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大唐極品閑人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十四章 貪心不足蛇吞象

[字數:13839 更新時間:2013-11-15 6:57:00]



  聽杜睿居然問的這么直白,性格內向的杜蘭馨登時羞紅了臉,她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內心也更加愛的患得患失起來。

  杜睿之前是反對他們兩人之事的,此刻杜睿又提起來,杜蘭馨不知道自己爹爹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態度。

  杜睿笑道:“馨兒!你與李象是表親,你們兩個的事,爹爹原本是反對的,但是如果你當真愿意的話,爹爹也會隨了你的心愿!”

  杜蘭馨聞言,心頭頓時一喜,看著杜睿,急切的問道:“爹爹!當真嗎?”

  杜睿點點頭,道:“爹爹從來不曾騙過你!馨兒!你當真喜歡李象嗎?”

  杜蘭馨盡管心中羞赧,但對未來幸福的渴望還是讓她鼓足了勇氣,用力的點了點頭,道:“爹爹!女兒心中~~~~~心中確實愛慕表兄!還望爹爹能夠開恩成全!”

  杜睿聞言,心中不禁一嘆,道:“既然如此,這件事爹爹會和你母親提起,如果你母親沒意見的話,等到國喪之后,便為你們完婚!”

  按照禮制,李象雖然離開皇宮十多年,但畢竟是李承乾的長子,李承乾駕崩,作為長子的李象,是需要守孝三年的。

  可是三年之后,會發生什么,誰都不知道,杜睿也只能事急從權,而且還有更加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杜睿不希望李象繼續留在長安。

  李象雖然對杜睿說,他的心中已經沒有了對權利的**,就算李象說的是真的,可是日后呢?誰又能保證日后不會再有一個和天草四郎類似的人出現,再勾起李象心中的**。

  既然如此,杜睿不如讓李象遠離長安這個中心地帶,回到杜陵去,和杜蘭馨一起,過平淡的生活。

  杜睿又和杜蘭馨說了幾句,看著杜蘭馨突然變得開朗的模樣,縱然他的心里對這樁婚事再反對,也說不出任何反對的話了。

  離開了杜蘭馨的小樓,杜睿接著又進了汝南公主的居所,汝南公主似乎早就猜到了杜睿要來一樣,正在臥房內等候。

  杜睿看著汝南公主一笑,道:“你都知道了!?”

  汝南公主點點頭,道:“馨兒是妾身的女兒,她的心思,我這個做娘親的豈能不知道,睿郎!你是如何想的?”

  汝南公主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里都不免一陣緊張,她是贊同杜蘭馨和李象的,在她看來,讓自己唯一的女兒,嫁給她的侄子,這是再好都沒有了的選擇。

  此前杜睿執意反對,汝南公主只是當成杜睿擔心一旦杜蘭馨嫁給了李象,會讓李象生出些許別樣的心思。

  畢竟當初杜睿雖然退隱,但是在朝中,在民間,尤其是在軍界的影響力頗大,只要杜睿支持李象,李象未必就沒有可能重新崛起,位臨九五。

  這也正是汝南公主所擔心的,她并不指望杜蘭馨能夠母儀天下,她所盼望的只是杜蘭馨能夠平平安安,快快樂樂,過那平淡的生活。

  如今這種擔心已經沒有必要了,李賢登基稱帝,已經不可逆轉,李象縱然是有些心思,如今也該熄滅了,那么成全這一雙小兒女自然也就順理成章了,汝南公主此刻唯一擔心的就是杜睿反對。

  如果杜睿執意不贊同的話,汝南公主也沒有辦法,對自己的丈夫,汝南公主一向都是極其尊重的。

  杜睿見狀,知道汝南公主的心思,便笑道:“他們兩個有情,我這個做父親的如何會反對,做那棒打鴛鴦的惡人,這件事便由你來操辦吧!等他們大婚之后,便讓他們返回杜陵去,馨兒的性子淡,紛亂的長安城不適合她。”

  汝南公主聞言,知道杜睿對李象還是有些防備,雖然不舍得讓杜蘭馨遠離,但是既然能夠成全自己的女兒,汝南公主也就只能將心中的不舍放開了。

  定下了杜蘭馨和李象的婚事,杜睿也就不在府內停留了,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該到了處理的時候了。

  #¥#¥#¥#¥#¥#¥#¥#¥#¥#¥#

  刑部大牢!

