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正德五十年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三五八巧言令色朝堂誣陷

[字數:8099 更新時間:2013-11-10 3:00:00]



  三五八巧言令色朝堂誣陷

  (感謝‘書友19384335’、‘hailinhai’、‘書友100523165331344’、‘覺醒的呢喃’、‘懶人2006’等兄臺的月票,還有一些投票的兄臺因為的顯示原因看不到,也同樣感謝你們,嘿嘿,你們的支持是俺的原動力。

  感謝‘hailinhai’、‘sibyl~~歡寶’、‘那一個書呆子’兄臺的打賞。

  謝謝陳起雄兄弟一如既往的支持,謝謝所有支持俺的兄弟,萬分感謝。

  無以為報,唯有寫出精彩章節。

  嗯嗯,劇透一下,下一章是個**,什么**泥?……嘿嘿嘿嘿,你們猜……)

  戴章浦輕輕點頭:“說得有理。”

  他欣慰的看了女兒一眼,昔日那個騎在自己肩膀上撒嬌的乖囡,真的是長大了呢,如此處變不驚。

  他一震衣袖:“如此說來便能輕松多了,爹爹現下便去找幾位同澤,此次北征軍中不少大將朝中都是很有些關系的,想來為他們打算的人也不少。為父的現在出去聯絡一些人,到時候便奏請圣上,莫要著急,待查明一切之后再行處置,如此便能拖上個十天半月,到時候,城璧也該來信了。”

  清嵐臉上強擠出一絲笑意:“祝爹爹順利……”

  話音未落,精舍外面便傳來了戴管事的聲音:“老爺,小姐,連相公的妹妹過來求見,您看?”

  ——————分割線————

  七月二十六日夜,正德皇帝幼妹太康長帝姬入慈寧宮為魏國公徐鵬舉求情,慟哭幾至暈厥,太后動容,責令皇帝不許下徐鵬舉詔獄。

  七月二十八日辰時,徐鵬舉單騎入北京城,數千家將卸甲棄械,被錦衣衛當地看管。

  是日,北京城大雨如注,瓢潑不絕。徐鵬舉午門外長跪一晝夜,粒米未進,暈死不醒。

  正德帝不忍,準其七月三十大朝會自辯。

  正德五十一年七月三十,暴雨依舊沒有停下,奉天大殿前面的大廣場籠罩在一片密集的雨幕之中,碩大的雨點重重的打在漢白玉的廣場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天地之間一片晦暗,天際堆著濃重的烏云,雖然是白天,但是能見度和黃昏時候差相仿佛。

  多余的雨水順著皇宮良好的排水系統排走,倒是沒有在三大殿廣場上出現來紫禁城看海的景致。

  放在洪武朝的時候,越是這般大雨,皇上越是愛臨朝折騰大臣,順便看看哪些大臣偷懶敢不上朝,順便治上兩個人的罪。大雨天殺朝臣,閑著也是閑著不是?

  若是放在后面那幾朝,這大雨天的朝會。基本上就是免了。到了正德朝更是形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大雨天不上朝,都在家歇著,該干什么干什么去。

  但是今日卻是有些特殊。

  外面暴雨如注,噼里啪啦的吵得人心里亂慌慌的,奉天大殿里面也是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湊在一起竊竊私語,雖說聲音都不大,但是匯在一起,卻也是夠瞧的。

  但是怪的是,碰上這種情況,往日里專門維持秩序的那些討人嫌的官兒們早就跳出來橫挑鼻子豎挑眼了,但是今日,他們都像是沒看見一般,只顧著溜達,緊閉著嘴,一言不發。

  誰不知道?這兩天可是發生大事了!

  北征軍慘敗,徐鵬舉率先逃跑,皇上本來已經準備把他下詔獄治罪,但是挨不過自家小妹子的面子,準其大朝會自辯。

  有些渾渾噩噩的湊熱鬧,而已經很有些心思通透的感嘆這一次只怕朝廷又要有一番驚天動地的變動了。

  你說徐鵬舉你老老實實的死了就不行么?瞎折騰啥呢?你若是死了,其他人上頭有了個頂缸的,無論是胡編亂造還是確有其事,總能備出一些說辭來,有了這些借口,再加上朝中有人說好話斡旋,說不得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徐鵬舉你不甘心就死,必然就要構陷他人,不知道要牽扯出多少人來,而這些背后又要扯出多少人來?

