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惡漢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六二章 于不經意間

[字數:9053 更新時間:2013-11-13 11:42:00]



  第三六二章 于不經意間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

  越是聰明的人,往往越是容易走極端,甚至會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呂擷非常的聰明,所以也容易鉆牛角尖。

  在聽罷了小文姬的一番言語后,呂擷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變得非常安靜。

  而董俷也沒有時間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呂擷身上。派人往幽州呂布處送了一封信,然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鮮卑方面,甚至很少有時間和小文姬說話。

  馬上就要七月了!

  草原上的牛馬正肥碩,是一個大好的出兵時節。

  和鮮卑人的決戰,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每拖一日,雖說會對鮮卑人造成麻煩,可自己不一樣也產生著巨大的消耗?董俷倒不是對鮮卑人有什么大仇恨,只是當年殺胡令一出,注定和鮮卑人結下了因果,如今也該把這筆帳清算一番。

  再者,鮮卑人呆在邊塞,始終是一個威脅。

  俗話說的好,臥榻之側豈容惡虎酣睡。在董俷的心里,鮮卑就是那一頭惡虎。

  打吧,早打早了結,也省的整日的提心吊膽。

  董俷決心一下,四方兵馬立刻運動起來。這朔方城內,也一下子變得格外熱鬧。

  不過,這繁忙已經和董俷無關,自有徐晃賀齊田豫等人打理,而龐統和黃敘,也被他趕去了府衙,在一旁拾遺補缺,對于二人來說,也算是一種成長的歷練。

  董俷在花園的涼亭中,認真的擦拭著卓玉。

  不遠處有四大護衛守護,小文姬坐在董俷的面前,瞪大了眼睛,看著董俷磨刀。

  “爹爹,又要打仗了嗎?”

  董俷收起了卓玉,從旁邊抽出鬼哭矛。聽到小文姬的問話,他抬起頭微微一笑。

  “這一仗打完了,咱們也就能安穩一段時間了。”

  小文姬眼睛一亮,“我要爹爹帶著我,去游覽關中大地,可以嗎?”

  “當然,當然可以……”

  董俷話說了一半,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向四處張望了兩眼,流露出疑惑之色。

  “爹爹,在找什么?”

  “沒找甚……只是覺得今天這院子里,似乎有點安靜,好像少了些什么。唔,那個呂擷往日這個時候,都會帶著他的部曲在演武場練武,怎么今天沒甚動靜?”

  提起那呂擷,小文姬的嘴一撇,露出不屑之色。

  “爹爹,女兒就不明白,你干嘛要對那小賊那么好?只不過是個被慣壞的娃娃。”

  董俷忍不住大笑起來。

  “妞妞,你才多大年紀,好像還沒有呂擷的年紀大吧……怎么可以叫他娃娃?”

  “本來就是個沒長大的娃娃!”

  小文姬說完,伸手從兜囊中取出一支鬼哭矛,“爹爹,你是不是怕那小賊的父親?”

  “我怕?”

  董俷笑了起來,“當年我武藝沒有大成的時候,就沒有怕過呂布,如今更不會害怕。只是,溫侯當年曾在父親的麾下效力,也算是袍澤……算上一算,當年父親的老部下,幾乎沒有剩下幾個。除了西域的老哥兒三個,也就剩下溫侯他們。”

  把鬼哭矛收好,董俷站起身來。

  典滿走上前,幫著董俷把那兜囊接在了手中。

  “遼東公孫度,樂浪郡樊稠……還有如今的幽州牧呂布。仔細算算,也剩下他們三個。而且公孫度和樊稠之間好像還有些不愉快,我打進關中,至今沒有人寫一封信來。有時候想想,這人情冷暖真的是很可怕,不過我還是要珍惜這份袍澤的情義。”

  輕輕撫摸著小文姬的腦袋。

  “做人不可以沒有情義,沒有了情義,就算是再了不起,也不過是行尸走肉。”

  “恩,女兒記下了!”

  “過些日子,我就會出征。你要好好的呆在這里,我留下陳敏和技擊士保護你……要乖乖的,不許胡鬧。若是讓我知道你在這里不聽話,回來定要打你屁股。”

  “爹爹……”

  小文姬的臉紅了,鉆進董俷的懷中,半晌也不說話。

  角門處,跑來了一個人,步履匆匆,看上去非常的焦急。

  “主公!”

  來人是黃敘,走上前躬身行禮,而后道:“徐大人讓我來問,您可有傳下巨魔令?”

  “巨魔令?”

  董俷一怔,搖搖頭說:“我最近沒有傳下什么巨魔令啊?徐大人為何要問這個?”

  “您沒有傳出過巨魔令?”

  黃敘奇道:“可是今日凌晨時分,小溫侯帶著他的部曲,自朔方北門出,拿的就是巨魔令啊。徐大人今日整點城門印信,發現了您的巨魔令,所以才讓我詢問。”

  “呂擷走了?”

