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田園大唐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十九章 想扣帽子不容易(第五更)

[字數:4631 更新時間:2014-4-6 6:57:00]



  稻苗怏怏,舉目皆傷。枯草黃黃,難尋牛羊。

  河南道,至今也未曾落下一點的雨,大旱已成定局,唯一讓這里百姓稍微覺得好點的是,蝗災已經不用擔心,除了從遠處趕來的三萬多只家禽,這里當地的家禽也放了出去。

  白天的時候就依靠這些東西來吃螞蚱,到了晚上,百姓就點上火堆,吸引那些蝗蟲,這些rì子的捕殺,終于是沒有讓蝗災擴散到其他的地方,當地的百姓還得到了一些從外地運來的糧食,還有那些家禽下的蛋。

  尤其是一些個離黃河邊近的人,紛紛撐著小筏子,在不淺了許多的水中趕到入海口的地方,在那里用非常低廉的價錢買來一些東西,裝上運回來,可以換不少的蛋。

  一些個勤快的人甚至是在走了幾個來回后,發現他們的收入不僅沒有比已往少,反而多了一些,這讓他們在高興的時候更加地感激張家莊子,尤其是櫻桃和小紅兩個人,當地的人一百姓看到她們兩個不僅僅長的漂亮,而且還心好,紛紛給立起了長生祀,早晚膜拜,企求兩個人能長命百歲。

  小紅和櫻桃今天起來準備繼續找一些還殘留的蝗蟲給家禽吃,卻突然得到了一個消息,張王兩家莊子的主家老爺被封了官,同時還增加了不少的食邑。

  “小紅,我們成功了,終于是逼著上面的人給賞賜給放了下來,不吃了,回去,馬上就回去,把家禽都帶回去,反正這邊也沒有多少蝗蟲了,還有這次收來還沒有運回去的海鮮干貨,一同運回去。”

  櫻桃聽到這個喜訊,再也不想在這邊呆著了,她也想回去跟著慶祝一下,激動的眼睛都紅了。

  “櫻桃,這下你可是立了大功,這么多的家禽全是你給孵化出來的,值了,咱們在這邊累了這么多天,都值了,七品官啊,和縣令一樣大。”

  小紅拉著櫻桃的手,在那里又蹦又跳的,她終于是完成了小公子和小娘子交代的事情,給莊子賺到了功績,還收到了不少的東西,這些東西拿回去,小公子是有大用的。

  徐四、二牛等人這時也跑了過來,一臉激動的樣子,他們這是頭一次遇到這么刺激的事情,尤其是徐四,這次組織了不少的人,這么多年了,從來沒有哪一天能像今天這樣,讓他能夠參與見來一個關系到莊子生死的事情。

  再想想他當初在葛家莊子混rì子的時候,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大聲地喊道:“老天有眼啊,把我四狗送到了小公子的面前,你們看到了嗎?看到了沒有?我四狗也有今天,從今天開始,我不姓徐了,我姓張,我叫張四。”

  周圍的人看著他,沒有誰嘲笑,他們知道徐四當初過的是什么rì子,他們同樣也在慶幸遇到了小公子和小娘子,所以他們有了主宰莊子生死的機會,他們成功了,不僅僅是用大義壓著朝廷給了封賞,這次還賺了不少的東西回去。

  等回到莊子的時候,一定可以看到小公子和小娘子高興的模樣,以后的張家莊子可不像那些其他普通莊子那樣過活了。

  隨著櫻桃一聲令下,三萬多只的家禽被召集到一起,當地的車被雇來無數輛,載著這些‘英雄’和換來的東西,浩蕩著向回走去。

  ******

  張家莊子,張小寶和王鵑躺在榻子上,一人手中捧本書,在那里無聊地看著,兩個人現在暫停了鍛煉,一心養傷。

  “不看了,小寶,這回沒有事情了吧?那野外生存訓練還能去嗎?”王鵑把手上的中庸放到了一旁,仰頭看著天棚說道。

  “看看腿能不能好,好了就去看看,不好,那就繼續養著,他們大的孩子時間長,還有不少天呢才能結束草原上的訓練。”張小寶也覺得有點鬧心,整天都在養傷,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哦,那就等吧,小寶,你知道云南白藥么?那東西恢復起來快,不如弄點出來。”王鵑嘴上應承著,還是有點不甘心。

  張小寶搖搖頭“這個東西難度太大,聽說里面有一種叫藤三七的,不知道和三七長的是否一樣,從來沒見過,死了這份心吧,睡覺,睡覺恢復身體最快。”

