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替天行盜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手機閱讀

第四百二十一章【君來我已老】(上)

[字數:5272 更新時間:2019/11/13 7:48:00]




  最近因為藏獒的行情看漲,血統純正的藏獒一個個變得身價不菲,而羅獵的這條雪獒更是難得一見的稀有品種,自然被居心不良者覬覦,剛才羅獵進去吃面,雪獒就在門外等著,可有人偷偷利用麻醉槍擊中了它,利用繩網將它網住扔到皮卡車上掠走。

  剛巧這一幕被路過的麻燕兒看到,麻燕兒本想將那群人攔截下來,可惜來不及了,她遇到羅獵馬上將這件事告訴了他。

  皮卡車開得速度并不快,三名偷狗賊還因為今真是撿到寶了。

  司機從觀后鏡中看到了那輛風馳電掣追逐而來的摩托車,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向同伴道:“好像有人追上來了。”

  一名同伴向后看了看,冷笑道:“把他擠出去。”

  司機點了點頭,故意閃開一段距離,等到羅獵駕駛摩托車追趕到旁邊的時候猛一打方向,試圖將羅獵連人帶車撞飛。羅獵早已料到對方會有這樣的舉動,在對方付諸行動之前已經提前減速剎車。對方撞了一個空,皮卡車在公路上一個大甩尾,羅獵在前方出現空隙的時候,加速沖了過去。

  他飛身從摩托車上一躍而起,抓住皮卡車的貨箱翻入其中。

  失去控制的摩托車歪歪斜斜駛入并歪倒在道路旁的壕溝之中,羅獵看到車廂內的雪獒一動不動,伸手摸了摸它體溫仍在,知道它是被暫時麻醉,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司機猛然加速試圖將羅獵甩下車去,羅獵抓住車廂,如同長在皮卡車上一樣。

  駕駛室內一人惡狠狠罵了一句,打開明,再加上羅獵態度誠懇,主動表示要賠償他的損失,這件事很快達成了協議,羅獵賠償五千塊,車主自行負責維修。

  麻燕兒本來以為羅獵根本拿不出這筆錢,可羅獵居然很快就取出了五千塊遞給了車主,麻燕兒看到羅獵手中的軍綠色旅行袋,她最初見到此人的時候他可是一窮二白,也根本沒有旅行袋,不由得生出警惕。

  雪獒雖然中了麻醉劑,可是它本身體格雄壯,沒多久就蘇醒了過來,蘇醒之后,雪獒馬上憤怒地咆哮起來,頸部的雪白長毛也支楞了起來,顯然是怒到了極點,雪獒的咆哮聲把眾人嚇得全都向后退去。

  羅獵制止了它繼續咆哮,安撫了一會兒雪獒的情緒終于穩定了下來。

  此時遠處傳來警笛聲,麻燕兒向羅獵道:“對了,我們幫你報警了。”

  羅獵聞言一怔:“報警?”

  麻燕兒點了點頭,她留意到羅獵的表情有些緊張,心中暗忖難道他不想見到警察?羅獵舉目向遠處看了看,他朝麻燕兒點了點頭道:“謝謝你們幫忙,對了我先走了。”

  麻燕兒還想說什么,可是羅獵根本不聽她說話,已經帶著雪獒快步走下了公路,很快就翻越草丘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羅獵逃離公路之后,走出很長一段距離,方才帶著雪獒停下腳步,轉身回望,看到遠處的公路上仍然有警燈閃爍,警察已經趕到了地方,應當是在調查剛才的狀況,羅獵清楚的意識到,如果他繼續留下可能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他是個來歷不明的人,在這個時代根本沒有身份。如果警察見到他,肯定會把他扣起來。

  雪獒挨著羅獵蹲了下去,羅獵伸手撫摸了一下它的背脊,低聲道:“我必須要回去,我們一定會回去。”

  雪獒咿唔叫了一聲似乎在回應羅獵的話,事實上能夠回應他的也只有雪獒了。

  西海北岸有一座濱水而建的小木屋,陽光正好,一位白發老人正在花園內澆花,一會兒功夫,她就直起腰來,揉著腰部,自語道:“真是老了……”摘下老花鏡,眺望著遠方蔚藍色的西海,久久凝望著若有所思。

  直到一聲歡快的呼喊才打斷了她車沉思:“祖奶奶!”

  麻燕兒穿著白襯衫工裝褲,蹦蹦跳跳地向老人跑了過來。

  老人望著這元氣滿滿的女孩兒,不禁笑了起來,她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想起了曾經屬于她的青蔥歲月,不知不覺身邊的朋友接二連三的離去,這個世界上連個能說心里話的人都沒有了。

  麻燕兒來到老人身邊,摟住她的脖子在她的左右臉頰上各吻了一記,笑道:“祖奶奶,您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漂亮了。”

  “別恭維我,一個鶴發雞皮的老太婆跟年輕漂亮又有什么關系?”