  真真就不好說了。

  別說是理當上朝的朝臣們一個不落,就是那些平日里時常自稱老年癡呆或者是稱病不來上朝的老勛戚們也都來了個全活,穿著大紅的伯爵公爵的官服或者干脆是御賜的蟒袍,抱著腰帶,腆胸疊肚的一個個杵在那兒。

  徐鵬舉倒霉,很是有人開懷大笑,連連稱善。他囂張跋扈,再加上一張嘴相當的惡毒,很是得罪了不少人,再加上魏國公府素來是號稱大明朝第一勛戚,不知道引了多少人的羨慕嫉妒恨,也很有些覺得自己府上實力夠強,資格夠高的勛戚向動一動魏國公府的位置,所以此時多出這些勛戚前來幸災樂禍就順利成章了。

  當然,也不是都來瞧著他的倒霉的,也有些覺得這魏國公府畢竟是咱們大明朝第一勛戚,他倒霉了,那是勛戚們丟了面子。

  而文官團體,則是大部分臉上都帶著冷笑,這場波動涉及勛戚和武將頗多,卻少他們的事兒,此刻只是冷眼瞧著,且看看這一日之后,誰家蓋高樓,誰家樓塌了。

  朝堂之上,各自有各自的心思。

  一聲尖利的叫聲傳來:“皇上駕到!”

  百官跪迎皇上,問了安,免禮起身,看到站在魚臺一側的那個身影就更是心里凝重——御臺一側那個滿臉皺紋跟風干的老橘子皮一般的老太監,可不就是現如今內廷第一人,馬永成馬老公公?練他老人家都出來了,今兒這事兒可不小!

  正德這幾日正被這事兒折騰的煩悶的不行,太康連著幾次進宮哭訴,在自個兒面前就哭暈了好幾次,眼看著這個自小疼愛的妹子這般摸樣,正德心里也是一陣陣揪得慌,只得好言安慰,又賞賜了若干皇家用度這才算罷了。幸好太后還是穩得住,只說讓正德且不忙著把徐鵬舉下獄,給他一個自辯的機會,待查明了,若真是他的錯處,那么也定然不得姑息。

  若是太后太過于偏向徐鵬舉的話,那今兒個這場自辯,也就沒什么必要了。

  正德皺了皺眉:“宣徐鵬舉!”

  “宣,徐鵬舉進殿!”一連串的聲音傳了下去。

  沒一會兒功夫,一個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大殿門口,大伙兒目光刷刷的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門口出現的這個漢子,大約三十來歲,穿著一身布衣,剛在外面理當是沒打傘,渾身上下都已經濕透了,布衣緊緊的黏在身上,頭發也是濕透,披頭散發的,上面還不斷的滴著水柱。他光著腳,露著生了毛的小腿兒,剛一上殿也就是放個屁的功夫,腳底下已經是積了一灘水了。他抬起頭來,不少人都是發出一聲低低的驚呼,眼前這個人胡子拉碴,臉頰削瘦,眼窩深陷,顴骨高聳,看上去狼狽不堪,憔悴不堪,哪還有那日那個一介貴公子走馬章臺風流倜儻的模樣兒?

  他上了殿,也不說話,只是普通往地上一跪,在光滑的大金磚上出溜出去足有五尺,撅著屁股便是連連磕頭,用勁兒極大,砰砰作響,沒一會兒便是額頭發青,也滲出一些血來。

  周圍很快便是濕了一大片,雨水淋淋漓漓的從他身上落下來,良好的詮釋了落湯雞這個詞兒的含義。

  大伙兒都是側目而視,有些人心中便是冷笑,現在倒是這幅作態,當初把幾十萬大軍扔下逃跑的時候怎么不見這么惶惶切切?

  但是正德偏偏就吃這一套,他上下打量了徐鵬舉一眼,想起太康說的話,心里嘆了口氣,畢竟是自己的親外甥,看到他這幅樣子,心下也是有些不忍,便道:“給他裹一層毯子,換身干衣服!”

  話音剛落,徐鵬舉便是嗷的一聲哭出聲來,泣聲叫道:“罪臣徐鵬舉,謝主隆恩,謝主隆恩啊!”

