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國勢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00章】 逼迫唐山

[字數:5836 更新時間:2013-11-23 19:07:00]









(  事實上,在議會討論通過討袁決議的前一天,部隊已開始了動作。藍天蔚返回山西后,已經收攏了部隊,通告大本營方面9月2日可以東出娘子關,截斷京漢線;孫烈臣的動作比藍天蔚稍快,通告大本營9月1日傍晚可以對長城沿線的守軍發起攻擊;而三路大軍中行動最早和最快的無疑就是東路軍了。他們不僅早已集結完畢,而且在議會討袁決議通過的前一天就已開拔,囊括在東路軍系列中的部隊除了12師外,21旅、23旅和教導總隊也隨后出發。

  火車在轟隆隆的前進,左右搖擺的振幅雖然不大,但也足以讓人昏昏欲睡,民國初期的火車車速較慢,出發時天色尚早,過了山海關已是晚上七點多了。夜幕降臨后,繁華的關內外鐵路就沉寂了下來,所有的列車都停駛了(早期中國火車晚上并不通行,生怕出事)。

  列車指揮車廂里,12師的師級和團級軍官,整整齊齊地坐在一起,聽陸尚榮傳達最新精神。

  “告訴大家一個絕密消息,部隊已經改名為討袁護**,明天清晨的任務并不是返回駐地,而是攻下唐山!”

  陸尚榮的話仿佛給這十多個軍官投下了重磅炸彈,嗡的一聲,全部議論紛紛。

  陸尚榮仍舊保持著嚴肅的模樣:“袁世凱已成國賊,根據投誠過來的趙秉鈞透露,袁世凱不僅下令暗殺了吳祿貞、張振武、宋教仁,還敢暗殺大帥……此賊不去,國無寧日!”他簡述了趙秉鈞的自白書。

  眾人一邊聽著,一邊臉上早就有了怒色,等聽到袁世凱居然還要暗殺秦時竹的時候,都已按奈不住。紛紛表態道:“愿隨大帥、副座討賊(陸尚榮是國防軍副總司令)……”

  陸尚榮點點頭:“我們上次革命,推翻了清朝,實現了共和,這次護國戰爭,為的就是維護新生的中華民國,除掉國賊。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是裝聾作啞,等袁世凱收拾完國民黨后再來收拾咱們,這是死路;第二是見義勇為。為國效勞。我們是堂堂正正地國防軍,號稱祖國之盾,現在國家有事,豈能袖手旁觀?大帥帶領我們要走第二條道路,希望我們拿出革命的沖勁和干勁。誓師討賊!”

  眾人慨然:“我等與袁賊不共戴天!”

  陸尚榮滿意地點點頭,隨即介紹整個行動部署:“我軍兵分三路,分別從東、北、西三路圍攻北京,總參給我們東路軍的任務是迅速拿下唐山,打通前往天津的通道,防止袁賊通過海路或津浦路南逃……在三路大軍中,我們這一路兵力和裝備最為雄厚,除12師外,馬瑞風將軍的第21旅,徐志乾將軍的23旅。還有教導總隊的航空支隊、重炮支隊、戰車分隊等部隊都將由王云山將軍率領支援我們。總兵力達到3萬余。大帥對我們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希望我們為國立功,為民除害,大家有沒有這個信心。”

  “有!”眾將齊聲回答。并高呼。“打到北京去。活捉袁大頭!”

  陸尚榮隨即布置了任務。規定各團長返回本部進行戰前動員和部署。同時部隊就地休整。晚間12點準時開拔。凌晨4點時分步兵兩個團進入預定陣地(另有一個團擔任預備隊角色)。6點鐘師屬炮兵進入陣地。12師負責唐山地正面主攻……陸尚榮同時告訴他們。21旅和23旅隨后就到。分別負責唐山地左翼和右翼包抄。呈三面圍攻趨勢。等教導總隊地技術兵器上來后。全面發動進攻。

