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黃須兒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十二章 四方云動

[字數:5708 更新時間:2013-11-20 5:14:00]





  “劉備?”曹彰一聽這個名字,頓時心里“咯噔”了一下,這個三國演義里面捻不死,打不爛,到處流眼淚“騙男人”的不死小強來了?!

  此時,老爹曹操正想著怎么彌補一下剛剛跟鄭玄弄得有些生分了的關系,想著日后多叫曹彰孝敬孝敬鄭玄,多拉近一下關系;甚至還想著以后叫曹彰多帶著曹家的幾個兒子一起去鄭玄那里學習學習,說不定鄭玄老夫子一高興再收自己幾個兒子,那就美了;不過不管鄭玄剛剛對著老爹曹操怎么不給面子等等,還是影響不了老爹曹操此時愉快的心情,畢竟能和鄭玄這個名滿天下的“經博士”(博學之士,不是指現博士!)拉上關系,對于整個天下士人間的影響還是很有份量的,至少那些人學士不會再太過鄙視自己曹家那“宦官”的出身了。

  因此,當門房下人前來稟報劉備來訪的消息時,這老爹曹操還那邊得意的yy呢,愣是沒有聽見;都過去了一刻了,老爹曹操還坐自己的位子上沉思哪,沒有話,直到身邊的郭嘉實看不下去了,悄悄捅了捅老爹曹操,他才醒悟了過來,問郭嘉道:“奉孝,何事啊?”

  郭嘉連忙對著曹操回道:“主公,小沛劉備劉玄德門外求見哪!”

  “哦?哦!”老爹曹操此時才緩過神來,急忙對著跪下面的下人說道:“快快有情!快快有情!”說完,竟然又是起身走到議事廳門外準備親自迎接劉備,可曹操一走到門外,就見到門口的曹彰還一直呆那里。

  老爹曹操以前一直只喜歡聰明伶俐、功課出眾的曹丕和曹植,相對于曹彰,這老爹曹操是一直不是怎么很喜歡,伴隨著曹彰的成長,這一勇之夫、頑劣不堪、到處闖禍的映象已經牢牢的鐫刻老爹曹操的腦海了;不過自從年后大病一場之后,這個老二現已經長進了不少,不止武藝上許褚、史阿是贊許有加,就連化課上荀?、荀攸等人也是稱贊其大有進步,現就連這“經博士”的鄭玄都看上了自己的這個二兒子,再加上征討張繡結束后,回到許昌聽了李典報告的這小子處理典家個孩子的事情上,可見自家老二還是有些能耐的,所以現的老爹曹操已經開始有些喜歡這個二兒子了;但是面子上老爹曹操還是要硬氣一些,于是他就眉頭一皺,喝道:“彰兒,還不快點回去,準備準備,不要鄭老夫子的課上丟了我曹家的臉面,快去多讀讀書,像你大哥、三弟多看看書,不要整日里就知道練武,需知君子治世可不是只靠武力的!”

  曹彰現的心里是要多不爽又多不爽,心想:“靠!剛剛被逼拜了第二次師傅,現又被無緣無故罵了一頓。書!我讀過的都是人類幾千年歷史的化精髓,你們又知道多少?治世!老子又不是沒有管過人,好歹手底下管理過十幾個人哪,再說了,雖然咱不是什么政治家、高級的職業經理人,但是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走路嘛,后世的那些的管理經驗管理手冊,用來管理管理你現的幾州之地,還不是綽綽有余的,知道什么是經濟嘛?!那才是管理國家、世界的命脈哪!!哼……”

  曹彰心里想得是這些,可是面子上又不能就跟老爹曹操這么說,所以這小子只能唯唯諾諾的回了聲“是”,然后連忙抱頭鼠竄地跑開了,不過,曹彰也沒有跑遠,轉了個彎之后就悄悄的躲到議事堂旁邊的廊柱下,想偷偷的看看這個后世名滿天下的“劉使君”!

