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大明政客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三十章 說做就做

[字數:4722 更新時間:2013-11-10 6:42:00]



  孫承宗、劉宗周、黃道周和鹿善繼等人,都坐在靜思堂。

  這樣的情況,可不多見,很多的時候,他們中間的任意一個人,坐在靜思堂,與諸多人交談,就算是很不錯了。

  藍橋正坐在下首。

  蘇天成站在中間。

  說做就做,這就是蘇天成的性格,既然決定要營救張溥,那就沒有什么需要耽誤的,直接做,具體的辦法,他也想好了,自己寫一份奏折,重點突出讀書人從軍的勇氣,從過去現在將來的角度出發,說明讀書人從軍的重要性,這種思想是需要提倡的,而不是打壓。

  至于說中興學社,可以從讀書人的尊嚴角度,說出來一些道理。

  但有一個條件,千萬不要為張溥辯解,適得其反,張溥深陷到是非漩渦里面去了,如果追究事情的真想,弄得不好,營救不成,張溥反而掉腦袋了。

  眾人的意見,有婿乎蘇天成的預料。

  孫承宗、鹿善繼兩人的態度很是激烈,他們認為,張溥應該受到責罰,前面就因為干涉軍隊的事情,被押解到廄,不思悔改,繼續干涉軍務,導致了如此的大禍,不值得營救。

  劉宗周和黃道周兩人,雖然沒有說話,但從神態上面看,也是默許的。

  蘇天成很快明白了,四人以前都是朝廷命官,牽涉到朝廷大事情了,他們首先想到的,還是朝廷的利益,不管怎么說,車廂峽之敗,造成的后果是嚴重的,影響是惡劣的,那么多的流寇,從官軍眼皮子底下逃走了,而且是詐降之后逃走的,張溥身為陳奇瑜最為重要的幕僚。究竟在干什么,責任肯定是重大的。

  蘇天成嘆了一口氣。

  前面他僅僅是敘述了事情的經過,沒有做出來什么解釋,看來面對四位經歷豐富的老大人,解釋是必須的。

  “諸位大人。晚輩提出來為張溥辯解。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朝廷的邸報,沒有詳細說明情況,這里面。本來就存在疑點,晚輩曾經帶領將士,征伐過流寇,也知曉其中一些情形,正是這樣的情況下。晚輩才想到了,為張溥辯解的。”

  “流寇詐降,這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曾經引發了嚴重的后果,諸位大人應該還記得,崇禎四年的時候,楊鶴大人也是主張安撫的,那時候就有了深刻的教訓,流寇詐降。浪費了朝廷的錢糧,令剿匪的官軍白白犧牲,而且愈發的囂張,時至今日,為什么還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只能夠說明,朝廷里面,有很多的大人,依舊對流寇有著愧疚的心理。”

  “這些大人認為。流寇是迫不得已造反的,依舊是大明子民。晚輩以為,這等看法,迂腐之極,戰場上,哪里有那么多的仁慈之心,殺伐果斷,才能夠取得最終的勝利,車廂峽戰役的失禮,陳奇瑜大人難辭其咎,但朝廷里面的有些大人,也應該反思。”

  “張溥身為讀書人,主動投軍,做陳奇瑜的幕僚,這是需要勇氣的,晚輩看過不少朝廷邸報,認真分析過了,大軍初期戰斗很是順利,流寇節節敗退,這說明,張溥還是起到很好的作用了,有了不少好的建議,退一萬步說,這次的征伐失禮了,還可以想辦法,吸取之前的教訓,就算是功過相抵,也算是可以了。”

  “車廂峽的失利,罪責不可能在某一個人的身上,晚輩以為,身為統帥,陳奇瑜必須要承擔責任,但若是因此連累到張溥,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讀書人從軍,這等的事情,應該是鼓勵的,朝廷若是處理了張溥,會令不少讀書人心寒的,古代不知道有多少的謀士,出謀劃策,不一定每一次都是成功的,也有失敗的時候,這主要看主帥的決斷了,若是戰敗了,追究幕僚,豈不是惹人笑話啊。”

  蘇天成侃侃而談,一番話語之后,眾人都沉思了。

  鹿善繼的脾氣很直,有話憋不住。

  “蘇大人,你說的很有道理,但那張溥,前面有著鼓動軍隊、危害江寧營的嫌疑,這一次又可能導致車廂峽兵敗,縱觀他的所作所為,一直都是與你作對的,甚至是與中心學社作對的,這樣的人,為何要蘇大人和中興學社出面營救啊。”

  其余幾個人沒有說話,同時看向了蘇天成。

  “晚輩就事論事,原則就是原則,就算是他張溥指著我的鼻子罵我了,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晚輩與張溥之間的爭論,總體屬于讀書人的爭論,張溥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晚輩以前也說過,在權柄的面前,必須要有清醒的頭腦,切不可自高自大、沾沾自喜。”

