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廣告位
“仙人掌”奮戰在瓜達爾卡納爾的天空
作者:佚名  來源:不詳  發布時間:2008-5-15 9:43:46

“仙人掌”奮戰在瓜達爾卡納爾的天空


他們如此弱小,對手如此龐大,他們依舊贏得勝利——
瓜達爾卡納爾的天空不會忘記“仙人掌”的奮戰

277 VS. 900:殊死的制空權之戰 
  1942年8月8日,一架A6M2零式戰斗機快速掠過瓜達爾卡納爾島(簡稱瓜島),飛行員正在尋找的是日本工兵部隊三天前剛剛竣工的前進機場,日軍已決定在這個新基地部署中程轟炸機,從東面切斷澳大利亞的盟軍抵抗力量。令日本飛行員大為震驚的是,機場跑道兩側跑動的都是美國人。原來,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在前一天突然登陸,島上日本工兵部隊退入叢林待援,瓜島機場完好無損地落入了美軍之手。
◆ “仙人掌”飛行員
  8月9日夜,日本海軍在瓜島附近擊沉盟軍4艘巡洋艦和1艘驅逐艦。美海軍被迫撤退,登島美軍部隊陷入孤立。日軍認為,瓜島美軍已不足為慮,他們可以隨時全殲美軍。但日本人想錯了。8月20日,海軍陸戰隊航空兵第23航空大隊(由第223戰斗機中隊和第232偵察/轟炸機中隊組成)12架道格拉斯SBD無畏式俯沖轟炸機和19架格魯曼F4F野貓戰斗機增援瓜島。誰也不會想到,這些被稱為“仙人掌”飛行員(瓜達爾卡納爾島在盟軍密碼系統中被稱為“仙人掌”,進駐該島的飛行部隊均被稱為“仙人掌飛行部隊”)的年輕人在此后6個月里將成為太平洋戰場的焦點人物。
  海軍陸戰隊瓜島戰地指揮官范德格里夫特少將回憶說,“當第一架SBD戰機降落,那個英俊的飛行員跳下飛機時,我趕緊迎上去歡迎,‘上帝保佑,你們終于來了’。當時我的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范德格里夫特少將的情緒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日本人已經決定對他們動手了。
  進駐后不到12小時,“仙人掌”部隊就打垮了日軍步兵的一次進攻。次日,“仙人掌”飛行員駕機轟炸了附近的拉包爾和新不列顛日軍基地,美國飛行員希望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到來。在與日軍戰斗機的第一次交鋒中,史密斯上尉指揮的4架F4F野貓式迎戰13架零式。雖然初戰沒有取得戰績,但“仙人掌”飛行員由此樹立了與零式交戰的信心。此后幾天里,卡爾上尉率先擊落2架G4M轟炸機和1架零式。
  ◆ 瓜島拉鋸戰
  盡管日本人對人數有限的登島美軍不屑一顧,但他們很快發現美軍的防御能力越來越強,而支持美國人的核心力量就是那些“仙人掌”飛行員。對此,美軍有著更深的體會,他們利用一切工具,進一步完善了日本人留下來的跑道,他們給這個機場起名叫亨德森機場,以紀念中途島海戰中的英雄飛行員——亨德森少校。至8月中旬,進駐瓜島的“仙人掌”部隊增加至14架貝爾P-400海蛇式戰斗轟炸機(美陸軍航空兵第67戰斗機中隊)和19架F4F野貓戰斗機(蓋勒少校指揮的陸戰隊第224戰斗機中隊)。蓋勒少校在不到兩周時間內連續擊落4架敵機。他本人曾在激戰中被擊落,但他游上了岸,并繼續將他的戰績上升到13架,為此他被授予榮譽勛章。
  激烈的戰斗使仙人掌飛行部隊的損失率異常之高。至9月10日,島上美軍戰機僅剩下3架海蛇式、22架SBD俯沖轟炸機和11架野貓式。同日,日軍向機場南端發動猛攻,瘋狂的日軍共出動了60架戰斗機和72架中型轟炸機支援地面部隊大舉進攻,力圖一舉奪回機場。美國海軍緊急派來24架增援戰機,“仙人掌”亦緊急升空阻擊日軍。
