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鐵血女英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章:聚集三合城

[字數:6129 更新時間:2013-11-15 5:45:00]



  三合縣縣城位于滇西南的大鍋山山脈的東部,縣城不算大也不算小,整個縣城里居住了七萬多人,在云南也稱得上是繁華的縣城了。

  縣城是四正四方的,中規中矩,城墻也是大塊的青磚砌就的,比起其它縣城的土壘城墻,三合縣的城墻那可是風光了許多。

  這里靠山,因此主要的經濟活動都圍繞山產品出現。

  木材,山貨,野味,竹子制品滿大街都可以看到叫賣。不是在街上往來過去的軍隊,和保安團在城門對過往行人的檢查,你看不出絲毫的戰爭期間的痕跡。

  縣政府和縣黨部就在城北文昌閣的西邊,是個一進三出的白石灰粉墻的典型西南地區建筑。

  縣長周大彬辦公室就在最后一進的月亮門院子里。

  紫檀木的長茶幾上擺著沖泡陀茶的家什,一應俱全。秘書范文敏給拎著長嘴的茶壺給分坐在也是紫檀木做的椅子上的客人們倒著開水。

  五十四歲的縣長周大彬,一身長袍馬褂,鼻梁上架著金絲邊眼鏡,只見他手不慌腳不亂的熟練的沖洗著茶具,然后給客人們一一斟上了上等的云南陀茶。

  周大彬一貫以其溫文爾雅的形象示人,從來沒人見過這位面容消瘦的縣太爺動過怒。但卻都知道他文質彬彬的背后的嚴厲,懲治起三合的市面來周大彬從不手軟,因此三合才有了如今不斷的人氣和繁榮。

  今天的客人是縣城日本商行的經理,中國通,今年五十八歲的平田靜二,還有日軍第六旅團憲兵隊長兼情報處長宮本樹林的特使,憲兵偵緝隊的少佐小林浩,外加翻譯周四海。

  平田靜二實際上是個專門從事收集中國情報的老牌特務,兼任著軍部特高課的特遣專員。

  平日里平田靜二總以鑒賞古玩為名,常常拜訪周大彬,兩人之間建立了良好的友誼。

  因此這次動員周大彬脫離國民黨,投靠日本人,平田辦的十分順利。

  這次他們再登門拜訪周大彬就是為了再商量一下,日本人占領縣城后的細節部署。

  “將有一個大隊作為據守縣城的兵力將進駐到縣城中來,另外還有憲兵隊的一個中隊,不知道周縣長可做了準備?”

  小林浩少佐恭敬的問道。

  “哦,早做了準備,我把縣第二中學的所有教室都騰出來,足夠皇軍住的了,糧食供給也做了準備。”

  周大彬覺得這些日本人都還挺客氣的。

  “你的大大的我們日本朋友的干活!”

  小林浩粗野而肥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那還用說,小林君,周縣長非常了解我們大日本帝國的文化,經常的和我交流,好朋友大大的。”

  平田靜二捋了捋他的仁丹胡子,腆起了發福的肚皮,學著周大彬的樣子沖起了茶。

  他說“大彬君,你的把中學騰出來給皇軍駐扎,學校老師意見的沒有?”

  “意見肯定有啊,有人說我賣國,但是這是為了皇軍的圣戰的需要嘛。我把他們和一中和三中合并起來上課了。”

  周大彬完全投身到日本鬼子的陣營里了。

  別以為周大彬不知道當漢奸的結局,他是中統西南站的特派員,這么做也是受了中統的指令,以此拖延住日軍第六旅團對大鍋山地區的進攻。

  “說的好啊,委屈老師和學生了。我聽說你們縣城中學里有個非常漂亮的年輕女教師,是不是真的?”

  早在平田靜二掩護下,多次對縣城進行過實地偵察的小林浩問道。

  “哦,有的,她叫趙嘉,在第一中學教語文。怎么,你們想…..?”

  周大彬有點神色不悅,趙嘉不僅長的漂亮,并且氣質極佳,不僅是三合縣美女的形象代表,實際上也是中統的少尉特工,受著周大彬的領導,所以他不希望她被日本人惦記上。

  “誤會,誤會。大彬君請放心,我們日本軍人絕對不會碰趙嘉老師一根汗毛的。”

  平田靜二看出了周大彬對小林浩的問話不高興,連連插話岔開了。

  “我們還是來說說劉忠兄弟的事吧,看來周翻譯的工作進展的很不順利啊。”

  “報告平田先生,小的無能,那劉忠兄弟是軟硬都不吃,只有他的一大隊大隊長郭侉子郭山順倒是被我誘惑的有點動心了。”

  翻譯周四海小心翼翼的回答著,他知道平田是個笑面虎,比起宮本大佐來更是讓人害怕而琢磨不透。

  周四海穿著黑馬褂,日本黃軍褲,頭上戴著一頂日本軍帽,抗戰前他就加入了日本特高課的外圍組織,在長沙一帶收集情報,第六旅團開進云南后,情報處長宮本樹林把他要了過來。

  平田靜二并沒過多的責怪周四海,這倒不是看著宮本的面子,而上他知道劉忠兄弟不是好對付的主兒。

  平田非常清楚,拿不下劉忠兄弟,就打不開大鍋山通往滇緬公路的大門。

  現在抗日**支隊和國民黨四十一師之間相互支援,互為犄角的態勢,使得第六旅團即便占領了三合縣城,也過不了大鍋山這條必經之路。或者說就算是勉強過了大鍋山,只要四十一師和劉忠的隊伍還在,那么第六旅團將面臨腹背受敵的局面,想奪取四關山并控制住公路也是毫無希望的。