  不到片刻,下人就把劉備帶進了議事堂,這劉備原本有些不開心,為什么?因為老爹曹操yy的時候,把人家劉備晾門外晾了一刻多,這劉備心想,好歹我也算是一方諸侯,原本和呂布雖說有些齷齪,倒也還不至于到兵戎相見的地步,但是聽了你曹操的話,我才厲兵秣馬準備起兵的,沒想到你曹操的手下不機靈,被呂布的人活捉了,還把我寫給你的回信也給拿掉了,現害得我走投無路、兄弟失散、眾叛親離、妻兒失陷的不說,還硬是把我晾門外曬了一刻的太陽,你曹操也未免欺人太甚了,過河拆橋也沒這么個拆法的啊!

  進了司空府之后,這劉備是一路想一路走的,到了司空府議事堂一看,“嚯!”好家伙,這曹操率領著手下一干武都廳門口候著自己哪,足見曹操對自己的尊重了;這曹操一見到劉備過來了,連忙上前,握住劉備的雙手,說道:“玄德啊!操處事不密,害的玄德失了棲身之所,妻離子散,兄弟分離,此皆操之過也!望玄德多多包涵!”

  老爹曹操都已經這么說了,他劉備還能說什么,只見這劉備又是“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這一下弄得老爹曹操也是哭笑不得,只能連聲安慰道:“玄德,勿要如此,勿要如此!想你二弟云長、三弟翼德,皆乃萬人敵也,就是呂布親往也未必留的住他們,放心,他們一定會來找你的,到時候我軍征伐呂布時,還要倚重你們哪!”

  聽了老爹曹操這話,劉備算是好了一些,哽咽的回道:“還煩請、有勞!司空大人多方派人尋找我那兩位失散的兄弟,速速兵討伐逆賊呂布,備愿為前驅!”

  老爹曹操此時已經將劉備與簡雍領進了議事堂,聽到劉備這么一說,也是毫不隱瞞,將目前呂布軍與自己軍隊的情形以及郭嘉與荀?、荀攸叔侄所擬定的戰略計劃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劉備,并且也象征性的尋求了一下劉備的意見,當然以劉備的本性也不會說出什么有營養的話來,后,老爹曹操將所有的事情講完了,就對著劉備說道:“玄德,你的住處我已經替你安排好了,看你這一路匆忙的,想必也已經累了,先去歇息歇息!你且安心修養,一有云長與翼德的消息,我馬上差人報你!”

  如此這般之后,老爹曹操又率手下眾人將劉備送出了府去;然后繼續回議事廳商議政事;

  這時候,躲一邊的曹彰又悄悄的溜出了議事廳的院子,一邊走一邊想:好家伙,這劉備就是劉備,放到二十一世紀那是絕對的巨星啊!!眼淚說來就來,都趕得上《大腕》的傅彪了!再說這家伙長得也的確還不錯,儀表堂堂的,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比老爹曹操高出小半拉腦袋,因為長期習武與奔走的關系,年近四十的人了,身材卻也還沒有走樣,勻稱健壯,而且面如白玉,五官清秀,特別是那對大耳朵,雖不象《三國演義》形容的那么“垂肩”,但是跟西天如來佛祖的耳朵有得一拼,不過這對耳朵長他身上卻看不出什么別扭,倒是年男子的風、成熟與氣質全都集他的身上了(前提是他不哭!),難怪不管多么的落魄與潦倒,都還能騙到不少男性的人才啊!!看他身上除了沒有老爹曹操那種逼人的氣勢外(可能是目前還沒有底氣),哪樣都看上去比自己的老爹曹操強上幾分,不愧是這個亂世唯一能和老爹曹操抗衡一生的“不世梟雄”,可惜的是,今天除了劉備外只見到了這個劉備出了名的小跟班簡雍,看上去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真想見識見識“武圣”關二爺和“猛將兄”張飛啊……

  正想著的曹彰也沒有注意道路,就這么一路走著想著的,忽然就撞到了一個人,由于此時的曹彰身材已經因為長期鍛練的緣故,壯碩的不得了了,雖然年幼,但是尋常大人都比不過他,被曹彰撞到的那人也是頓時摔得了一個人仰馬翻,不過這一撞,曹彰也馬上驚醒了過來,連忙上前攙扶起那人,一邊不斷的道歉,一邊不斷的幫著此人拍打身上的灰塵與污漬;

