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大宋私生子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88章 女子球隊

[字數:5373 更新時間:2013-11-14 22:37:00]



  ***

  南郊,玉津園。

  茵茵的草地兩邊,各立著一個彩結小球門,場中數十個女子,挽高髻,穿棉襖,著長褲,踏絲鞋,各跨雕鞍花韉驢子,“花裝”成男子模樣,分為兩隊,手拿涂金銀圍的彩畫球杖,抽打著驢子來回搶球。

  十三娘便是其中一隊的隊長,只見她香汗細細,柳腰一束,運動過后臉上的雪膚白里透紅,分外妍麗,騎在驢上正嬌聲呼喚著,指揮已方的進攻。

  接到應國公李昂的小孫女,也就是覃子桂的媳婦李雁兒的傳球后,作為“朋頭”,即射手的十三娘立即策驢沖向對方的球門,而工部郎中韋德的千金韋晶、和茗兒則從兩側掩護策應。

  另一隊宜陽郡主趙麗兒率領的女子,則努力的回防占位,攔截阻擋,趙偌的妹妹趙英,李清臣的孫女李憐兒,許將的寵妾梁盼盼都在這一隊里頭。

  這些女子大多是豪門貴婦,官宦千金,個個千嬌百媚,美麗動人,場上鶯聲燕語,香風浮動,極為吸引人眼球;

  當然,為了贏球,各方也都請有一些真正的高手助陣,那就是專門以表演擊球為生的女伎。

  場邊還有幾十美人等著,她們是替補隊員,由于這些貴婦千金體力有限,換人就像走馬燈似的,誰累了,嬌呼一聲,己方立即有替補隊員沖進來換出;

  有時場上一個人喚,場邊一下子沖進幾個替補。也沒人管,很是好玩,反正她們圖的就是好玩。

  許多高官或貴家子弟都來捧場。順便充當拉拉隊,如此賞心悅目的動人場景,誰不想看?

  隨著場上的比賽漸入佳境。場外的喝彩聲一浪高過一浪,十三娘帶著球沖到對方球門兩三丈外時,被宜陽郡主一方堵得嚴嚴實實。

  場邊的楊大官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斷高喊:“娘子!娘子!回傳,回傳,快啊!傳給右后方的韋家小娘子,唉…….”

  楊大官人干著急也沒用。十三娘身在重圍之中,連自己的隊友都看不清,驢兒叫,人兒呼,亂糟糟一片,最終球被趙英搶斷了!

  楊大官人‘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臉,蹲在場邊唉聲嘆氣。

  清娘更不用說了,小嘴兒噘得好高,對十三娘那是恨鐵不成鋼,恨不得自己親自上場,取代十三娘的位置。人家十三娘因運動臉紅,她因激動臉兒比十三娘還紅。

  當然,場下像清娘這般情形的,可不止她一個人,叫得臉紅脖子粗的大有人在。

  楊大官人剛蹲下,就聽旁邊趙偌大喊道:“好!好!好!二姐兒好樣的,快快快!快往回沖啊!”

  “沖個屁!”正痛苦萬分的楊大官人抬腳就踹。

  “誰?到底是誰?那個不長眼的敢踢老……呃……是大哥呀,你踢我干嘛?”

  “踢你還是輕的,誰讓你妹子搶我家娘子的球?”

  “大哥,你講點道理好不好,這打球不搶球,還有什么看頭?”趙偌一臉無辜,弱弱地分辯著。

  “我是老大,我就是道理!至于有什么看頭嘛,我家娘子進球就是最大的看頭。”

  “呃……大哥,我尿急!”

  趙偌遇上這王霸之道,立即裝模作樣的提著褲頭,尿遁而去。

  “哎呀,楊大哥快看,快看,臨清郡主把球搶回來了,楊大哥快看呀!”身邊的清娘高興得忍不住跳了起來。

  楊大官人連忙往場中看去,果然,只見屬于十三娘這一隊的臨清郡主趙依云,從對方手中搶斷球之后,正忙著揮杖將球往前傳,一個女伎身手了得,直接在空中將球攔了下來,迅速傳給前面的韋晶;

  韋晶柳眉輕舒,小蠻腰一折,輕靈的將球停住,楊大官人又扯開嗓門大喊:“散開,散開,多傳球,別讓對方堵住,韋家小娘們快傳啊!十三娘,茗兒,還有那幾個啥,注意占位,別一窩蜂沖上去呀…….呀呀呀……”

  楊大官人戰功赫赫,遇上這幫娘子軍卻有些指揮不靈,只見群驢亂叫,美人兒個個是騎驢看唱本,根本沒人聽他的,全當他在屙風。

  好在對方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樣是球在哪就騎驢往哪兒沖,結果宜陽郡主的驢鬧起犟脾氣,打也不走了,還一個勁的往后退,韋晶趁這個機會,把球傳給了十三娘。

  十三娘離對方球門本就不遠,身邊沒一個妨她的人,只見她好整以暇的回眸一笑,媚倒眾生之后,才輕松的把球送進對方的球門。

  這會進球不叫進球,叫‘入孟’,場邊頓時響起一片“入孟”聲。

  時下的女子并未象明清時期被束于深閨之中,基本上還能隨意出門游玩,像這種非常流行的騎驢擊球,就是專們為女子量身打造的;