  這幾句話說出來,氣氛發生了明顯的改變,眾人看向蘇天成的眼神,已經變化了。

  “晚輩覺得,張溥的本質是不錯的,只不過是被一些意氣之爭迷住了雙眼和頭腦,若是他能夠幡然醒悟,利用自身的才學,為朝廷做出來貢獻,這是皆大歡喜的局面了,最為關鍵的還是,車廂峽戰役的失利,張溥不應該承擔責任,朝廷處理事情,必須要公允,出于這樣的情況下,晚輩以為,應該為張溥辯解。”

  劉宗周和黃道周兩人,同時站起來了,走到了蘇天成的面前,稽首行禮。

  蘇天成猝不及防,連忙還禮。

  劉宗周看了看黃道周,開口說話了。

  “蘇大人的胸襟,我等佩服啊,能夠有著如此的胸襟,什么事情做不好啊,人說宰相肚里能撐船,今日我等見識了,張溥是復社負責人,更被譽為士子領袖,以前我等還是有這樣的看法,覺得張溥名副其實,今日見到蘇大人的胸懷,才知道張溥遠不能夠成為領袖,這天下士子的領袖,非蘇大人莫屬啊。”

  蘇天成愣了一下,連忙擺手。

  “不敢當,真的不敢當啊,晚輩想到的,都是俗事,吃喝拉撒的事情,沒有站到那樣的高度,這士子領袖,真的擔待不起啊。”

  黃道周笑著開口了。

  “在中興學社這大半年時間,我等總算是弄明白了,讀書人和士子,若是能夠考慮到吃喝拉撒稅以及柴米油鹽醬醋茶的事情,才算是真正的讀書人啊,讀書是為什么,學而優則仕,當官又是做什么,就是為了老百姓能夠豐衣足食,讀書人有學識,能夠明辨是非,更應該明白自身之責任,蘇大人早就是理解透徹了,老夫曾經認為,東林書院和復社的理論,是無懈可擊的,不到一年時間,老夫為以前的理解,感覺到羞愧啊。”

  “這士子領袖的稱譽,非蘇大人莫屬啊。”

  孫承宗也笑著站起來了。

  “劉大人和黃大人的話語,令老夫也有感慨了,蘇大人所倡導的觀念,老夫和眾人仔細商議過,總算是明白了其中的精髓了,蘇大人就是要告訴天下的讀書人,不管是有無功名,是不是入朝為官,為朝陽、為百姓做事情才是最為重要的,那些所謂的清流,暫且放到一邊去,身為讀書人,自命清高,不食人間煙火了,要你何用,這等簡單的道理,好多的讀書人,都不能夠明白。”

  “中興學社發展如此的迅速,也是因為這些道理,能夠令人信服啊。”

  觀點很快統一了,孫傳庭等人,決定寫奏折,為張溥辯解。

  蘇天成有些不放心,思考再三,還是說出來了顧慮。

  “諸位大人,晚輩覺得,這奏折千萬不要提及車廂峽戰事失利的事情。”

  幾人再次看向了蘇天成。

  孫承宗的眼神有些深邃。

  “晚輩以為,車廂峽戰事的失利,原因是多方面的,若是追究已過之事,可能會陷入到爭論中間去,再說了,戰事究竟為何失利,晚輩以為,朝廷還沒有給出來定論,這個時候,評論戰事,恐怕不合適,可能適得其反,只能從其他的角度,為張溥辯解。”

  這一次,沒有人反對蘇天成的觀點,幾位大人經歷豐富,豈能不明白里面的含義,流寇已經是強弩之末,眼看著就要全軍覆沒了,如此的情況下,通過詐降,能夠翻身,這里面肯定是有故事的,但這樣的事情,哪里是那么好追究的。

  回到縣衙,蘇天成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藍橋正進入三堂的時候,蘇天成正在考慮奏折如何寫,看見藍橋正,他的眼睛亮了,藍橋正的文采是很不錯的,這樣的奏折,肯定是請他代筆了。

  “藍大人,奏折的事情,我正想著麻煩你啊。”

  “大人就是不說,下官也是要承擔這件事情的,大人的胸襟,下官是真正的佩服啊。”

  “不要這樣說了,這奏折的重要觀點,還是從讀書人從軍的角度出發,都說好男不當兵,張溥能夠從軍,很不錯了,至于說如何的潤色,就麻煩你了。”

  “大人放心,剛剛在靜思堂的時候,下官就認真思考過了,明日奏折就可以寫出來。”

  “好,縣衙的事情,還有中信學社的事宜,就請你多操心了,劉仲基和劉云清都去參加鄉試了,這是大事情,縣衙和學社的事情,就不要麻煩他們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