其中三架。被擊落的蘇聯飛行員中包括了 Alekseyev 大尉,雖然他仍能跳傘生還,但他被嚴重燒傷,到被擊落時為止,Alekseyev 大尉已經擊落了十一架敵機,從而成為黑海艦隊海軍航空隊的頭號王牌,我們將看到,參加塞瓦斯托波爾戰役的三名蘇聯王牌飛行員,最后只有一人能夠全身而退。

  Avdeyev 回憶 Alekseyev 被擊落的情景: “由于我們的轟炸機和攻擊機數量很少。我們戰斗機的任務是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德機攻擊他們,我們被嚴令不得去追擊德機,以免將我們的轟炸機陷入險境。八日,Alekseyev 大尉和他的僚機 Katrov ,護送伊爾-2去攻擊德軍,途中他們遭到六架Bf-109的攻擊,德國人最初的幾次攻擊被他們打退了,忽然有一架Bf-109在退出攻擊時,把機尾暴露在 Katrov 的槍口下,無法抗拒這個極好機會, Katrov 立刻追了上去,但這正是德國人早在期待著,兩架Bf-109忽然從側后向他撲去。看到僚機中了圈套,Alekseyev 立刻前往救援,但立刻他自己也陷入另兩架Bf-109從左右兩側射來的交叉火力中,他的飛機著火后向地面墜去。”
  擊落 Alekseyev 的是 Heinrich Setz 中尉,他這樣回憶當時的情景:“那天我飛機上的機炮出了故障,只能用機槍作戰,這使得我的飛機火力嚴重不足。我發現俄國飛行員飛得棒極了,我一次又一次地發動攻擊,都沒有得手。直到最后我忽然發現一架Yak咬住了一架Bf-109,我立刻從側面向他撲去,直到幾乎撞上他的時候,我才開火,我的機槍子彈命中了那架Yak,我目睹了它墜落在他自己的機場旁邊。”
  六月九日,共有十一架蘇聯飛機被擊落,其中包括了另一個王牌飛行員 Boris Babayev。蘇德兩軍陣地相距極近,蘇軍各個機場都在德軍嚴密監視之下,德軍戰斗機幾乎二十四小時在蘇軍機場上盤旋,另外里希特霍芬將軍在一個臨時搭的木塔上親自觀察蘇聯空軍的動向,當他發現蘇聯機場上因蘇軍飛機啟動引擎而揚起塵土時,他就直接指揮他的戰斗機投入戰斗。那天早上,第一中隊僅剩下的五架Yak-1起飛為 Gubriy 少校第十八攻擊機團的伊爾-2開路,Avdeyev 和他的僚機剛剛升空,兩架Bf-109就向他們撲來,Avdeyev 大尉拼命抵擋德機的進攻,這為 Babaysev 的三機機組起飛爭取了時間,但轉眼間,大批Bf-109趕到了,其中包括了Anton Hackl、Heinrich Setz 和 Ernst-Wilhelm Reinert 這些王牌飛行員。在空戰中,Babayev 的Yak-1被擊中,他只得跳傘逃生,就在離地只有幾米遠的地方,他的降落傘忽然斷裂了,Babayev 的臉部重重地撞在地面上,鼻子被撞塌,牙齒被撞落。對照雙方的作戰記錄,擊落他的顯然是 Hackl,這是他第五十九次空戰勝利。

