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錦衣衛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

第一百一十一章:床上等著

[字數:3698 更新時間:2020/2/5 10:14:00]






安化王之所以答應秦筱放楊七娘離開完全是因為他此時正在忙,而且特別的忙!

隨著仇鉞的歸降,寧夏極其周邊大部分地區基本已經被安化王掌控,他明日就打算按功封賞,而且起義檄文也要發布出去了。

安化王不是傻子,如果自己只是造反的話得不到天下人的響應,那自己注定很難成功,所以他必須要找個理由,讓天下人都站在自己這一邊。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孫景文給他找了個很好的理由,那就是權傾朝野的司禮監掌印太監劉瑾。

自從劉瑾上臺以來,他的各種政策是搞得大明烏煙瘴氣,各地百姓對他都是恨之入骨,而且劉瑾還得罪了天下不少的官員,只要打著鏟除劉瑾的口號,天下肯定會有不少人響應,至少不會那么著急的對付安化王。

當然,討逆檄文不是那么好寫的,需要慢慢的斟酌,盡量把劉瑾的罪惡寫得大一些,不管有的沒的都往上寫,反正也就是多費點墨汁而已。

這個孫景文也是個狠人,一口氣羅列了劉瑾十七條罪證,什么貪贓枉法,徇私舞弊都是小兒科,其中連劉瑾陷害文武百官,陰謀架空皇權造反的都來了,要是劉瑾看到這檄文不知會不會被嚇死。

而就是在第二日,安化王的討賊檄文終于發了出去,一發就是幾百份,一副不弄死劉瑾不罷休的氣勢。

也就是在這一天,安化王封何錦為討賊大將軍,而周昂為左副將軍,丁廣為右副將軍,孫景文為軍師,其余的人如魏泰、徐欽、孟彬等人俱都被封賞,儼然一副分封天下的架勢,當然,他也就是做做夢而已。

他手下的這些人個個升官可謂是人人開心,但是有一人例外,那就是被封為討賊左將軍的周昂。

按理說他的官職相比于以前的指揮使是升了,畢竟現在怎么說也是一名將軍了,不過看到自己昔日的手下現在卻成了自己的上司,他是怎么都開心不起來了。

何錦卻是如愿以償,以后再也不用看周昂的臉色了,自己時不時還可以指使他做一些危險的事,最好想個辦法弄死他最好。

在安化王分封官職的時候仇鉞也在場,他把安化王手底下那些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心知這樣一群人是成不了大氣的,跟著安化王造反只是自尋死路,幸虧有那景云替自己作證,不然自己豈不是跟著死?

為了不讓自己的行為激怒朝廷,他在參加完王府的慶功宴后的就稱病了,也算是給自己找了個緩沖的臺階。

安化王也不計較,反正玉泉營的兵馬已經被他掌控,那仇鉞也就剩下一個將軍的稱號了,無兵無權的翻不起大浪來。

回到自己的王府,仇鉞只覺得身心疲憊,雖然自己歸降了安化王,可安化王卻并沒有釋放自己的家人,這讓他很不滿,也是他打算裝病的一個理由。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剛打算洗個澡,突然就發覺自己的屋子里居然多了一個人,一個長相妖艷的女子。

仇鉞敢發誓,他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美人兒,那身段,那樣貌,無不是萬中無一,要不是親眼看見,他都不會相信這世上還有如此美人兒,當真禍國殃民!

不知為啥,這一刻他覺得安化王還是不錯的,知道自己妻妾不在還特意送個美人兒過來,好吧,看在他對自己還不錯的份上,以后還是稍微給他出點主意吧。

“你先到床上去等著,本將軍洗洗就來…”,他對著坐在桌子邊的女子打了個招呼,然后就朝浴桶走去。

秦筱原本是來找他說事的,不過仇鉞一開口她就怒了,放眼天下敢這么對自己說話的人怕是都死了,當然,景云那混蛋根本就不是人。

“仇將軍倒是好興致,家人被擒居然還有心思想那些”,秦筱雖然生氣,不過她忍了,就算要殺這人也不是現在。

一聽到自己的家人仇鉞立馬驚醒過來,他下意識的就轉過頭來看著秦筱:“你不是安化王派來的那什么…”?

秦筱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臉上露出一抹危險的輕笑來:“你覺得我像嗎”?

仇鉞不敢大意,連忙跑到自己剛放下的佩劍邊拿起佩劍來,然后才戒備的看著秦筱,道:“你到底是誰?來此有何目的”?

