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第五部隊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八十九章 十萬軍魂(下)

[字數:10817 更新時間:2013-11-13 12:05:00]



  第八十九章 十萬軍魂(下)

  史迪威將軍,依然是帶著美國西部牛仔式的野性與干勁,在同古城戰役失敗后,這位三星中將,又重新規劃曼德勒大會戰,計劃集結二十五萬中國和英**隊,以曼德勒這個城市為依托,和日軍主力決戰。

  英**隊依然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依然是和敵人稍一接觸就潰不成軍,依然是向中國盟軍提供著只會讓人更加撲溯迷離的情節;中**隊依然層層布防;渡邊正夫和他帶領的五十六師團,在這片盟軍已經失去制空權,再也無法動用偵察機進行大面積搜索的情況下,依然不動聲色的隱藏在黑色迷霧之下。

  而戴安瀾、高吉人和周之再,這三個二百師最核心的高級軍官,他們每天面對地圖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他們誰也沒有說,但是這幾位身經百戰的職業軍人,都在對方的臉上,看到了濃濃的擔憂。

  因為他們都明白,神秘失蹤的五十六師團,就是一把說不定已經悄悄移到他們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而這幾天日本軍隊更是一反常態的平靜,更是讓戴安瀾他們這幾位已經心生警惕的高級軍官心里,感受到了一種山雨欲來前,最可怕的平靜。

  周之再參謀長,更是在一次夜觀天色時,輕嘆出了他們所有人的心聲:“真是天之將明,其黑尤烈啊!”

  出于優秀軍人對危險的敏銳嗅覺,出于對軍隊和國家的絕對忠誠,最后二百師,還是向已經飛抵苗眉,指揮遠征軍緬甸作戰的蔣介石發出了電報……小心敵人五十六師團偷襲臘戌!

  臘戌不僅是遠征軍背后最重要的軍火儲藏基地和中轉站,也不僅僅是滇緬公路的門戶,更是他們這批人數高達十萬的遠征軍,返回中國的必經之路!人數僅僅十萬地遠征軍。

  在沒有英國“友軍”全力參戰的情況下,想要在沒有制空權的情況下,戰勝敵人四個師團,幾乎絕不可能,但是不管緬甸戰局如何發展,只要他們能牢牢拱護住臘戌,遠征軍最不濟也能全師撤回中國!

  看到戴安瀾發送過來的電報,以一國元首身份。 親臨緬甸戰區的蔣介石笑了,“這個安瀾啊,他打起仗就會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敵人身上,算一員難得的虎將。

  但是過于專注局部戰場,往往就會失去大局觀。 現在安瀾能向我提出小心防守臘戌的建議,大有長進!”

  事實上,蔣介石身為一位身經百戰,最終一步步走到權力最巔峰。

  靠軍隊發家的元首,作為黃埔軍校地開創人兼校長,他早就看出了臘戌城對遠征軍的重要性,并且對后方負責防守臘戌這道遠征軍生死命門的第六軍軍長甘麗初下令,必須確保臘戌安全!

  同樣看出事態緊急。 嗅出危險味道的人,還有史迪威!

  史迪威錯誤的估計雙方實力,做出了在現實中也許根本無法實施的會戰計劃,這是因為中國統帥部本來就給了他“三個中國師就可以對付一個日本師團”的錯誤情報。

  評心而論。 拋開因為情報錯誤而造成的判斷錯誤,這位美國三星中將,絕對有著最超卓軍事才能。

  或者說,這位有資格成為“亞洲戰區副司令”地三星上將,如果給他準確的情報,給他完全的指揮權,他真的有資格打勝這場戰爭!

  四月二十一日,日本五十六師團突然東進。

  攻陷樂可城,第六軍五十五師這支負責防守的部隊全線撤退,致使東面戰區出現一個巨大缺口,史迪威接到這個消息后,看著地圖只沉默了一個小時,就突然連夜駕車趕往臘戌。

  史迪威帶著滿身地風塵赴赴,趕到第六軍司令部時,軍長甘麗初卻并不在司令部。 當史迪威在副官的帶領下。 找到這位軍長時,看著房間里的一切。

  已經三十多個小時沒睡,更在戰場上來回奔波的史迪威,臉色一下變了。 史迪威沉默了很久,才伸手指著甘麗初,道:“你可真忙啊!”