  趁著德機的注意力正集中在蘇聯戰斗機身上,蘇聯伊爾-2攻擊機機組和三架I-16從德機鼻子底下滑了過去。只是當他們在完成了轟炸任務回來時,Setz 中尉才發現了他們,正當他向他們俯沖下去時,Setz 忽然發現一架Yak-1迎面向他沖來,“我給了他長長的一陣彈雨,那架Yak立刻被我的機炮命中,頓時在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火球!”Avdeyev 的僚機飛行員 Katrov 就這樣戰死了,這是 Setz 中尉的第七十四次空戰勝利。接著 Setz 中尉和 Reinert 上士各擊落了一架I-16〔這是后者擊落的第四十九架飛機〕,戈勒布上尉則擊落了一架I-153,不過他的飛機也被擊中,不得不迫降在一個臨時機場上。
  雖然蘇軍地勤人員于九日晚上修復了一架以前損壞的Yak-1,但第一中隊在十日仍然只有四架可以作戰的Yak-1,自戰役開始以來,蘇聯空軍不斷將小批的飛機于晚上飛進塞瓦斯托波爾,以補充作戰損失,但絕大多數增援的飛機都是轟炸機和攻擊機,現在增援的戰斗機終于也到了。十日,蘇聯空軍第四十五戰斗機團的二十架Yak-1飛進了塞瓦斯托波爾城,緊跟著于十一日到來的是黑海艦隊海航的八架Yak-1,空軍的戰斗機群很順利地在蘇軍機場著陸,但那八架海航的戰斗機卻遇到了麻煩,正當他們準備著陸時,Heinrich Setz 出其不意地從高空俯沖下來,在俄國人做出反應前,他迅速地擊落了其中一架Yak-1,這是他第七十六次空戰勝利。

  Avdeyev 大尉驚駭地發現由一名政委帶隊的那七名海航戰斗機飛行員都是才出航校的新手,他回憶道:“他們根本無法和 Alekseyev 相比,他們會成為德國人口中美食的!” 他的憂慮很快被證實了。十二日,當經過一天激戰后,Avdeyev 將被打得千創百孔的座機迫降在機場上,這時他聽說前一天才到的那七名海航飛行員,只有那名政委、政委的僚機和另一個飛行員活著回來,“第二天,政委和他的僚機也去了”,Avdeyev 在回憶錄中這樣寫著。
十三日,蘇聯海航的飛行員以損失九架飛機的代價擊落了兩架德國飛機,蘇聯空軍的表現也好不到那里去,他們被擊落了三架Yak-1,短短幾天以來,前來增援的那二十架空軍的Yak-1中,已經有九架被擊落。
  蘇軍的處境越來越困難了,現在德國戰斗機幾乎每時每刻在蘇軍機場上空盤旋,每當蘇軍飛機試圖起飛,德機立刻俯沖攻擊,結果蘇聯飛機往往還來不及爬升到足夠高度就被擊落。于是蘇聯戰斗機飛行員們采取了一種新的戰術,當戰斗機離地后,并不馬上爬升,而是先貼著海面向外海飛去,當塞瓦斯托波爾已經在視線以外時,他們再爬升,然后飛回市區上空,攻擊德機并掩護自己的轟炸機和攻擊機起飛。面對蘇軍表現出來的堅強,德國人十分吃驚,戈勒布十四日在他的日記中寫著:“我們幾天連續三次遭到了伊爾-2的攻擊,那些家伙膽子未免太大了。”

  Setz 也如此回憶:“俄國人每天都看著他們的同伴被擊落,但每一天他們都以同樣的斗志向我們進攻!”

  在十五日的一次空戰中,Avdeyev 大尉終于把那著名的Z套入了他的準星,他后來回憶道:“當時太陽已經落山了,我忽然發現那個該死的Z正從我們的機場上空掠過,我向我所知道的所有神靈祈禱,保佑我飛機的引擎和機炮不要出毛病,Z似乎已經成了我私人的仇敵,他簡直讓**夜不得安寧。不知道是我的動作過快還是Z犯了一個少有的錯誤,我順利地咬住了他的機尾,我緊接地把他套入了我的瞄準儀中,在開火前,我迅速地向背后瞥了一眼,很好沒人跟著我。我按下了射擊按鈕,我清楚地看見我射出的子彈打進了Z的機身,立刻從他的機尾后冒出了黑煙,他立刻轉彎向己方防線飛去,我正要緊追了過去,但就在這時,好幾架Bf-109向我撲來,我最后看到的是Z越飛越遠,他的機尾后繼續冒著黑煙。至今我都不知道那天我有沒有擊落了Z,我也不知道Z到底是誰,是不是就是里希特霍芬本人。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從那天后我再也沒有在空中見到過Z,我一直在空中搜尋他,但他再也沒有出現過。”