  “好睡,不看了,睡醒了就吃,吃飽了就睡,高興了哼哼兩聲。”王鵑把眼睛一閉,嘟囔了起來。

  “恩,像豬一樣。”張小寶回了一句,也閉上了眼睛。

  ******

  夜晚很快地降臨了,折騰了兩天的李成再一次趕到了土橋村,實在是忍受不住困頓,在水云間要了個院子,鉆進去一覺睡到天亮,手上拿著那張憑借記憶讓別人畫出來的圖象,在張家莊子這里開始溜達。

  大清早的還算涼爽,溜達一圈,愣是沒見到那為高人,站在學堂的外面聽了一會兒孩子念書,無趣中發現天已經熱了,只好走到集市的地方,這里已經有人整天呆著了,尤其是茶水攤子,只要天稍微熱一天,那絕對不會錯過,哪怕來喝茶的人少,他也可以坐在那里感受一下夏rì。

  “老爺子,你這攤子人也太少了,呆一天能賺到錢么?”李成要了一碗茶水,在那里喝著,面前還用小碟子裝了一把白瓜子,不時地吃上一個,想到那位高人,對著在那里燒水的老頭問道。

  “這時人少,下午就好了,人多的,根本沒有地方坐,賺不了太多,可總比種地強,我那里可比不上這邊的三個莊子,旱的什么都沒有了。”老頭添完了柴火,搬來個小板凳,坐在一旁,看看天,對李成說道。

  李成強忍著把這難喝的茶水給咽下去,碗放在一邊,抓起來白瓜子,慢慢地吃著,心中想事情,也不說話。

  “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吧,看著面生,是不是到這里想多買點東西拿到別處賣?我勸你還是走吧,這里的東西不讓那么買賣的,你身家高的話,就到那邊的雜貨鋪子,找二狗,到時他會給你一個價錢。”

  老頭也是閑的無聊,打量了一番李成,以為他是專門過來做買賣的商人,怕他不懂規矩,在旁邊勸了一句。

  李成正想著那個高人在什么地方住,什么時候能露面呢,聽到老頭的話,愣了一下,好奇地問道:“為什么不能直接在這了買?我多買不是能便宜一些么?”

  “小伙子你真想買東西?”老頭反問了一句。

  “恩,閑著也是閑著,看看這邊都有什么貨,買下來好運到別處賣,難道不能直接買,非找那個什么狗才行?”李成這下真的納悶了,他還頭一次聽說,有錢買不到東西的。

  老頭呵呵一笑,起身給李成的碗中又添了點開水,多抓了一把白瓜子放到李成面前的碟子里,說道:“這里的東西,價錢是多少,全由那個二狗說了算,為了不讓買賣的人吃虧,每天都要定一次價錢。

  一看你這樣子就知道,是想多買點把價錢壓下來,沒用的,你不管買多少,都是這個價,想要便宜,只能找二狗,不然的話,你買東西沒有人敢給你降假。”

  “怎么?那二狗難道比官府還厲害,他說如何就如何?我還不信了。”原本還不覺得怎么樣的李成聽到老頭說的話,覺得那個二狗實在是太囂張了,他敢定價,憑什么?

  “不信你也得挺著,這里的人沒有一個敢不同意的,誰不同意,誰以后就別想在這里做買賣,這地方可是人家王家莊子的,讓你走,你敢不走?小伙子,別那么大的脾氣,這樣也好,還沒有哪個人過來騙人呢。”

  老頭已經不只一次遇到過這樣的人了,同樣的話也說過不少遍,火氣更大的人有,最后不還是被趕走了,何況他也不想讓一些外來的商人把這個價錢給弄亂了,低買高賣,還哪里是什么窮苦人的集市?

  李成這下明白了,王家莊子的地方,自然是想讓誰來誰才可以來,不守規矩的只能被趕跑,想到這里,他的眼睛突然一亮,覺得有辦法威脅王家莊子了,對老頭問道:“老爺子,你這里要交多少的稅?誰來收?不會是那個二狗吧?”

  說著話的時候,他只等著老頭把稅說出來,到時在問問其他人,那樣的話,一個私占錢財,藐視朝廷的罪名就扣下來了,嚴重一些的就是造反,不造反你為什么敢代替朝廷征稅?

  老頭看著李成的樣子,又嘆息了一聲“小伙子,把你那點小心思收起來吧,這里哪有什么稅?我只租了一個房子放東西、睡覺,平時的買賣不收稅,別想告官了,你這話說說就算,一會兒人多了,千萬別開口,不然挨打一頓沒人攔著。”

  “不收稅?他們難道就白給別人一個地方?大善人?”李成更迷糊了,以為老頭在騙他,冷笑了一聲。

  “小伙子你快走吧,茶錢我不要了,以后你也別來了,給他們找麻煩,那就是斷我們的活路。”老頭的脾氣也上來了,收起李成面前的東西,像趕蒼蠅一樣的揮揮手。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