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朱門風流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百章 樹倒猢猻散?樹倒算總賬

[字數:5411 更新時間:2013-11-15 8:33:00]



  第七百章 樹倒猢猻散?樹倒算總賬

  漢王薨了!

  漢藩已經平定!

  接連兩個消息讓京城上上下下的人都覺得始料不及。登基以來,朱瞻基面上應付裕如,哪怕在得知朱高煦謀反的消息時也依舊面不改色,但心里對這個叔父終究是重視的——漢藩畢竟是無數懷有二心之人的一面旗幟,也是他一定要拿下的敵人;而在文武大臣眼中,這一場仗打完,年輕的皇帝方才算是真正奠定了權威,而且也能順勢向天下展示一番仁義。

  可是,這個曾經鬧騰出無數事情,強橫霸道到睥睨一切的漢王朱高煦,居然就這么真的剛剛好死了!而且,他一死,樂安上下就再無斗志,更是上了奏表乞罪乞降!

  盡管身為皇帝就不能像身為太子太孫時那么自由出宮,但有那些太監縝密周到的安排,再加上蒞臨的乃是周王公館,張太后也就沒有攔阻。這會兒,他正在錦繡居后頭茂密的竹林中和朱寧對坐弈棋,眼看落下最后一子便是大勝,他卻忽然覺得意興闌珊。

  朱寧和朱瞻基不止認識一兩天了,深知這位年輕至尊的秉性,此時也就順勢把手中黑子丟進了紫金缽中,拍拍手笑道:“可是皇上覺得這漢藩平定和意料中的不一樣,所以才心情不佳?要我說來,漢王本來就是外剛內懦的人,如今這樣也沒什么不好。殺雞不用牛刀,皇上御駕親征,原本就是為了震懾小人。如今三兩人到山東便令漢王自敗,更顯皇上英明。”

  朱瞻基自幼便看著朱高煦飛揚跋扈,事事都要騎在父親朱高熾的頭上,那不滿和憤怒早就不是一兩天了。更何況此前從南京奔喪回北京,朱高煦調兵遣將沿途堵截,甚至還特意派出了認識他的人,分明就是想置他于死地。倘若不是作為皇帝,需得時時刻刻記得布施仁義,他哪里會在朱高煦最初謀反的時候派人送什么親筆信,直接就下令征討了。

  “寧姑姑的話固然不錯,但朕畢竟在漢藩的陰影下過了那么多年,如今就這么滑稽地平定了如鯁在喉的漢藩,卻總覺得心里不痛快!”先頭消息傳來的時候,朱瞻基在文武大臣面前都表露出了欣慰和高興,說什么不用加刀兵則是山東安寧,正是他所愿,但這會兒他卻不想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他欠父皇的,也同樣欠朕的,讓他這般死了實在是太便宜!”

  比起朱棣和朱高熾這兩代君王,人人都說朱瞻基文武兼通溫文爾雅,最是人君典范,但此時此刻,看到這暴躁惱怒的青年皇帝,朱寧卻忍不住想嘆氣。除了皇帝,朱家的宗室子弟大多都不會掩飾暴戾的一面,哪怕是她的父親,也有暴怒殺人的時候,可朱瞻基卻從小被稱作是好圣孫,繼而又是仁孝太子,鮮有露出真性情。倘若如今這一幕讓那些東宮師傅和楊士奇那些閣臣看到了,怕是少不得一番勸諫,她也只能裝做沒看到了。

  “死了就死了,皇上和一個死人較什么勁?再說了,如今漢王諸子都已經解往京城,到時候匍匐闕下叩首請罪,往日再尊榮再跋扈,也都是階下囚而已。漢王若在泉下,知道自己這一死就讓樂安上下離心,知道自己的兒子那般膿包,總比皇上更不甘心吧?倒是趙王……皇上如今該考慮的應當是趙王,而不是一個死人。”

  盡管如今二十七日國喪已過,但朱瞻基和朱寧都是朱家宗室,因此都是素服,桌上也沒有點心蔬果等等,不過是彼此一杯清水而已。才喝了一口水的朱瞻基聽朱寧說到趙王,頓時想起了當年趙王引起的那場混亂,于是皺著眉頭放下了水杯。

  “當初孟賢兄弟圖謀進毒謀害太宗皇帝,事敗各有罪責,可事后趙王和安陽王卻輕輕巧巧脫身,哪有那么便宜!子謀其父,罪不容恕!更何況元節已經派人傳回消息說,漢王府抄檢到了漢王趙王來往的多封信件,不少都是**裸地商討大逆之事。朕不想放過他,可太祖分封宗室如今所余眾多,可皇爺爺冊封的本就只有漢藩趙藩,倘若都一下子撤封加罪,未免太過,反倒讓別人恥笑……”