  麻燕兒道:“您老在我心中是最美最美的大美人。”

  老人笑了起來:“你這張小嘴就是甜,我雖然明知道你在恭維我,可聽著還是高興。說,這次過來是不是又想讓我幫你做什么?”

  麻燕兒道:“豈敢豈敢,我這個考古系剛畢業的學生豈敢勞您這位考古界泰斗的大駕,就是想聽您說故事了。”

  老人道:“我的故事講了一輩子,你聽不煩啊?”

  麻燕兒道:“不煩,一點都不煩,對了,祖奶奶,您還沒告訴過我,您說的那位英雄是誰?”

  老人搖了搖頭,顯然不愿提起他的名字,她遙望著遠方的西海道:“我只知道如果沒有他,可能這個世界早已不存在了。”

  “那就是救世主!耶穌?”

  老人笑道:“他倒是做過牧師,一個假牧師。”說到這里,她又露出會心的笑容,可能是人老了,越來越喜歡懷舊,她多半時間都在想以前所經歷的事情。

  麻燕兒道:“我爸讓我給您老捎來了一些營養品,他最近工作忙,抽不出時間過來,他讓我下月接您回黃浦呢。”

  “我不去!”老人的語氣非常堅定。

  麻燕兒道:“我知道您老身體好,可是您畢竟一個人啊,最近西海周圍的治安可不好,昨不定也是個作奸犯科的人,燕兒,你一定要小心。”

  麻燕兒道:“他應該不是壞人,看著跟個流浪漢似的,不過眼神很干凈,看起來不像壞人。”

  老人道:“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個世界不能只看外表,現在雖然是和平年代,可并不是沒有壞人了。”

  “對了,祖奶奶,他還知道許多關于咱們家的事情,他知道您的父親是麻博軒教授,還知道您叫麻雀,居然還知道您沒有兄弟姐妹。”

  老人就是麻雀,她愣了一下:“什么?”畢竟這個世界上知道這些的只有他們家里人,她好像從未對外人提起過,而且她的后人也不會輕易提起,麻雀頓時警惕道:“這就更應該小心了,說不定他別有動機,不然他為何會調查咱們家的事情?”

  麻燕兒道:“您老就是這樣,懷疑一切,在你眼中這個世界上就沒幾個好人。”

  麻雀嘆了口氣道:“等你長大了就會慢慢明白的。”

  麻燕兒道:“祖奶奶,我已經夠大了,對了他還說想見見您呢。”

  麻雀道:“你說得那個人叫什么?”

  麻燕兒道:“他叫羅獵!”

  麻雀剛剛拿起的茶杯當啷一聲落在了地上,頓時摔得粉碎,她的表情充滿了震驚和不可思議:“他叫什么?”

  麻燕兒道:“他叫羅獵啊,怎么?您認識他?”

  麻雀很快及鎮定了下來,她搖了搖頭,心中暗忖怎么可能,沒有任何可能性的,都過去了一百多年,就算羅獵失蹤后仍然活著,他也應當活不到現在,就算活到現在也和自己一樣是個耄耋老人了。

  麻燕兒道:“我用手機拍了他的照片。”

  麻雀戴上花鏡道:“快,拿給我看看!”

  麻燕兒找到有羅獵的那張照片。

  麻雀接過手機當她看清照片上的男子之后,她的手不由得顫抖起來,雖然羅獵留著長發生著滿臉的絡腮胡子,可麻雀還是一眼就將他認了出來,這個世界上容貌相像的人有很多,但是羅獵那特立獨行的氣質是他人沒有的。

  麻燕兒還從未見過淡定的老祖母居然失去了鎮定,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他……他在什么地方?快,你快帶我去找他!”

  麻燕兒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昨得做賊心虛吧。”

  麻雀道:“他是個好人,不會做壞事。”

  麻燕兒詫異地睜大了雙眸,想不到老人家改口改得如此之快。

  麻雀顫巍巍站起身來:“我……我去換衣服,我跟你一起去找他。”

  麻燕兒道:“你可別,這么著吧,您在家里等著,我去昨天遇到他的地方找找,或許他還沒有離開呢。”

  麻雀道:“我跟你一起去。”

  麻燕兒道:“別介啊,乖乖在家里等著,聽話。”

  麻雀目送她遠去,雖然很想跟上去,可想起自己現在老態龍鐘,只怕會拖慢她的速度,也只好作罷,她想了一會兒,拿起了電話,迅速撥通了一個號碼。

  當電話接通之后,她卻又改變了主意,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雄渾的聲音道:“奶奶,你有什么事啊?”

  “沒事……我……我撥錯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