  身為第六軍軍長,身為防守臘戌,為遠征軍守住生死大動脈地司令官的確很忙。

  但是他的忙,和在前線浴血奮戰的戴安瀾師長、杜聿明軍長絕不相同,甘麗初現在正穿著一身舒適的睡衣,嘴里叨著一支美國進口的卷煙,忙著和幾個部下打著麻將。

  面對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史迪威將軍,看著他一片鐵青的臉色,甘麗初經過片刻地驚愕后,他迅速反應過來,給坐在自己面前的幾個部下略一打眼色,那些心開九竅,行軍布陣也許才能平平,巴結上司察顏觀色投其所好,卻個個是行家里手的部下,立刻全部站起來離開了房間。

  “這不是史迪威將軍嘛,您要到臘戌怎么也不事先通知下官一聲,招呼不周還請見諒啊!”

  聽著甘麗初的話,看著他那張已經揚起最“真摯”歡笑的臉,史迪威伸在半空中的那根手指,都開始哆嗦起來,“通知一聲?你不要告訴我,你連五十五師師長陳勉吾擅自撤退,丟了樂可城都不知道!”

  甘麗初軍長愣住了,雖然已經過了一天,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手下心腹愛將,陳勉吾在未接命令的情況,面對敵人全力猛攻,臨陣怯戰擅自退軍,將樂可城拱手讓給了敵人。

  如果知道地話,就算他駐守地臘戌城是在后方,不會受到敵人攻擊,他也會事先做好準備工作,擺足忠心愛國的名將姿態,又怎么可能讓史迪威看到自己穿著睡衣,和部下一起打麻將地畫面?

  甘麗初嘴唇蠕動了半晌,就在他的腦袋里還沒有找到解釋自己失職的理由的時候,史迪威已經摔門而出。

  “將臘戌戰略重鎮交到甘麗初這樣的人手里,無異把自己的脖子套到了絞索的里面,我命令立刻查辦第六軍甘麗初,選擇真正有為者,接替其位。 為正軍法,槍斃臨陣怯戰。

  率領部下撤退,將我東側戰場后區,暴露在敵人面前的第五十五師師長陳勉吾!”

  史迪威畢竟只是美國人地三星中將,而不是中國人的。

  他雖然態度強硬的下達了這個命令,但是這道命令傳到蔣介石的手里,經過這位真正掌握遠征軍的最高統帥授意,被打折執行,第六軍軍長甘初麗受到了申斥。

  他本人態度誠肯的對自己進行了批評,并做出下不例的保證;至于臨陣怯戰,擅自撤出陣地,把城市拱手讓給敵人,更給敵人東線突入,打開一扇大門的陳勉吾師長,則是被責令戴罪立功,率領部隊返身去奪回失陷地樂可城!

  面對這樣的現狀。 史迪威只能連連搖頭,這位充滿西方冒險精神,更擁有一位戰略大家眼光的三星中將,心里不由涌起了一種根本無力回天的感覺。

  也就是在這一天,英**隊又一次在沒有通知友軍的情況下。 擅自從正面戰場上撤退,將中**隊的側翼,暴露給敵人。 這還不算,英**隊撤退的時候。

  甚至在曼德勒大橋上安裝了**,一旦他們引爆**炸毀大橋,根據史迪威將軍要求,陳列在附近,準備打一起曼德勒會戰的中**隊,就會失去后撤地通道。

  面對中**隊和英**隊的舉動,史迪威真的已經無話可說。 在這天晚上,史迪威給美國總統寫了一份報告。 這位眼光不俗。

  更因為年齡與閱歷的關系,比雷震、戴安瀾、周之再、高吉人,站得更高看得更遠的三星中將,一語就道破了緬甸戰場上地利害關系:“緬甸作為英國的殖民地,并沒有特殊的地理價值,也沒有什么必須拼死保護的寶貴資源,在這片土地上,英國人只不過有三個師防守罷了。

  英國人不愿意。 也不會在這里和日本人拼死作戰。 他們實際上早就在地圖上,把緬甸這塊殖民地一筆勾消了。 這也是英國一直不愿意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協助作戰地主因。

  而他們最后之所以點頭同意,不過是希望中**隊能夠接替他們的防線,讓他們可以更安全的撤出緬甸,進入印度罷了。 ”

  “英國人根本無心戀戰,為了保存實力,所以他們才和敵人一觸即潰。

  而中國人,之所以遠征緬甸,也不過是為了保護滇緬公路,使他們每個月都能通過這條公路,接收到五千噸以我們美國為首的諸國,提供的援華物資罷了。

  他們也不可能為了英國的利益,而在緬甸戰場上拼死作戰,也就是因為這樣,未接命令就擅自撤退的將領,才沒有受到重責。 ”

  寫到這里,這位三星中將,對緬甸戰場,做出了最后的評判:“事已至此,無論我如何努力,緬甸戰場地全盤失敗,必不可免!”