  見朱瞻基說著說著就站起身來,一面踱步一面喃喃自語,朱寧哪里不知道這不同于剛剛,那會兒她可以勸諫,但眼下他只是想有個人聆聽,并不是想要什么建言。于是,她便靜靜地捧著水杯坐在石凳上,目光卻透過層層竹林,看向了那只露出星星點點的天空。

  她當初接下了臨時統轄后宮那件差事,如今張太后亦是履行了諾言。錦衣衛拿到了汝陽王諸多不法罪證,如今汝陽王已經奪爵禁錮,而她一母同胞的兄弟新安王亦是受了申飭,周王府總算是消停多了。如此一來,父親朱橚應當也能安安穩穩地頤養天年。此次漢藩一平,天下大定,她以后的日子應該會平平淡淡才是。

  “趙王固然是大罪,但話說回來,當日太宗皇帝對孟氏的處置卻是輕了。縱使是功臣,以臣謀君便是大罪……寧姑姑覺得,朕是問罪趙王叔,還是釋此事弗問?是重處孟氏,以儆效尤,還是罷此事再不提,以收勛貴之心?”

  剛剛朱瞻基突然提到孟家的時候,朱寧就已經清醒了過來,待聽到這最后一個問題,眉頭頓時皺起了一個大疙瘩,旋即便搖搖頭說:“皇上這話問錯了人,這是政務大事,該當垂詢那些部閣府院大臣,哪有問一個王府郡主的道理。”

  “可朕聽說,寧姑姑和孟賢留下的那個女兒交情不錯,眼見朕惱了,就不說說情?”

  “私誼是私誼,政事是政事,太后尚且拒了垂簾之請,更何況一個王府郡主?皇上是來周王公館散心解悶的,剛才我可什么都沒聽見。”

  見朱寧竟然滴水不漏地把自己的話全都堵了回來,朱瞻基頓時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心中卻極為滿意。他如今是天子,就連后宮那些嬪妃,不是想從他口中套些話,就是想為自家要些別樣的好處,總算是他沒有看錯朱寧,她終究是不同的。留下又坐了一會,他便起身告辭,朱寧少不得親自把他送到了大門口。

  然而,在門口看著一眾隨從又是警戒又是備馬,朱瞻基忽然頭也不回地對身后的朱寧說道:“朕先頭能平安回京,固然有元節和袁卿的扈從之功,但那幾個孟家家丁亦是有功,所以朕已經吩咐孟家除了他們的奴籍,又厚厚犒賞了他們和家人。元節的大姐嫁給了保定侯之子,這點私心也是尋常。憑他的功勞,既然想保一個孟氏,朕自然不會再為難。寧姑姑公私分明,朕心甚慰。若你是男兒,朕興許就多了一大臂助。”

  看著一眾人上馬離去,仍站在大門口的朱寧不禁心中苦笑。要說公私分明,天底下哪有那么多能公私分明的人,她自然關心密友,但張越已經在明里幫了孟家一把,她再多事就是弄巧成拙了。而且,若她是有才能的宗室男子,朱瞻基又怎會放心和她說話?

  回宮之后,朱瞻基先去仁壽宮見了張太后,在那兒用了午飯方才出來。等一回到乾清宮,他就吩咐迎上前來的王瑾去劉永誠那兒調一些妥當精干的人,兩人一塊去一趟青州府,又囑咐讓劉永誠把漢王的那幾個兒子先押回京城,而王瑾留在那兒和張越一塊把接下來的事情辦了,又特意點出了天津三衛。

  王瑾聽朱瞻基特意提到天津兩個字,頓時明白是那一趟運河水路的遭遇讓朱瞻基惱了火。也難怪皇帝惱火,天津三衛一向是京城的南大門之一,先頭朱棣駕崩的時候,也曾下令那兒嚴加警戒。要真的是有軍官勾結漢王,那么先頭大行皇帝即位那會兒幸好是沒有爆發,若是爆發了,天津一倒戈,京城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

  劉永誠和王瑾帶著御馬監百多人出發前往山東才沒多久,朝中幾個部院大臣聯名陳情,道是趙王朱高燧與漢庶人朱高煦共謀逆已久,如今漢藩既平,便應當移兵彰德府,一舉擒下趙王,否則異日必定還得有一場征討。此議一出,朝野嘩然,有如蹇義夏原吉般支持的,有如楊榮杜楨這般躊躇的,卻也有楊士奇這般堅決反對的……而在群臣的議論聲中,朱瞻基暫時把此事的決斷延后,卻干了另外一件事。

  都察院左都御史劉觀貪恣無法,著下錦衣衛勘問!

