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鐵血女英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八十五章:要動服裝店的手

[字數:7859 更新時間:2013-11-15 5:48:00]



  三島做這樣的決策還是有他的道理的,畢竟這個東京陸軍學院的高才生也并非光徒有其名。侵略進中國后的第六旅團在三島的指揮下在濟南、滄州,武漢等地也打過不少的勝仗。

  這次針對景德的“賀倩之鞋行動”三島是志在必得,因此他需要先對城里的地下組織進行搜捕,防止行動開始后,軍統的人、八路軍的人和許軼初的人等三方敵對勢力在三合城里進行破壞活動。

  這就是需要曹勝元大大出力了。

  曹勝元自然要抓人充數來完成任務,不過他當然不會出賣自己軍統三合分站的人了,也不大可能出賣許軼初的人,因此他把目標盯上了八路軍的地下交通站。

  但是究竟譚莉安排的人是誰,隱藏在那里他是兩眼一摸黑,一點也不知道。就是再審訊譚莉也無意義,她是照死也不會說的。于是曹勝元把龍三找來,讓他在城里胡抓幾個所謂的“奸細”送憲兵隊充數字。

  龍三一聽很高興,欺負老百姓他稱得上是把好手。

  他對曹勝元說:“曹爺,我要先把去江芳麗抓起來,我覺得她可能就是國民黨軍的探子。”

  “胡說!”

  曹勝元雖然不想護著江芳麗,但她畢竟是許軼初的手下,萬一龍三胡來,他怕許軼初將來會找他要人。

  他說:“你小子想霸了人家江小姐人家不從就亂給人扣帽子是不是?我上次不是說了嗎,你想要江小姐的話自己去和三島將軍去說,別借著這個故找人家的麻煩。”

  龍三本來自從親手在搖栗抓了譚莉后,自以為有功了想去找三島要賞,這個賞就是佳麗服裝店的營業員江芳麗,但是由于膽怯了沒敢去。

  “那我現在就去找三島司令說這個江芳麗很可疑?”

  龍三似乎在征求曹勝元的意見。

  “那就是你的事了,我不管那么多。”

  曹勝元想的是你要非動許軼初的人,你自己找日本人去,就是出了問題許軼初那邊也問罪不到我的頭上來就行。

  見曹勝元并沒表示反對,龍三終于斗起了膽子去司令部找三島去了,他覺得現在不找以后就沒什么機會了。

  令他沒想到三島正夫見到了自己竟然非常客氣,讓勤務兵給他端茶遞煙,還送上了水果,這讓龍三大感受寵若驚又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這次你在搖栗成功抓到了八路的要犯譚莉功勞大大的,來找我是不是想讓皇軍給你獎勵啊,這個好辦,我馬上讓財務給你支取兩百大洋送來。”

  三島說著從辦公桌后起來,走到沙發跟前也坐下了。

  二百大洋也是筆不菲的酬勞了。

  “不,不,不,不。將軍誤會了,為大日本帝國效力是應該的,我哪兒敢來討賞那。我是來揭發一件事的。”

  龍三見情形似乎對自己很有利,便要說江芳麗的事兒了。

  “哦?那龍隊長請講。”

  三島出乎尋常的感興趣。

  龍三說自己早就懷疑中街“佳麗服裝店”的營業員江芳麗有問題,但礙于賀倩是三合商界的名媛,不敢抓她手下的人,所以特地請示三島大太君該如何處理。

  “哈哈哈哈,吆西,吆西。龍桑,你的懷疑大大的有道理,我覺得不僅僅是江芳麗,甚至連她的老板賀倩都值得大大的懷疑,不過你們曹大隊長在這件事上態度比較曖昧,事情就一直拖延了下來。”

  三島說著話,臉上泛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讓龍三琢磨不透,莫非三島懷疑曹勝元?因為否則這些話他本應該是直接對曹勝元去說的。

  龍三說:“這事曹大隊長知道嗎?”

  “呵呵,他的也許知道,但也許再裝不知道。”

  三島示意龍三不必驚奇。

  龍三有點緊張起來了,說:“太君,難道您懷疑曹大隊長對皇軍的忠誠。”

  “不,不,不,不。對于三太郎的忠誠我們一點也不懷疑,我們僅是懷疑他和六戰區的情報處副處長許軼初小姐存有私情。”

  “這也沒什么啊,他們的老同學的干活,這些太君您都是早就知道的啊。”

  龍三并不覺得驚奇,許軼初的西南首屈一指的第一美人,身后擁有的許軼初迷成千上萬,到處都是,甚至連三島和宮本都在無意中成為了許軼初迷,作為老同學的曹勝元不惜余力的去追求那當然也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龍三不知道自打上次曹勝元在三島面前自作聰明的撒謊說許軼初懷上了他的孩子,后經三島眼線的核實根本沒那么回事,因此三島對曹勝元說許軼初想跑到日本人這邊來根本就不相信了。

  私底下三島曾把這件事說給了平田靜二聽。

  平田靜二當時就哈哈大笑起來。

  他對三島說:“這種小兒科的事情你也信三太郎的啊?中國再出漢奸也輪不到許軼初啊,她是不折不扣的我們皇軍的死敵,千萬不要對這個丫頭抱有任何幻想。再說了,那許軼初的身子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嗎,想想都可笑。”

  三島這才明白自己是上了曹勝元小小的一當。因此他在對付許軼初的問題上漸漸的在另外物色起了人選。

  三島繼續對龍三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三太郎他私底下回包庇縱容許軼初以及她手下的人。中街保的保長錢駝背反映的佳麗服裝店的一些可疑的地方,三太郎從來不當回事,也許賀倩和江芳麗小姐就是許軼初工作站的人,因此你們大隊長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哎呀,要是這樣該怎么辦那?”