  董俷愕然的看著黃敘,“我怎么不知道……牛剛,你立刻去把我裝有印信的盒子拿來。”

  原來,隨著大戰日益的迫近,朔方早就開始戒嚴。

  要想離開朔方,就必須要持有府衙的印信,或者是董俷的巨魔令,才能出城。

  徐晃做事非常的細心,每天發出多少印信,到了晚上都會收回來整理。

  結果卻意外的發現了有一枚巨魔令。這說起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董俷派人離開,也很正常。不過按照以前的習慣,董俷每發出一枚巨魔令,一定會派人通知徐晃。

  說實話,徐晃也沒有放在心上。

  讓黃敘詢問,不過是處于細心的習慣,隨便的詢問一下而已。

  可是董俷卻很不高興。

  呂擷想要離開,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離家久了,想回家是人之常情。

  可這孩子未免太沒有禮貌了吧!

  走就走唄,連個招呼都不打,實在是讓人生氣。

  牛剛拿來了董俷的盒子,打開來一看,的確是少了一枚巨魔令。董俷出門,一共帶了十二枚巨魔令,是分格放置。所以只需拿眼睛一掃,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果真是個小賊!”

  小文姬忍不住罵道:“我們好生的款待他,居然連個招呼也不打,實在無禮。”

  董俷眉頭一蹙,“算了,他要走就讓他走吧,妞妞用不著為這件事情而大動肝火。”

  “只是覺得這個人很差勁兒嘛!”

  董俷笑了笑,對黃敘說:“你回去告訴徐大人,就說這件事我知道了,無需擔心。”

  “喏!”

  黃敘應了一聲,轉身就走了。

  董俷還真的就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黃敘離開之后,他帶著小文姬準備出去走走。馬上要出征了,自然應該和女兒好好的聚聚,陪陪女兒,也是一種享受。

  可是這邊剛出大門,就見郝昭急匆匆的跑來。

  “主公,剛才家人在打掃小溫侯住處的時候,發現了一封信,是給您的!”

  “給我的?”

  董俷愕然不解,拿過了信,在上面掃了一眼。心里面還覺得很奇怪:這小家伙搞什么鬼?有什么話當面說就是了,偷偷摸摸的走了,還寫這么一封信是什么意思?

  打開來,抖出了信瓤。

  董俷匆匆在上面掃了一眼,臉色卻頓時變得格外難看。

  “胡鬧,胡鬧!”董俷頓足怒道:“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怎敢如此大膽妄為?”

  “爹爹,出什么事了?”

  “那呂擷,居然帶著他那一百個飛熊衛,準備去襲擊鮮卑王帳,奪取王旗……這孩子怎地如此的膽大?學了一點武藝,就忘乎所以,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嗎?”

  董俷想起來了,這些日子他在家和人談論鮮卑的時候,呂擷總是聽的很認真。

  “郝昭,你立刻去找士元,讓他檢查一下書房中的物品。”

  董俷還真的是害怕了。

  自己平日里對呂擷也不甚防范,任由他出入書房,萬一少了點什么,還真擔心。

  小賊……

  董俷苦笑搖頭:妞妞說的倒也貼切,還真是一個小賊。

  拍了拍小文姬的肩膀,董俷輕聲道:“妞妞,看樣子我們出去不得了。好好的在家里呆著,莫要四處亂跑。我這就去找你徐伯父商量事情,要記得準時吃飯。”

  小文姬雖然有時候很任性,可也分得出輕重。

  心里面雖然不愿意,可還是乖乖的答應下來。只是對呂擷的厭惡,更加重了幾分。

  ******

  呂擷拿走了一副地圖。

  雖然只是拓本,不過卻是彈汗山的地圖,說明這小子,真的是跑去彈汗山了。

  董俷面容陰沉,在議事大廳端坐。

  讓他就這么去送死嗎?

  呂擷的武藝還算不錯,可是想靠著那點人,去搶奪王旗,未免有點太狂妄了吧。

  “主公,我立刻派人,把那小子抓回來!”

  徐晃站起來說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和呂布也算是袍澤一場。如果呂擷在朔方出了事情,只怕那呂布會遷怒朔方。對于呂布,徐晃還算是有點了解。這個人,是個不講道理的人,那驢脾氣誰也說不清楚,天曉得會鬧出什么樣的麻煩。

  董俷不怕呂布,可是卻不能不在意昔日的那點袍澤之情。

  聽了徐晃的話語,面頰抽搐了一下說:“這怎么可以?那小子凌晨離開,這會兒不曉得已經到了何處。且不說能不能追上去,就算追上了,他也未必會聽你的……再說了,大戰將起,你身為南路軍的主帥,怎么可以輕易的離開?絕對不行。”

  說完,董俷就站了起來。

  “不過我也不能看著這孩子去送死……公明,大戰之事就交給你來打理,我帶人去追那小子。如果雪鬼在就好了,定然可以追上去。這一入塞外,卻是麻煩。”

  的確,塞外廣袤,百八十個人進去了,想要找到行蹤,卻是如大海撈針般困難。

  徐晃大驚,“主公,您怎能為了一小賊,輕身涉險?”