  而四月二十八日,史迪威的判斷,得到了最有效的回應!

  就是在這一天,在盟軍地盤上已經失蹤了十幾天的五十六師團,突然出現在臘戌以北二十公里的南泡山谷!這支赫赫有名,擅長在戰場上創造奇跡的“龍師團”,在他們精通叢林山地作戰的渡邊正夫師團長帶領下,脫離后勤補給線,弧軍深入連續突破十幾道關卡,進行了一次一千五百公里的戰略大穿插。

  最后奇兵突出,帶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以坦克部隊為先鋒,對臘戌城發起了突襲式進攻!

  部下丟了戰略重地,足足過了一天還不知道,還穿著睡衣和部下一起打麻將,最終卻只受到申斥處罰地第六軍軍長甘麗初,他能帶出什么樣地兵,能訓練出什么樣的部隊?

  面對日本重炮團猛烈地炮火,猝不及防之下,不知道有多少軍人還沒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倒在了血泊當中。

  絕大部分士兵連軍裝都沒有穿好,他們聽到炮擊聲,聽到敵人對城市發起集團沖鋒的喊殺聲,他們最直覺做的事情,并不是拿起武器立刻投入戰場,而是跌跌撞撞的向后逃跑,不管怎么樣,在他們的身后就是國門,只要他們逃進了叢林和深山中,一路向東逃竄,總能回到中國!

  只有極少數士兵,在低級軍官的帶領下奮起抵抗。 但是沒有統一的指揮,沒有高級軍官坐鎮全局,隨著日軍坦克團的沖鋒,這些局部抵抗的槍聲,被迅速鎮壓下去。

  至于那位面臨大陣,還能從容不迫,用打麻將來彰顯名將風范地甘初麗軍長,在臘戌遭遇攻擊的第一時間。

  就逃到了畹町,然后這位軍長發揮出軍人不怕苦不怕累的特色,又搭乘絕對沒有穿著睡衣舒適的裝甲車,馬不停蹄的連續后撤了三百公里,直接逃到了中國境內的保山。

  估計日本軍隊再能征擅戰,也不可能在短時間打到這個位置,甘初麗軍長,才終于停止了自己的亡命遠征。

  面對這樣的敵人指揮官。 只用了幾個小時,渡邊正夫就帶領他擅于創造戰場奇跡地“龍師團”,打破第六軍的防御,將一面膏國旗,升到了臘戌城的上空。

  當渡邊正夫將勝利的捷報。 通過電臺傳送到司令部時,已經平靜了幾天的日本軍隊,幾乎同時向中國遠征軍發起了猛攻。

  中國遠征軍已經陷入面對強敵無法攻克,就連后退。

  撤回中國的路路,也被截斷的最可怕境地!事已至此,三面被圍的盟軍,只剩下最后一條路,那就是從唯一沒有被日軍包圍地西側,撤入印度境內。

  面對后路被斷,補給中斷,被敵人三面包圍。 再無力回天的情況,中國遠征軍,英**方,還有史迪威將軍這位有名無實的指揮官,無論如何也要坐下來,好好談一談了。

  直到這個時候,英**隊的司令官,亞歷山大才掀開了他們的底牌:“現在日軍已經攻陷臘戌。 盟軍三面受敵。

  我大英不列顛帝國政府出于人道立場考慮,允許中**隊攜帶武器裝備。 撤退到印度避難!”

  出席這也許是最后一場聯軍會議地杜聿明軍長,當他通過翻譯,終于聽明白亞歷山大司令官說的話時,這位身經百戰的軍人愣住了,他真的愣住了。

  人道?!

  避難?!

  他們異域遠征,就是為了幫助英**隊,在自己地殖民地上對抗強敵入侵,為了這個目標,他們忍受了一次又一次英國“盟友”的背信棄信,他們在同古城血戰十二日,他們反攻棠吉,他們頂著敵人的狂轟亂炸,用士兵的生命,抑制了敵人一次又一次進攻,當戰局終于回為種種原因,而陷入絕對被動的時候,做為盟友,做為盟軍,理所當然的撤退行動,竟然被列入了避難的范疇?!