  而面對瘋狂進攻的日軍步兵,仙人掌飛行員同樣顯示出英勇忘我的戰斗精神。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美軍用于近距空中支援的主力機型P-400海蛇式其實是個無奈之選。該機是P-39的出口型號,因其性能欠佳,甚至連緊缺戰斗機的英國皇家空軍都不愿接收,美陸軍航空兵只好勉強裝備。該機機動性能較差,升限極為有限,由于沒有為飛行員配備高壓氧氣系統(原本計劃到英國再加裝),該機僅能爬高至14000英尺(4267 米),再往上飛行員就會缺氧。幾次較量下來,日軍就摸到了它的命門。輕捷的零式戰機經常在海蛇式面前好像故意炫耀似地突然快速拉起,然后從后半球猛撲下來。僅8月30日一天的空戰,11架海蛇式中有4架當場被擊落,5架勉強返回機場后報廢。此后,它只作為對地攻擊機型出戰。沒曾想這卻是個明智的選擇。P-400低空飛行性能優良且配有裝甲防護板。該機火力強大:20毫米機炮1門,12.7 毫米機槍2挺,7.62 毫米機槍4挺,還可外掛1枚炸彈,可對付各種地面目標。在9月上旬的激戰中,第67戰斗機中隊僅存的3架海蛇式(飛行員倒有13個)連續起飛,成為支援地面部隊的中堅力量。9月14日,布朗中尉、戴維斯中尉和湯普森上尉駕機整日在戰場低空盤旋,日軍槍聲密集處不時傳來轟炸掃射的爆炸聲,戰至最后,2架海蛇式被擊傷迫降,最后1架直到彈藥耗盡才退出戰斗。這天,海軍陸戰隊在仙人掌飛行員的支援下奪回了日軍剛剛攻占的山頭。眾多日軍戰死者尸體只能用推土機掩埋。為紀念這次戰斗,美國人將之命名為“血橋”之戰。
  ◆ 沉著應戰
  激烈的戰斗每天都在持續。至10月,“仙人掌”部隊擊落了224架日軍戰機,其中,海軍陸戰隊戰機打掉111架半,而史密斯上尉個人就擊落19架,成為當時美軍擊落戰機最多的王牌,華盛頓授予他海軍十字勛章和榮譽獎章。對此,他的競爭對手卡爾上尉大為不滿。卡爾上尉在一次戰斗中被擊落,當他5天后回到基地時發現史密斯的戰績剛剛超過他。卡爾上尉向指揮官蓋格準將抱怨道:“真見鬼,將軍,太不公平了,讓他在地上呆五天,再看我的”。此后數日內,卡爾上尉的戰績迅速上升為18架半,為此,他也獲得了1枚榮譽獎章。卡爾上尉和史密斯上尉的戰友中共有7人成為王牌飛行員,但也有6人在戰斗中陣亡,6人重傷,至10月12日換防時,曼格拉姆中校指揮的無畏式轟炸機中隊只有他一個人是走著離開機場的,他的部下要不是躺在醫院里,要不就已經光榮犧牲。
  接替第223中隊的是福斯上尉所在的海軍陸戰隊第121戰斗機中隊(指揮官為戴維斯少校)。福斯上尉整天煙不離嘴,人們習慣叫他“冒煙的喬”,日后他將成為“仙人掌”飛行員中的頂級王牌,他在回憶卡爾上尉和史密斯上尉時感慨道,“這些家伙真了不起,他們沉著地阻擊了日本鬼子,現在輪到我們了。” 福斯上尉沒有食言,進駐亨德森機場后僅4天,福斯上尉即首創戰績,5天后,他就成為王牌飛行員。僅在10月25日一天,他就在2次戰斗中擊落5架日軍戰機,成為海軍陸戰隊第1位“單日王牌”。
  ◆ 瓜島磨難
  日軍的瘋狂進攻并不是美軍唯一的困難。亨德森機場名義上是個基地,但實際上它不過是在叢林間開辟出來的一條機場跑道。所有的“仙人掌”飛行員只能在蚊蠅聚集的泥地里支帳篷,壕溝就是廁所;圓木就是軍床;近旁的小河就是浴室。瘧疾、痢疾、腳氣以及各種叫不上名字的熱帶病四處流行。登島兩個月來,美軍醫院里染病倒下的人就有2000多人。