  說著說著,便是哭聲大作,最后竟然是在朝堂之上嚎啕大哭起來,哭聲凄慘悲切無比,讓人聽了便覺得慎得慌,一層雞皮疙瘩從后背上泛了起來。

  奉天大殿里靜悄悄的,只聽到徐鵬舉一個人殺豬一般的哭聲,很是詭異。

  他這哭聲倒不是裝的,自從松花江北那一場大戰逃逸以來,他心里一直是擔驚受怕,不知道回到京中之后等待自己的是什么,直到秘密見了母親,面授機宜,心里才是稍微妥帖了一些。而此刻跪在大殿之上,等待著上首那位至尊的裁決,還不知道前路何處,心中凄慘,莫以言表,也只能從哭聲中發泄出來了。

  馬永成吩咐了幾句,便有小太監捧著毛毯和干衣過來了,徐鵬舉也是凍得狠了,沒換衣服便直接裹上攤子,面色稍微和緩一些了,便又是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好了!”經過了這幾日許多人在耳邊吹風,正德心思也和緩了許多,他溫聲道:“別哭了,鎮準你殿上自辯,你便好好說說吧!那一場大敗,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說到這里,他聲音一冷,臉色也變得冷峭起來,他就是這般性子,說不定什么時候心里一股子恨意上來,就又改了主意。

  徐鵬舉一驚,趕緊應了一聲,按照之前想好的說辭道:“罪臣啟奏陛下,此次大戰,確有隱情。”

  正德寒聲道:“講!”

  “罪臣聞廣寧衛知府言道臣率先逃跑,罪臣聞之愕然駭然!此間實有隱情,罪臣率領大軍北征期間,路過廣寧衛,廣寧衛知府竟然視圣山諭旨為無物,大軍過境,竟然無絲毫準備,導致我二十萬大軍無一房屋可住,無一粒米可食,罪臣一怒之下,便斥責與他,次獠定然是懷恨在心,因此捕風捉影,污蔑與罪臣!”

  徐鵬舉慷慨激昂的說著,滿臉的憤怒和委屈,倒也真是迷惑了一些人,心里便想到,難不成他說的當真是有隱情?

  正德面色冷然,不置可否,道:“那你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啊?”

  “回稟圣上,真實情況是這樣的!”徐鵬舉大聲道:“當日女真夜襲,猝不及防之下,我軍大亂,罪臣帶領家將竭力組織維持,殺傷女真騎兵甚重,甚而已經是組織了防線,抵擋住了女真精銳披甲騎兵的沖擊,眼見著已經是有了成效,即將八大局穩定下來。誰承想到,就在這時,神武右衛陳大康率先帶人逃跑,然后府軍前衛指揮使萬世成和金吾前衛指揮使賈鶴年緊隨其后,數萬人向南逃逸,我軍大陣立刻崩潰,至此再也無力抵擋,罪臣回天乏力,只得率領精銳家將突圍,以期收攏殘兵敗將,再作打算,卻沒想到,臣在關外幾日,驚聞有人制造謠言,中傷于罪臣,罪臣心急如焚之下,只得趕往京師。事實如此,還請圣上明鑒!”

  這一番話在群臣之中激起了一番竊竊私語,很有一些不知兵事的人,此刻心里開始產生疑惑,遮莫是真如徐鵬舉所言,其中有隱情?

  那些對軍中大將熟悉一些的勛戚和兵部的官兒,卻都是抿著嘴兒不說話,心里面都是冷笑——陳大康、萬世成、賈鶴年三人都是有名的老將宿將,打老了仗的,更知道分寸,若是說他們率先逃跑,誰信啊?相比起來,還是你魏國公爺率先逃跑更有可信度一些。

  戴章浦垂著頭,斜斜的看著徐鵬舉,臉上表情很是有些高深莫名。

  正德臉上表情絲毫未變,只是冷笑一聲:“說來說去,不還是敗了么?”

  他聲音一揚:“老馬,擬旨,陳大康、萬世成、賈鶴年三人,誅三族!待他們回京之后,立刻下詔獄,凌遲!以儆效尤!”

  這幾句話仿佛是夾著寒風一般從目無表情的正德皇帝的牙縫兒中漏出來,讓殿中群臣都是悚然一驚。上來就是誅三族,主犯凌遲,皇上這一次下手可夠重的,看來是真想殺雞給猴而看了!

