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鹿鼎記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

【0786 李精白坐不住了】

[字數:4442 更新時間:2019/11/13 7:47:00]




  東營水師大營的一幫水師將領和陸軍將領們急的抓耳撓腮議論紛紛。

  韋寶一方面給出了甜棗,答應撫恤,答應收編一部分人,一方面又給出了刀子,說今的話,因為連著三我們一萬人打不了他們十萬人嗎?根本不用打,自己不是就投降了嗎?”

  “譚瘋子不該打那么狠的,也許不打他們東營大營那一場,咱們也不會死幾百人了,還少了幾千山東軍。”林文彪道。

  “譚瘋子也沒有做錯,不是一上來就展示了我們的軍威,他們也不會走到這一步,立刻通知侯三派人去接管東營水師大營,所有附近的山東軍就地聚集整編,留下一萬人,其他人全部分發糧餉和土地,就地遣散安置。”韋寶對林文彪道:“注意,讓侯三部隊的各級教導員負責這些安置工作,注意態度,一定不能鬧出亂子。”

  “不把他們運到遼南去做苦工嗎?我覺得譚瘋子之前把人都運到遼南去挺好的,一勞永逸。”林文彪諫言道。

  “世上沒有那么多便宜的事兒,運到遼南也要別人心甘情愿,運到遼南的人,也同樣需要安置!東營水師大營附近至少有四萬多大軍,全部運到遼南去,這些人會怎么想?如果他們覺得受了委屈,一下子過去這么多人,又都是行伍出身,不是給遼南當地警備司令部找麻煩嗎?然后把人送到遼南,遼南當地的駐軍再把這些人殺了?這不是脫了褲子放屁。”韋寶沒好氣道:“虧你還跟我在一起這么久了,告訴負責安置工作的教導員,要是有人愿意去遼南也可以安排,不過,我估計這樣的人不會多。”

  “是啊,人離鄉賤,不是萬不得已,沒有人愿意離開家鄉。總裁我去了。”林文彪向韋總裁行了一個軍禮,親自去安排。

  這些事情,林文彪其實可以對手下人說清楚,讓手下人去辦的,但他知道事關重大,所以要親自安排。

  接下來的三了妥善安置就一定會妥善安置,其實啊,你們當中一大部分人手里是不缺銀子的,就是吃朝廷的空額吃慣了,舍不得扔掉這份不用付出勞動也可以大賺特賺的差事。”韋寶笑道:“你們要是真心喜歡帶兵打仗,真心能接受我寶軍的章程,覺得自己有帶兵方面的才能,我都會熱烈歡迎你們留下來!但是我寶軍當兵是真正的當兵,訓練,征戰,都有嚴格的制度,這些,你們可都要想好了。否則,我更鼓勵你們到地方上去,做一些買賣,幾個人湊在一起辦個作坊,甚至可以辦個小廠子。未來山東這一帶就要搞活了,等海運開展起來。河間府、滄州府,山東和登萊,將會成為大明北方最繁華的地方!”

  近百名山東軍將領見韋寶雖然只有十五歲,年紀輕的不像話,但是談吐儒雅,文質彬彬,實在無法將韋寶與殺人魔王聯系在一起。

  而且韋大人的氣度寬宏大量,氣質謙和,真的很像有道之人。

  雖然韋寶此時仍然只是正四品的官位,在場的不是三品副將就是四品參將,再次也是各營的營官。

  還有衛所。

  最差也是千戶百戶那些。

  衛指揮使司包括指揮使一人正三品,指揮同知二人從三品,指揮僉事四人正四品,鎮撫二人從五品。經歷一人從七品,知事一人正八品,吏目一人從九品。

  還有管官倉的倉大使和副使那些,都是不入流的。

  所有正千戶一人正五品,副千戶二人從五品,鎮撫二人從六品,百戶十人正六品。

  地方上的衛所千戶百戶與錦衣衛的千戶百戶是沒法比的。

  既然控制了山東軍,韋寶暫時留給這些世襲兵將的位置是一萬人,而他得到的朝廷的額度是五萬陸軍,一萬水師!

  也就是說,部分水師和絕大部分的陸軍,韋寶會讓人從遼南警備司令部重新選人過來,絕大部分世襲兵將是要轉業的,除非是有特殊的軍事才能,特別想留在軍中效力。

  眾人很佩服韋寶的同時,都在心里暗想,你才是想造反的人吧?

