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五代末年風云錄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十三章 行路3

[字數:4828 更新時間:2013-11-12 9:03:00]



  第三十三章 行路3

  冰雪未融,寒風仍勁,近千壯漢在雪地里繞著兗州城狂奔。

  他們赤著上半身,身上卻冒著熱騰騰的熱氣,口里喊著“一、二、一”的口號。奔在最前頭的卻是大首領韓奕,他沒將自己及部下們當作賊看,而是一支軍隊,只是暫時服從于他一人的軍隊。只要是軍隊,就得需要軍紀與充分的訓練,身為首領,更要以身作則,恩威并重,這樣才能掌控住軍隊。

  韓奕**的上身,也在冒著熱氣,他肩、腹部各一道舊傷痕,而胸口的那個箭傷,正是那夜攻進兗州城留下的。部下們不僅對那夜的韓奕大無畏的印象深刻,又親眼見他發動突襲,令橫行齊魯、河南多年巨寇齊三毫無還手之力地伏誅,更讓部下們由衷地尊敬。

  既便如此,韓奕已經命親軍隊長兼軍法官陳順連續斬殺了十余位不聽號令的軍士,并且賞賜了更多表現出色的部下,做到賞罰分明。再加上他以身作則,又常深入軍士當中噓寒問暖的作風,軍士們越來越對這位年輕的首領表示出尊敬。

  只是部下們對年輕的首領一些命令與舉動很是奇怪,比如這每天不管下雪還是晴天,都要帶著不守值的軍士繞城狂跑,跑的大家上氣不接下氣,連飯都不想吃。但韓奕親自參加,也就無人敢有異議。再比如,韓首領每天還要命令軍士舉著兵器,排成一行或一列反反復復地齊步走,如同一根木頭。要說這是新陣法,那倒可以理解。

  但堅持了半月,三千人馬給人的感覺就明顯不同,雖然還遠未達到虎賁之師的程度,但至少讓呼延等人看到了效果,一支正規軍隊的雛形已經形成,至少身上的“賊”氣消失了大半。

  另一邊,陳順正帶著一隊騎兵訓練騎射,能擁有一支進退如風的馬軍是韓奕等人的集體希望。會騎馬的人不少,但要能做到人馬合一,馬背上控弦沖殺,進退如疾風,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左右飛射更難。

  陳順本是同州人,入伍多年,一直在京師禁軍馬軍中當差,騎**熟。讓他當馬軍統軍,也是名副其實。陳順此人與韓奕等人趣味相投,又因為韓奕對他有救命之恩,所以他勤勉練兵。難得的是,陳順雖當兵多年,并未在軍中養成不良習氣,十分本份。

  回到城內,韓奕還來不及擦汗,參軍劉德又在他耳邊嘀咕:“軍上,咱糧食又快沒了!”

  “還能支撐多久?你都說無數遍了,說得我都快起耳繭了。”韓奕問道。

  “半個月!”劉德愁眉不展,“我們只能出城想辦法,要不然這人食馬嚼的,很快就見光。”

  韓奕雙手一攤:“看來只能出去狩獵了。”

  “就等你這一句話了。”劉德轉悲為喜,“聽說近來有幾股較大人馬,在鄆、單、宋、徐等地流竄,收獲頗豐,我們不如……”

  韓奕打斷道:“讓馮奐章仔細打探消息,多派探馬,一有準確的消息,立刻回報。我估摸著也只能如此。”

  說曹操,曹操到。馮奐章滿頭大汗,未經通報便闖了進來:“軍上,發現了一隊契丹人!”