  杜睿來見天草四郎,并非臨時起意,或者是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去嘲笑天草四郎這個失敗者,事實上從很早以前,察覺到有天草四郎這個同為穿越者的人存在開始,杜睿就想要見識一下了。

  或許現在的大唐百姓,朝臣,抑或是正被大唐奴役的倭人,都不明白杜睿對倭國為何格外的重視,仇恨,甚至在當初滅掉了倭國之后,派重兵駐守,對倭人的幾次反叛都血腥鎮壓十分不理解。

  但是這個問題,杜睿心里清楚,天草四郎的心里肯定也和明鏡一般一一日本忘我之心不死,我滅日本之心永存。

  無論是地緣關系,還是歷史上的恩恩怨怨,華夏和倭國注定是一對解不開的死對頭,互相之間都滿心是欲置對方于死地而后快的心思。

  倭國,一個島嶼之國,面積不大,尚且不如大唐一道,四周環海,沒有陸地線,人口不多,這樣一個國家卻時時刻刻都懷著一個大陸夢想,千百年來不曾斷絕過,他們想要擺脫內心之中的危機感,唯一的出路就是對抗大唐。

  在歷史上,倭國從來都不曾放棄過窺伺華夏的心思,他們的人口雖然不多,但是在后世,卻都有著絕對的高素質和教育基礎,短小精悍,精益求精,計謀深遠,立足點高,同時也透露著欺弱怕強,弱肉強食,強取豪奪的根本性格,思想之中滲透著軍.國.主義思想,是危機感特強的一個民族,這就是杜睿對倭國比較理智的描繪-

  杜睿來自后世,對倭人的心態究竟如何一清二楚,有一點必須指出的就是,倭人壓根里就看不起華夏這個民族,從后世歷史上的一戰到二戰,對華夏侮辱侵略勝利更是加強了這種蔑視華夏民族的根本思想,直到后世二戰結束之后的幾十年之后,倭國如果要侵略他國領土的話,首先要打擊侵略的國家絕對是華夏。

  天草四郎沒想到杜睿回來刑部大牢見他,看到杜睿的時候,這個倭人依然高昂著頭顱,極力保持著他那點兒變態的自尊心。

  天草四郎是必死無疑的,杜睿絕對不會放過這么一個禍患,杜睿很清楚,天草四郎也很明白,之所以將他羈押在刑部大牢這么長的時間,那也是因為這段時間要忙著處理李承乾和李弘的身后事,還要穩定朝局,杜睿也就暫時沒顧得上處置天草四郎,如今諸事已經處理妥當,大唐也已經完成了權力交接,是該到了清算一下的時候了。

  杜睿揮揮手,讓侍從都回避,看著天草四郎,道:“神交已久,今日方才見面,不知道我該怎么稱呼你,田迎,還是天草四郎,我知道這個也不是你真實的名姓。”

  天草四郎冷哼一聲,道:“你來做什么?是來嘲笑我的嗎?你這個該死的支那人!”

  杜睿聽到“支那”這個詞的時候,眉頭不禁微微一皺,但凡是中國人,沒有一個不對這個詞反感,痛恨的,但是此刻面對著天草四郎,杜睿的心情倒是很平靜,天草四郎的話,在他聽來,不過是一個失敗者的狂吠罷了。

  “嘲笑你!”杜睿淡淡的一笑,“你覺得你現在還有什么是值得我嘲笑的嗎?你已經輸了,事實上你從來都沒有機會贏!”

  天草四郎冷眼看著杜睿,道:“你能贏,不過是你的運氣好罷了,如果武京娘那個女人能夠聽我的,早早的解決了你們唐人的皇帝,勝利者就會是我!”

  杜睿一笑,也不反駁,找了個地方席地而坐,將帶來的酒菜都擺了出來,道:“既然你想要辯論的話,何不一邊飲酒,一邊說,我雖然痛恨所有的倭人,但是卻也不反感和你這個仇敵喝上幾杯,說起來,我們倒是同一類人,雖然話不投機,卻也未必沒有共同語言!”

