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新宋英烈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戰保興莊(完)

[字數:3057 更新時間:2013-11-13 2:11:00]



  ,而且火箭彈戰斗部的裝藥量也有所增加,基本具備了實戰能力,不再是軍事部眾兄弟口中“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式裝備。目前唯一限制火箭炮裝備數量的是其火箭彈的價格——一枚火箭彈的價格相當于三發105mm榴彈——即便是像穿越團隊這樣資金雄厚且在軍事投入上一向喜歡大手筆的組織,在大量裝備火箭炮的問題上依然是非常謹慎的。為了不影響其他武器裝備的生產速度,此次幽云大戰之前,武器科只是為“飛龍軍”趕制了三部火箭炮發射架及少量火箭彈,與此前的那三部試驗用發射架湊在一起,勉強組建了一個**火箭炮連,交由“南路軍”總指揮錢遠山直接控制,而并未歸入炮兵團的建制之下——六部發射架九十六根發射軌,配備的火箭彈卻只有二百發,僅夠全連兩次齊射所用。

  雖然只有二百發火箭彈,但用來當作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已經足夠了。巳時六刻,在對遼軍大營進行了約半小時不緊不慢的炮擊后,錢遠山口中那所謂對遼軍最后決定性一錘的火力打擊終于開始。 更新隨著錢遠山一聲令下,炮兵團副團長馬正聲狠狠的揮下了手中的令旗,“南路軍”七十八門身管火炮的射速陡然加快,從常規射擊變成了急促射擊。緊接著,錢遠山親自揮動令旗,六門火箭炮也分成兩組次第開火。一發發火箭彈脫離導軌,帶著其特有的嘯叫聲飛向遼軍大營,并在發射陣地上激起一陣陣煙塵,很快便將整個中央車陣都籠罩在了里面。

  最后一擊雖然只持續了短短五分鐘,但被投送到遼軍大營的各種炮彈卻達到了之前半小時炮擊所投送炮彈的六成以上。頃刻之間,整個遼軍大營便被濃煙四起、火光沖天。原本就已經被之前的炮擊折磨得神經極度緊張的遼軍在如此猛烈的炮火下徹底崩潰,各級官長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部下,數萬幸存的遼軍如開閘的洪水般涌出遼軍大營,四散奔逃。包括蕭思溫在內的一眾高級將領此時也回天無力,只能隨著潰兵一起逃出大營。

  雖說是四散奔逃,但實際上大多數遼軍的逃跑方向都只有一個,那就是西邊的山地——北邊是萬萬不能去的,五千騎兵的覆滅已經證明往那邊跑是死路一條;東邊雖然只有百余敵軍隔岸把守,但那條雖不寬但極深的白溝河卻是基本不習水性的契丹人所無法逾越的障礙;南邊的周軍盡管從遼軍大營遇襲以來一直沒有什么動靜,但那里卻有周國近八萬大軍,潰散的遼軍并不認為以自己現在狀態可以沖破周軍營壘,逃出生天。因此,最佳同時也是最明智的選擇就是向西進入山地,借助山地叢林的掩護,繞過北邊敵軍的營壘,再設法逃回幽州城乃至逃回塞外。于是,在隆隆的炮聲中,近四萬幸存的遼軍一窩蜂似的沖出自家大營,有馬的拼命催動坐騎,沒馬的撒開雙腿,爭先恐后的往大營西側不遠處的山地跑去——當然,在絕大多數遼軍兵將逃向山地時,也有少數自覺悍勇,或者已經徹底昏了頭的遼軍選擇向北、向南,甚至是向東逃去,其結果也只能是白白丟掉自己的性命。

  逃向其他方向的遼軍自然是死路一條,而逃向西側山地的遼軍很快就發現自己的選擇似乎并不比那些在他們看來是去自殺的遼軍好多少。就在數萬遼軍跑過約一里路,跑在最前面的遼軍終于鉆進山腳下的樹林之中,覺得自己可以稍微放慢一下速度,好好的喘上幾口氣時,早已在山腰工事中等了大半個上午,被“南路軍”北線部隊的槍炮聲和喊殺聲搞得心癢難耐,想和北線的兄弟們一樣殺個痛快的“南路軍”西線部隊,終于等來了指揮官唐潮開火的命令,立即槍炮齊鳴,給予遼軍敗兵迎頭痛擊。