  對于徐鵬舉的這些說辭,正德卻是渾然不在意,無論原因如何,反正是敗了,既然敗了,那就要人出來頂罪。

  “徐鵬舉,你說了這么多,還不是敗了?為何會敗?我大明朝數十萬大軍,為何會被女真那般殺進來,豈非還是你這主帥的責任?”正德身子微微前傾,眼睛瞇了起來,盯著徐鵬舉問道。

  意思就是,你說的那幾位都已經治罪了,你也去陪他們吧!

  徐鵬舉又何嘗不知道,前面那都是次要的,畢竟是打敗了,自己這個主帥無論如何辯解,都是難辭其咎。而想要減輕罪責,唯有把最大的責任推到別人身上,而前面那幾個,還不夠格。他現在已經不奢望能保留官職了,只求能留下一條性命就行。

  徐鵬舉疾聲道:“啟稟陛下,臣有本奏,之所以天崩地亂如此,亦是有內情!”

  “講!”正德淡淡的吐出一個字。

  “啟奏陛下,之所以會淪落到底境地,固然有臣指揮不力之職責,但是最大責任卻在一個人身上,那便是……”他挫了挫牙,咬牙切齒道:“武毅軍總統,連子寧!”

  連子寧?

  這三個字一說出來,群臣為之大嘩,他們對這個名字都陌生。

  就在數月之前,也是在這奉天大殿之上,那個允文允武的年輕人敬獻上了始皇帝的傳國玉璽,而且以一首驚才絕艷的沁園春折服了群臣,折服了皇帝,換了一個武毅伯爺的超品伯爵!

  一首詞換一個爵位,如此佳話美談,正是大明朝的文人雅士最愛的素材,早就已經傳遍了天下。

  群臣對這個年輕人印象倒是都還不壞,畢竟那一首沁園春已經傳遍天下,而詞中將殿上文武百官比作今朝風流人物,更是讓他們心頭有些竊喜。

  卻沒想到,徐鵬舉卻是陡然間把矛頭對準了連子寧。

  戴章浦表情絲毫不變,還是那份半死不活的樣子,臉上表情越發的令人玩味。

  正德皇帝蹙了蹙眉頭:“武毅軍也在北征軍中,待朕查明原委,自然會一一治罪,不過大軍潰敗,跟連子寧又有何關系?”

  “啟奏圣上!因武毅軍善戰之名在外,故以其為大軍后衛,押運糧草輜重后勤等。熟料……”說到這里,徐鵬舉滿臉的憤然:“熟料,連員玩忽職守,懈怠不前,我大軍在前線浴血奮戰,他卻在后面吃喝玩樂,悠哉快活。待罪臣率領大軍抵達喜神城下時,連員武毅軍尚在柱邦大城,與我大軍足有十數日路程,我軍后勤等所有物資都在連元手中,致使我大軍攻取喜申衛之時無床子弩,無投石機,無任何器械可用。只得以性命硬填,將士損失慘重。”

  他吸了口氣,大聲道:“若非連員,我大軍何至于在喜申衛城下碰的頭破血流,若是后勤充足,器械齊全,當日便能攻破喜申衛。若是當日便攻破喜申衛,有何至于讓女真余孽逃走?若是女真余孽不逃走,罪臣又怎會率軍北渡松花江北追擊?若是罪臣不追擊,又怎會中了女真韃子的圈套,以至于萬劫不復?”

  一連幾個問句,說的那叫一個慷慨激昂,氣沖斗牛,臉上表情,更是透著十分委屈,十分憤怒。

  若是不知情的人,聽了他說的這番話,確實是感覺很有道理。

  卻是殊不知,連子寧之所以拉大跟主力大軍的位置,便是因為被徐鵬舉排擠。而徐鵬舉當日完全可以等連子寧來到再行攻城,但是他太心急,便是提前攻城,卻也賴不得別人。

  只可惜,這大殿中熟悉內情的人,除了徐鵬舉一個也無。

  徐鵬舉也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才干公然構陷,推卸責任。

  正德一聽,眉頭便是皺了起來,一股煞氣在眉宇間匯聚,眼中寒芒閃爍,顯然已經是動了殺機:“此話當真?”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