  杜睿自重生以來,雖然也遇到了幾次險境,但是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是順風順水,給他添麻煩最多的就是這個天草四郎了。

  天草四郎一愣,看著杜睿,突然自嘲的一笑,他是必死無疑了,還有什么好防備的,想著,便坐到了杜睿的面前。

  杜睿端起酒壺給天草四郎倒了一杯,接著又將自己的酒杯滿上,對著天草四郎示意了一下,而后一飲而盡,天草四郎也將杯中的酒滿飲了。

  “如果我能夠早些來到這個世界,我未必就沒有機會!”天草四郎依然嘴硬道,“歸根結底,還是你的運氣幫了你,幫了你的國家!”

  杜睿好整以暇,道:“縱然這個世界上沒有我,你同樣沒有機會。”

  天草四郎聞言一愣,想要反駁,卻終究沒有說出口,頹然道:“是啊!這個時代大和和你們唐國的實力相差太多了,不過你也不要得意,縱然在這個世界你贏了,但是在我們原先的那個世界,最后勝利的絕對會是我們大日本!”

  杜睿聞言,逼視著天草四郎,冷笑道:“是嗎?在原本的那個世界,日本確實在一些方面有優勢,但是在這里,我也要嚴重的警告你,雖然我們中國沒有強大的科技武器來抵抗外敵,但是憑著我十幾億人口的強大愛國之心以及堅韌不屈的意志,任何武器,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征服得了!”

  天草四郎冷笑道:“你不過是嘴硬罷了,二戰的時候,如果不是美國人和蘇聯人的幫助,整個支那都是我們大日本帝國的了。”

  杜睿大笑道:“好大的口氣,美英法意等八國聯軍我們都毫不退縮懼怕,敢問我們又何嘗懼怕過你一個區區日本島嶼,彈丸之國,歐美離我幾千公里,中國可能有心無力轟炸侵略我國的敵人的本土,但是日本離中國區區幾百公里之距,請問以我彈道導彈的現代化技術對你日本侵略者的侵略戰爭何懼之有?日本區區彈丸之國,居然貪心不足蛇吞象,真是可笑!”

  天草四郎強辯道:“大日本帝國絕不承認你所說的侵略,大日本要生存下去,就必須走出去,所以中日之間的爭端,責任絕不在日本,而在于你們支那!你對日本的仇恨根本就是毫無道理的!”

  杜睿冷笑一聲,都懶得和天草四郎在這個責任的問題上辯解,天草四郎反正都是個要死的人了,杜睿不可能再繼續留著這個禍患,但是要誅其身,先要誅其心,杜睿見天草四郎居然還這般詭辯,自然不介意從頭到尾將其駁斥一番。

  從歷史角度來看,近代日本對中國發動的毫無道理的侵略戰爭,殘害了大量的中國人,其中包括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

  在中國,日本犯下了滔天大罪,做出了許多令人發指的劣行:三光政策、731部隊、利用中國人做**實驗、慰安婦,侵華戰爭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就像天草四郎這樣,不僅沒有承認他犯下的逆天罪行,反而繼續領導日本政府和民眾參拜供奉二戰甲級罪犯靖國神社,日本政府不顧亞洲各國人民的感情,不顧亞洲各國的強烈反對,一意孤行地不斷參拜供奉著包括二戰甲級戰犯東條英機等人的靖國神社,這代表了什么?

  這樣就活生生的證明了日本根本就不認為二次世界大戰給中國帶來的極大傷害,他們反而認為這些戰爭英雄是日本心目中的戰神,日本民眾都要學習榜樣的作風行為,這個是造就中日兩國互相痛恨的根本原因。

  日本右翼分子為了掩飾自己戰敗的丑陋行為,擅自竄改歷史,修改教科書,誤導民眾。掩埋事實,日本不顧北京和漢城的抗議,批準中學生使用粉飾日本軍國主義歷史的教科書。

  日本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強制學生在升國旗的時候唱國歌,要知道君之代是帶有日本軍國主義色彩的,當年日本軍隊就是在這樣的歌中發動侵略戰爭的。

  還有釣.魚.島,在釣.魚島和東海資源問題上,中國提出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最開始的時候,日本政府同意了這一主張,但令人沒有想到的是,為了資源,日本居然在遵守此主張幾年后擅自將其拋于腦后,禁止中國漁民在釣.魚島附近進行捕魚作業,后面幾年更是猖狂,宣稱釣.魚島是日本所有。