  這是何等讓人聽了根本無法發笑的笑話,又是何等地諷刺啊!

  可是亞歷山大司令官的話還沒有說完,他斜眼望著杜聿明,先是用最紳士的態度,吸了一口嘴里的古巴雪茄,在優雅的吐了一個煙圈后,繼續道:“但是我必須要提前申請,根據國際慣例,也出于安全考慮,貴軍在進入印度前,必須要先按照部隊編制,申報難民身份,由我大不列顛帝國政府審核批準后,才能收容。

  而且必須在我政府指定地點,接受集中管理。 如果杜聿明先生,你還有什么意見或提議的話,可以向我提出來。 ”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杜聿明現在真的想放聲大笑,如果他不是第五軍的軍長,不需要為全師幾萬名兄弟地生命負責地話,他真的會毫不猶豫拔出自己地配槍,一槍擊斃了亞歷山在這個盟友,這位盟軍!

  難怪英**隊在戰場會和敵人一觸即潰,丟足了他們大不列顛帝國的臉;難怪他們不停的給中**友發送虛假情報;難怪這位亞歷山大將軍,明明是戰敗了,丟失了整個緬甸,還能帶著一臉的笑容,帶著滿身的優雅,還能衣冠楚楚的穿著紳士的禮服,嘴里還能叨著一支造價不菲的古巴雪茄!

  原來英**隊早就準備放棄了緬甸,他們讓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絕不僅僅是幫他們接防,讓他們能夠全師安全撤回印度那么簡單。

  別看英**隊總是一觸即潰,但是他們卻始終死死守護住了最后的防線,守護住了連中**隊都沒有守住的最后一條撤退路線,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他們不僅是想讓中**隊進入緬甸,當他們的擋箭牌,更還***想用紳士的態度,用人道的立場。

  “歡迎”已經在日本軍隊節節進逼,和他們英國“友軍”層層設計下,已經四面楚歌孤立無援地十萬中**隊,以“難民”的身份,撤入印度,駐扎到他們指令的位置,接受他們的管理。

  迎著亞歷山大勝券在握的目光,看著坐在那里沉默不語。

  卻在暗暗搖頭嘆息的史迪威將軍,杜聿明昂然而起,道:“謝謝亞歷山大將軍的好意,不過,我們是中國的軍隊,我們從中國來,我們就要回中國去!我們有自己地祖國,有自己的家園。

  我們不需要跑到印度去當難民!”

  亞歷山大微笑的提醒道:“杜軍長,您別忘了,在你們回家的路上,有整整一個師團的敵人在等著你們,在攔著你們回家的路。

  我想,以貴軍的力量,很難在敵人全軍合圍上來之前,攻破他們的防線。 ”

  杜聿明回望著亞歷山大。

  這位為了振興第五軍,而一直努力不懈,讓第五軍連續幾年,成為全**隊訓練凱模地指揮官,眼睛里猛然揚起了一絲刺刀般的光芒,他挺起了自己的胸膛,一字一字的沉聲道:“攻不破,也得攻!”

  亞歷山大笑了。

  他知道杜聿明身為一個血性未消的軍人,理所當然會做出這樣激烈地反應,他右手一揮,做出一個寬容大度的動作,用包容的態度道:“我能理解杜軍長的感受,也尊敬杜軍長地勇敢,如果杜軍長你能改變意義,我亞歷山大本人和大不列顛政府。

  隨時歡迎各位的光臨。 ”

  亞歷山大真的是勝券在握。 現在盟軍是三面被圍,中國遠征軍回國的路。

  已經被五十六師團這支能征擅戰,被稱為“龍師團”的勁旅所擋,想要在短時間內,攻破有坦克團,汽車團,重炮團,更有航空部隊支援的大軍,以中**隊現在的士氣,那是絕不可能。

  就算杜聿明拒絕,但是根據亞歷山大的判斷,中國政府里那些政客,還是會點頭同意地,這幾萬中**人,就算是以難民身份撤到印度,接受他們英國政府的管理,也總好過在緬甸被日本軍隊全殲吧?

  再說了,軟弱的中國政府,面對他們大英帝國,什么時候曾經挺直過腰桿了?