  驢的身體比較矮小,性情也沒有馬匹暴烈,比較適合女子騎乘,這種女子玩的“驢球”俗稱“小打”,規矩跟男子打的馬球基本相同。

  后世老美進行總統選舉時,拼夫人是很關鍵的一條;其實在大宋,夫婦外交往往也能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很多官員懼內,即便不懼內,往往也經不起枕邊風一吹再吹。

  楊逸正在努力編織自己的官場網絡,十三娘相門出身,自然也不能閑著;

  她組織一些球賽,結交一些高門貴婦,和她們搞好了關系,往往就能通過他們,給其他官員吹枕邊風,對楊逸的官場關系,能起到很大的潤滑和促進作用。

  這段時間,楊逸還不時會去莫愁庵探望康國長公主,這天從莫愁庵出來,他臉上的神色終于輕松了一些,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藥,康國長公主慢慢變得開朗一些了,這和楊逸不時去探望她有很大的關系。

  無論如何,楊逸表現出來的不離不棄,多少能給她心靈一些安慰,她精神開朗了,楊逸心里也就放松了。

  路過宜露坊時,因為蘇鳴佩剛好把客人送走,楊逸還特意進去坐了一會兒。

  蘇鳴佩身份不同往日,如今門前車馬相擁,豪少來游;堂中名士頻訪,高官相酬。等閑人等想進宜露坊,便是一擲千金,也未必入得門檻。

  蘇鳴佩憑著她的才藝名氣,善談吐,妙應酬,評品人物,答對有度。每天周旋于公卿豪貴之間,成了京城聲譽最隆的行首,因她又來自錢塘,人皆以蘇小小比擬。

  小室里依舊是帷幕茵榻,左經右史,和以前沒有多大變化,鳴佩頭上戴著花冠,著紅黃生色銷金錦繡衣,盈盈如春風拂楊柳,殷勤的為楊逸沏茶斟酒。

  “大人多時不來,奴家還以為大人把奴家忘了呢?”

  “想忘也忘不了,如今大街上一百個人中,有九十九個是在議論鳴佩姑娘。”

  “哦,那還有一個人呢?”

  “還有一個是啞吧。”

  鳴佩聽完嬌笑不已,移動著細碎的蓮步,將茶送到楊逸手上,并順勢靠坐在他身邊,柔美的臉上紅黛相媚,顧盼生輝。

  “奴家能有今日,皆拜大人所賜,大人就莫取笑奴家了。”

  鳴佩這話說得挺真誠,因為搭上了楊逸這層關系,不但讓她身份百倍,同時也沒人敢到宜露坊來撒野,否則光是那些市井之徒的騷擾,便夠她著難的了。

  楊逸接茶細品,含笑不語,或許自己強悍的形象,多少還能震懾幾個市井無賴吧!

  鳴佩忽然收起笑意,輕聲吟道:“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大人知道這世上誰最喜歡這曲木蘭花令嗎?”

  楊逸臉上的笑容也收了起來,目光投向軒窗外的藍天,藍天是那樣的悠遠。

  “大人,琴操姊姊聽了這首木蘭花令,終日以淚洗臉,雙眼紅腫,大人……”

  “呵!她不是更喜歡‘半緣修道半緣君’嗎?”

  “大人何出此言?”

  “你何不去問她,她當初為何要不告而別?”

  “大人……當初我也勸過姊姊,你知道她怎么說嗎?”

  “……”

  “姊姊對我說,妹妹你不懂,姊姊自己心甘情愿,并不怪他,我雖是苦命之人,卻也不愿讓他因此覺得欠我什么。”

  “……”

  “大人,奴家看得出來,琴操姊姊心里并非沒有大人,只是當時大人一時醉酒,姊姊若是就此答應隨大人回府,別人會如何看她?姊姊當初也是出身官宦之家,雖然不幸落入風塵,但一直自尊自愛,潔身自好,豈會輕易許身于人,當日她以身相許,便是將一顆心全部交給大人了啊!”

  “……”

  “大人啊,姊姊是個重情重義的好女子,當初她情竇初開,一時仰慕蘇大學士,后來發現蘇大學士卻不是個可托付終身之人,姊姊因此竟舍棄一切遁入空門,這世間能有幾個女子能像她一樣?

  這么多年了,姊姊機緣湊巧遇到大人您,大人天縱其才,幾番相處,使姊姊身心具許,大人剛才那般問,若是被姊姊知道,她怕是不能活了!

  當初她遁入空門后,蘇大學士曾多次上玲瓏山尋訪,姊姊都沒有絲毫動搖,可見她心志之堅;

  若是她心里還念著蘇大學士,憑她的為人,豈會許身于大人您?大人啊,姊姊這種人,一但以身相許,就代表著她終生矢志不渝,若是這次大人棄之如秋扇,姊姊真的不能活了呀!”

  鳴佩說到這里,已是清淚盈盈,琴操的遭遇,可謂是她們這些風塵女子命運的一個縮影,因此能感同身受。

  楊逸聽完,細嘆一聲,輕聲問道:“她還好嗎?”(未完待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