  飛行員的工作條件也是異常艱苦。在最初階段,所有的飛機燃料都需要飛行員自己抬著55加侖汽油桶手工加注,而在此之前,飛行員還必須仔細過濾每一桶油料,因為當地的土著搬運工特別喜歡把腳泡在油里面降溫!后來總算有了加油車,但日本人留下的油庫與美式油罐車還不匹配,還得辛苦地勤人員扛著油桶先把油車加滿。轟炸機飛行員的麻煩更大,機場里有的是500磅航空炸彈,但沒有裝彈支架,所有的炸彈必須用人力掛載。再舉一例,最初進駐時,誰也沒有在意原本用于航母的SBD俯沖轟炸機尾輪不是充氣輪胎,而是硬橡膠。于是,每次SBD起降都會象鐵鏟一樣把泥濘的跑道鏟出一道道深溝。無奈之下,地勤人員只好自造木制輪胎。
  10月間,日軍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這個小島。美軍軍史中寫道,“幾乎每天中午,‘東京時間’,日軍轟炸機就會光臨瓜島”。由于美國人在機場裝上了SCR270遠程雷達以及分布在所羅門群島的盟軍海岸觀察員能及時報警,野貓式、無畏式和P-400在此之前總能緊急升空。每一次起飛本身就是一場磨難,所有的飛機都必須小心翼翼地避開跑道上的彈坑,野貓式戰斗機飛行員需要自己轉動手柄29圈收回起落架;然后是收攏隊形,試射機槍(野貓式早期型號機槍在高空常因防潮機油凍結而卡殼)。所有這些準備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因為戰斗機還必須爬高至25000至30000英尺占據有利位置。
  第112飛行中隊的帕西中尉第一次參戰就遇上了麻煩。他的任務是在24000英尺攔截日軍轟炸機,但他的戰斗機飛到14000英尺就出現了故障,帕西中尉堅持向上飛行,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帕西中尉抬頭看去,日軍轟炸機正好在他頭頂3,000英尺處。突然間,轟炸機打開的投彈艙,“你猜怎么著?炸彈開始向我落下來,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蜷起身子祈禱老天保佑。謝天謝地,我總算是捱過去了”。帕西中尉的運氣一直不錯,1943年6月,他在羅塞爾群島附近2000英尺空中被擊中后跳傘,盡管降落傘出現了故障,但帕西中尉奇跡般地活了下來。
  ◆ 俯沖
  所有美國飛行員都了解零式戰斗機的優異機動性。而美國人也發現,野貓式雖然略顯笨重,但在危急時刻,只要向地面急速俯沖就能擺脫對手。不過,這一招也并不總能奏效。福斯上尉頭一次遭遇零式就碰上了強敵。這一天,福斯上尉駕駛的戰斗機突然遭到日本海軍精英飛行員安井的偷襲,“日機突然沖了過去,著實嚇了我一跳。但我很快就穩住了,我緊追上去,給了他一頓炮彈,我想是打中他了”。(事實上,安井墜海后被日軍救起,此后他的個人戰績上升至11架,直到1944年6月,安井才在關島被擊斃。)福斯上尉的運氣到此結束。安井的僚機在后面猛然開火,擊中了福斯上尉的戰機。福斯上尉回憶說,“當時我只能脫離戰場,我壓下機頭,一下子從22000英尺俯沖而下。以前我聽說零式根本就不會這樣俯沖,因為它的機翼承受不了如此激烈的機動。但我看這肯定是有人杜撰的,后面這兩個家伙緊追不舍,最后還是機場的防空火炮救了我的命”。福斯上尉的歷險并不少見,“仙人掌”飛行員面對的是日本海軍最精銳的“海鷹”飛行部隊。大部分零式飛行員都是參加侵華戰爭的老兵,他們在美國參戰之前的戰斗飛行時間就超過了800小時。而大部分美國飛行員則都是剛剛從飛行學校里放出來的新手,帕西中尉的評價是,“有些飛行員的飛行時間僅僅夠他們保證安全飛行而已”。