  此時的曹彰才看到,這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年男子,是老爹曹操手下從來沒有見過,渾身精瘦,面貌慈和,咋看上去有些仙風道骨的樣子,但是一身漢官服裝束,整潔有序,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仔細看一看,以曹彰自己原來的世界省人的觀點來看,這個家伙絕對不會是個什么簡單的人物,再看看,他身邊還帶有幾個隨從,一個個對自己橫眉豎眼的,目光極不友善,曹彰初步估計是外來的使者或者信使之類的。

  不過不管怎么樣,“尊老愛幼”這種二十一世紀的明禮貌,曹彰還是保有的,等到曹彰攙扶起這位先生,并且幫他把身上的灰塵以及污漬稍微抹干凈了一些后,曹彰連忙對著這位先生,行了一禮說道:“小子莽撞,撞倒了先生,還請先生原諒!”

  這人還沒有開口,旁邊負責帶路的曹府家人,倒是先說了起來;由于剛才曹彰與這人撞的太突然了,那名負責帶路的家人也一下子懵了,所以等到曹彰說話了,那名家人這才醒過神來;只聽這名家人先是對著那名年人說道:“張大人,這位是我家二公子曹彰,今日剛剛被鄭玄鄭大師收為門下弟子!”

  之后,這名家人馬上又對著曹彰說道:“二公子,這位先生是江東使者張?張大人,是前來與曹大人商議事情的!”

  “哦?!”聽了曹府家人的介紹后,曹彰與張?都腦海驚訝了一下;

  曹彰想得是:這個人就是江東二張之一,后為孫權謀劃定都秣陵,開啟了南京城朝古都歷史名城命運的張?張子綱,果然是氣不凡;

  張?想得是:雖然曹操的這幾個兒子倒是都沒有怎么聽說過有什么特別的過人之處;但是這個鄭老夫子的脾氣是極為強硬的,誰也不可能強迫他收弟子的,所以這孩子能被鄭老先生看,說明定是有些過人之處的啊!看他剛才的舉止,不嬌不傲,謙謙有禮,年紀小小的果然有些不凡!

  兩人都互相省視著對方,出于禮貌,還是曹彰先開口說話了:“原來先生就是名滿江東的,二張之一的張?張先生,小子久仰大名了,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這張?又是一愣,想不到十來歲的孩子居然能說出這么冠冕堂皇的“大人話”?!但是張?畢竟也是見過風浪的人了,連忙回道:“二公子過獎了,下只是浪得虛名而已,倒是二公子,能入得鄭大家的門下,倒是令張某羨慕不已啊!”

  不過曹彰對張?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興趣,雖然聽得出張?的話隱隱約約有些諷刺自己被鄭玄收為弟子有些不清不楚的,但是曹彰也沒有心思去跟張?斗嘴,想要快點去練武了,于是他也沒有理睬張?的話語,對著張?說了:“看張大人的樣子,象是還有要事與家父商談,小子就不耽誤張大人了,大人,請!”說完,就退到路旁,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請張?先走。

  但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到了張?耳朵里就不一樣了,從“先生”到“大人”的稱呼轉變,加令得張?對于曹彰有了深的認識,這小子不簡單,對自己暗暗諷刺的話語,既沒有反應,也沒有反駁,只是當作沒有聽到一般,好深的忍耐功夫啊!

  當然,張?面子上也沒有怎么樣,只是對著曹彰微微拱了拱手,說了聲:“多謝!”之后就帶著手下眾人曹府家人的帶領下轉身離開,前往議事廳了;曹彰目送了張?離開了自己的視線之后,也往小校場去練武去了。

  話題再轉回到張?身上,這張?曹府家人的帶領下,來到了司空府的議事廳,給老爹曹操見過禮之后,就奉上了主公孫策的書信,并且說道:“司空大人,前次大人舉兵討伐張繡,我家主公親率數萬大軍進軍江夏湖口,幾次交戰下來,互有勝負,雖然沒有大勝黃祖,但是總算是牽制住了荊州劉表的數萬大軍,響應了朝廷的討逆之戰;現如今我家主公差某前來,想來問問朝廷還有何旨意?請司空大人示下!”