  遼寧省議會已通過了討袁決議。剩下來地工作就是現場起草一份討袁決議和通電。并要由議會表決通過。這些雖然是虛名。但對于保證師出有名卻是必不可少地一環。同時。還要通知北疆各省通過類似決議。形成討袁浪潮。由于在開會前人民黨高層已進行了密議。迅速達成了統一意見。大家一致認為。有趙秉鈞這個活證人在手。討袁護國牢牢占據了道義最高點。只要能在戰場上獲勝。人民黨地威望和勢力將進一步增長。很多人都看到了問鼎中央政權地希望。在秦時竹提出臨時軍費地財政要求時。眾人也顯得極為爽快。同意由人民銀行貸款給政府臨時軍費2000萬。將來算是承購地建設公債。遼陽控股按照原先約定。也借款給政府500萬。

  秦時竹安頓好一切事務后急匆匆地返回了大本營。現在政治方面已經搞定。就看軍事成果了。畢竟一切要靠實力說話。張紹曾等人正在忙碌著。看見秦時竹來了。立即報告說:“東路軍已經完成合圍。就等飛艇等部隊趕到發動總攻。”

  秦時竹很滿意地點點頭。問道:“給唐山守軍留了多大地口子?”

  “口子不大。如果要撤退。這1萬來號人沒有半天功夫是走不了地。”張紹曾接著補充道。“已經派人勸降了。就是陸軍部那些觀察員。”

  聽到此言,秦時竹會心地笑了,“招待了他們這么多天,好吃好喝還撈一票,不給辦點事就太過不去了,那我就等等消息吧,你們說,袁世凱會急成什么樣子?”

  蔣方震笑道:“估計非氣昏不可。”

  眾人又是大笑。

  唐山前線,陸尚榮命人將幾個已經被捆得如同粽子似的觀察員押了過來。幾個人慌慌張張,不住地哀求:“陸將軍,莫開玩笑啊!”

  “開玩笑?”陸尚榮眼一瞪,隨即又換上一副笑吟吟的臉色,“在下有點事情讓幾位去辦,你們身為陸軍部觀察員,對我們12師的情況應該是了如指掌吧,對于國防軍的其他部隊也不可謂不熟,這次的事我看以你們辦最好。”

  “陸將軍,有事好商量。好商量。”

  “煩勞你們幾位去唐山城里通稟一聲,就說袁世凱作惡多端,已成國賊,我們國防軍起兵討袁護國,希望借道。如果潘、齊二位將軍能見義勇為,臨陣倒戈,必為國家忠臣……”

  陸尚榮地話說得很隨意,但幾個觀察員已經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起兵討袁?這可是最最要命地事情,袁世凱和段祺瑞派他們前往觀看演習。不就是生怕國防軍弄出事端來嘛,沒想到整個被人家刷了一把。幾個觀察員心里暗暗叫苦,這即使是能夠活著回去,陸軍部也絕對饒不了自己。

  在槍口地威逼下,幾個觀察員只好朝唐山城里奔去。后面是隨時可能開槍的護**,他們的腿撒得就像兔子那么歡。

  唐山城里,一早上起來,潘榘楹就覺得今天似乎不太對勁,但又說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加上昨晚酒醉的影響,頭還在隱隱作痛。用完了早餐,正往司令部趕去的途中,副官突然慌慌張張地前來報告,說唐山東面出現了大批北疆國防軍。從番號來看。是陸尚榮地12師。潘榘楹當場就愣住了,怎么國防軍朝這里進發了?

  “到底距離咱們這里有多少路?”

  “很……很近,聽守城的弟兄們說,大概只有五、六里地……”

  “啊?!”潘榘楹驚訝地口都合不攏。在演習之前,國防軍雖然在部署上也是針鋒相對,但從來不曾逼迫得這么緊。今兒這是怎么啦?

  火速來到司令部,齊燮元大概已得知了消息,正在那里罵娘,一看見潘榘楹到來,趕緊迎了上去。

  “潘兄啊,陸尚榮這唱的到底是哪出戲啊?”齊燮元心神不定地問道。

  潘榘楹沒好氣地回答:“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剛剛聽到消息,這才急匆匆地趕過來,你什么時候接到的報告?”

