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強明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三十四章 海盜中的變化

[字數:3587 更新時間:2013-11-15 4:34:00]



  在澎湖遭到慘敗的劉香,知道在自己的屁股后面有一支船隊正死死咬著自己。

  他也更加知道,追蹤著自己的人就是在澎湖給自己帶來恥辱性失敗的那個人:

  大名澎湖守備、驍騎尉丁云毅!

  這個人簡直就是自己,不,是整個海盜的克星。無數海盜窺覷著澎湖,而在丁云毅沒來之前,澎湖就如同一塊沒有人看守的肥肉,誰都可以去啃上一口。

  紅夷、海盜......

  但在丁云毅來到澎湖之后,這一切卻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常陸鞏保田、鬼王丸,一個個的倒在了澎湖,現在,終于輪到了曾經同樣是不可一世的劉香。

  丁云毅究竟是從哪里來的?這一點劉香怎么也都想不明白。

  不過現在已經不用他想明白這點了,他該操心的是如何才能擺脫身后可恨的追蹤船隊。丁云毅已經擺明了要斬草除根,趕盡殺絕了,劉香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即便是在料羅灣大敗,即便是偷襲大員失手,但無論是明朝還是紅夷,把對方打敗了也就打敗了,從來沒有過這么狠的追擊。

  心里除了對一心想把自己趕盡殺絕的丁云毅惱怒痛恨,更加讓劉香咬牙切齒的還有兩個人:

  李國和李子湖!

  澎湖海戰開始之后,李國的七條船便始終沒有參戰,海盜船隊敗相初露,李國便迅速指揮自己船隊撤離。

  劉香雖然嫉恨李國,但他也知道李國在海戰的時候還是很有一套的,他也堅信,如果澎湖海戰李國船隊一開始就參戰的話,那么結果也許會大不一樣。

  然而他雖然痛恨,但現在自己的船隊遭到慘敗,損失慘重,還需要李國在關鍵時刻保護自己,因此也只能把這份憤恨暫時按捺在了心中。

  對李子湖就完全不同了。

  劉香收他當了義子,誰想到在最關鍵的時刻,李子湖竟然拋下了自己的義父,獨自逃生,讓劉香暴跳如雷。

  可現在劉香即便想殺李子湖解恨,也沒有辦法了,李子湖在澎湖海戰結束后便已經失去了蹤跡......

  ......

  “管七。”

  “在。”

  站在甲板之上,李子湖看著遼闊大海,臉上郁郁寡歡。盡管僥幸逃命,但隨后可能發生的事情還是讓他提心吊膽。

  不說自己是否會落到官兵的手里,單是萬一被劉香抓住,那么后果便會非常嚴重了。

  李子湖心里嘆息了聲:“情況如何?”

  管七必恭必敬地道:“官兵追得非常緊,丁云毅已經打定了注意,一定要抓住劉香。”

  “劉香現在在哪里?”

  “他正在和官兵繞圈子,我在劉香身邊呆過,這人雖然剛愎自用,但卻非常狡猾,從他船隊行進的路線來看,他很有可能繞上幾圈后,直奔金門!”

  “直奔金門?”李子湖冷笑了聲:“他還想垂死掙扎嗎?管七,我問你,現在劉香估計一心要抓到我,置我于死地,你們是跟著我還是把我抓住獻給劉香那?”

  管七嚇了一跳,他雖然跟隨李子湖的時間不長,但卻知道這人雖然才只有十七歲,但卻心狠手辣,反應敏捷。急忙答道:“劉香不肯聽人言,故有此敗。我等皆已跟隨頭目,澎湖海戰先行撤退,必為劉香所不容,因此我等只有死心塌地跟著頭目。”

  李子湖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樣最好,你們放心,只要跟了我,我必然有辦法使你們榮華富貴,可是當務之急,是如何擺脫官兵和劉香。”

  說到這,冷笑一聲,把管七叫到身邊,壓低聲音:“想辦法,把劉香船隊準備繞道去金門的消息讓官兵知道。”

  管七一怔,隨即醒悟過來。李子湖這是要借助官兵的手鏟除劉香了。

  倒吸了口涼氣,趕緊點頭答應下來,隨即又有一些不太放心:“我們該去哪里?現在官兵追捕得很緊。”

  “我早已經想好了。”李子湖面色陰冷地道:“福建等地已經沒有我等容身之所,現在唯一可以去的地方,是扶桑國!”

  ......

  在這個時候,李國同樣也在為自己的前途憂心忡忡。

  后悔當年沒有聽鄭芝龍的話,接受招安,否則現在也不用這樣提心吊膽了。更加后悔的是,自己怎么瞎了眼睛會去投奔劉香這樣一個心胸狹隘的人。

  可惜現在說什么都已經晚了。

  目前唯一可以信任的,就是他的七條船的船隊,和自己的表弟郭創。

  “表哥,劉香幾次請你去他的船上議事,你為什么一直都不去?”生性魯莽,不太喜歡動腦子的郭創大咧咧地問道。

  李國朝自己的表弟瞪了一眼:“去了那里難道我還能活著回來嗎?劉香本來就嫉恨于我,這次我不戰而退,劉香更是對我恨之入骨,只是他現在實力大不如前,這才不敢對我輕舉妄動,可一旦我到了他的船上,立刻便成甕中之鱉。”

  郭創抓了抓腦袋,反正他弄不明白那么復雜的事情:“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怎么辦?李國自己也都不知道該怎么辦。

  郭創自言自語地嘀咕起來:“要我看那,咱們干脆投了官兵也就算了,我聽說葉大海也在官兵里,你和他有交情,為什么不去找他?”

  李國的眼睛亮了一下,但隨即又黯淡下來:“我也不是沒有這么想過,但我李家時代為盜,官兵哪里能夠容得下我們?不要投誠不成,反而莫名其妙被砍了腦袋。”

  “你又沒有試過怎么知道?”郭創腦筋轉不過來,不太服氣地道:“葉大海、張憲軒這樣的海賊都接受了招安,咱們也沒有做過什么太大的壞事,官兵怎么就不肯收容咱們了?再說,我聽說那個澎湖守備丁云毅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或者沒有你想的那么危險。”

  “這話不要亂說。”李國眼睛一瞪:“萬一傳了出去,劉香必然會不顧一切的來消滅咱們,這些事情只能放在心里想想。”

  他的話雖然這么說,但心里卻已經悄悄的活動開了。是啊,如果投降官兵,官兵會放了自己,對自己的過去既往不咎嗎?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