  事實上,“仙人掌”飛行員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之后才找到了與日軍戰機周旋的有效戰術。由于總是處于數量上的劣勢,他們總是將轟炸機和登陸艦只作為主要攻擊目標,盡力避免與零式糾纏。在包爾中校等人的教導下,他們都掌握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攻擊戰術。在攔截日軍大V字型(26架)轟炸機群時,野貓式總是采用上方攻擊或側上方俯沖攻擊方式(可有效避開G4M轟炸機的20毫米尾炮),倒轉滾向機群,這樣,美機總能在零式趕來護航之前攻擊1到2架轟炸機。
  當然,零式也不是想躲就躲得了的。“在激烈纏斗中,總是會有零式忽然竄起來咬住你的尾巴,這些家伙總是出現在那個該死的位置”,一位仙人掌飛行員評論說。無論是機動性能、爬升性能還是飛行速度,零式都優于美機。哈伯曼中尉(個人戰績7架)回憶起他的日本對手時不無敬佩,“零式用它那個二圈半戰術進攻野貓式時,他們快捷靈巧的機動動作能讓你看得目瞪口呆”。但美機也有它的優勢,野貓式用的是防彈玻璃,俯沖加速快。因此當零式在耐心尋找咬尾戰機時,“仙人掌”飛行員則是加大速度,徑直向零式沖去,迎頭開炮,然后趁勢俯沖退出戰斗。這種戰術的首要秘訣是勇氣。盡管零式在太平洋戰爭初期令美國人大跌眼鏡,包爾中校卻不以為然。他注意到,日機的20毫米機炮無論在射程還是威力都明顯勝過美機的12.7毫米機槍。但戰術呆板的日軍駕駛員在咬住美機后總是先用7.7毫米機槍開火,待與美機取齊后再開炮。這種口徑偏小的機槍很難造成嚴重損傷,而在這段時間美機完全有時間做出規避機動。在實戰過程中,他們發現的另一個交戰技巧是交替掩護。“如果2架格魯門戰機相互掩護,4到5架零式也奈何不了我們。”另一位參戰“仙人掌”飛行員回憶說,戰爭期間,美機甚至還發展出了4架飛機一組繞飛的純熟戰術套路。根據默林和米利特所著的《贏者之師:二戰史末》證實,通過這種戰術,“只要不是在特技飛行中與零式一決高低,美國飛行員便可以與日機展開勢均力敵的較量”。在戰爭的剩余時間里,美海軍及海軍陸戰隊航空兵一直沿用此戰術。
  此外,美國人最大的優勢則是他們離基地的距離較近。只要能成功跳傘,大部分仙人掌飛行員都能被高效率的搜救隊或當地友好土著找到并返回基地重新投入戰斗。而日本飛行員遠沒有那么幸運。10月25日,第212戰斗機中隊的康格上尉(個人戰績10架半)在擊落3架零式后耗盡彈藥,但他又撞毀了第4架零式。康格上尉與這架零式戰機駕駛員石川四郎二級軍士幾乎同時跳傘。美國海軍陸戰隊搜救隊首先找到了石川二級軍士,但這位日本飛行員堅持讓康格上尉先上船。或許是害怕被捕受辱,當康格上尉返身再來救石川二級軍士時,后者忽然掏出南部式手槍扣動了扳機,沒曾想子彈受潮未響,上尉只得隨手操起一個汽油桶把石川二級軍士打昏拖上船來。應該說石川二級軍士是個幸運兒,因為受傷日機駕駛員很少有能再堅持飛行4到6個小時返回其基地的,這也是日軍大量損失優秀飛行員的重要原因。
  ◆ 艱難時刻
  夜晚對于仙人掌飛行員而言是一種新的煎熬:電臺里“東京玫瑰”的宣傳讓人心煩,綽號“洗衣機查理”的日軍轟炸機夜間盲目轟炸使人神經緊張,然后日本海軍艦隊的炮擊就來了。福斯中尉登島第一天就遇上了日軍夜間炮擊。“日本人的軍艦大半個晚上都在開炮,炮彈從兩個方向飛來。聽老兵講,日本人的炮擊只不過是給大家‘照個亮’,的確是夠亮的。”