  “彼此,彼此。我也剛剛到。”齊燮元為人大大咧咧。胡說什么,“估計是陸尚榮演習歸來示威。沒必要太放在心上……”要不就直嚷嚷要給國防軍一點顏色看看,直到電話鈴響起,兩人才明白大禍臨頭。

  “什么?北門、南門附近也出現了部隊?國防軍圍了唐山?”潘榘楹不敢怠慢,連忙打電話到各處詢問,證實了這一判斷。

  兩人正在跺腳之時,那幾個被陸尚榮派來送信地觀察員被衛兵押到了司令部。

  “潘將軍、齊將軍,我們是自己人啊,自己人啊!”這幾個觀察員可謂倒霉透頂了,昨晚被陸尚榮的部隊捆了一夜,剛剛松綁跑到唐山來,又給北洋軍的衛兵給捆了起來。

  “自己人?”潘榘楹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番,似乎深表懷疑,“你們不是奸細?”

  “我們是陸軍部的觀察員,是段總理(段祺瑞以陸軍總長的身份出任戰時內閣總理)派去觀察北疆軍演習地。”為首地一個大喊,“趕快給我們松綁,我們有大事稟告。”

  齊燮元知道有觀察員這回事,將信將疑地將人松了綁,“到底有什么要緊事?國防軍為什么派兵圍住了唐山?”

  “我們正是為此事而來,秦時竹和陸尚榮已經造反啦!”

  “啊!”這一聲不說不要緊,一說猶如一個晴天霹靂,潘、齊兩人都傻眼了。

  緊接著,這幾個就七嘴八舌地將北疆方面的討袁動向和所謂地護**解釋了一通,最后還來了一句:“那邊要我帶口信給兩位將軍,如果今天10點前不帶兵退出唐山,讓出通道,他們就要開火了。”

  潘、齊兩人的眼神齊刷刷地朝司令部的那口大鐘看去,已經九點一刻了……

  “你們幾個說的是不是真的?”齊燮元怒吼道,“謊報軍情可是死罪!要是北疆軍沒這個意思,你們幾個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幾個觀察員急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一個勁地拍胸脯表示絕無假話。

  “完了……”潘榘楹心頭掠過一陣絕望,隨即又“霍”地站立起來,“快,快給北京發報,給老頭子發報!給段總理發報!”

  總統府內,袁世凱正在批閱文件,南京前線傳來戰報,說已攻入城內,南京唾手可得,喜得老袁是眉頭舒展、心情大好……

  突然門口響起了疾快的腳步聲,袁世凱聞聲抬頭,只見楊士琦失魂落魄地跑進了自己地辦公室,兩眼直瞪著自己,口中喘著粗氣,一句話卻也說不出來。看他這副模樣,袁世凱覺得奇怪,楊士琦是他多年地心腹,一貫老成持重,怎么這會兒這副模樣?

  “怎么,南京又來消息了?”袁世凱笑著招手,“別急,別急,坐下慢慢說。”

  楊士琦還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整個人機械地往前走了兩步,如同交付千斤重擔似的,將手中的電文稿遞給袁世凱。

  袁世凱滿腹狐疑地接過電文,粗略一掃,別的沒有看清楚,倒是“討袁護國”幾個字清清楚楚,再細看,這是遼寧省議會發出的討袁通電,以及秦時竹等人組建護**的消息九月地天氣依舊燥熱的可以,袁世凱卻仿佛掉入一個冰窟,手足冰涼,半晌無語,頹然坐倒在總統寶座上。

  “報,新華社方面最新電文……”機要秘書急匆匆地跑進辦公室,呈上電文就低頭垂手站立一邊,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袁世凱伸出手去拿,雖然強作鎮定,但秘書分明發現他的手在微微顫抖。電文不長,全部是趙秉鈞的自白書的摘要,袁世凱怒從心起,將手中的紙撕成碎片,臉陰沉地可怕。楊士琦已經恢復了神態,但靜靜地矗立一旁,打算聽袁世凱怎么說。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袁世凱的眼神只是死死地盯住眼前那一張紙,空氣在剎那間仿佛凝固了似的,壓抑得人無法呼吸,機要秘書覺得他自己敢打賭,這三分鐘絕對比他以前經歷過的三年還要長。

  “哈哈哈哈!”半天無語地袁世凱突然仰天大笑,這出其不意地笑聲幾乎把秘書的魂都笑出來了,饒是楊士琦久經考驗,也被袁世凱地舉動嚇了一跳。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