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滿唐春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150 標點符號

[字數:5066 更新時間:2013-11-14 23:16:00]



  ps:謝謝蔡大哥一直的支持啊,打賞、月票、推薦票、更新票、評價票,能給的,你全給了,感激不盡,感謝軒轅天尊、云隨雁還有依木mm的打賞,謝謝!

  “東家,人都齊了,請您訓示。”鄭老頭討好地說。

  除了外面守衛不能進來的人,其它的全部集中了起來,包括己經休息的老古師傅,也讓鄭老頭從里間的胡床上拉了起來,加起來有三十多人,不知不覺,這印刷工房的規模也不算小的了。

  劉遠笑了笑,對眾人說:“諸位,不用緊張,這次集中,不是責罵,也非懲罰,而是想跟諸位說,這些天,辛苦了。”

  什么?一個主人竟然跟奴隸道謝?這是哪門子的道理,一個個奴隸都受寵若驚了。

  “主......主人,我們這些做奴才的,受不起。”

  “是啊,主人,這些都是我們們應做的。”

  “主人實在太仁慈了,每天能吃飽喝足的,這己是天大的慈悲了。”

  “是小的偷懶,以后不敢了。”

  那些奴隸一個個都誠惶誠恐,一個個直言擔當不起,覺悟高一點的,開始為自己的懶惰道歉;鄭老頭還有老古師傅面面相覷,他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么劉遠竟然對那些賤如牛羊的奴隸這樣看待。

  劉遠擺擺手,讓眾人停下來,繼續說道:“一天到晚,除了干活還是干活。沒個盼頭,你們干活也沒勁。對吧。”

  一眾奴隸面面相覷,劉遠這話說到他們的心坎上去,不過他們都不敢出聲,因為他們不明白,主人為什么突然說出這種話來。

  “東家,他們都是你的奴隸,您讓他們干什么都是應該的,誰敢不聽話。直接用皮鞭抽就行了,再不聽話,動了家法然后送去挖礦,何必跟他們這般客氣呢。”老古師傅忍不住在一旁勸道。

  在他眼中,劉遠這個東家實在太仁慈了,平時讓他們吃好住好,現在還對他們以禮相待。這簡直不符合規矩。

  一聽到說動家法,不少奴隸眼里都出現了畏懼之色,所謂的家法,就是不講勸告的奴隸,直接賣去那些很危險的地方挖礦,不但九死一生。有的主人家為怕奴隸泄密什么的,送去之前割舌、挖眼、穿耳什么的都有,真是這樣,簡直就是生不如死。

  “老古師傅”劉遠毫不猶豫地打斷他繼續往下說,一臉嚴肅地說:“等我先說完。”

  “是。是,是。東家。”一看到劉遠的臉色有點不爽,老古師傅嚇了一跳,連忙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東家年齡不大,不過氣場日益強大,就是讓劉遠那么瞪了一眼,老古師傅有一種無所惜從的感覺。

  看到沒人再插口說話了,劉遠繼續說道:“近期之內,工房里會作一些調整,到時會給出一個定量,如每個印板每天要印多少的量,印完后就可以休息,當然,你不休息繼續干的話,多做的部分就會有獎勵,多印的就可以換取積分,把積分攢起來,可以換假日,可以換吃的、可以換穿的,攢得多的話,喝一下花酒、找個婢女做娘子曖床,也不是沒可能。”

  劉遠越說,下面奴隸的的眼睛就越亮,當說到喝花酒、找女人來曖床的時候,下面不少奴隸己經雙眼放光,呼吸加重,雖說是奴隸,可是誰沒七情六欲?一度以為,做了奴隸后,這些都沒什么可能的了,可是劉遠這么一說,不少人心里開始活絡了起來,好像一下子打了雞血一樣,一下子精神了起來。

  “好了,這批書很重要,今晚爾等還要辛苦一下,加把勁完成,好不好?”

  “好”一眾奴隸大聲叫了起來,聲音之大,差點把屋頂都掀了。

  劉遠擺擺手說:“好了,好了,大半夜的,驚動了武候鋪(相當于現在的警局)的官差,我們就麻煩了,鄭老,你去把廚娘喚醒,給諸位弄夜宵,量要足,多放點肉,大半夜的,餓著肚子怎么有力氣干活呢。”

  鄭老頭連忙行了一個禮說:“東家仁慈,謝東家了。”說完,扭頭對一眾奴隸說:“還楞著干什么,你們祖上積德,碰上這么好主人,還不給快點干活,先說了,哪個再敢偷懶,我第一個不肯放過他。”

  “是,工頭。”

  那些奴隸聽完,先是應了一聲,走的時候,一個個還不忘給劉遠行個禮,有了主人的承諾,一個個精神亢奮,全身都充滿了力氣,一回到自己干活的位置,一個個都賣力的干起活來,恨不得把自己劈開二邊來干活一樣。

  和剛才死氣沉沉、做事慢半拍相比,簡直就是裝了馬達一樣,工作得又快又好。

  劉遠暗暗點了點頭:果然,單靠壓迫是很難的,要激發他們的工作的熱情,一點小小的甜頭還是要給的,就像一頭牛,如果你抽它一鞭,它會快跑,但你抽得多了,它就會習慣,它也會累,但是你換個方法,在它的前面放著一把看得見吃不著的草,就是不用鞭子,它也會跑得飛快。

  那把草就是叫“盼頭。”

  看到奴隸們一個個賣力地干活,劉遠暗暗點點頭,給一旁的趙安使了個眼色,打道回府,啊,不對,打道回房,香噴噴的小娘一早就曖好床等自己了,嘿嘿!