  他們聽韋寶的意思,以往的衛所,以后都將取消,韋寶控制的海防總督衙門所下轄的陸軍和水師,都將作為野戰部隊的形式存在,專管駐防、打仗、訓練,或者做一些幫助地方建設的工程,將完全脫離農業生產。

  而且這支軍隊會重新用寶軍的方式整編,這樣的軍隊完全可以看成是韋寶個人的私家軍隊。

  不過,這些人現在看出了韋寶的意圖,就更不敢鬧什么幺蛾子了,上朝廷去集體告韋寶的狀,那是更加不敢的,畢竟他們以后還要在這一片生活,除非不想回家鄉了差不多。

  他們自己會掂量著辦,大概已經弄明白在韋寶的軍隊中是啥回事了,估計得拼了老命,還得完全效忠于韋寶才待的下去。

  水師將領因為普遍有點技術,差不多有一半的人表達了留下來的意愿,剩下一半人要么是想回家做點買賣,要么想弄條船,以后做一些海運方面的生意。

  陸軍則只有少量將領想留下來,大部分人知道很難達到寶軍的要求,干脆決定回鄉當個小地主快活。

  原來以為很復雜的整編,不到十日就被韋寶搞定了。

  現在山東境內只剩下濟南一處重鎮。

  濟南城里面還有兩萬多兵馬,這些人并不是劉養噩的嫡系人馬,都是他在得知東營大營被韋寶攻占了之后,迅速將散步在山東和登萊各處的衛所軍緊急召集到了濟南城中,用來保命用的。

  東營大營和東營水師大營的兵馬有一部分是劉養噩的嫡系,可惜,現在已經盡歸韋寶所有。

  “你在這里守著濟南城!濟南城在咱們手里,咱們就還有與韋寶談判的砝碼,我現在進京去求見九千歲!”李精白對劉養噩道。

  劉養噩一臉陰沉,已經沒有了主意,他做夢也想不到韋寶的人馬那么厲害,幾日功夫就把東營大營和東營水師大營都攻下來了,更想不到自己的嫡系人馬幾萬人,會連人帶糧食都投靠了他韋寶!現在全完了,還說什么籌碼,守著濟南城有什么用?

  “巡撫大人,不如與韋寶議和吧、韋寶可是拿著朝廷的圣旨來的,而且咱們的人已經與他的人馬交過手,雙方根本不是一個個兒,沒法打的。”右布政使王從義道。

  “王從義,你是什么意思?你想投靠韋寶,想保住你的右布政使的位置是不是?”李精白聞言怒了:“告訴你,韋寶對河間府、滄州府、山東和登萊各處的改制是從上到下,毫無遺漏的,以后不但沒有世襲兵馬,沒有朝廷的軍費,各地的稅銀也輪不到各級衙門收取,所有大權都到了他韋寶一個人的手里,讓大家都去喝西北風去?的不錯,眼下只有九千歲說話能管用,看樣子,韋寶仗著陛下寵信,的確驕狂不可一世!”

  王從義輕聲對劉養噩道:“劉將軍,現在你手里已經沒有多少人,光憑兩萬兵馬和濟南一座空城,怎么對抗韋寶?韋寶現在正在東營大營整頓,我估摸著,三五日內就會來濟南,到時候再想找韋寶談,可就被動了。”

  劉養噩腦子亂的很,不耐煩的點點頭,并沒有回應王從義。

  王從義嘆口氣,索性完全不吭聲了。

  李精白與布政使司一幫大員商議一陣,更加不放心,他擔心自己前腳一走,后腳這些人就把城池和兵馬拱手送給了韋寶,到時候,他在山東就徹底沒有位置了。

  這一切,后堂的李精白的女兒李靜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爹,您今日就要去京城嗎?”李靜等父親一到后堂便問道。

  “嗯,今日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我得要九千歲明確的話!若是九千歲也是支持韋寶的,那就只能這樣了,倘若九千歲并不支持韋寶,一切都還有轉機。”李精白對李靜道。

  明朝以前沒有“山東省”這個概念。

  “山東”這個詞最早作為行政區劃概念,是從金代開始的,當時的“山東東路”、“山東西路”兩個行政區劃和在一起,與目前的山東省管轄范圍大致相近,兩者相互獨立并不是一個整體,青州所在的位置在山東東路,并不是山東東路和山東西路的行政中心。

  到了元代,現在的山東區域與現在的河北、山西、北京、垮就垮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