  而在備受爭議的東海資源問題上,中.國政府充分考慮到日本方面的感受,嚴格恪守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一直在中線靠近中國一側的海域進行資源開發,但日本方面卻給臉不要臉,得寸進尺,無理取鬧,認為春曉油田在開采資源的時候可能會從海底把日本這邊的資源采走,并堅持他自己所謂的經濟專屬區。

  特別是在杜睿重生之前,美國宣布重返亞太后,日本更是肆無忌憚,一方面急速擴充軍力武器裝備,一方面剔除國內自衛法,讓日本擁有更多合法的航空母艦和建立軍隊的可能性,再到日本參加并主導的多次針對中國的日美韓東海演習,離中國北京幾步之距的濟州島軍演,再到日印、日澳之間的軍事演習等等目的很明確直指侵略中國。

  日本的最高領導人更是直接把中.國威脅論,不斷以夸張、斷章取義、污蔑的手法擴散中.國威脅論,導致世界錯誤理解了中國,詆毀了中國的形象。

  日本除了要繼續發展經濟,第二件頭等大事就是詆毀中國,一心一意的摧毀中國的經濟和建設以及中國的軍隊,駕馭于中國的勞動人民,侵略浩瀚中華就成為了日本政府的執政首要之事。

  還有在杜睿前世,鬧得沸沸揚揚的釣.魚島事件,更是將日本的野心暴露無遺。

  天草四郎原本在杜睿所講的事實面前,有些理屈詞窮,但是一聽到杜睿提起釣.魚島,立刻就來了精神。

  “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是完全正當的,反倒是你們支那人無理取鬧!”

  杜睿冷哼一聲道:“如果錢多就可以將釣.魚島納入購買計劃的話,日本政府早三十年都完全具備霸占釣.魚島的能力了。正是中國維持東亞和平大局的需要,和相對克制才換來了東海和平,可是你們這些倭人卻放著互惠互利的道路不走,一再對中國進行軍事挑釁,日本政客賺足了眼球,卻狠狠的將國運丟盡了沖水馬桶,新仇舊怨,中國有著太多教訓日本的理由!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們這些倭人咎由自取!”

  天草四郎辯解道:“前世亞太的穩定,你們支那作為一個大國,應當負有更大的責任,而不是將所有的責任都推給大日本,這是不公平的,正是因為你們支那人有意的妖魔化大日本,煽動國內反日情緒,才將兩國的關系推向了深淵,這不是日本的責任,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保。”

  杜睿冷笑道:“那么南海問題呢?這一點你怎么解釋,你們倭人介入中國南海的背后陰謀,難道不是為了控制中國戰略命脈。”

  在后世南海問題被鬧得沸沸揚揚,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和亞洲小北約對中國群起攻之,想要在混亂的局勢之中確立自己的優勢,分到一杯羹,其中有一個身影就是日本。

  在后世有實力介入南海問題的各方勢力,除了中國、俄羅斯、南海諸國、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勢力、美國在亞洲及周邊的代言人如日本,澳大利亞,最后還有一個印度。

  首先是南海諸國,其國家實力相當有限,本身并不具備對中國的威脅,然而一旦讓他們和中國在南海問題上長期爭執下去,則會演變為限制中國各方面發展的泥潭沼澤,很多人說中國古時候不是一直提倡所謂“遠交近攻”嗎?那南海國家和中國交惡又會有什么問題呢?

  時代的不同,遠交近攻的時代是封閉的封建農業經濟時代,對象實際上都是敵人和競爭對手,一切自給自足互相之間并不存在經濟上的合作和依賴關系。

  而后世所處的現代社會則是講究分工合作,中國正在從基礎加工為主、廉價勞力密集型的外向經濟轉變為具有一定自主知識產權的產業結構,出口產品的附加值和科技含量正在逐步提高,也就是說從全球經濟的角度來看,過去中國的競爭對手是周邊的第三世界國家,而其后的對手則會是美歐日等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南海諸國將成為中國的代工點和原料供應地,中國和他們交惡,導致合作上的疏離,是美歐等國家最希望看到的。

