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圣天子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十六章 千里姻緣一線牽 (三)

[字數:3612 更新時間:2013-11-15 5:09:00]



  前來給符鳳真提親的自然是周文博的三叔周德裕,周德裕近幾日來一直住在趙國公府,一邊去結識各位洛京城中的同僚和舊友,一邊也幫忙操持一些府中事務。

  短短幾日后再度踏過符家的門檻,周德裕的心情完全不同。

  當時的自己得知兄長周德彥戰死,一路疾奔數百里至洛京,然后來符家尋求支援,雖說早年與符彥卿作為同僚,私交不錯,可是心中卻是急躁不安,他毫無信心能說通符家。

  然而自己這個侄子果然不同凡響,不但力挽狂瀾反轉了局勢,還居然在這幾日內就讓符彥卿這位精明的節度使開口招為女婿,當真是出乎預料。

  因此,今天他上門時,滿面笑容,手持厚禮,完全沒有了幾日前那種焦急壓抑的神情。

  既然有心與趙國公府作為兒女親家,對于周文博的三叔,符彥卿還是非常看重,加上兩人私交甚好,于是符家擺酒設宴,賓主之間言談盡歡,就在觥籌交錯間定下了周文博和符鳳真的婚事。

  “只是我兄長遺體尚未入土為安,須得等到長兄埋葬百日之后,再為這對小兒女舉辦婚事。”在婚期上,因為周德彥剛死,按照這個時代的習俗,最早的結婚時間也應該在百日之后,所以周德裕只能先行定下婚期。

  “此事無需著急,這點時間還是等得及。只是我符家女雖非貴女,卻也自幼溫良淑慧,精通女紅,若要娶我女兒鳳真,還需按照‘六禮’來行!”

  【注】:六禮就是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

  翻譯到現在的語言就是:提親、合八字、過大貼、送彩禮、定吉日、上門接媳婦。

  符彥卿提醒周德裕莫要因為府中變故而短了“六禮”,自家姑娘嫁過去是需要明媒正娶的,將來是要做國公夫人的,這等禮節自然不能有絲毫疏忽。

  “周、符兩家都是當世大家,如何會是不通禮儀之輩?我趙國公府定會大操大辦,不會讓孩子們受到委屈!”

  周德裕巴不得擺一擺排場,恨不得讓全洛京的人都知道趙國公府和符家結了親戚,看那群死太監還敢不敢放肆,于是滿口答應了下來。

  周德裕在符家待到了午后,這才帶著醺醺酒意歸去。

  周符二人商談時,幾個陪酒端茶的侍女自然不敢輕易離去,所以記得如同熱鍋上螞蟻的小青和鳳真一直沒能探出來究竟是何人來向小姐提親。只是遠遠看見席間兩人把酒言歡,氣氛十分和諧,讓小青姑娘越來越著急。

  直到午后,宴席散去,早已等不及的鳳真姑娘這才趕緊前去面見父親。

  “爹,剛剛是何人同爹爹談了如此之久?”

  符鳳真盡管心中十分擔憂,此時臉上卻不敢顯露出來,只能旁敲側擊。

  “你呀你呀,是不是有下人告訴你來客是前來向為父提親的?”

  符鳳真平日里長在深閨中,父母對她非常疼愛,天真可愛,毫無城府,她的神情幾乎都寫在臉上,符彥卿都不用猜就能知道自己女兒在想些什么。

  “沒錯,爹爹今日做主,將你許了人家,你未來的夫婿文武雙全,未來還能承襲爵位,定然不會讓你吃虧的。”

  “爹……,”符鳳真嘴里發出了嬌滴滴的呼喊,同時抱住了父親的臂膀,開始撒嬌起來:“女兒不愿嫁人,就想承歡在爹娘膝下。”

  符彥卿低頭看向自己的第二個女兒,五官精致、皮膚細膩、乖巧可愛,當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絕色美人,有著同她一母同胞的大姐,如今的符貴妃不相上下的姿容。

  “傻閨女,哪有女孩長大不嫁人的,說出去讓人笑話。你今年都十五了,過了年就是十六,再不嫁人就遲嘍!”

  符彥卿因為呂純陽真人的原因,對于這三個女兒真是異常看重,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從未打罵過,這份待遇甚至連符氏三姐妹的兄弟都沒有享受過,當真是這個時代少有的慈父了。

  而且三個女兒都長得人比花嬌,個個聰明懂事,讓符彥卿也生出了極大的成就感和滿足感。

  他用骨節粗大,帶著老繭的手輕輕的摩挲懷中女兒的青絲,一時間也有股酸意涌上眼眶。

  “爹爹為你找這個夫婿,你肯定滿意!”

  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聲調帶著些控制不住的顫抖,就仿佛在下陡坡時堆滿貨物的車一樣難以控制。

  單純的符鳳真哪里感覺得到父親感情的細微變化,只是搖頭。

  “你可知道剛才前來求親的是誰?乃是我的知交舊友,鄭州防御使周德裕,他也是周文博的三叔,今日來,就是代趙國公府向我提親的!”

  符彥卿不忍心逗弄女兒,還是告訴了她這個驚喜。

  “啊!”符鳳真自然知道瑾瑜先生姓周名文博,如今是趙國公府唯一的適婚男性,也就是說,爹爹許諾將自己嫁給瑾瑜先生了!

  一時間,原本還拉著符彥卿臂膀晃動的女兒停了下來,符彥卿從女兒的臉上看到了一朵騰起的緋色云霧。

  “怎么?女兒你可是不愿意?你若不愿意,不管他周文博再好,我也推了這門婚事。”符彥卿故作威嚴,板起臉來。

  符鳳真并不是笨,只是有些單純而已,她自然知道父親是在調笑自己。這時的她又不能挑明了小女兒心意,只能甩開父親的臂膀,起身逃走,只留下了檐廊里傳來的清脆喊聲:“爹爹你壞!”

  符彥卿原本故意板起的臉隨著女兒的逃走以及留下的清脆的呼喊而浮起一絲笑意。

  然而在仿佛雕塑般凝固了良久之后,臉上的一絲笑意卻最終化為了眉間的一絲憂愁。

  同長著一顆七竅玲瓏心的大女兒符鳳凰不同,這位二女兒符鳳真太過于單純了,就如同一面白紙般純凈,稱得上溫良賢惠,卻沒有主宰他人的霸氣,將來如何做得了一家之主?

  要知道,鳳真將來并不是嫁與小門小戶之家,而是嫁給了堂堂趙國公,將來必然要作為國公夫人,主掌這后院,以女兒的單純和善良,這對她恐怕太難了。

  雖說自己作為父親,手中有著足夠的實力讓趙國公府不敢欺辱女兒,可是畢竟“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想起來周文博那年紀輕輕卻能覆雨翻云的本事,讓堂堂保義軍節度使符彥卿此時只能搖搖頭。

  又過了片刻,符彥卿猛然間坐起身來,沖著身邊的下人吩咐道:“傳符定海過來!”

  這一瞬間,他不再是一個心系女兒的慈父,而再度轉化為那個亂世之中的豪杰,主宰兩萬大軍的保義軍節度使——符彥卿。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