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唐磚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十四節紛爭不休

[字數:4351 更新時間:2014-5-27 10:19:00]



  榮華女的一句話就把高麗人和高山羊子完全割裂開來,也就是說他們不為高山羊子背書,云燁仔細看過高麗的降表,說得非常的詳細,對于高山羊子的事情只字未提,高麗人知道自己無力控制海盜,也清楚是禍患,他們不愿意沾上高山羊子。

  云燁現在就想知道高山羊子的降表是誰送過來的,為什么自己毫不知情,原先以為是淵蓋蘇文提出來的,現在看起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文書都是有存檔的,還專門分了類別,這是三省從玉山書院學來的辦法,云燁按照字頭找出了高山羊子的降表,看了這個降表,云燁的太陽穴就脹的厲害,高山羊子投降的rì期,甚至還在淵蓋蘇文之前。在高建武的降表之后。淵蓋蘇文才是最后一個請降的。

  這是三股勢力在投降,不是一股,他們誰也不必為誰背書,這才符合他們的實際情形,云燁拿著三封降表坐回椅子上,高山羊子的降表附頁上面簽著盧承慶的大名,那個時候,坐鎮兵部的是盧承慶,怪不得自己提到高山羊子的時候,皇帝第一個想起來的人就是盧承慶,原來這一切都是這家伙一手cāo辦的,高山羊子的事情就是他捅到皇帝面前的。

  這兩個人是什么時候勾結到一起的?難道說在高山羊子大跳天魔舞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默契?這太恐怖了,怪不得當初高山羊子知道李泰在自己的船隊里,怪不得高山羊子總能莫名其妙的起死回生,原來盧承慶才是高山羊子最大的盟友。

  什么都清楚了,高山羊子的海盜團需要一個固定的銷贓者,別的國家吃不下這么大宗的貨物,只有大唐的勛貴能才有這個能力,狗rì的盧承慶,為了賺錢徹底的瘋了。

  人家不當兵部主事這是早就謀劃好的,他們最看重的其實就是嶺南水師,只要掌握了嶺南水師,就能放高山羊子進入內海,為他們謀取最大的利益。

  這個世界上有什么會比搶劫來錢快,云燁敢肯定,盧承慶被高山羊子算計了,這個女人之所以進入大唐內海,其實就是要煊赫自己的兵威勢力,她不是如云燁想的那樣要攻伐海邊的城市,她是要攻伐嶺南水師……

  自己還把劉仁愿撤了出來,給了高山羊子最大的方便,盧承慶把jīng兵悍將全部逐出嶺南水師,更是讓高山羊子笑開了花,干掉嶺南水師,她至少有三年的喘息之機,依靠大海帶來的財富,云燁不敢想三年后的高山羊子會有多么龐大的勢力。

  遼東水師現在被新羅,百濟,倭國牢牢地拖在東海之上,想要救嶺南水師,根本就來不及,只要遼東水師放開海禁,大唐封鎖這三個國家的打算就會落空,到了那個時候才會是真正的四處冒。

  不管新羅和百濟多么的傾向大唐,高麗的例子活生生的擺在面前,想不被大唐吞沒他們能選擇的盟友只有大海深處的倭國,估計倭國也是他們最后的據點。

  云燁攤開腿背靠在墻上,一種無力感深深地從心頭升起,政治果然不是自己這種人玩的,如果沒有那些歷史知識,自己估計早就湮沒在大唐了吧。

  赫赫帝國,如同一位強壯的巨人可以拔山舉鼎,可以橫掃一切,但是想對付那些嗡嗡嗡到處飛竄的蒼蠅,卻往往有心無力。

  云燁忽然笑了,自己當年一時胡鬧弄出來的東西,現在反而是嶺南水師的救命稻草,高山羊子想要從遙遠的阿拉伯海域回到大唐的內海至少需要航行四個月,現在最多渡過了海峽,遠航了四個月,她的部下一定需要休整,她還要準備用于戰爭的物資,而且信風現在已經停止,她到達廣州的時間至少在三個月以后,還有機會,但愿盧承慶不會帶著嶺南水師去迎接高山羊子,否則,有心算無心,非吃大虧不可。

  云燁回到兵部,這個時候從吏們早就下了差,全部擠在八珍閣吃飯,欣賞歌舞,劉進寶不明白侯爺為何現在要穿鎧甲,見侯爺的臉sè很差,又不敢問,只好幫著侯爺穿好盔甲,將一柄劍懸在侯爺的腰上。

  “進寶,你火速回到家里,命冬魚,人熊火速趕往岳州,讓他們把這封信親手遞交給洞庭水師的劉仁愿,我們盡人事聽天命吧。“

  劉進寶一聽侯爺這么說,立刻就帶著那封信竄了出去,云燁重重的在案幾上砸了一拳徑直往萬民殿走去,他需要得到李二的授權,拿到大帝號的指揮權,只有大帝號才能將所有的危機解除,也只有大帝號才能讓高山羊子的圖謀成空,也只有大帝號才能在大海上面對無數的海盜有戰勝的把握。