  而從國家安全角度來說,作為一個大國周邊如果沒有一定的盟友作為緩沖帶,其國土安全就無法得到保障。

  所以說在南海問題上叫囂的最大聲的東南亞諸國不過只是西方國家用于封鎖中國、鉗制中國發展的工具而已,近可以侵蝕國家主權,遠可以極大影響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和領土安全。南海問題上,應該注意的是和南海諸國的關系,而不是這些國家本身。

  其次是俄羅斯,俄羅斯想要復興,不過重點方向是太平洋和北歐以及地中海,對于南海地區基本是鞭長莫及的,實際上高加索地區、中亞地區的動蕩就阻擋了他的勢力向南亞侵入,更多時候,他是處于攪局和謀利的角色。

  然后是印度,后世的印度雖然也在高速發展中,但國內矛盾多,生產關系落后,基礎建設薄弱,科技軍事實力都不強,屬于依附強國四處逢源的類型,雖然看過去到處出手,但正是由于本身還不能成為一個地區的主導,所以美歐對其并不采取打壓的態度,如果他繼續發展,即使內部不產生問題,西方國家也一定會對其進行限制,簡單的說,西方勢力是不會坐視其做大的。

  再來是美歐,他們根本目的是要講勢力擴展到全球,所以要打壓中國的發展,經濟上把中國固定在其勞動力工廠的地位,政治上孤立分割中國,軍事上包圍中國,打壓中華之心昭然若視。由于地理因素和一片壞賬沒有處理好的原因,其對中國的壓力更多是屬于幕后操盤,是中國未來長期的最主要的對手和合作對象,無論民間還是政府對西方勢力都已經是相當警惕了。

  最后就是日本,日本距離南海很遠,就地理來說其和中國沖突區域更應該是黃海北海一代,為什么他們會如此積極的介入南海事物呢?

  人們都想到了美國在背后作祟,這當然是存在的,可不要忽視對于日本本身,這一步棋也是極大的有利。

  日本在戰敗后,在軍事和政治上受到打壓,整個日本都籠罩在美國的陰影之下,從日本在戰后的表現來看,不斷參與國際軍事行動,擴大軍備和國際影響力,都是在提升自己的實力和國際影響,這和當年一戰后德國的“雪恥”思想有類似之處,只不過二戰對日本破壞太大,其實力不如德國,且被美國限制的很死,所以到了二戰60年后他們才有喘息的空間。也就是說日本的目前尋求的復興絕不是單單提升國際地位這么簡單,而更包含了深層的軍國主義思想。

  南海對于北約是交通要道,是軍事力量進入亞洲的必經之路,而對于日本本身的崛起和復蘇,其意義更大,當年二戰日本在太平洋戰場的失敗是必然的,可極大加速其衰弱和失敗的節點就在于其南海交通線被破壞,導致物資無法輸入日本本土,南海地區實際上是日本這條毒蛇的七寸。

  日本是個資源貧瘠的島國,現代戰略思想注定了資源就是他的戰斗力和生命線,一旦沒有足夠的戰略資源,日本是鐵定要失敗的。

  因此也可以說日本的軍事實力和綜合國力甚至是軍國主義復興的物質基礎,就取決于他能不能建立一條穩定可控的,由南海地區經由臺灣琉球直至本土的物資輸送線,能建立起來,日本的威懾力將大大提高,要是南海被中國完全掌控,對于北約可能只是失去一個支點,對于日本則是失去了發展的空間和復興的可能,也就不難理解日本為什么要不遠千里這么積極的參與到南海問題之中了,日本在南海的背后陰謀控制中國的戰略命脈。

  隨著日本的右翼和軍國主義思想不斷抬頭,一直就沒有放棄過大日本帝國的追求,南海的混亂局勢以及美歐限制中國的策略是他們放長線釣大魚的機會,一旦日本在南海建立起勢力范圍,以大和民族的極端思想,不保證不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中國乃至美歐等西方國家有沒有能力去阻止他,無論如何,代價都是相當慘重的。所以對于中國來說,防止日本插手南海的重要性甚至大于防范西方勢力。

  杜睿前世曾研究過日本介入南海爭端的目的,第一個就是,利用南海爭端松綁釣.魚島爭端。日本屢屢就中國在釣.魚島的正常行動,做出抗議,但是如果中國真的和日本較真釣.魚島的主權的問題,日本還是存在著理虧的地方的。所以日本為了維護自己在釣.魚島上的主動權,就將南海問題一起拉過來,形成一種聯動的機制,從而打破中國想要的一事一議的處理問題的方式。