  尚在樂安的張越和王瑾劉永誠見面之后,就立刻把那幾個燙手的郡王轉交了劉永誠,然后和王瑾從漢王府書房中查找那些來往書信。等到得知暫時沒法對趙王朱高燧下手,又因朱高煦死得太快而憋了一肚子氣的朱瞻基,直接派了錦衣衛出去,把之前才打發出京城視察黃河水道的劉觀給下了獄,有感于一顆毒瘤被除的他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可面對自己的新任務,他卻忍不住一陣陣頭大。

  都說是破家縣令,滅門令尹,他倒更好,走到哪里就殺到哪里,除了之前去南京那一趟勉強還算太平,其余地方幾乎是處處人頭落了一地——即便有的時候是在戰場上砍下敵人的腦袋。此次也是一樣,朱瞻基的意思竟然是,他這個左僉都御史既然做了,便該大大地立威,所以此次處置那些勾結朱高煦預備舉城或舉兵響應的軍官,這任務就完全交給他了。

  “小張大人,這勛貴們的名頭哪一個不是用人頭堆出來的,就是英國公,在交阯的名聲也是靠殺人筑京觀造出來的。對別人來說有殺氣是壞事,可對您來說卻是好事。就拿這一回來說,您在威海衛大開殺戒,朝堂上只有叫好,沒有一個彈劾的,換作從前可能么?如今不是從前了,您再沒有什么掣肘,咱家雖說在這兒,可具體的事情您看著辦就好,別說皇上有命,就是太后也有命,咱家決不插手干涉!”

  對于王瑾的人品,張越自然信得過,但對于這樣一樁所謂“立威”的差事,他卻很想掰手指頭計算一下到時候該砍下多少腦袋。把那幾大箱東西打包從漢王府搬到了樂安衙門,他也不用別人,就帶著彭十三打足了精神把這一封封信整理了出來。當看到那謄抄好的長長一份名單時,別說他心情沉重,就是揉著手腕子的彭十三也是面色發白。

  “天津、青州、滄州、山西、濟南……林林總總竟然牽連到那么多人!我剛剛粗略數了一下,上至都督,下至百戶總旗,大約有五六百人……”彭十三在戰場上砍過無數腦袋,但這會兒卻覺得頭皮發麻,“這些若全都按死罪論處,再加上信上牽連到的其他人,還有按照連坐論罪,該當戍邊的族人……這趟案子辦下來,日后少爺你不是屠夫也成屠夫了!即便人不是你殺的,甚至未必是你監斬,但可以說都算死在你手里。”

  張越很清楚,漢王府書房的那些信件不可能造假,也造不得假。那些寫信**裸表忠心,甚至直言不諱聲稱要獻城舉兵投靠的人自然是謀逆死罪,而往來信件中提到的那些名字則在可以斟酌之列,他也會盡力周全。畢竟,那些都是曾經上過戰場的軍官,如今全都殺了,填補這些位子的便全都是沒有經驗的雛兒。如今看上去仿佛沒什么要緊,可等到翌日打仗的時候,這便成了最大的隱憂!但是,不論漢王什么時候倒臺,朝廷都少不得大清洗,站錯隊便要付出代價,死罪可免,活罪難饒,無論什么時候的政治斗爭都是如此。

  看到張越只不吭聲,彭十三只得開口問道:“若是真有為難,少爺要不要寫封信回去和英國公商量商量?”

  張越搖了搖頭,心想朱瞻基青年即位,怕是就要借此事震懾勛貴。而勛貴們因為漢藩輕而易舉地被平定,沒有一個人會出面庇護這些妄圖謀反的人,英國公張輔也是一樣。

  “此事不要驚動大堂伯。劉都帥倒是辦完事情輕輕松松回京去了,留著我面對這么一遭。今天晚上你辛苦一下,給我做個謄抄吏吧。早知道如此,我就該帶著李國修和芮一祥回京,這種時候正好用得上他們,如今卻遠水救不了近火。”

  彭十三雖說一手字寫得還湊合,但此時仍是苦著個臉。他寧可拿刀子殺人,也不想拿著筆桿子寫字——更何況,此次寫下的那每一筆每一劃,卻是要真正死人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