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國勢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013章】 奉天革命

[字數:7391 更新時間:2013-11-23 18:59:00]









(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馬龍潭剛剛舉起炸彈威脅全場時,早就對其一舉一動予以密切關注的孫烈臣猛然起身,一個掌刃劈在馬龍潭的后脖子。

  “啊!”馬龍潭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慘叫,手痛得不由自主地把炸彈往上面一拋,,圓圓的、黝黑的炸彈頓時掉落下來,幾乎與此同時,眼疾手快的孫烈臣早已調整姿勢,用了一個雜耍動作,將炸彈穩穩接在手里。

  陸尚榮不由自主地豎起了大拇指,手里的槍卻毫不含糊,對準還待撲過來的馬龍潭。孰料后者居然像害了失心瘋一般,居然繞開身旁的眾人,徑直向陸尚榮撲過來。陸尚榮毫不客氣地扣動扳機,一個連發后,“突突突”的聲音變成了馬龍潭身上的幾個窟窿,他掙扎著、帶著不甘撲倒在地,將雪白的桌布濺得通紅,也將在他不遠處的趙爾巽濺了一身。

  “他***,原來是個啞彈!”孫烈臣這時才看清楚,手中的炸彈壓根就沒有引信,換而言之:除非是劇烈的敲擊,否則這個炸彈根本是不會炸的。馬龍潭無非是拿來嚇唬人罷了。

  陸尚榮開火后馬上調轉槍口指向會場上的其他人,繼續喊:“全部都給我聽好了,一律不許動,誰動我打死誰,不信馬龍潭剛才就是下場!!贊堯兄到我身邊來”

  孫烈臣原本已判斷出那人便是陸尚榮,現在更加證實了判斷,他三步并作兩步走到身旁,然后說:“諸位,我們革命了,大家呆在原地,不要驚慌,只要你們不反抗,革命軍保證不傷害你們!這位不是別人。是我們的陸統領!”

  會場聽到這里,一陣騷動,等陸尚榮下了那個青面獠牙的面具后,一干人等又歡呼起來。剛才差點昏厥過去的趙爾巽現在一點都沒有往日的威風,呆呆地坐在原地一語不發。

  “你這身行頭可真夠嚇人的,要不是我聽出你的聲音。連我也差點給你蒙過去。”

  “你身手不錯啊。”

  隨著陸尚榮的真實面目展現在大家面前,眾人大呼小叫起來:“原來陸統領是革命黨!!”

  張榕、吳景濂、袁金鎧等人回過神來之后熱烈鼓掌,有很多人也跟著拍手,當然,不順從的也有不少。

  “諸位,秦時竹現在正朝這里來,大家稍安毋躁!”陸尚榮又喊:“張榕、吳景濂、袁金鎧煩請你們三位幫助維持會場秩序,不得騷亂!”

  “諸位。今天開會,我們本想推舉秦時竹為奉天都督,宣布獨立,避免流血。”已經重新回到會場地葛洪義發言道,“但馬龍潭和趙爾巽一味用強,所以不得不采取斷然手段,請大家理解!!”

  陸尚榮又發話了。“洪義,你按預定方案行動,這里由我負責!”

  三個突擊隊員護衛著葛洪義回到了警察局,他馬上集合早已整裝待發的警察訓話,“弟兄們,奉天已經革命了,我是主要參加者,現在我希望你們為革命效力,積極投身革命!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強,但請你脫下警服、交出槍械。呆在局里,等全城安定我保證護送你回家!”

  “革命是誰領頭?”下面有人問。

  “是巡防營秦統領和陸統領,都是你們原來的老上級,老長官!”

  “既然是他們挑頭,好,弟兄們,我們也都革命了吧!同意的站到我左手邊來,不愿意的留在原地不動!”徐升大呼。

  嘩啦啦,警察全都站了過來,沒有一個人留在原地。

  這種情景一方面得益于葛洪義本人的威信。號召力強;另一方面也得益于警察全部是秦、陸兩路地復員老兵組成,感情

  葛洪義命令徐、高兩人分頭帶隊控制各主要機構,他自己親自帶隊去三電公司控制通訊中樞。

  沖進三電公司后,里面所有人都盯著他看,連禹子驤也被驚動了。看他殺氣騰騰的模樣。連聲問:“出什么事了?你想干什么?”

  “岳父,我們革命了。現在我帶隊來控制、接管公司,請你配合。”

  “大家不要驚慌,洪義是我女婿,不會傷害大家的。”禹子驤首先安撫員工,“現在既然革命,你們就一切要聽革命軍的話,要和他們合作。”

  “好哇!”潛伏在員工里的騰龍社成員率先歡呼起來,緊接著其他人也被感染了,不管怎么說,在三電公司工作的員工都具有較高的知識和文化,尤其要學習西方技術,一般都比較傾向革命,因此配合非常積極。在慌亂和不安過去后,又開始有條不紊地工作,仿佛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接到東、西門和中軍營已被控制的消息后,秦時竹率領衛隊浩浩蕩蕩開進了諮議局,他笑容可掬,親切地和各突擊隊員握手致意。

  “同志們辛苦了!!”