  第二個,通過開采海底稀土,逼迫中國放開稀土。稀土作為中國的特有能源,日本借助從中國購買了大量的稀土資源,一部分用于生產,一部分用來儲備。按照后世日本所儲備的稀土,在使用五十年是完全可能的。

  但是就算稀土大國的中國,所有的稀土,最多保證二十年的使用。而日本在稀土問題上糾纏不休,其實就是向掏空中國的資源,從而讓中國失去生產和反擊的能力。借助南海海底撈稀土,以達到逼迫中國放開稀土。

  其三,逼迫中國在經濟上救日本,在與西方的緊密關系之中,日本同樣的也遭受了大量的問題的沖擊,而日本想要在此次經濟危機之中獲得安寧,沒有中國的大市場是不可能的。

  所以說,無論處在歷史的哪一個節點上,日本滅亡中國的野心都是昭然若揭的。

  日本一個彈丸島國,有史以來,就沒有停止過對外擴展侵略,最早的是派遣水鬼倭寇,對周遭國家地掠奪歷、騷擾,發展到了窮兵黷武公然侵略亞洲國家,特別針對的是中國、朝鮮、越南、柬埔寨、馬來西亞、菲律賓,甚至想吞并整個亞洲乃至蘇聯,進軍到歐亞縱深國家。日本與中國從來沒有真真正正友好相處過,這和日本好戰的傳統,以及彈丸島國難以持久發展的資源限制有關。

  在歷史上,日本真正臣服于中國只有兩個歷史時期,那就是成吉思汗時期和盛唐時期,這兩個時期,中國異常強大,日本騷擾中國遭到了中國的反擊,幾乎成為了滅頂之災,不得不乖乖地來朝進貢。

  此后日本幾乎就沒有停止過對中國的襲擾直至侵略了全中國。最后戰敗,但是其賊心不死,右翼勢力一直在積極復活日本軍國主義,世界上一有風吹草動,日本就來勁。

  日本在軍事大國的庇護下,急速膨脹軍事勢力,不斷地向中國挑釁、恣事生非,力圖霸占中國海疆擴張日本領土地盤,這些一方面是日本侵略者的自身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其主子干涉亞太地區的需要。

  以至于,在中國眼皮底下狼煙不絕,而且越演越烈,驕橫不羈,恨不得馬上就置中國于死地。

  對于世代以中華為敵的日本,杜睿從來都不曾抱有和平友好的幻想,所以當初幾乎舉國反對,太宗皇帝都不解其意,杜睿卻執意要攻其本土,毀其命脈,為的就是將這個一直對華夏不懷好意的惡鄰毀掉,讓華夏能夠長治久安。

  日本滅亡中國之心不死,究其源頭,還是小國寡民,居安思危的思想在作怪,說直白一點就是倭人都有被迫害妄想癥。

  就地理上而言,日本島處于環太平洋地震帶上,該地震帶不僅集中了大量淺源地震,而且中源,深源地震也很活躍。

  日本還是世界上活火山最多的國家,境內大小活火山多達83處,占世界上活火山總數的十分之一,據不完全統計,日本每年發生的地震數千次,其中震級在三級左右的每天就有四次,火山噴發年年都有,可以這樣說,日本的歷史就是一部自然災害史。

  隨著太平洋板塊與亞歐大陸板塊的相互作用,日本島沉入海底只是時間問題,這一點日本人自己非常清楚。于是,尋求新的生存地域或空間就成了日本民族最終的目標,而中國大陸就是這一目標的最好的終極地。

  杜睿前世看到日本近百年以來那一連串的地震傷亡統計之后,難免也有惻隱之心。但是,杜睿更加清醒的是,對日本持憐憫之情者,無疑是東郭先生第二。

  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后,向外拓展生存空間的思想在日本深入人心,侵占,吞并中國從娃娃就做起了,以至于后來侵略中國的日本軍人,非戰斗殺人,與殺雞無二。

  那時日本民間有大量的浪人在中國游走,而且大部分日本浪人都以個人方式自費在中國收集情報,他們收集的情報除政治,軍事,經濟,地質,資源等而外,已經細化到了中國不同地域的民風民俗,這些情報為后來的侵略中國,或“大.東亞共榮圈”的制定提供的第一手資料。就連遍及中國的“仁丹廣告”都制作成了日軍行動的指向標。可見,吞并中國早已成為日本全民的自覺性了。