  斷鴻看著云燁一身的戎裝非常的驚訝,而且身上還掛著一柄劍,雖然云燁在皇宮掛劍是李二特許的,這個時候穿這一身進入大殿也太不合時宜了吧。

  云燁并不解釋,反而放下了面甲,整個人都被甲胄護衛的嚴嚴實實,只有面罩上的玻璃后面露出一雙快要發狂的眼睛,嶺南水師是他的心血,不容有失。

  大殿里散發著濃郁的酒香,這是李二珍藏的佳釀,不遇到大典從不拿出來,云燁進到大殿,李二就發現了他,沒辦法,一身黑sè的戎裝在這里太顯眼了。

  “你胡鬧什么,還不去換衣服。“杜如晦匆匆來到云燁身邊把他拖出宮殿小聲說。

  “杜相,嶺南水師就要完蛋了,盧承慶和高山羊子穿一條褲子。“云燁把手里的三張紙遞給了杜如晦,以老杜的政治經驗,他要是看不出來危機這輩子就白混了。

  “你說盧承慶是有預謀的要奪你的嶺南水師統領的位置,為什么,兵部主事要比嶺南水師統領榮耀的多,實權也大的多。“

  “還不是錢鬧的,高山羊子搶來的貨物統統賣給了盧承慶,以前的交易都是在外海進行,他們嫌麻煩,還要經過嶺南水師這一道關卡,大大的減少了利潤,現在好了盧承慶成了統領,您說會發生什么事?“

  “說到底也就是一些錢財上的事情,算不得大事,你以前這么干的次數也不少,也沒見我們穿著鎧甲去討伐你。“劉弘基也端著酒杯走了出來。

  “夔公,您如果和盧承慶有關系,就趕快斬了吧,晚輩不是在說虛言,一旦嶺南水師遭了秧,任何參與了高山羊子贓物銷售的人和世家定然難逃一死,你們不了解高山羊子這個女人,以為她是婦人就好控制是不是?你們太小看她了,云燁拿腦袋擔保,這個女人這次就是沖著嶺南水師去的,只要干掉了嶺南水師,她最少有三年時間可以利用,三年后朝廷的水師重新建成,她的勢力也會大的沒邊。“

  劉弘基被云燁一語道破,老臉一紅,嘿嘿笑著說:“小子,你在海上發了這么多年的財,輪也輪到我們發發了,好好地兵部主事做著有什么不好,如果不滿意,我們聯名具保你成為兵部尚書如何?“

  云燁左右看看,發現尚書左仆shè長孫順德也在,艱難的拱拱手說:“小子沒打算堵誰的財路,一點這種心思都沒有,我只問諸公,一旦高山羊子突襲嶺南水師成功,諸位如何自處?小子和高山羊子打了快十年的交到,知道那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她就是一個瘋子,膽大包天都不足以形容她。

  你們都想著現在給了那個女人一個安穩的身份,那個女人就該替大家干活好好地賺錢才對,只要她不傷害大唐的子民,誰管她的錢財從哪里來。她給大家財富,大家給她平安,各取所需,如果是這樣,小子立刻扭身就走,從此不問南海事。

  可是,我無論如何也說服不了自己啊,那個女人這次的目的就是毀掉嶺南水師,沒有別的目的,就算是有,也是想劫掠大唐繁華的海邊城市,到時候滔天巨禍就會降臨,用全家老少的xìng命,還有自己一生的榮耀去換一點錢財不值啊。“

  長孫順德握握拳頭發出嘎巴嘎巴的聲響,半晌之后問云燁:“你的算怎么做?現在就干掉高山羊子?萬一你的猜測是錯的,我們的財源沒了你如何補償?“

  云燁哈哈笑了兩聲說:“你們的錢財關我屁事,我心里能想著救你們全家的xìng命已經是把好人做到極限了,否則,我好好的待在兵部不聞不問,只要等到高山羊子突襲了嶺南水師,我再帶著大帝號去平滅了她絕對是大功一件,到時候問陛下要個兵部尚書并不難,用得著你們推薦,我找不到人推薦么?“

  云燁的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做人無恥到這種地步確實罕見,如果嶺南水師不是自己的嫡系,這時候作壁上觀是最好的選擇。

  “無理!“長孫順德勃然大怒,指著云燁的鼻子說:“少了教養,老夫到要問問程咬金,牛進達平rì里是如何做你長輩的。”

  “滾你母親的蛋!老夫的晚輩用得著你唧唧歪歪,怎么樣,老的出來了,你能把老子的**咬了去?”程咬金劈手就把手里的雞腿砸到了長孫順德的臉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