  從德國記錄來看,Hackl 并沒有在這一天被擊落,顯然他駕駛著受傷的飛機成功地降落在己方的機場上,但 Avdeyev 關于 Hackl 再也沒有出現在塞瓦斯托波爾上空的說法是正確的,六月十四日, Hackl 獲得了騎士十字勛章,幾天后他離開了前線回國休假〔 Mars 注,也許也是為了壓驚?不然戰斗還沒結束就去休假未免太奇怪了〕。很巧 Avdeyev 和 Alekseyev 在同一天獲得了“蘇聯英雄”的金星勛章。

  德國空軍對塞瓦斯托波爾的轟炸強度一天比一天大,六月十七日,德國空軍集中攻擊了蘇聯第三十海岸炮陣地〔也就是著名的高爾基一號堡壘〕。從十五時十五分到十五時三十分,德第七十七攻擊機聯隊第二大隊的二十七架斯圖卡全力轟炸了這個堅固的堡壘,一個德國步兵少尉后來這樣回憶當時的情景:“我們的斯圖卡機群尖嘯著一次又一次向高爾基堡壘俯沖,炸彈爆炸產生的沖擊波甚至使我們覺得空氣也在顫抖,大量的泥土和碎石高高地飛向了半空。”
  終于由 Maue 中尉投下的炸彈直接命中了高爾基堡壘中最后一門還能運作的大炮,不久以后這一個重要的堡壘被德國地面部隊攻克。隨著高爾基堡壘的失陷, 德國第五十六軍終于突破了蘇軍位于 Severnaya 海灣北部的防線,隔著海灣,塞瓦斯托波爾已經在望了。

  六月十八日,蘇第十八攻擊機團的八架伊爾-2在戰斗機的護航下,正在從塞瓦斯托波爾市內的機場起飛,正在這時由戈勒布帶隊的約二十架Bf-109從高空俯沖下來襲擊了蘇聯飛機的編隊在幾分鐘內,戈勒布連續擊落了一架伊爾-2和一架LaGG-3,其他德國飛行員擊落了另外四架蘇聯飛機,戈勒布于這一天擊落的兩架飛機是他的第一百和一百零一次空戰勝利,他因此得到了德國總參謀部的通報表揚。
  六月十九日,德國地面部隊抵達了 Severnaya 海灣北岸, 于是蘇軍在市區內的各個機場開始遭到德國炮兵的直接瞄準射擊,在這一天里,蘇聯空軍的飛機幾乎無法起飛。也就在這一天,Heinirch Setz 整天在蘇軍機場上盤旋,他已經取得了七十九次空戰勝利,現在急于打破八十大關,但一直到快要入夜時,他才發現了他的獵物,一架LaGG-3正在從機場上起飛,于是他一推操縱桿,直接俯沖了下去,將這架飛機擊落在蘇軍機場旁邊。

  六月二十日,所有在塞瓦斯托波爾市區內的蘇聯轟炸機和偵察機,奉命撤往高加索山區,這一次撤離十分成功,只有一架GST水上飛機被德國第七十七戰斗機聯隊第一大隊的 Ottokar Pohl 上士擊落,這是他擊落的第五架敵機。

  隨著德軍控制了 Severnaya 海灣北岸, 曼斯坦因正在計劃通過一個兩棲登陸突破海灣南岸的蘇軍防線,為了給德軍地面部隊開路,德國空軍一連幾天猛烈轟擊蘇軍內層防線。戈勒布在他的日記中這樣描寫德軍轟炸的情景“炸彈爆炸后升起的黑煙籠罩這城市上空,在空中,我們甚至無法辨認出地平線。”
  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蘇聯空軍仍然在出擊!戈勒布在他二十三日的日記中寫道“幾天我們的飛機在海灣西部向蘇聯運輸船只投擲炸彈,我們戰斗機從低空向一切活動的目標掃射,但讓我十分吃驚的是,雖然蘇聯第四號機場在一整天中都在遭到我們炮兵的不停地轟擊,但蘇聯飛機仍在那里起飛和降落!”