  甲午戰爭是日本侵占吞并中國的開始。戰爭結束第二年日遭天譴,日本宮本縣發生7.2級大地震,海嘯造成22000人喪生。于是,日本加緊了對中國的侵略,伙同八國聯軍攻入了北京城。

  關東大地震是日本歷史上損失最為慘重的大地震,日本對自身國土的安全感大大降低,生存危機感大大增強,他們深知無論科技多發達,國力多強大,都不可能改變這一國土危機。于是開拓新的生存空間再次成為日本各階層的共識,滅我中華再次成為全民的自覺。

  日本戰敗之后,身背戰敗國身份的日本,深知用武力征服中國已不再成為可能,于是改弦更張,尋找新的機會,加之戰后重建,經濟蕭條,日本暫時無力與中國較勁。在美國的監管下,及來自國內的民聲,日本右翼勢力失去了對政府的控制,中日兩國進入了相安無事期,之后隨著中日兩國邦交正常化,甚至進入了蜜月期。

  直到1995年大阪神戶地區發生了7.3級大地震,造成了重大的財產損失和人員傷亡,世界第二大港口神戶港受損嚴重,一千公里高速公路被破壞,電力供應癱瘓,直接經濟損失一千億美元,占當時日本GDP2.5%。阪神大地震又一次刺激了日本民族的國土不安全感,日本再一次坐不住了。他們利用當時中國改革開放還不夠成熟的市場和產業結構,對我們中國進行大量的產業滲透及思想文化滲透。

  提出日本對中國要有“競爭對手意識”,要充當“戰斗的家長”,海洋國家要與大陸國家對抗,要利用“非華人對華人感到的壓力”廣泛團結非華人國家對抗中國大陸。

  這就是大災之后的日本,它總是象凍僵之后又蘇醒的蛇咬中國一口。

  天草四郎聽著杜睿駁斥的話,一雙眼睛都變得赤紅起來,他想要和杜睿大聲爭吵一番,但是卻發現那樣做根本就沒有絲毫意義,就眼下來看,他是杜睿的階下囚,日本是大唐放在砧板上的肉,確實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邊緣了。

  “要怎么做,你才能放過大和?”

  杜睿沒想到天草四郎的態度一下子就變了,方才還在大聲叫囂,如今卻要低頭求饒。

  “你現在算是在求饒嗎?”

  天草四郎面色一變,但最終還是低下了頭,道:“我請求你放過大和,日本的民眾都是無辜的!他們不應該成為仇恨的犧牲品!”

  杜睿冷笑一聲道:“除了這些陳詞濫調,難道你就沒有別的話想說嗎?放過倭國!你自己覺得可能嗎?就想你們這些混賬倭人當年一樣,你們發動侵華戰爭,殺戮我華夏子民的時候,你們想過饒恕嗎?倭國在我的眼中就是一條毒蛇,一個貪心不足蛇吞象的惡鄰,對待這樣的一個惡鄰,我唯一的手段就是亡其族,滅其種!”

  “為什么?”天草四郎聞言瘋狂的大叫起來,“為什么你一定要置大和于死地,現在的唐國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大和也絕對不會對唐國造成威脅,我只是請求你,留下大和的血脈,難道這個你都不肯答應嗎?”

  杜睿看著色厲內荏的天草四郎,道:“我做事的風格一向都是不留后患,現在的倭國確實很弱小,你的同族如今不過是大唐圈養的奴隸,但是既然歷史都已經證明了倭人就是毒蛇,你覺得我會怎么做,將這個后患留著,讓我的后輩兒孫去解決嗎?天草四郎!我今天來,只是想要看看你,看看你這個瘋狂的倭人,現在我見到了,不過如此,好了!你可以放心的去了,用不了多久,你的同族,我會將他們統統送入地獄,讓你們在地獄里繼續瘋狂!”

  天草四郎聞言,瘋狂的想要撲過來,杜睿只是一揮手便將其打到了一邊,好整以暇的起身,最后再看了天草四郎一眼,道:“享受你人生的最后一餐吧!記住了!這是大唐對你這個倭人,最后的恩賜!”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