  “為人民服務!!!”——所有突擊隊員都是“人民之友”地成員,在政治上絕對忠誠。

  陸尚榮立正、敬禮:“報告都督,突擊任務完成,請指示!!”

  “好好好!任務完成的不錯。”秦時竹剛進來就看見馬龍潭血濺會場,尸體還躺在那里,心里一陣惡心,強忍著沒表現出來。“現在,我命令所有突擊隊員退出會場,在外面擔任警戒!”

  突擊隊員依次撤退,秦時竹站在會場中間,中氣十足地喊:“諸位,現在我向大家宣布,奉天革命成功,宣布獨立,即日起脫離清廷統治!!”

  張榕為代表的“聯合急進會”和絕大多數“人民之友”成員高呼起來:“革命萬歲!秦都督萬歲!!”

  趙爾巽聽到這里,腿都軟了,本來還存在最后一絲幻想,希望秦時竹能出來挽回大局,現在看來,所有行動都是眼前這個曾經的巡防營統領,現在所謂的都督一手策劃的。

  “現在,各大衙門已完全被起義軍所控制。全城安寧,沒有發生沖突,諸位大可不必擔心釀成流血事變。不過,鑒于形勢復雜,有些人不得不在這里住上段時間,希望大家理解。我保證。革命軍一律保護你們的人身安全,等革命完全勝利后會送你們回家!”

  聽到可能要被扣押起來,下面一陣騷動,趙爾巽等一批官僚瑟瑟發抖,生怕成為革命地祭品。

  “趙大人,噢,現在革命了,應該叫趙先生。”秦時竹笑瞇瞇地說。“不必擔心,我不會殺你的。其他大小官員,只要你們從現在起不反對革命,也一律不殺,愿意參加革命,為革命貢獻的,可以量才錄用。安排官職!”

  聽到這里,很多人心里地大石頭算是落了地,有了秦時竹這個革命軍都督的保證,看來無性命之憂。只是關在這里的滋味也不好受兵警戒,你們輕易不要出去,如需如廁,可以和衛隊長說明。我再次聲明一點,私自逃跑,或有其他不軌行為的,一律視為反對革命,格殺勿論!”秦時竹宣布完紀律后,又說:“吳景濂、袁金鎧、張榕,你們三位跟我走!”

  諮議局的小客廳里,五人召開了短暫的會議:

  “復生,你今天干得太漂亮了,要不是你這么弄。肯定讓這老家伙蒙混過關了!”張榕興奮地說。

  “復生,你有這么大地舉動,事先也不通知一聲,連我們都蒙在鼓里。”吳景濂既高興,又吃驚。

  “要早告訴你們。走漏風聲怎么辦?”秦時竹笑了一笑。馬上又換上了嚴肅地模樣,“現在最關鍵的任務是趕緊把革命政權建立起來。然后從省城擴展到全省,乃至東三省!”

  “復生說的有理,按照我們以前的商定,請你擔任奉天的都督,領導軍政府!”

  “我也同意,革命成功,復生是首功,而且平時在奉省又有號召力,這都督非你莫屬!”袁金鎧趕緊表態。

  “那既然我是都督,我就直接宣布任命,張榕任奉天民政長,掌管民政事宜,安定民心,吳、袁二位仍擔任正、副議長,如何?”“就這么辦!只是咱們這國號叫什么,該打什么旗?”吳景濂問。

  “國號我看就暫定為中華民國東北人民政府,旗嘛就用人民之友的藍底五星旗。”

  “就這么先定了,等將來全國政府成立,咱們再改國號或旗幟也不遲!”

  “全省革命復生打算如何推進?”

  “第一,我讓陸尚榮率兵五千,火速搶占山海關,防止清軍反撲;第二,由蔭華出面聯系復州的顧人宜,莊河聯莊會首領潘永忠、郁守真等各地革命武裝,讓他們火速起事,配合當地人民之友支部接管政權;第三,由諮議局出面,公布軍政府組成名單;第四,用軍政府名義公布安民告示,安定民心;第五,安排軍隊北征,光復全東北。”

  “軍情火急,我先告辭了!”陸尚榮馬上就要出發。

  “尚榮,行動比我們想象地要順利,待會部隊集結后,直接就坐那列被扣下地火車走好了。”

  “是!”

  “現將你部編為東北革命軍第二師,轄5000人,你任師長,杜金德任副師長,蔣方震暫任參謀長,由你們三人全權指揮,遇事多匯報,內部多協商,一定要將山海關奪過來并牢牢守住。”

  “是!”

