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1845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21 平南

[字數:3304 更新時間:2013-11-15 5:41:00]




  風云強推了,感謝編輯和讀者們抬愛。因為有些新來的讀者不清楚本的來龍去脈,作者把前傳發出來(發在資料里,不計正文字數)。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

  石鳳魁在破寺之后,撒內卡不撤外卡。內卡即圍寺之兵,外卡即離寺數里或十余里之要道隘門,設兵防守,故寺僧僥幸逃出重圍者,至外卡亦多被擊斃或捕殺。

  石鳳魁又指揮大兵,向稻城叛匪進攻。雙方發生混戰.稻城人數數雖多。但所持都是土槍,哪里是正規軍的對手。而且四郎吉才已被擊斃,稻城兵失去首領、四散逃竄。

  石鳳魁進入桑披寺,馬上拆毀廟堂。掘平城墻,寺內銅佛,亦作為戰利品運往康定。

  “一座佛就是一門炮呀。”平定了桑披寺之后,林深河也輕松下來。

  “一門炮就是一座佛?林都尉說話真有禪意。”不管怎么說,桑披寺之戰林深河立了大功,石鳳魁的臉色也好看了一點。

  彭大順部在理塘北面也獲得了勝利。理塘宣撫司恩珠倉·貢布扎西和巴塘宣撫司甲把倉·桑培分頭逃竄。甲把倉·桑培勾結寧靜地區叛匪普巴本、扎巴喇嘛等,進行騷撓。

  恩珠倉·貢布扎西逃到鹽井地區,勾結鹽井西岸睹翁寺叛亂。(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穩定,思源中文網)睹翁寺自謂系屬藏境,向來不服清廷管轄。拒不納稅,共和軍入川以后,睹翁寺圍攻駐在鹽井之清軍,清軍兵無戰心,自行潰散。

  石鳳魁命令林深河率全營士兵,前往征服。鹽井河西臘翁寺,地居川滇藏之間,藏問之則屬川,川問之則屬滇,規避差糧,不納鹽稅。

  鄉城之戰期間,睹翁寺聚眾約二三千人。乘著林深河前進半路,睹翁寺叛匪傾巢來犯,林深河全營都是駝鹿步槍,列陣以待,對方進入射程,才開槍射擊,一彈一人,應聲而倒,而匪徒人數雖多,都是土槍,雖然彈飛如雨,但三十米之外已經無力。

  林深河一戰殲敵三百余人,殘匪即向寺內潰退,深河乘勝追擊,陣斬領頭人巴拉渠江,奪寺外碉堡十四座。到了寺外。林深河從寺左冒險直上,花月影、花黑影兄弟,河馬等人率兵繞出山后,從高壓下,前后夾攻,叛匪見勢不敵,從山間小徑逃跑,林深河奪占該寺,將睹翁寺夷為平地。鹽井之變遂平。

  四月底的時候,康南除了少數騷擾武裝,基本平定,捷報送到武漢,楚劍功卻去了桂林布置安南戰役。

  去年七月的時候,一屆一中全會決議進攻安南。(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穩定,思源中文網)雖然一百個不理解和不愿意,但畢竟是一屆一中全會第一次做出的決議,楚劍功可不想由自己親手來破壞全會決議的權威,因此,雖然盤踞江西的忠義救國聯軍紛紛東調與太平軍鏖戰,西面和南面分別只剩一個營頭,共和也只是袖手旁觀,專心進攻安南。

  在桂林開完作戰會議的廣威軍觀察使龐天壽已經回到了南寧,他一拍桌子:“這一次,由我們廣威軍和廣武軍聯合行動,進攻東京。”

  龐天壽把右手支在桌子上,往兩旁掃了掃炮兵營長馮子材和七個步兵營長,大聲吼:“鈞座說了,這次進攻東京,誰打得好,就任命誰為平南將軍。”

  自從翟曉林在黃梅之戰陣亡,季退思接任平東將軍以后,平南將軍的位置就一直空著。

  “那肯定是龐將軍您呀。”邊上有一人奉承著,“我們廣威軍已經有八個營,和劍南軍入川時候一樣,領頭的當上將軍是肯定的。”

  龐天壽滿意的點點頭:“我要當上平南將軍,廣威大都尉,我就推薦你們柳家,”他看了一眼馮子材,改口說,“咱們廣威軍的營長來接任。”

  柳家也是廣西的大族,龐天壽和石達開剛剛在廣西站住腳的時候,石家子弟成為全軍骨干,龐天壽就試圖籠絡一些當地大族來平衡石家。柳家就是其中之一,他們在廣威軍中人數不多,但訓練都非常刻苦,還有一個叫柳宇的同宗在紅河上游傳教。

  石達開帶領劍南軍去四川以后,柳家的勢力慢慢進入廣威軍中。一屆一中全會確定要打越南,廣威軍開始擴充,新擴的三個步兵營全部是柳家子弟擔任:柳鏡曉、柳宇、柳暢。當然,柳宇加入共和軍以后就寫下血:同一切反動會道門斷絕了聯系,而且他已經申請加入正儒銳士。

  龐天壽講了一番話,卻讓柳家人的心思活動起來。

  “龐大都尉剛才一番話,分明就是要推薦我們柳家的人,后面又把話收回去了。”

  “不推薦我們柳家,他還能推薦誰?馮子材是炮兵,陳顯良是磨豆皮的,李文茂是戲子,陳開是箍桶匠,他們還有何祿都是鈞座最忌諱的三合會,阿宇,你申請成為正儒銳士批下來沒有?”

  “還沒有,要考察,然后當兩年的守闕銳士,才能轉正。”

  “真是麻煩,這次去安南,可要好好表現,馮子材是鈞座看重的人還好說,可不要讓那幾個三合會的爬到我們頭上。”

  “兄弟們都加把勁,不能被三合會的比下去。”

  那邊陳開等人也在商量:“我們也都是共和軍的老兵啰,1842年廣州首義,我們就跟著張興培大哥參加了共和軍,本以為奔到個好前程,誰知到會黨身份,最犯鈞座的忌諱,不然也不會跟著龐天壽來廣西。林深河,知道,參軍比我們晚一年,什么后臺都沒有,前天傳閱的捷報,他已經是左都尉。和我們平起平坐,這次又新立大功,眼看要爬到我們前面去了”

  李文茂說:“這次東京之戰要好好打呀,別的不說,要是讓柳家的幾個小子爬到我們頭上,那才真是沒臉見人了。”

  這下勾起了陳顯良的火氣“柳家的幾個小子什么功勞都沒有,就仗著是本地人,在各地幫著建錦衣衛,廣威軍擴軍,從錦衣衛里成百上千的調,一下子就出來三個營長。”

  “也不能說柳家的人一點功勞都沒有,打桂林的時候,馮子材的炮兵營要上山,就是柳鏡曉和柳暢的兩個連掩護他。而且柳家的人故意和石家別苗頭,讓龐觀察使省心不少。”

  “嘿嘿,走了一個石達開,這次卻又要和廣武軍合作,廣武軍,可都是我們廣東老鄉呀,俗話說得好,老鄉見老鄉,騙他底掉光,嘿嘿。”

  廣州,廣武軍經略使張彪也在傷腦筋:“誰先打進升龍,誰就是平南將軍,這不公平,他們從南寧走,順著左江就殺過去了。我這邊還要渡海。海軍我又指揮不動。”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