  龍三一時沒了主見。

  三島說:“龍桑,就這件事來說,并不嚴重,也不妨礙我們對曹大隊長的信任。但是事情總是要解決的,佳麗服裝店的賀倩和江芳麗要真是許軼初的人那就必須抓起來,皇軍絕不手軟。不過這件事憲兵隊不能亂抓人,賀倩畢竟在三合商界是有影響力的。所以,我決定讓你出面做這件事,我讓錢駝背錢保長協助你。”

  龍三一聽連連擺手。

  “這不行,這不行。要是曹大隊長真有私情而賀倩是許軼初的人的話,那我這么做不成了和他作對了嗎。”

  三島又是一陣大笑。

  “哈哈,龍桑,你不必擔心。三太郎庇護佳麗服裝店那是因為他可能不想和許軼初作對,但是由我們皇軍出面,許軼初也就怪不了他了。何況對佳麗服裝店我們也僅僅是懷疑而已,未必這兩個女人真是許軼初的人。因此我不是要你去抓賀倩和江小姐,而是就地監視詢問罷了。她們早已經被錢保長宣布為可疑監管對象,你們是可以對她們采取一定的措施的。”

  龍三道:“怎么個就地監視詢問啊?是否請將軍閣下明示?”

  “這個問題你去找錢保長就行了,我已經暗中交待過他了。對了,龍桑,皇軍為了表彰你在抓獲譚莉時的功勛,司令部已經決定提升你為便衣偵緝隊的副大隊長了。并授權你全權處置三合城的嫌疑人員的抓捕和初審。有問題可直接向我或者宮本大佐匯報。”

  “哎呀,那真太感謝皇軍的器重了,我龍三生是皇軍的人,死是皇軍的鬼,誓死效忠天皇陛下。”

  龍三渾身的細胞都被興奮刺激起來了。

  雖說他還是對曹勝元不敢造次,但是畢竟自己可以不經過曹勝元而在三合城里恣意妄為了。

  三島叮囑他不能對賀倩胡來,但對江芳麗可以動點真格的,等于默許了他可以獲得他想得到的事了。

  出了三合日軍司令部的大門,龍三心情非常暢快,嘴里哼著小曲,跳上摩托車直奔了中街,他要去找保長錢駝背商議對付佳麗服裝店二個姑娘的事去。

  錢駝背見龍三來了,馬上把他迎進了自己的保公所。

  “恭喜龍副大隊長高升 ,你是沖著佳麗服裝店那兩個騷娘們來的吧?”

  “呵呵,錢保長行啊,難怪三島大太君很看中你那。說說看吧,太君有什么錦囊妙計對付兩個俊娘們的。”

  龍三也不客氣,大腿翹二腿的雙腿一盤坐上了錢駝背的太師椅。

  錢駝背現在可不是龍三想的一個酒樓掌柜的兼保長那么簡單了,他現在已經是三島正夫直接領導的日軍情報員,在權勢上并不亞于龍三這個新任便衣偵緝隊的副大隊長的。

  他見龍三還拿著以前的眼光看著自己,并沒把自己放在二兩五上。他拿出了三島給他的委任狀來:“龍副大隊長,請過過目吧,本人現在是三島大太君的情報員,今后和我說話還是客氣著點。”

  龍三一看真的是,有點傻眼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龍三不知道錢大哥早攀上了皇軍的高枝,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

  他趕緊把腳從太師椅上放了下來。

  “哈哈,都是一家人了嘛,沒關系的。以后還要仰仗龍副大隊長在皇軍面前多多關照才是。”

  錢駝背用手一指茶碗,示意龍三用茶,自己也坐了下來。

  “三兒啊。”

  錢駝背已經覺得自己現在有資格這么稱呼龍三了。

  他說:“皇軍馬上要開始對景德的**進行‘賀倩之鞋行動’了。因此皇軍不希望在三合有人出來趁機搗亂,所以要對嫌疑人員進行一次清理和逮捕。我早覺得賀倩和這個江芳麗形跡可疑,但始終沒證據,已經抓了江芳麗都給放了回去。這次好了,有了三島大太君的指示,咱們可以放手干了。”

  “是啊,是啊。”

  龍三附和著說:“錢大哥為了賀倩的事沒少吃苦頭,這次可以名正言順的整治了她了。”

  龍三所說的“苦頭”就是指人人皆知的錢駝背在佳麗服裝店的“虐鞋”事件。甚至連這次日本人進攻景德的行動都用了這件事內在含義做的代號,這不能不是說是對錢駝背的那次變態行為的一個莫大的諷刺。

  錢駝背倒也不避諱,他說:“那時候老子才是一個開酒樓的掌柜的罷了,哪兒惹得起他周大彬一個縣長啊,被他抓著了現行算老子我倒霉。現在不同了,老子是三島太君的情報員了別說玩鞋了,我就是直接去玩賀倩的俏腳巴丫子,他周大彬也管不著了。”

  “那當然,那當然。這不還真來了機會了嗎。說說看錢大哥,準備怎么弄這兩個小娘們?把她倆弄到保公所來關起來審問嗎?”