  10月13日,日軍陸軍的105毫米“手槍皮特”和150毫米“麥克”重炮也加入到夜間炮擊當中來。日本人隱藏在周圍的小山丘上打炮,而美國海軍陸戰隊的105毫米榴彈炮卻無能為力。次日中午,日軍轟炸機炸中“亨德森”機場貯存的5000加侖汽油,當日夜,日本海軍“金剛”號和“榛名”號戰列艦又向機場傾泄了900發14英寸炮彈。一時間,機場幾乎被夷為平地。四分之三的SBD和所有的TBF戰機都被炸毀,41名飛行員被炸死,其中第141偵察/轟炸機中隊包括中隊長、作戰官和行政官在內的五名指揮官被炸死在同一個帳篷。機場指揮塔被炸塌,鋼板跑道被炸成一堆廢鐵。《瓜島之戰》的作者格利菲斯在書中感慨地寫道,“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這么一個小目標(指亨德森機場)遭受如此密集的大口徑重炮轟擊在二戰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
  14日夜,以“鳥海”號和“衣笠”號重巡洋艦為核心的日海軍艦隊又打了750發203毫米炮彈。15日清晨,美軍海岸觀察哨發現,日海軍增援運輸艦隊赫然出現在海面上,僅距海岸10英里。日軍認為,此前的炮擊已經把“仙人掌”掃除了。但他們又一次想錯了。美國海軍陸戰隊在極短的時間里又修出了一條應急跑道,所有幸存的“仙人掌”又一次起飛了。這次戰斗的明星人物是蓋格準將的副官——PBY-5A藍鵝水上飛機駕駛員克拉姆少校。
  14日下午,克拉姆少校剛駕駛PBY-5A運回兩枚魚雷,因為該機過于笨拙,美軍只將其用作運輸,嚴禁它用。“14日夜,我們四處躲避彈片和爆炸,作戰官喬·雷納在一邊喋喋不休地講這次只有奇跡才能救大伙了。我忽然想到了關于奇跡的主意。第二天,我向將軍申請用‘藍鵝’去轟炸日軍。這個主意聽起來就象是個自殺行動,但當時我們沒有太多選擇,”克拉姆少校事后回憶說,那些本應該使用這些魚雷的飛機已經在前一夜報銷了,“將軍勉強同意,他祝我們好運并命令向我們提供最好的空中掩護。感謝神奇的地勤人員,他們硬是拼湊起6架F4F和P-39隨隊出發,另有12架SBD也及時趕了上來。上午10點,機組成員準備就緒。我剛剛從操作手冊上學會了如何從PBY上發射魚雷。我們在6000英尺向南靠近日軍登陸部隊。隔著很遠,我就對準了2艘日海軍登陸艦。因為太專心考慮下一步該如何操作,我忘了看飛機速度。PBY慢慢抖動起來,我下意識瞥了一眼儀表。天哪!飛機此時航速已下降到240節,比最低安全航速還低60節。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我們這次死定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透過了日本海軍驅逐艦的防空炮火,我投下了第1枚魚雷,等了數秒,又投了1枚,然后我就向左拉起開始逃命了。在我們身后,1枚魚雷直接命中,另1枚偏離目標。”事實上,克拉姆少校的麻煩才剛剛開始,聞迅趕來的零式從各個方向襲來,戴維斯少校及他的機隊拼盡全力才使這架PBY奇跡般返回機場。眼看著PBY就要在機場降落,日軍1架零式戰機仍窮追不舍。危急之中,只見1架已放下起落架的F4F(由哈伯曼中尉駕駛,這也是他擊落的第1架戰機)掉轉機頭,愣是在最后時刻打掉了這架零式。為表彰這次堪稱自殺行動的英勇攻擊,克拉姆少校(戰后一直干到將級軍官退休)獲得了海軍十字勛章。在這天的行動中,仙人掌飛行員還炸傷日艦3艘(其中1艘后被B-17炸沉),日軍增援行動再次受挫。
  16日拂曉,日軍卷土重來。“妙高”號和“摩耶”號重型巡洋艦又向亨德森機場發射了1500發8英寸炮彈。美軍損失23架無畏式俯沖轟炸機、6架野貓式戰斗機、8架復仇者式轟炸機、4架海蛇式戰斗機。勒格手中只剩下了34架飛機。日軍9架D4Y1式轟炸機清晨向機場飛來,準備清除最后的“仙人掌”部隊。在最后關頭,包爾中校率領19架F4F和7架SBD趕來驅散了日機。包爾中校趕到時,他的戰機幾乎已耗盡汽油,但他仍擊落4架D4Y1。
