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兵痞帝皇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十章 縱馬邊疆(二)

[字數:3441 更新時間:2017/5/27 16:07:00]




第二天,楚孝風睜開眼睛,伸出雙手,真是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這種感覺真好,他起床來到銅鏡前,自己的看著鏡中的自己,自己終于又回復本來面貌了,俊朗的臉龐,褪去昨日的天真,較之以前,多出一絲從容和成熟,
  
簡單的整理了一下,楚孝風開門走了出來,剛一出門,就見南宮伯牙氣喘喘噓噓的跑了過來,楚孝風眉頭一挑,暗道:他來的這么匆忙,難道出了什么意外,
  
“師父,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南宮伯牙幾步跑到楚孝風面前,還沒站穩腳步便大聲的吆喝起來,見他如此奔跑,說話還這么有條理,楚孝風暗自贊嘆,這老小子肯定養生有道,有機會一定要好好向他請教一番,
  
“南宮前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楚孝風心中雖然贊嘆南宮伯牙的身體素質強悍,但見他那驚慌的表情,也是嚇了一跳,
  
“柳姑娘柳姑娘她”
  
南宮伯牙指著外面驚慌的說道,
  
“什么,柳姑娘她怎么了。”
  
楚孝風一顆心頓時懸到了嗓子眼上,急忙朝著外面奔去,
  
“柳姑娘她今天早上突然離開了。”
  
南宮伯牙一把拉住楚孝風,急忙說道,楚孝風頓住腳步,心中頓時一空,仿佛有什么東西不見了,難道這就是牽掛,牽掛一個人,
  
他頹然的坐在地上,淡淡的問道:“她她走時,可曾說過什么。”
  
“這到沒有,只是聽服侍她的丫鬟說,柳姑娘走時,表情十分悲傷。”
  
南宮伯牙撓了撓頭,對于這些年輕人的事情,他還真是想不明白,
  
“南宮前輩請回吧,我想自己走走。”
  
楚孝風長長舒了一口氣,柳若涵臨走時,竟然根本沒有在意他這個人,自己雖然被逼無奈,與她做了那種事,但是在她心中,自己真的就是這般可有可無么,
  
柳若涵,是你強行讓自己有了牽掛,讓自己懂得了責任,讓自己明白了世間上真正的情,如今卻一走了之,你這是在戲耍本皇子么,雖然自己與郭清箏兩情相悅,可是卻不一樣,自己與郭清箏都是豆蔻年華,互生好感,這種好感也只是停留在少男少女之間的愛慕上,而自己與柳若涵,那可是實打實的經歷過男女歡愉,
  
雖然二人并沒有什么感情,但是在當今世間,哪個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幾個可以享受自主選擇的權利,絕大部分人還不是先結婚后戀愛,
  
想到這里,楚孝風感覺一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油然而生,瞬間傳遍自己的每一個毛孔,他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算了,如今我置身飄零,若是與她接觸太多,恐怕對她將是禍患。”
  
站起身來,穿過一道花園,幾處樓閣,一個操場,再繞過一個大大的魚塘,沿著兩排樹的道路再走了幾乎半個時辰,楚孝風這才將心中的郁結釋放出來,他環顧四周,不知何時來到了馬房前面,這才想起,金鱗駒似乎還在這里養傷,
  
楚孝風緩緩走近馬房,里面突然傳出一陣馬嘶,楚孝風嘴角翹起,心中寬慰,最起碼金鱗駒還沒有忘記自己,楚孝風突然自嘲的一笑,自己自由體弱,為生存,處處謹慎,自認為胸中有丘壑,腹中存韜略,
  
無論在青樓還是奢靡的場所,從不會為女人而動容,因為一旦有了感情,你便有了牽掛,有了牽掛便會有弱點,多少英雄難過美人關,俗話說,溫柔鄉,英雄冢,
  
可笑自己卻在不知不覺中陷入情網,對于這個自己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女人,卻生出這么多情愫,要是放在以前,打死他,楚孝風都不會相信自己會對一個女子動情,而如今,事實擺在面前,那種悵然若失的感覺,讓他感到肝腸寸斷,
  
輕輕撫摸著金鱗駒的毛發,雖然它身上的傷已經痊愈了,但卻永遠的沒有了尾巴,楚孝風愛戀的將臉貼在它的臉上,低低的說道:“你可愿與我共同進退,開創千秋霸業。”
  
“嘶。”
  
金鱗駒抖了抖身上的料草,一聲長嘯,表明了自己的決心,楚孝風拍了拍馬背,哈哈一笑,等到自己再次回來的時候,必讓這個天下臣服在自己腳下,
  
原本楚孝風并沒有爭雄之心,只是如今世道混亂,朝中憂患,自己不得不發展實力,力挽狂瀾,若是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天下必將群雄并起,天下大亂,周邊各個小國本就虎視眈眈,他們必然會趁亂而入,瓜分中原,
  
“呵呵師父今天氣色不錯,看來身體已經恢復了,只是,你的東西忘在老夫這里了。”
  
毒醫緩緩從外面走來,手中提著東皇戟,站在楚孝風面前,當日楚孝風匆匆離去,他的行李都在自己那里,包括這桿東皇戟,
  
接過東皇戟,楚孝風對著毒醫點了點頭,隨手放在了馬鞍子一側的凹槽上,這里是專門用來安放武器的,三日后,他們就要啟程,前往邊疆,如今都在忙著準備必須用品,
  
“老頭,你到底是什么人。”
  
毒醫剛要轉身離開,楚孝風突然半開玩笑的說道,
  
“呵呵我就是一個落魄的大夫罷了。”
  
毒醫并沒有停住腳步,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便緩緩的走向遠處,看著那突然有些蕭然的背影,楚孝風微微皺眉,這毒醫到底是何方神圣,為何自己越來越覺得他高深莫測了,
  
“落魄的大夫,有趣。”
  
楚孝風右手托著下巴,饒有興趣的回憶著自己與毒醫相處的日子,心中多有迷惑,但是毒醫并沒有要說的意思,他自然也不會強人所難,
  
一來,自己的命都是毒醫救的,而且一身力氣也是拜他所賜,二來,他對自己絕沒有敵意,這點所有人都看出來了,只是他的過去絕不簡單,
  
微風吹過樹葉的聲音漱漱,像是下著小雨,那聲音隔得那樣遠,仿佛是在遙不可及的彼岸,楚孝風看著不遠處,窗外的海棠綻滿了欲待吐蕊的點點緋紅,冬去春來,代表生命的嫩綠已經悄然降臨人間,自己也該出發了,
  
想到這里,楚孝風微微一笑,縱身跨上金鱗駒,不再多想,抖了抖手中的韁繩,一道棗紅色的影子飛速竄出,很快消失在天際,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批量手机挂机项目 兴动哈尔滨麻将客服 nba中国赛赛程 英超西甲专用足球 海王捕鱼九游最新版 篮球头像男生霸气图 黄金外汇配资交易所 股票大盘下载软件 熟客温州麻将边锋浙江 无网四人手机单机麻将 温州麻将怎么算分 永利棋牌网址是多少 二分彩有什么技巧 正规网赚论坛 幸运农场一码公式 大连娱网棋牌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