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夢回盛世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十章 節二

[字數:4271 更新時間:2013-11-15 5:55:00]



  清晨,春天的太陽光彩四射,暖洋洋的,讓人更樂意去沉睡在床鋪之上。林思宇懶散的伸展雙臂,扭頭看一眼床頭的手表,已經六點多了。窗外傳來一陣陣士兵出操的口號聲,戰士們洪亮的嗓聲‘一二一、一二一’,她暗自責怪自己,昨天一路上的疲倦,使得現在渾身還沒有多少精神,快要顛散架的身體一覺醒來都感到不適應。身為一團之長,關鍵時刻卻在睡覺,傳出來影響多不好。她翻身坐立起來,惱火的捶打著床頭,快速的穿起軍裝,梳理著頭發,一面光亮漂亮的小鏡子,展示著林思宇瓜子臉,看到自己散落在肩膀上長發,苦澀的笑了笑。

  團長,一團之長責任重大關系幾千人生命的死生,自己能夠挑起重擔嗎?或許父親與謝叔叔他們認為畢竟自己是正規軍事院校畢業,有著相對豐富的理論基礎吧!自我安慰的想著。門外響起輕輕的敲門生意,“請進,”回過神的林思宇客氣的喊道。

  推門走進一名女兵,圓圓的臉蛋上一雙明亮的眼睛,一幅崇拜的目光望著林思宇。“林、林團長,我是張堯,你的勤務兵。”緊張的說話語氣,使得她雙手端著的一盆熱水來回晃蕩著。林思宇一愣,心想好像部隊了很少有女兵啊!特別是新六旅這樣剛剛組建起來的部隊,更不可能有女兵的存在。“哦!你以前在團里做什么的?”

  林思宇疑惑著問道,張堯原本有點紅的臉上,更加發紅,小聲的解釋道:“報告團長!我昨天剛到團里,以前我是旅機要科報務員。”“哦,”林思宇恍然大悟,原來是旅部因為她特意安排怎么一個女兵,方便對自己的照顧。她上前接過張堯的臉盆,連聲說謝謝,同時示意張堯自己隨意坐,望著張堯跟戰士們一樣的精短的頭發,在看看自己長長的秀發真的是有些慚愧,笑著對張堯:“張堯,幫我找一把剪刀來,”“是!團長,你稍等,”張堯答應后,轉身快步跑出房間。

  自從旅部回來的梁寬,看誰都有一種不爽的表情,嚇的知道梁寬脾氣的人躲的遠遠的。一路上看著大家躲閃著自己,內心郁悶的想我有哪么招惹人怕嗎?好像自己也沒有哪么兇惡吧!搖搖頭擺脫令人煩惱的事情,可是越是不想去想,越的憋在心里難受。自己原本就是從一團副團長的位置上出去,好不容易才爬到二團一把手的位置上,誰知道犯了一個小錯誤又被打回原型。而且頂頭上司還是個女的,下回在兄弟們面前吹牛都要夾著尾巴老老實實的,要不一定被兄弟們臭死。

  今天是這位新團長上任第一天,不知道團里的弟兄們知道了,臉上會有什么樣的表情值得期待。梁寬背著雙手,順著團部訓練場邊上的馬路向林思宇暫住地走去。看到新來的張堯慌張的奔跑著,急忙叫住,“張堯,你慌張什么?林團長起來了嗎?”梁寬停下腳步問道。

  “梁團長,團長叫我給她找一把剪刀,可附近我剛來也不熟悉,只能去團部食堂看看。”張堯也隨即停下腳步解釋。“團長,她找剪刀干嗎?”梁寬一臉不解的說,張堯也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那好,你去吧!”

  不一會兒,梁寬來到林思宇門前,看到她正在門外的水池邊洗漱。原本黝黑嚴肅的臉上掛上了微笑,親切的問道:“林團長,昨天休息的怎么樣?剛倒部隊基層,還習慣?”正在洗臉的林思宇停倒梁寬的話,抬頭回應笑著的說:“哦,是梁團長,還不錯,”她接著繼續自己洗漱,梁寬從側面仔細觀察著林思宇,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長長的秀發散發出誘人的香味,水珠順著裸露出來的細白胳膊滴入臉盆。一身寬松的軍裝,依舊能夠勾畫出苗條的身軀,難免使人有一種想入非非的沖動。暗中感嘆著,全團原本是一個女兵都沒有,現在一下子多了兩個女人,還不得引起戰士們的騷動。

  “梁團長,有事嗎?”林思宇洗漱好后,問著來回走動著的梁寬。

  “哦!是這樣的,你剛來,我就咱們團基本情況向你匯報一下。再者,以后我們一起搭檔,有些事情先分分工商議一下。一會呢,我配你下連隊轉轉,熟悉熟悉下面的情況。”梁寬一直期望著林思宇在部隊基本建設上維持以前制定的方針,如果林思宇一上任擅自更改的話,難免有不周全的地方,哪么一團在六旅其他團跟前的面子可就難看了哦!