  經過這一番較量,雙方都需要喘口氣。海軍陸戰隊終于修好了另一條跑道(戰斗機2號),機場指揮官蓋格準將也因疲勞過度被送回后方。這位57歲的老飛行員在戰斗危機時也曾親自駕駛SBD對日軍艦隊進行轟炸。
  11月13日以“比睿”號戰列艦為核心的日海軍艦隊故伎重演,想再次轟擊亨德森機場。但預有準備的美海軍艦隊在當日夜激烈的炮戰中將之擊傷。清晨時分,“仙人掌”飛行員發現該艦距亨德森機場僅40英里,報仇的時刻終于到了。在SBD和TBF的輪番轟炸掃射下,“比睿”號沉沒。根據美軍的戰史,這也是二戰期間美軍擊沉的第一艘戰列艦。
  14日,宮崎見川中將指揮大型艦隊再次炮擊亨德森機場,與此同時,田中少將指揮著11艘登陸艦只撲向瓜島。剛剛增援的“仙人掌”飛行員同樣表現出色,包爾中校在擊落了第11架日機后被擊中落水,救援人員沒能及時撈上這位英雄,海軍追授他一枚榮譽獎章。是役,日軍2艘重巡洋艦、7艘登陸艦被擊沉,增援瓜島的10000日軍步兵大約損失了40%。更為重要的是,自此之后,日軍已無力奪回瓜島,盟軍完全占據了戰場的主動權。
  ◆ 福斯歸來
  1943年新年,已榮獲優異飛行十字勛章的福斯上尉再次來到亨德森機場,這一次,他的身份已經是海軍陸戰隊第121飛行中隊指揮官。很快,他又擊落了3架日軍最新式的A6M3零戰三二型,這使他的個人戰績上升至26架,這一紀錄只有一戰王牌飛行員艾迪·里肯貝克曾經創造過。所有的人都認為福斯上尉打破這個紀錄只是個時間問題了。
  1月25日,福斯上尉的機會來了。大約30架日本轟炸機和戰斗機從馬來亞飛往拉包爾,福斯上尉僅率8架F4F戰斗機和第339飛行中隊的4架洛克希德P-38閃電式戰斗機升空攔截。吃虧甚多的日本飛行員這一次出奇的小心,日軍轟炸機機群竭力避開美軍戰斗機,而護航戰斗機則不肯上前交戰。福斯上尉的任務主要是保護機場,這一點他做到了,但他的個人戰績卻沒有創造新紀錄。不過,鑒于福斯上尉在瓜島的英勇戰績,海軍陸戰隊又授予了他1枚榮譽獎章。福斯上尉此后一直干到準將,退休后他回到家鄉南達科他州后還曾經當了州長。
  2月,日本帝國敗像漸露。殘留在瓜島的日軍約11000人偷偷溜走了。瓜達爾卡納爾島爭奪戰以盟軍勝利宣告結束。但“亨德森”機場仍然在繼續開創歷史。4月18日,第339飛行中隊16架P-38戰斗機從海軍陸戰隊工兵曾經日夜搶修的備用跑道上起飛,截擊了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海軍大將。
  ◆ 歷史地位
  在艱苦卓絕的6個月瓜島爭奪戰中,“仙人掌”部隊共損失了277架戰機,94名飛行員陣亡。但他們與友軍一起共擊毀了900架日軍飛機,擊斃日軍精銳飛行員2400名。此后,日本人再也沒能彌補他們在人力資源上的慘重損失。而年輕的美國飛行員卻在這里獲得了必勝的信心。
  對于瓜島戰役和亨德森機場在二戰中的歷史地位,一位歷史學家有這樣一段精辟的論述:“對于亨德森機場的重要性,日軍的瘋狂進攻就是最好的注腳。由于丟掉了這個戰略機場,他們丟掉了瓜達爾卡納爾,接著就是所羅門和整個新幾內亞和俾斯麥群島和他們的北方基地。在人類戰爭史上還尚未有那么多軍艦、戰機和戰士因為亨德森機場這樣區區幾平方英里的空地而送命。”
  “仙人掌”飛行部隊一覽
  海軍陸戰隊第223戰斗機(VMF-223)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8月20日至10月11日;
  海軍陸戰隊第232偵察/轟炸機(VMSB-232)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8月20日至10月2日;