  按理說,“南路軍”西線部隊無論是總兵力還是轄下“飛龍軍”的兵力,都只有北線部隊的一半,其炮兵更是只有各步兵營、連所屬中小口徑迫擊炮,火力密度和威力比北線部隊要弱許多。如果逃跑的遼軍以數萬之眾盡全力猛攻,未必不能沖破西線部隊的阻擊,逃入更西邊那連綿不斷的群山密林之中。到時候,漫說是一萬多“南路軍”,就算把穿越團隊所有的武裝力量都調來,甚至是將八萬周軍都加上,也不可能將逃進山里的遼軍都消滅掉,肯定會有許多遼軍兵將能夠活著走出大山,返回幽州城或者是自己的塞外老家。

  然而,此時的遼軍敗兵剛剛經歷了“南路軍”北線部隊的火炮猛轟,面對自家大營內那死傷累累、血流成河的可怕景象,這些逃出來的遼軍早已被嚇破了膽,成了驚弓之鳥。此時甫一遇到西線部隊的炮擊,跑在前面的遼軍立時就慌了手腳,轉身就往山外跑,不想卻與那些并沒有意識到前面情況不妙,仍然在不管不顧的向山里逃的后續遼軍撞個正著。結果,這些遼軍毫無意外的重蹈了之前沖陣的那五千遼軍的履轍,數萬人馬擁擠在山腳之下一片并不寬闊的區域內,動彈不得。一時間,喝罵聲、哭泣聲,乃至兵器的磕碰聲、受傷士兵的哀嚎聲、慘叫聲不絕于耳。

  遼軍敗兵自己將自己堵在了山腳下,“南路軍”眾將士自然不會浪費這樣的大好時機。無論是北線部隊還是西線部隊,此時都以最快伯速度調整好火炮的角度,將一發發炮彈送入遼軍敗兵最為集中的地方。

  眼見遼軍已然完全崩潰,想要突破己方的防守已無可能,錢遠山馬上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剛剛殺敗遼軍沖陣騎兵,正在車陣內休息的騎兵團和游騎兵營立即出擊,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山腳下的數萬遼軍盡數殲滅,從而為后面的戰斗爭取更充足的時間。同時,他還命北線的“飛龍軍”步兵除留一個營與“保安軍”各團一起繼續把守自家營壘外,其余步兵也全線出擊,協助騎兵完成對遼軍敗兵的合圍。

  隨著他命令的下達,騎兵團、游騎兵營近三千騎士立即打馬出營并拉開架勢,用一個非常大,同時又顯得比較單薄的大網,將那數萬遼軍敗兵包裹其中,準備以一次大合圍來為這次戰斗畫上一個完滿的句號。而在他們的后面,同樣近三千人的步兵快速跟進,一方面清掃路上的漏網之魚,另一方面在騎兵身后形成第二道防線,以備在騎兵部隊作戰不利的時候,充當第二道防線,為自家營壘進行作戰準備或者撤離贏得足夠的時間。

  事實證明,錢遠山絕對是多慮了。面對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火力兇猛的騎兵團和游騎兵營,已經被徹底打垮、完全喪失斗志的遼軍根本興不起一星半點進行抵抗、進行反擊的心思,其近四萬名兵將被不足三千人的“南路軍”騎兵轟來趕去,很快便被分割成數塊,并在“南路軍”騎兵、隨后趕到的北線步兵,以及從山上沖下來的西線步兵那異口同聲、震耳欲聾的“跪地投降不殺”的呼喝聲中放棄抵抗,扔掉自己手中的兵器,乖乖束手就擒。

  應歷九年陰歷四月初三午后,經過短短一個多時辰的戰斗,幽云遼軍主力八萬人馬,除蕭繼先所率的那一萬人馬因在外游擊而幸免之外,其余七萬遼軍幾乎全軍覆沒。其中死亡或重傷者——以這個時代的醫療水平重傷員基本沒有生還希望——超過三萬人,另外還有包括蕭思溫及其一眾高級部下在內的三萬余人被俘,只有不足千人僥幸從“南路軍”北線與西線部隊的縫隙之中穿過,得以逃脫被殺或者被俘的命運,倉皇逃往幽州城。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