  “那可不行,三島太君指示了,要畫地為牢,在佳麗服裝店就地開展監管審訊。明面上服裝店還要開張營業,但是卻不讓兩個娘們出服裝店一步。這么一來,她們要真是**或者軍統的人,她們的上級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肯定要來設法和她們接頭,那時候就可以收網抓大魚了。我敢說,前幾次中街出現可疑的電臺訊號一定和她倆有關系。”

  錢駝背把三島交待的計劃告訴了龍三。

  龍三說:“這多不痛快啊,我覺得把人一抓一拷打,不招再奸了她們,還怕她們不招出后臺嗎?”

  龍三的目的就是想奸污兩個姑娘,他根本不想這么細風慢雨的耗精力。

  錢駝背說:“絕對不行,萬一她們最后不招,將來輿論就要罵皇軍殘暴了,三島太君是不愿意這個局面出現的。再說了,就是要做那事,也得回避了賀倩,她是《七仙女圖》上的人,三合這里無權處理。只有江小姐我是可以上上手的,我早看上了這個小娘們兒了。”

  龍三一聽這話臉上不禁是紅一陣白一陣的,心里非常的不快。原來這個老不死的老駝背也打江芳麗的歪心思,這不是明擺著要奪我龍三之愛嗎。

  龍三也顧不得什么了,道:“不瞞你錢大哥說,江芳麗可是我龍三的最愛,大哥可以不和我搶嗎?”

  看著龍三的臉色不好看,錢駝背才想起龍三有事沒事的總愛來佳麗服裝店轉悠,目的就是沖著江芳麗來的。

  他不想因為一個女人自己和龍三發生火并,那樣最后是誰也占不了江芳麗便宜。

  “三兒啊,我不是要和你搶江小姐,但說實話,我也是盯了她兩年了。我看咱們哥倆別為這事兒傷著了和氣。既然大家都喜歡,那就都沾上點腥氣好了,你認為那?”

  龍三見錢駝背并不打算放棄淫辱江芳麗的念頭,但是并不發生和他一起對她下手。龍三想想要是真和錢駝背翻了臉,那誰也別想這種美事了。便點頭答應說:“那好吧,到了那時候咱倆再商量著來就是。”

  就這樣,兩人總算了達成了“輪流擁有”江芳麗的“君子協議”。

  他們倆都知道,在釣出“大魚”前,還是不能對江芳麗下硬手的。

  龍三對曹勝元出于哥們的忠心,還是跑到他那里,把三島交代的管制佳麗服裝店人員的事兒報告給了他。

  曹勝元就要動身去景德了,在此之前三島已經通知了他提升龍三為偵緝隊副大隊長的事了。曹勝元倒是不介意,他也猜出了日本人可能已經懷疑賀倩和江芳麗是許軼初手下的事,所以繞開了他,把任務派給了龍三。正好他此次去景德可以把這事兒告訴許軼初賣個人情,至于許軼初會怎么處理那就是再說的事兒了。

  曹勝元沒表示什么,只是告訴龍三,江芳麗的武功很厲害,和許軼初是一個武術老師教出來的,想動她的手自己得當心著點。

  龍三雖說不以為然,但還是表示明白和感謝。

  離日軍實施“賀倩之鞋行動”還有二十天的樣子,曹勝元覺得很多事情要早和許軼初商量,他是絕對不想讓許軼初落到日本人手里的,要是那樣她會被送到日本去,自己連想見上一面的可能都沒了,這他是怎么也不會答應的。

  另外,就景德城和許軼初個人的安危,他必須找到朱瞎子問個明白,否則他心里始終塌實不了。

  于是,第二天,曹勝元就帶上了李柱子等幾個隨從,還有被他霸占后無奈的跟了他的閻敏去了景德。

  曹勝元知道朱瞎子不會跟自己說實話,他要讓閻敏出面去瞎子那里探出個虛實來。

  人不能信命,但也不能不信命。這玩意信則有,不信則無。

  因為這個世界上用科學和辯證法不能解釋的事情實在太多了,無論是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都是如此。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2019香港三肖期期中 四川麻将怎么算番 李逵劈鱼兑现金 pc蛋蛋怎么赚现金 双色球关系码怎么算出 选四开奖结果 上海 查询 平码固定算法公式 福州麻将有啥技巧 电玩街机捕鱼客服 单机四人麻将 福彩11选五25开奖结果 好运彩3开奖软件 连准75期杀波公式 好彩1开奖结果预测 捕鱼大师2015单机版 白城老友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