  和杜聿明一起參加這次軍事會議的,還有為了調解中、英、美三國聯軍的矛盾,被蔣介石派到緬甸,擔任中國遠征軍總指揮的羅卓英。

  羅卓英悄悄拉了一把杜聿明,低聲道:“事關遠征軍幾萬兄弟的生死存亡,我們應該先上報重慶,等蔣委員長定奪才是……”

  看著羅卓英私下的小動作,雖然聽不清,也不明白他正在低聲說著些什么,但是在亞歷山大臉上揚起地笑意,卻更濃了。

  看看,他沒有猜錯吧,通過緬甸血戰,亞歷山大同意,在中**隊中有悍不畏死地勇士,但是一慣的,在中國人當中,更不缺膽小怕事地懦夫!

  “定奪?有什么好定奪的?”

  杜聿明扭過頭,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坐在自己身邊,這位大腹便便,沒有一點軍人的氣度與風骨,卻能得到蔣介石重用的男人。

  看著羅卓英那張寫滿肯求與熱切的臉,杜聿明臉上的驚詫,慢慢被濃濃的屑所替代。

  “尊敬的羅卓英指揮官,我想您不會忘記謝晉元和他的八百勇士吧?當時我們紳士的英國盟友,我們高貴而人道的英國盟友,也是這樣勸謝晉元帶領在四行倉庫的八百勇士,通過他們英國租界撤退的,結果呢?”

  面對杜聿明的詢問,羅卓英真的呆住了。

  謝晉元和八百勇士的故事,不但曾經一度成為報紙的頭版頭條,更被拍成了電視,編成了話劇,在中華大地上廣為流傳,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這位英雄的經歷,知道這位英雄的結局?

  “我尊敬謝晉元的風骨,敬重他堅韌不屈的精神,我更嘆息這樣一位軍人,不是死在了戰場上,而是死在了盟友的囚禁與看押之下。

  每當想起這個人,想起他的事,我就常在心里想,如果是我杜聿明遇到了這樣的情況,我會怎么辦?”

  在眾目睽睽之下,杜聿明挺直了自己的腰,一股只能可能屬于鐵血軍人的不服不屈氣勢,一股猶如荊軻刺秦般的慘烈殺氣,在瞬間就刺痛了亞歷山大的眼。

  亞歷山大臉上淡定自若的笑容,終于消失了。

  他能成為駐緬甸英軍司令官,他當然有相當的眼光,他當然應該明白,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一把劍,一把寧折不彎的劍,一把比謝晉元更強,更銳,更不容輕辱的劍!

  杜聿明直視著亞歷山大,沉聲道:“羅網加身,以死破局!”

  事已至此,杜聿明和亞歷山大的談判已經正式破裂,杜聿明用輕蔑的眼神,看了一眼滿臉不奈,更寫滿濃濃不滿的羅卓英,道:“如果你認為,應該向重慶請示,向蔣委員長請示,那是你的自由。

  但是我杜聿明絕對不會改變主意,除非我不再是第五軍的軍長!”

  說完這些話,杜聿明抓起自己的軍帽,認認真真的向史迪威敬了一個軍禮。 在場這么多人,也只有這位手中無兵無權,卻在努力奔走的三星中將,還有資格得到他的尊敬了。

  看著眼前這位鐵骨錚錚,將中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風骨,演繹得淋漓盡致的軍人,感受著他內心深處那堅定得無懈可擊的意志,史迪威突然笑了,“雖然我們這一次敗了,但是我想,只要還有你這樣的軍人,我們很快就會反攻回來的!”

  聽完翻譯過來的話,杜聿明對史迪威略略點頭,然后正了正自己的軍帽,大踏步走出了這個將政治的丑陋,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他這位職業軍人感到實在太過壓抑的地方。

  看著西方正在漸漸下沉,卻依然在散發著最后光與熱的夕陽,看著這一片空曠的藍天與大地,看著遠方那邊綿不絕的寂靜群山,一種說不出來的孤獨與無助,突然包圍了杜聿明。

  “我真的能把這幾萬兄弟,安全帶回中國嗎?我拒絕了亞歷山大的提議,就真的是正確嗎?”

  沒有身處在杜聿明的位置上,就絕對不會理解,更不會明白他的感受。

  那是一種面臨四面楚歌,步步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會全軍覆沒絕境,必須為幾萬名部下負責,所背負的重擔!

  不管怎么樣,中國遠征軍從這一刻開始,要為自己的命運而戰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