  “這算什么涉險?”

  董俷卻笑了起來,“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公明你現在不可分心,還是全力主持大戰吧。最多十日,我一定能把那小賊給抓回來。真不像話,實在是過于狂妄。”

  徐晃死活不同意,龐統等人也是力勸董俷。

  可是董俷的主意拿定,又豈能是別人輕易勸動。

  勸說了半晌,見董俷還是不肯改變主意,這些人可就發了愁。

  趙云起身道:“若主公已經下定決心,云愿隨主公,一同前往追蹤那位小溫侯。”

  言辭之間,頗有不屑之意。

  也難怪,趙云和呂布本來就不太對盤,雖說呂擷是個孩子,趙云不好遷怒于他。可是對呂擷,始終不甚看好。總覺得這孩子是被寵壞了,以至于行事輕浮至極。

  “既然主公堅持,那末將也不好阻攔。只是不知道,主公準備帶多少人?”

  “我只帶一千元戎,一人三乘。有子龍和我一起,當不會有什么問題,公明且放寬心。”

  對于趙云的武藝,徐晃還是有了解。

  不管怎么說,那趙子龍也在他麾下效力,可是有在亂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的本領。只是,帶一千元戎未免有點少了吧……可再一想,一人三騎,也只能如此。

  趙云說:“云這就去點齊兵馬!”

  說著,大步流星,轉身急匆匆的走出了議事大廳。

  剛從大城塞趕來的龐淯,在沉吟了片刻后,輕聲道:“主公此次入塞外尋人,卻需要一向導。我麾下有一氐人,名叫烏延,世居塞外,對草原極為熟悉。這個人不但了解塞外各部落的情況,還能說一口道地的鮮卑語,做向導卻是最為合適。

  此外,這烏延還有一手特殊的本領。

  他有一只玉帶雕,能于千里高空之上,追蹤尋人,想必也能給主公一些幫助。”

  董俷聞聽大喜,連連點頭。

  “如此甚好!”

  田豫道:“另外,主公還可以派人前往幽州,將這件事告訴呂布。若是他能分出一部分的兵力,在遼東地區牽制鮮卑大軍,說不得總要讓他出一些力氣才可以。”

  徐晃連連點頭,“不錯,這是為他兒子,他怎能袖手旁觀?”

  董俷說:“只怕呂奉先如今受袁紹的攻擊,就算有這個心,怕也使不出多大力氣。”

  田豫微微一笑:“主公,聊勝于無嘛。”

  想一想,似乎也是這個道理。董俷當下寫了一封信,讓人連夜趕赴幽州通知呂布。

  這時候,趙云也已經點齊了兵馬。

  董俷回到府中,把情況告訴了小文姬。聽說父親要去追那呂擷,小文姬自然不愿意。

  “爹爹,為了那個小賊,您何必要去冒險呢?他既然要去做英雄,那就讓他做好了。反正又不是我們讓他去的,女兒覺得,您這么冒險,實在是有點不值得。”

  小文姬現在是對那呂擷膩歪透頂,言語間還帶著不舍之意。

  董俷笑著撫摸小文姬的頭,片刻后說:“妞妞,此事你不必再說。如果換一個角度,有朝一日你這么做,想必那呂奉先也不會袖手旁觀。總歸是個孩子,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去送命嗎?放心吧,爹爹這去去就回,你要乖乖的,莫讓我擔心。”

  從典滿手中接過了鬼哭矛,而后翻身上馬。

  自有人牽來了一匹神駿的西極馬,把雷音錘等一應物品,掛在了馬背上。

  “好了,爹爹這就走了,妞妞在家不可以頑皮……子龍,我們這就出發吧!”

  董俷說完,策馬揚鞭。

  四大護衛中,董俷只帶了越兮和郭援二人,留下郝昭淳于導,在家里保護小文姬。

  趙云緊隨董俷身后,一千元戎士,三千西極馬浩浩蕩蕩的沖出了朔方城。

  徐晃等人的神情憂慮,眺望著董俷一行人漸行漸遠,半天沒有說出來一句話。

  小文姬突然跑上了城門樓,沖著董俷離去的方向大聲喊道:“爹爹,你要保重!”

  稚嫩的聲音,在夜空中回蕩。

  小文姬的心里空落落的,眼淚不自覺的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爹爹,保重……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大厅 极速赛车彩票最新版下载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永盛 财神捕鱼游戏技巧 辽宁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黑龙江22选五开奖 股票000001上 网上有哪些可以赚钱 安徽麻将大全 山东11选五中奖查询 网络捕鱼赢现金游戏 广西棋牌软件开发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8月8 国内股票交易规则 4519中特网四肖选一肖 蜀山四川麻将下载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