  Setz 回憶: “我驚訝地看到一架I-153從正在遭到轟炸的機場上起飛,一分鐘后,那架飛機成了我的第八十一個戰績。”

  在德軍如此沉重的打擊下,六月二十五日,在塞瓦斯托波爾市區內的蘇聯飛機只剩下三十二架了,這一天第六近衛戰斗機團的飛行員們奉命撤離戰場。

  正當陸上的戰斗在繼續進行時,在黑海中圍繞著蘇聯黑海艦隊向被圍困中的蘇軍運送補給的船只也在展開一場激戰。論實力,蘇聯黑海艦隊遠在部署在黑海的軸心國海軍之上,但有兩個因素使得蘇聯海軍的優勢無法發揮,其一是德國空軍掌握了制空權,其二是由于克里米亞的失守,蘇聯海軍的軍港和船廠都落入了德國人手中,這意味著蘇聯軍艦只要受了中等以上的損傷,就會因為缺乏修船設備而完全失去戰斗力,這使得蘇聯黑海艦隊在戰斗中表現得不夠積極。現在為了向塞瓦斯托波爾的守軍提供補給,蘇聯海軍采取使用驅逐艦和運輸船只向被圍的蘇軍輸送物資,當這些船隊遭到德國空軍的攻擊而損失慘重后,蘇聯海軍不得不采用潛艇偷渡的辦法運送物資,但蘇軍遇到的問題是潛艇容量有限,即使拆除了一切武器設備和只攜帶盡量少的燃料,但每艘潛艇的載貨輛也只有八十~九十噸,黑海艦隊的四十艘潛艇中大約有一半被指定進行這種運輸任務,這些任務風險很高,由于攜帶燃料很少,這些潛艇只能從一條最近的路線往返,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潛艇必須在海面上航行,只有在遭遇敵人的飛機或軍艦時才能下潛,再加上潛艇上沒有武器,這使得每一次這種任務都猶如和死神共舞,蘇聯潛艇雖然因此損失慘重,但他們取得了向城內輸送各種物資四千噸,運出傷員和平民一千三百人的成績。

  為了切斷蘇軍的海上運輸線,德軍采取了兩個措施,第一是組建了“德國空軍南方集群”,對船只進行攻擊一向是德國空軍的弱點,由于戈林堅持“一切會飛的東西都由我指揮”這使得德國海軍沒有一支海軍航空隊,而德國空軍也缺乏必要的訓練和有效的攻艦武器,在這一點上,他們遠不能和日本海軍航空隊相比。現在為了彌補這一個弱點,德國空軍于二月份建立了這個“德國空軍南方集群”,這個集群主要由一些斯圖卡和經過改裝可以發射魚雷的He-111組成。

  除了德國空軍的努力以外,德國和意大利海軍也加強了對蘇軍船隊的襲擊,在克里米亞意大利的那支由小型潛艇,魚雷艇和摩托化炮艇組成的海軍的表現遠在德國人之上。意大利海軍第一次成功的攻擊發生在六月十日晚上,那天意大利魚雷艇擊沉了一艘五千噸的蘇聯運輸船,兩天后,一艘意大利魚雷艇以兩條魚雷重創了一艘一萬噸級的蘇聯貨輪,這艘貨輪隨即在第二天早晨被一架德國Ju-88以一顆五百公斤重炸彈擊沉。六月十五日和十八日,兩艘意大利潛艇分別擊沉了一艘蘇聯潛艇,六月十九日,另一艘意大利魚雷艇擊沉了一艘滿載傷員的三千噸級貨輪,在意大利人事后遞交的作戰報告中只是簡單地寫著“沒有幸存者”,同一天晚上,兩艘意大利魚雷艇追蹤并擊沉了第三艘蘇聯潛艇。

  為了消除意大利海軍對蘇聯船運的威脅,蘇聯空軍多次于夜間轟炸了位于雅爾他的意大利軍港,但由于蘇聯空軍正在集中力量保衛塞瓦斯托波爾,也由于蘇軍機場離雅爾他太遠,這些轟炸大多數沒有取得什么效果,但其中至少有兩次取得了不錯的戰果,一次是在六月十三日晚上,一隊蘇軍轟炸機轟炸了停泊在雅爾他港口內的意大利艦艇,正當部署在港口內的高射炮群把注意力集中在蘇聯飛機上時,一艘蘇聯魚雷艇突然闖入港口,在意大利人做出反應前,兩條魚雷已經發射了出去,一艘意大利潛艇被擊沉,另一艘被擊傷。在意大利炮兵能夠還擊之前,那艘蘇聯魚雷艇已經在施放的煙霧的掩護下揚長而去了,這次行動是如此漂亮,連在場的意大利人都禁不住喝起采來。另一次蘇軍的成功襲擊是在六月十九日晚上,在這次空襲中蘇聯空軍炸沉了一艘意大利魚雷艇并重創兩艘潛艇。