  老爹曹操看完了孫策的書信,內容大致與張?所說沒有什么出入,略微沉思了一會,抬頭看了看郭嘉,得到了郭嘉的眼神暗示之后,就對著張?說道:“子綱一路辛苦了,先去驛館歇息一晚,此事暫且等曹某明日上朝之時,稟明天子之后,再答復你,如何?”

  張?也是識趣的人,隨即告辭了老爹曹操,帶著下人們將禮物與禮品清單交給了曹府管家“曹”書后,就去驛館休息去了;

  老爹曹操見到張?出去了一段時間后,對著郭嘉說道:“這哪是什么請旨,就是來跟我請功的!哼~~孫伯符打得好算盤啊!兵湖口,還幾次交戰?怕是連一次都沒有到過江夏城下,還想來請功!”

  郭嘉想了一下,對老爹曹操說道:“主公,不管這孫策是否與江夏黃祖有過交戰,主公還是要大加封賞他一下!”

  老爹曹操有些不解的看著郭嘉,問道:“奉孝,怎么說?”

  郭嘉對著老爹曹操說道:“主公,我們現也算得上是四面樹敵,除了將要對付的呂布,周圍袁紹、袁術、劉表無不對我們虎視眈眈,而孫策所處之地,除了河北袁紹外,正好又都與劉表、袁術、呂布的地盤相接壤,此次征戰張繡就可以看出,這孫策雖然沒有真正的與劉表交戰,但是他至少已經出兵,而且事實上也牽制了不少劉表的軍隊,這說明,孫策手下也有張?張昭之類的聰明人,他們知道正真攻擊劉表是得不到任何好處的,所以他們只出兵不交戰,即不損失實力,又不想得罪我們;看來孫策是知道,我們彼此都是屬于遠交近攻之計相交的雙方,目前的狀況是我們合作的利益遠比相互交惡來的多;主公請想,若是我軍進攻呂布、袁術、劉表任何一方,都可以叫孫策出兵策應,即可夾擊一方又可威懾與我軍交惡的另外兩家勢力,這對于我軍的情形可是大有幫助,以嘉只見,先許以其高官厚祿,等到我們將周邊的勢力一一拔除之后,接下來就是他了!”

  老爹曹操聞言之后,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有奉孝之助,我無憂也!只是封孫策何樣官職較為合適呢?”

  郭嘉想了一想,說道:“江東現都還不完全掌握孫策手,而且還有山越肆虐,不如就封孫策為吳侯,討虜將軍如何?即向孫策表明,我們默許他整個江東之地,給他一個大義名分,反正目前我們也無法插手江東的事情;給孫策一個討虜將軍的名號,讓他去與山越斗,讓他于山越的戰爭消耗其實力,使他沒有一個穩固的后方,日后我們要收拾他也方便一些!”

  老爹曹操一聽,撫須大笑,這事就這么定了;第二天一早,老爹曹操上朝的時候出面,以江東孫策數次響應朝廷討逆而出兵的行為,向天子奏請封賞孫策為“吳侯”、“討虜將軍”,與孫策交好的太傅馬日碑的斡旋下,張?順利的得到了朝廷對孫策的的“封號”,拜謝了老爹曹操之后,張?就興高采烈的回往東吳去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财神捕鱼跟位置设定有关么 梦幻国际棋牌新版下载 平码四连肖多少倍 股市基本面分析 pk10缩水 心水一点必中特第20期 麻将玩法技巧大全东北 快乐8是正规的吗 意甲联赛积分排名 至尊棋牌怎么下载安 什么叫连码 下载单机麻将游戏四 平特一肖加4的计算公式 股票期权试点结算规 分分彩走势图app 足球直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