  “其他軍隊復生打算怎么編呢?”

  “我自己任第一師的師長,郭松齡為副師長,守住省城,4000人;第四師由周羽和齊恩遠任正、副師長,準備吉林革命,4000人;第五師由夏海強和焦濟世任正、副師長,守住遼陽,防止在旅大的日軍混水摸魚,4000人;……”

  “咦?復生,你哪里來這么多部隊?再說。第三師地番號怎么不用?”

  “我有12個營、陸尚榮有1個營,周羽有8個營,加起來30個營,再加新民的護兵、遼陽實業的護兵,不是剛剛好嘛!”

  “你怎么有那么多營頭?”張榕發愣

  “哈哈,我說蔭華老弟。你還真是老實,我們營里的人都是1000人地,一個營相當于別人兩個,我岳父任遼陽公司地董事長,每年地錢財滾滾而來,都讓我拿去養兵啦!”秦時竹正色到:“實話告訴你們,我想干革命不是一天兩天了,已經有好些年頭了。就是在等時機,不然現在哪里有這么順利?”

  “看來你處心積慮造反許久啦,哈哈!”吳景濂說,“連我們都不知道,這個保密工作還真是到家!對了,第三師地番號你究竟想給誰?”

  “我想給吳俊升。”

  “吳大舌頭?”

  “不錯,吳大舌頭和我交情不淺。平時也看不慣馬龍潭和馮麟閣,為人又講義氣,想必樂意參加革命。”

  “那趕緊試試吧,畢竟他手里也有數千兵馬,能成功爭取過來最好不過了。”

  聽到秦時竹請他過去地消息,吳俊升一時沒回過味,擱平時,那肯定是好事,但現在秦時竹都成了革命黨,情況大不一樣。

  “秀峰兄。讓你受委屈了,來來來,坐。”秦時竹很熱情地招呼他。

  聽到這個,吳俊升心里踏實了點,試探著問:“復……復生賢弟,你……你找我來干……干什么,不……不會是要殺……殺我吧?”

  “大哥說笑話,哪能呢?”秦時竹滿臉堆笑,“我跟大哥那是什么交情?都是磕過頭拜過把子的,我怎么會害你呢。只有馬龍潭這種不識好歹之人才沒有好下場!”

  提起馬龍潭。吳俊升心里更踏實了點,殺了他,他心里也有一種快意,根本沒有兔死狐悲的感覺,“這……這家伙平……平時每少找咱……咱們茬。死了活該。”

  “我敬大哥是條漢子。平時又講義氣,所以小弟想。現在革命了,請大哥也趕緊加入如何?”

  “兄……兄弟,啥叫革……革命?造……造反嗎?”

  “對,就是造反,小弟我先動手干了,大哥你敢不敢?”

  “我……”吳俊升一時沒想好。

  “大哥平時都很爽快,今天怎么吞吞吐吐,是不是害怕啦?不敢跟兄弟我一起造反?還是舍不得你那統領的官位?”秦時竹使出激將法。

  吳俊升果然上鉤,胸脯一拍,“誰……誰說我……怕了,造……造反就造反,有……有什么了不起的,頭掉了碗……碗大個疤!”

  “這才象大哥說地話,這樣吧,你回去趕緊收攏部隊,咱們過兩天北伐,把吉林、黑龍江給打下來。”秦時竹附到吳俊升耳朵邊,“我知道大哥對黑龍江情況熟悉,打下來后兄弟封你做都督。”

  吳俊升雖然看上去笨笨地,但其實機靈著,剛才的大話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不該答應這么快的嘛,不過秦時竹仿佛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居然說封自己做都督,嗯,不錯,值得考慮。

  “大哥,等咱們打下天下,你就是開國元勛,以后青史留名、流芳百世!你就不想光宗耀祖?”秦時竹還要再誘惑他。

  “行,我……我聽你的,你讓我干……干啥就……就干啥。”粗人一好面子,二好名聲!

  “現在我命令,你的巡防營后路改編為東北革命軍第三師,下轄全部人馬,你任師長,相當于以前一個鎮的統制,葉玉標任副師長,下面所有人員都歸你任命。你馬上回去收攏部隊,聽我號令,隨時出發,先不要走漏風聲。外面你那些被扣住地衛隊你也可以帶走。”

  “遵命!”吳俊升喜滋滋地走了,啥事還沒干呢就先封了師長,等于官升兩級。

  看著吳俊升遠去的背影,袁金鎧問他,“復生,你就這么讓他走了?萬一他剛才說假話怎么辦?不能太輕信啊。”

  “不用擔心,他的性格我了解,是個講義氣地人,你和他講革命道理他未必懂,但你和他講交情,講兄弟義氣,他肯定聽你的,我和他這么多年的交情,只要他答應的事,從來沒有反悔過,是個信得過地人。而且他地部隊很能打仗,不收服實在太可惜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