  平田靜二說:“這個劉忠我要去會一會,必須做通他的工作,否則皇軍耗在三合縣沒任何意義。”

  這時候,劉忠已經帶著郭侉子和十幾個手下已經進了縣城,別看劉忠是土匪出身,但是他歷來給周大彬面子,從來不對縣城進行騷擾搶劫。

  因此周大彬也從不組織人馬對大鍋山進行清剿,兩人謀面不多,但彼此在這點上配合的還挺默契。

  劉忠進了縣城,并不急著去縣黨部見周大彬,而是來到了離縣黨部幾百米遠的“鴻生酒樓”。

  鴻生酒樓的老板錢駝背,其實就是大鍋山土匪的眼線,就連這酒樓也是劉氏兄弟出資開的。

  但是別看這“鴻生”酒樓有土匪背景,但卻從不強買強賣,加上錢駝背待客十分有方,所以生意紅火的很。

  其實錢駝背辛勤勞動的背后,還隱藏著鮮為人知的罪惡,那就是私下勾結周大彬手下的保安團團副吳大為,進行著販賣鴉片等毒品的勾當,賺著黑錢。

  只不過劉忠兄弟和周大彬卻都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

  見到劉忠到了,錢駝背趕緊打開了他的專用包間,讓伙計上茶上煙。

  劉忠到了自己的據點,自然也就不客氣,他往大床上一躺,燒起了大煙泡。

  吸了幾口后,他長出了一口氣。

  “駝背,最近縣黨部那邊有什么動靜?”

  “老大,最近日本人常去縣黨部活動,都是那個叫平田的老鬼子領的路,來來往往的很頻繁。”

  “果真如此啊,看來這個家伙是鐵了心的要當漢奸了。秦寡婦沒在黨部里聽出什么信兒來?”

  劉忠繼續問著。

  秦寡婦是在周大彬那里跑外勤的,她在縣黨部是沒編制,但卻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不僅能往來穿梭在四十一師和大鍋山抗日**支隊里,還能深入日本軍營和三合縣縣黨部之間。

  因為她是錢駝背的姘頭,所以“鴻生”酒樓常常能得到第一手的消息。

  “有,前半晌,秦寡婦還上我這兒來的那,她說今天日本人又去了縣黨部,還有那個周翻譯官。我聽說啊,大鍋山著邊要是再不接受加入皇協軍和日本人合作的話,三島正夫的第六旅團就要全力攻打山寨了。老大,你可要想好了啊。”

  錢駝背坐在一邊的高腳椅上,擔心的介紹著情況。

  劉忠又吸了幾口大煙,把煙槍一放,坐起了身來。

  “我想他娘個屁,日本人想攻打大鍋山,那他就來好了,看誰耗得過誰。大鍋山不是平原,小日本的坦克使不上力,咱們山寨的弟兄別的不會,學著人家八路軍打游擊還在行,我要讓日本人進得了大鍋山,出不了山去。”

  “行啊,老大,只要你拿準主意就成。不過,這三合縣沒幾天就要被日本人占領了,您看咱這酒樓…..?”

  “呵呵,駝背,放心做你的生意,他日本人進了城也得吃飯喝酒啊。周大彬既然準備打開城門迎接,想必日本人也不會胡亂殺人放火的。咱們這個點可不能丟了,留著將來有大作用那。”

  劉忠給錢駝背鼓著氣。

  其實錢駝背自己也不愿意放棄酒樓,這個地方能讓他發了大財。

  “好了,我要去見周大彬了,看看這個老小子身上的日本氣味是不是很臭。”

  劉忠一揮手,帶著郭侉子等七里夸拉的下了樓。

  聽說劉忠來了,周大彬迎到了黨部的大門口。

  一番寒暄之后,劉忠等在上午平田靜二他們坐過的地方坐了下來。

  “周縣長,聽說你接受了日本人的游說,準備當漢奸了?”

  劉忠本就沒打算對周大彬太客氣。

  “看你劉司令說的,我這是韜晦只策嘛。你想咱們三合縣是個大縣,不比人家。咱們有八萬多老百姓,就是轉移三個月也轉移不了啊,你讓我拿手上這四百人的保安團去和一個日本精銳旅團去開戰,這不是明擺著是雞蛋往石頭上撞嘛,就算加上你的抗日支隊也一樣屁用不頂。”

  周大彬嘆著氣說道。

  “那你就答應做漢奸了?”

  劉忠冷笑著品著茶說。

  “我說劉司令,你別把話說的那么難聽好不好。我是為了全縣的老百姓的生命考慮,才出此下策,暫時委曲求全的。”

  周大彬顯得無奈又委屈的反駁著劉忠的話。

  他說:“其實,劉司令你也該考慮考慮日本人的條件了,人家對你很器重,說是連宮本大佐都想見見你。”

  劉忠哈哈大笑了起來。

  “別說什么宮本,就算是他三島正夫親自來,我也不會給他低三下四的。我還是勸大彬兄你一句,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周大彬說:“那你說怎么辦?你們大鍋山抗日支隊和四十一師能保得住我這三合縣城嗎?我看你們不能吧。”

  劉忠道:“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但是作為老朋友我勸你跟著日本人走,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好,不然將來算帳的時候怕你不好交代啊。”

  “這個我知道,我肯定有自己的分寸的。絕對不會讓他們禍害百姓的。”

  周大彬說的也未必不是他的心里話。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