  不過小娘最近發育得很快,身材越來越好,劉遠有二次差點忍不住,定力,定力啊........

  .........

  太陽剛升起不久,天邊帶殘留著那一抹殷紅朝霞,屬于揚州新的一天又到來了。

  宣告可以開市營業的市署的大鐘剛敲完,沒有例外。墨韻書齋的大門還沒開,門外己在排了二三百米長的長龍。全是排隊買廉價書的,排到前面的,笑容滿面;排在后面的則有點擔心,生怕輪到自己之時那書己經售完,特別是一些真正需要購書而又囊中羞赧的讀書人,不得不和那些凡夫走卒擠在一起,就為了買上一本心儀的書籍。

  而墨韻書齋對面小飯館內,劉遠又是有說有笑陪著小娘還有杜三娘一起用著早點。

  今天是新版書開售的日子。劉遠很想知道,新書開售時,會有什么樣的反響,畢竟,這是一個很大膽的革新。

  不光是銀子的問題,身為華夏的傳人,如果可以盡自己的一點綿力。推動社會的發展,劉遠還是很樂意做的。

  在萬眾矚目下,終于,墨韻書齋那扇大門“吱”的一聲推開半扇大門,一個精明的伙計拿了一個銅鑼出來,就在眾人納悶間。伙計開始賣力敲起鑼來。

  “當當當......‘

  等人外三層,里三層圍住后,一臉笑意盈盈地孫掌柜一邊拱手行禮,一邊走出來,笑著對眾人說:“有勞諸位久候了。不好意意思,今天本店的書有點特別。只有《詩經》一書出售,每本售價為一百文,也就是一錢銀子。”

  “什么,不是說好不漲價的嗎?昨天還是六十文銅錢的,怎么一下子就漲了四十文之多。”

  “正是,正是,我還特地趕了十多里路來,怎么能說漲就漲。”

  “你們東家劉掌柜不是說不漲價的嗎?怎么出爾反爾。”

  “無恥,言而無信。”

  孫掌柜一說價錢,門前排隊的人馬上就鬧騰起來,特別是那些想倒賣的人,原來只售六十文的話,他們極具優勢,現在一下子漲了四十文,也就意味著他們每本要少賺四十文,關乎到自己的利益,能不鬧騰嗎?

  也不知街角那些收書的人,肯不肯加錢收呢。

  “諸位,諸位,稍安勿燥,稍安勿燥”孫掌柜連忙解釋道:“誤會了,誤會了,原版的還是六十文不變,不過,此次是新版,新版和舊版有所不同。”

  “有什么不同?”一個排在前面,手執紙扇士子好奇地問道。

  孫掌柜從懷里掏出一本新版的《詩經》說道:“新版的書,除了繼承舊版排列整齊、印字清晰、質量上乘的優點外,還請了我們揚州有名的大文豪蘇老先生為主編,連同十數位名人才子,為書中疑點、難點作詮釋,買了此書,相當于聆聽了十多位文壇巨匠的教導,這可很難得到的機會,是我們東家花費了很多心思才促成的,彌足珍貴啊。”

  什么?這新版的詩經里有清風學院蘇老的詮釋講解,還有十多位文壇巨匠的講解?

  孫掌柜的話音剛落,不少人眼前一亮,一些士子好像看到美人一樣,呼吸都加重了,別的大匠孫掌柜沒有說明,不過有資格跟蘇老一起作解的,絕對不會是什么無名之輩,蘇老擇徒極嚴,不知多士子費盡心思都不能投到他的門下。

  一百文,現在只需要一百文,兩壺美酒的價錢,就可以間接聆聽這么多名師教導,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眾人還沒震驚完,孫掌柜馬上又拋出一枚“炸彈”:“眾所周知,古文有些句子晦澀難明,有的還很難斷文識句,有時一字之差,意義卻有天壤之別,為此,我們東家特別自創了一套特別的工具,以助諸位學業精進,這套工具叫標......對了,標點符號,有了標點符號,以后諸位可以省去推敲啄磨之苦,攻書教學,如魚得水。”

  標點符號?可以幫助人識文斷句?什么來的?一眾士子面面相覷,誰不知道孫掌柜所說的標點符號到是什么東西。

  “好了,新版《詩經》每本一百文,現在正式開售,數量有限、欲購從速。”孫掌柜說完,轉身領著伙計走回墨韻書齋。

  “吱”的一聲,墨韻書齋的大門完全打開。

  正式打開店門做生意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