  空軍第67驅逐機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8月22日至1943年2月8日;
  海軍陸戰隊第224戰斗機(VMF-224)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8月30日至10月16日;
  海軍陸戰隊第231偵察/轟炸機(VMSB-231)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8月30日至10月16日;
  第2偵察機(VS-3)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9月6日至10月17日;
  第5戰斗機(VF-5)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9月11日至10月16日;
  第8魚雷機(VT-8)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9月13日至11月16日;
  海軍陸戰隊第141偵察/轟炸機(VMSB-141)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9月23日至11月19日;
  第71偵察機(VS-71)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9月28日至11月7日;
  海軍陸戰隊第121戰斗機(VMF-121)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10月9日至12月;
  第6轟炸機中隊(VB-6),參戰時間1942年10月14日至11月3日;
  海軍陸戰隊第212戰斗機(VMF-212)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10月16日至1943年;
  海軍陸戰隊第132偵察/轟炸機(VMSB-132)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11月1日至1943年;
  海軍陸戰隊第112戰斗機(VMF-112)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11月2日至1943年;
  海軍陸戰隊第131偵察/轟炸機(VMSB-131)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11月12日至1943年;
  海軍陸戰隊第142偵察/轟炸機(VMSB-142)中隊,參戰時間1942年11月12日至1943年;
  第1航母航空兵大隊(企業號航母載機,1942年11月13日至16日進駐亨德森機場)
  第10戰斗機中隊(VF-10)
  第10轟炸機中隊(VB-10)
  第10偵察機中隊(VS-10)
  第10魚雷機中隊(VT-10)

 

來源:不詳


相關評論(本站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

用戶名: 查看更多評論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內 容:

         (注“”為必填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