  到六月二十六日,塞瓦斯托波爾戰役顯然已經進入了尾聲,這一天一直阻擋著德國第三十軍前進的蘇軍位于 Sapun 山上的陣地被德國空軍重創,同一天共有十六架蘇聯飛機被德國空軍擊落或被摧毀于地面。在這種情況下,蘇軍拼命企圖向城內運送增援的兵力,這天大型炮艦 Tashkent 奇跡般地突破德國海空軍的封鎖,將整個第一四二步兵團送上了岸去。但同時出發載有三百二十名增援士兵的 Bezuprechnyy 號驅逐艦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屬于“德國空軍南方集團”第七十七攻擊機聯隊第二大隊的八架斯圖卡發現了它,經過一場短暫的戰斗,接連兩顆五百公斤炸彈直接命中了它,結果這艘驅逐艦在兩分鐘內就沉沒了。

  第二天,滿載著二千一百名傷員的 Tashkent 號大型炮艦開始返航,才駛出外海,他們就被“德國空軍南方集團”的飛機發現了,于是第七十七攻擊機聯隊第三大隊的斯圖卡和第一○○轟炸機的He-111奉命消滅這艘大膽的軍艦,當時在軍艦上的蘇聯記者 Yevgeniy Petrov 回憶當時的情形: “我們的艦長 Vasiliy Yeroshenko 從容不迫,他在艦橋上到處跑動,他的眼光緊盯向我們撲來的敵機,用充滿著自信的語氣大聲地喊著舵令。他看到我很緊張,于是抽空向我做著安慰的手勢。”

  在隨后的四個小時中, Tashkent 號遭到了德國空軍的集中攻擊,德軍共投下炸彈三百三十五枚,但船長的出色指揮使得 Tashkent 號只挨了一枚接近彈,雖然受了傷,但它最后仍然能夠安全地回到了港口。在向塞瓦斯托波爾運輸物資的蘇聯船只中, Tashkent 號頗有傳奇色彩,連德國人也知道它的名字,它前后向被圍蘇軍運送物資數十次,其間遭到德國空軍空襲九十余次,德軍共向它投擲炸彈四百余枚,發射魚雷十條,但它僅僅挨了一枚接近彈,顯然 Yeroshenko 艦長對軍艦的操縱技術好得令人無話可說。

  自 Tashkent 號的冒險經歷后,蘇聯海軍被迫決定停止從海上繼續向城內運送物資。蘇軍對被圍蘇軍的最后幫助來自于蘇聯空軍,從六月二十一日到七月一日,蘇聯空軍派出約二十架PS-84運輸機利用夜間將貨物運入城內,他們共出動了二百八十八架次,但這點物資對處境日益艱難的守軍來說實在是杯水車薪。

  六月二十八日,德國空軍再一次大舉出動轟炸塞瓦斯托波爾市區內蘇軍陣地,德軍的轟炸不但給蘇軍造成了巨大損失,而且有效地掩護了利用夜色強渡 Severnaya 海灣的德軍, 在德國空軍的掩護下,德軍成功地在海灣南部建立了橋頭堡。二十九日德國空軍將攻擊重點轉到了德國第三十軍的進攻正面上,這一天德國空軍出動了一千三百架次,其攻擊的效果是十分驚人的,這一天蘇聯空軍的唯一行動是第四十五戰斗機團的八架Yak-1攻擊了一個德國Ju-87編隊,L.Saprykin 大尉和 Nikolay Lavitskiy 中尉合力擊落了一架斯圖卡。

  在德國空軍的空前猛烈地轟炸下,Sapun 高地上的蘇軍陣地被徹底摧毀了,從這里開始,整個蘇軍防線開始崩潰了,大量蘇聯軍人和平民開始放棄陣地向 Khersones 峽角退去。 恐慌情緒第一次開始在守衛者們之間彌漫開來。在這種絕望的情況下,蘇聯空軍于六月二十九日出動了最后的二十二架次。第二天,還能運作的所有飛機包括十一架Yak-1、一架LaGG-3、四架I-16、三架I-153、一架I-15bis、七架伊爾-2和四架Po-2奉命撤往高加索,在機場上因各種原因等待修理的三十架飛機被付諸一炬。