  “恩,也好,”林思宇想了想,也認為需要跟梁寬在工作上溝通一下,看到遠處跑而來的張堯,又笑了笑說:“不過,你要稍微等一等。”

  “哦!好,沒問題!”梁寬一愣,但還是順口答應。

  “團長,找了半天,只有團部炊事班有把這樣的剪子,”一路小跑過來的張堯,紅潤的臉色因劇烈的運動,額頭上映出了汗水,氣喘吁吁上前說。

  “呵呵,沒有關系,能用就行。我馬上就好,還要麻煩你等下在跑一趟,把剪子還回去。”林思宇心平氣和的語氣,安撫著自己眼前緊張的張堯,張堯聽了只是點點。

  “來,幫個忙!”林思宇用雙手理順了自己背后烏黑光澤的長發,而后拿起那把并不鋒利的剪子,沿著頸子后面一刀剪了下去。‘咔嚓’原本飄逸昂然的長發變成了一個男人頭,女人,特別是年輕的女人都是非常的在乎自己一縷漂亮的頭發,梁寬卻沒有在林思宇眼色中看到一絲猶豫和不舍,更多的是堅強固執的信念。林思宇彎腰對著小鏡子,比照了一下,在簡單修飾一番,拍打著自己頭上的碎發,轉身笑著說:“梁團長,好了,我們進屋說吧!”

  發愣中的梁寬回過神來,恩了一聲,緊跟林思宇走進那件干凈的屋子,隨意的找了張板凳坐下。林思宇首先說了話,“梁團長,對于我能夠擔任一團團長職務,其實我本人也很意外。原本以為總參讓我下來向基層干部多多學習。”林思宇謙虛地說:“不過,既然我現在坐上了這個位置,所有決定都需要面對全團戰士們負責。因此,也希望梁團長在工作上支持我,特別現在各部隊都缺乏政工干部。”

  “林團長你是總參直接任命下來的,總怎么說我們還是相信上級領導的眼光,”梁寬思考著林思宇所說話的,一邊習慣性的拿出自己衣服口袋中的香煙放在嘴邊,掏出火柴點著后甩滅了手中的火柴,笑著說:“聽說林團長你可是正規軍事院校出身,理論水平一定比我們這些二半料子強吧!在說,女人有你這樣的本領那在咱們四川,乃至全國也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林思宇被梁寬的話嘔的半天不知道說什么,有的郁悶的問:“那好,我們團現在具體情況如何?”梁寬其實并沒有存心看不起林思宇,剛才也就是下意識的說了出來,畢竟在這個年代是屬于男人當家作主的社會。他側目看了看,臉色不大好的林思宇接著說:“估計你在上面,并不知道下面具體事情。雖說我們團講起來建制齊全,人員滿額,武器裝備也最全,戰斗力也應該是最強的吧!。但…,”梁寬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向下說,不過就算他不說林思宇在基層遲早一天都會知道。“我們團人員基本上是附近幾個縣征兆過來的,身體素質方面還好。基本人沒幾個人認識資,基層干部都是從以前一軍一師二師抽調過來,還有三十多名干部是特種師過來的,有文化的也不多。部隊組建大半年來,按照上面的計劃只要是學習。在軍事訓練上自然耽擱下來,部隊戰斗力也就無法保障。為此前幾個月,旅長還特意打報告質疑總參編寫的訓練教程,還被上級狠狠的批斗一頓。”

  林思宇聽到這里,笑了笑并沒有說話,她知道總參新編六個旅的部隊是為了適應未來機械化戰爭做好充足的準備,沒有文化知識的部隊是一支不值得被敵人重視的部隊。現在西方先進發達國家中部隊士兵文盲已經很少了,只有在中國這樣半殖民半封建,教育制度缺乏的國家才大量存在。

  “其實,林團長打仗打什么?不就是打了部隊素質,技能,武器嗎?現在我們要武器有武器,想要提高技能素質都得靠平常強化訓練,謝政委不是有一句平日多流汗,戰時少流血。總參倒好直接把我們部隊當做學校來管理。或者我文化程度不高,無法理解上級領導的意圖。”梁寬難得抓住機會闡述自己的看法,順便把自己以前埋在心內的郁悶發泄出來。

  林思宇站起給說話越來越激動的梁寬倒了一杯熱水,而后坐下說道:“其實,我個人覺得很多事情不能只看到表面。上級一再強調加強部隊的文化素質建設,不單單為了打仗,更多的是為了戰士們將來的生活。”

  “將來,生活?”

  “是的,比如你梁團長吧!難道你能打一輩子的仗,如果全國統一后,國家不可能在需要龐大的部隊,必然部隊需要進行精簡,哪么你被精簡下來后能夠干嗎?你可以說我回家種田?良田的數量是有限的,而人口卻年年增加。同時,一個國家想要真真的富強,必須走工業化的道路,進工廠工作就需要知識需要文化,沒有知識文化什么也干不了。”林思宇很有耐心的說教著。

  “恩,你說的在理,”梁寬仿佛有點被林思宇說服的樣子,不過他心內明白,自己更多的是被林思宇本身說服了:“那好暫時就這樣,一會你準備一下開會,那幫臭小子們眼睛一個比一個高,你等會要忍耐點包涵點,很多干部都是死亡線上掙扎活過來。”

  “放心,我會的,私下來我希望以后工作上多支持我的決定。我在來的路上草擬了一個新的軍事訓練大綱,是我個人的意見,一會征求同志們的意見!”林思宇第一次和梁寬親密握手,從沒和陌生女人親密接觸過梁寬不由臉紅通通!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