說實話,看著仇鉞那搶奪武器的動作秦筱只覺得好笑,在我面前你多一把武器有什么用呢?不知為何,她這會兒想起了景云,自己當初在南京的時候也像現在這樣摸進了他的屋子,那混蛋膽子比眼前的人還小,都沒弄清自己的目的就想跑,只是能逃得出我的手心么?別以為來個移花接木的小伎倆就能逃得過我的眼睛,等著吧,等我找到你的時候一定打死你個混蛋。

想著想著她就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神色,看得仇鉞都是一愣一愣的,說事呢,你沒事一個人傻笑個屁啊!還笑得那么好看!

秦筱見仇鉞直直的看著自己,心中惱怒,她干咳了兩聲,正色道:“我是誰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你的家人在我手中就好”。

“你果然是安化王派來的人”。仇鉞頓時瞳孔一縮,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危險的氣息,雖然都是安化王派來的,不過前面他把秦筱當勾欄女子,現在卻把秦筱當危險分子。

“是…也不是”,秦筱嘴角一揚,自己是安化王的人嗎?他只不過是自己利用的對象而已,就跟那景云一樣!

仇鉞皺著眉頭,看著她道:“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筱起身道:“這么說吧,我跟安化王只是合作關系,不過眼下你的家人是在我的手中,并不是安化王,你能明白嗎”?

仇鉞不傻,自然明白秦筱的意思,不過他此時卻糊涂起來,既然此女跟安化王是合作關系,那她來此到底有何目的,而且她到底是誰?

“你抓了我的家人應該是有目的的吧”?仇鉞虛瞇著眼睛看著秦筱。

秦筱輕撫耳尖的發絲,看著仇鉞微微一笑,道:“我來是想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必須一心一意的幫助安化王起事,不能有任何異心,不然你的家人一個都別想活”。

仇鉞心中感嘆,此女容顏當真舉世無雙,那一顰一笑都是那么的動人心弦,只是此女卻不是善女,非男人所能征服。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現在難道不是在替安化王謀事嗎”?仇鉞攤了攤手道。

秦筱搖了搖頭,道:“仇將軍的名聲我可是聽說過,面對韃靼都不曾低頭的人又怎會心甘情愿的幫安化王謀反,如果我所料不差,你是想當朝廷的內應吧”?

仇鉞心神一顫,哪怕他已經做好了準備,可被眼前的女子一語道破自己的想法,他還是沒能控制住自己的神色。

反觀秦筱,當她看到仇鉞的神色時就知道自己猜對了,這一次沒有白來。

“說了這么多還不知姑娘身份”?仇鉞收起輕視的心,面色凝重的問道。

秦筱手腕一抖,一根銀針就射了出去,那仇鉞竟是連反應都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銀針射向自己。

好在秦筱并不是要殺他,銀針直接插入了他的頭發當中。

“飛花銀針,你是十三省綠林盟主秦筱”?仇鉞看到銀針大吃一驚,他顯然低估了眼前女子的實力,更沒想到十三省綠林盟主會跟安化王合作!

秦筱嘴角微揚,抬腳就往外面走去,邊走邊道:“該說的本尊也已經說了,你若敢三心二意,不僅你要死,你全家一個都活不了”。

仇鉞幾乎是眼睜睜的看著秦筱離開,當秦筱走出屋子以后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千算萬算沒算到這個女人會橫插一腳,那自己還能當內應嗎?

城中一處普通的宅院當中,一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正蹲在前堂的地上看著一只螞蟻在地上爬來爬去的,他的身后站著一名手持佩刀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看著年輕男子的舉動是一陣不解,年輕人血氣方剛可以理解,雖然城中危險重重,可勾欄還是可以去的,你這看著一只螞蟻能解渴嗎?又或者說你的家伙也只能滿足一只螞蟻?

蹲在地上的就是偷偷摸摸進城的景云,而站在他身后的則是一直待在城中的青竹幫幫主譚巍。

景云讓自己身邊所有的人都離開寧夏城而獨自留下青竹幫的人是有自己的考慮的,因為青竹幫本的勢力范圍本就在寧夏城,他們在城中有自己的駐地,只要景云不藏身在青竹幫的駐地就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只不過現在景云不得不出現在這里了。

站起身來,景云拍了拍手,指著地面道:“那家伙關在這下面不會被悶死吧”?

“教主放心,下面乃是一條暗道,兩頭通風,不會有事的”,譚巍笑道。

“我信”,景云點了點頭,笑道:“要是下面不通氣也不可能有螞蟻下去不是”?

譚巍:“……”。

這跟螞蟻有什么關系呢?為何總感覺這位副教主說話有那么一點天馬行空呢?既然你知道,那還問個屁啊!

(昨天不知怎么的就重復傳了一章,今天免費一章補償回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