  經過將近一個月的激烈戰斗后,蘇軍的抵抗終于接近了尾聲。

  德軍最后的總攻進行得很順利,七月一日,德國的萬字旗已經在塞瓦斯托波爾的廢墟上空飄揚。蘇聯最高統帥部不得不痛苦地承認塞瓦斯托波爾的失守已經成為定局。這一天塞瓦斯托波爾守軍的最高指揮官彼得羅夫將軍和他的司令部人員奉命搭乘潛艇Shch-209號和L-23號撤離〔 Mars 注,經過如此英勇的戰斗后,如果彼得羅夫寧愿選擇和他的英勇的部下同一命運,要比可恥地拋棄他們光榮得多〕, 所有能夠撤到 Khersones 峽的蘇聯軍民由彼得羅夫手下一個師長 Petr Novikov 少將指揮。

  在攻克了塞瓦斯托波爾市區后為了防止蘇軍從海上逃脫,德國空軍將攻擊重點轉向了位于高加索港口蘇聯黑海艦隊的基地, 由 Hanns Heise 上尉帶隊的德國第七十六轟炸機聯隊第一大隊和第一○○轟炸機聯隊第一大隊在強大的戰斗機的護航下,猛烈轟炸了 Taman、Anapa 和 Novorossiysk 等各大港口,企圖攔截德軍轟炸機群的蘇聯戰斗機被護航的德國第七十七戰斗機聯隊第二大隊打得一敗涂地,德國Bf-109機群擊落了六架蘇聯戰斗機,自己無一損失。在德軍的轟炸下,蘇聯海軍驅逐艦 Bditelnyy 號被炸沉, 那艘英勇的 Tashkent 號這一次終于無法幸免,她被徹底炸毀在船臺上,另外有大小十余艘運輸船只也被炸沉或炸傷,這樣蘇聯黑海艦隊再也沒有能力去挽救被困在塞瓦爾斯托波爾海灘上的蘇軍了。在這次攻擊行動中,德國空軍僅有一架轟炸機被高射炮火擊落。

  在解除了蘇聯海軍的威脅后,德國空軍再一次開始對被困在海灘上的蘇軍進行密集轟炸,這使得蘇軍根本無法建立一條完整的防線,七月四日,殘余的蘇軍終于停止了抵抗,德軍宣稱在海灘上俘虜了九萬五千名蘇軍,雖然蘇軍零星的抵抗要持續到七月九日,但塞瓦斯托波爾已經掌握在德軍手中了。

  在這場持續達八個月之久的塞瓦斯托波爾圍城戰中,蘇聯守軍表現出了崇高的勇氣,他們迫使德軍將相當一部分兵力保留在克里米亞半島上,從而為總的戰局做出了貢獻。根據蘇方的資料從一九四一年十月三十日德軍對塞瓦斯托波爾發起第一次攻擊到四二年七月四日,塞瓦斯托波爾失陷,蘇軍在該城共損失了二十萬零四百八十一人,其中陣亡和失蹤十五萬六千八百人,受傷四萬三千六百零一人。在六月二日德軍發動最后的攻勢時,塞瓦斯托波爾城內蘇軍約為十萬六千人,在戰役開始后,蘇軍通過海路運送了部分增援兵力,并撤離了部分傷員,所以蘇軍在這次戰役中總兵力不會超過十二萬人,除了有數千名重傷員從海路撤離以外,其余幾乎都損失了。從德軍火力之猛烈程度來看,蘇軍陣亡人數不會低于總兵力的百分之五十〔六萬人〕,所以德軍最后宣稱俘虜了九萬多蘇軍的數字顯然過高,估計他們是將和蘇軍一起撤到海灘的所有成年平民男子也當作蘇聯軍人俘虜了。

  為了攻克塞瓦斯托波爾這個堅固的要塞,盡管在火力上占了絕對優勢,但德軍也付出了慘重代價,據德國官方數字,在對塞瓦斯托波爾的最后一次進攻戰役中,德軍和羅馬尼亞人共傷亡了三萬五千五百五十九人,其中德國人二萬七千一百零五人,羅馬尼亞人九千四百五十四人。但這個數字可能不完整,比如由美國人 Joel Hayward 所寫的關于德國第四航空隊在斯大林戈勒戰役中的戰史的《Stop at Stalingrad》一書中是這樣寫的“根據戰役中德軍接受的補充兵力數量和戰役結束后,德軍恢復戰斗力所需要的時間來看,顯然蘇聯聲稱的德軍傷亡數字〔十五萬人〕太高,而德國官方數字又過低,其真實數字可能為七萬五千人”。

  毫無疑問,德國空軍為德軍的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在整個戰役中,德國空軍共出動了二萬三千七百五十一架次,投擲炸彈二萬零五百二十九噸。此外德軍宣稱在空戰中擊落蘇聯飛機一百一十八架,高炮部隊擊落蘇軍飛機五架,另外還有十八架蘇軍飛機被摧毀在地面上。至于德國空軍的損失我從不同資料來源見到兩個數字:其一稱德國空軍于六月二日到七月三日間共損失飛機二十三架,另有七架嚴重受傷;其二稱德軍損失飛機數量是三十一架。

  在戰役中表現杰出的德國飛行員們在戰役結束后都受到了表彰,戈勒布得到了他騎士十字勛章上的佩劍,他是第十一個獲得這個榮譽的德國戰斗機飛行員。Setz 和 Friedrich Geisshart 中尉則得到了他們騎士時字勛章上的橡葉。奇怪的是曼斯坦因雖然因這次戰役的勝利被授予元帥的軍銜,他的騎士十字勛章上卻沒能得到橡葉的裝飾。

  七月五日,在雅爾他市內前沙皇的城堡中,德軍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會,德軍所有營以上軍官和德國空軍的許多軍官都參加了這次盛會。出人意料之外的是,蘇聯空軍不邀而來,做了不速之客, 蘇第六轟炸機團團長 Lukin 中校親自帶領一隊SB轟炸機出其不意地轟炸了這個城堡,于是盛裝的德國軍官們匆匆忙忙地向防空洞,蘇軍投下的炸彈命中了城堡前的停車場,許多德國軍官的座車被毀,等候在外面的德國司機們傷亡很大。

  蘇聯空軍的這一行動為他們在塞瓦斯托波爾保衛戰中的頑強表現畫上了一個句號。他們這支小小的空軍在這次戰役中面對著在質和量兩方面都遠占優勢的德國空軍的沉重壓力,但他們仍奮戰不息。在五月二十五日到七月一日之間,蘇聯空軍共出動了三千一百四十四架次,其間共有六十九架飛機在空戰中被擊落或被高炮擊落,五十名機組成員陣亡。

  在塞瓦斯托波爾上空作戰的雙方王牌飛行員中,只有一人在后來的戰爭中陣亡: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三日,Setz 在法國上空被英國皇家空軍的噴火式戰斗機擊落陣亡,他最后的戰績是擊落敵機一百三十八架。

  戈登·戈勒布是世界上第一個宣稱擊落敵機一百五十架的飛行員,他于一九四五年接替加蘭德成為德國最后一任戰斗機總監,他于一九八七年九月十七日去世。

  Anto Hackl 去世于一九八四年。

  Avdeyev 后來被提升為第六近衛戰斗機團團長,大約兩年后蘇軍收復了塞瓦斯托波爾后,他參加了勝利游行,率隊飛過了這個英雄城市的上空,他在二戰中的最后戰績是擊落敵機十七架,在戰后他最后以少將軍銜退役,他去世于一九七九年。

  Konstantin Alekseyev 在二戰中共擊落敵機十九架,他逝世于一九七一年,終年五十六歲。

  Ernst-WilhelmReinert 于一九四三年一月被調到突尼斯和英國空軍和美國陸軍航空軍作戰, 在那里他大出風頭,不到三個月時間他擊落敵機五十一架,到戰爭結束時,他已是一個宣稱擊落敵機一百七十四架的超級王牌。雖然他現在以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但他的頭腦仍十分清醒,他有時仍會回憶起近六十年前發生在塞瓦斯托波爾的激戰。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