  “契丹人?”韓奕感到驚訝。

  “只有一隊騎軍,大約百人,我見其中有胡人打扮的,也有漢軍打扮的,正往我們兗州趕來。”馮奐章道。

  “離兗州城有多遠?”韓奕問道。

  “大約五十里!”馮奐章回道。

  “只有百人,看來并非是來攻打兗州的,軍上是準備先迎入城里,還是……”劉德伸手往脖子上一抹,做了個砍頭的動作。

  韓奕深思了一下:“我們對汴都方面的消息,所知不多,又多謠言與不實之辭。先命義勇軍戒備,劉參軍懂胡語,你去迎遼人入城,一定要讓對方打消敵意,想來遼人人少,也不敢率先發難。待打聽遼人的來意,再作決定。”

  “是!”馮、劉二人一齊離去。

  一個時辰之后,遼使在劉德的陪同下入了兗州城。不知劉德如何花言巧語,竟將遼使哄得開心不已。

  這位遼使是漢人,名喚趙讓,乃遼國頭號走狗趙延壽的部下。韓奕率部下,立在兗州城外,夾道歡迎遼使一行的到來。

  “如今我大遼皇帝陛下,已據中原,天下各道無不臣服。今本使傳我皇帝欽命,征集四方貢獻。”趙讓騎在馬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

  韓奕等人氣憤無比,呼延更是拒絕出迎。這是技術活,韓奕怕他壞事,命他先躲在一旁磨刀。

  “使者遠來,鞍馬辛勞,不如先入城,韓某已備下酒席款待使者一行。”韓奕恭順地回道。

  趙讓見韓奕恭順,心中歡喜:“聽劉參軍說,你率部剿滅了巨寇齊三,安撫了兗州百姓,對我大遼陛下恭敬有加,待本使回到汴州,一定會替你討個好差事。”

  韓奕瞥了劉德一眼,心說劉德真會胡說八道,說不定他方才給遼使許諾了什么好處,哄得遼使歡心。

  “多謝使者大人!”韓奕笑道。他一揮手,一個親軍上來給趙讓牽馬,自己則步行跟在后面,他盯著趙讓高傲的后背及脖子,心中合計著砍哪里更好。

  韓奕命人張羅了一桌好席面,在觥籌交錯之間,向趙讓打聽汴都等處的消息。一個無心,一個有意,這恐怕是趙讓能愉快地在兗州城內享用一桌好席面唯一的原因了。

  耶律德光已經在汴都做了中原的皇帝,他拒絕了漢臣要給遼兵輸餉的建議,因為他堅稱契丹人只有“打草谷”的習俗。所謂打草谷,那便是劫掠了,遼兵主要在汴、洛及鄭、滑、曹、濮數百里間劫掠,這些地方的村落為之一空,*擄掠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遼主耶律德光又命部下向汴都富民索要錢財,這自然又給汴都百姓帶來痛苦。這還不算,耶律德光還派使者,派遣至各州,到處搜刮錢財。各鎮各州權貴們雖然不樂意,但懼怕遼主派兵來討伐,也都使出渾身解術,從百姓身上搜刮錢財,討好遼主,只可憐百姓早就食不果腹了。

  耶律德光得了多如山積的錢財,卻又不給遼兵犒賞,惹得部下遼兵也頗有怨言,這卻是韓奕后來才知道的。遼人只能控制河北及汴、洛附近州縣,還無法控制整個中原,各鎮表面臣服,但都心懷異心,這才是韓奕等人敢對耶律德光的使者打壞主意的原因所在。

  河東節度使、中書令、北平王劉知遠,也上表稱臣,自稱河東番夏雜居,須要防止有人作亂,所以不便離鎮入朝。又因遼將劉九一駐守南川,有礙貢道,請將劉軍調開,俾便入貢。耶律德光覽表甚喜,命左右擬詔嘉獎,特提起筆來,將“劉知遠”三個字上,加一個“兒”字。耶律德光這是自作多情,除了石敬瑭、趙延壽之流,中原并非是人人都愿意當他兒子。

  趙讓來到了兗州,聽他意思大有要在兗州停留一段時日,等搜刮夠了錢財,才會心滿意足地回汴都交差。韓奕命人取來一些金銀器皿,奉到了趙讓面前,只說是給趙讓本人的見面禮,待趙讓離兗時,還會有重禮相贈,這趙讓立刻眉開眼笑。至于遼兵們,則在偏廳里也是好酒好肉供著,渾不知自己的末日到了。

  馮奐章站在門口,沖著韓奕使了個眼色。韓奕會意,起身對趙讓道:“使者請慢用,在下與劉參軍還有一些急事要處理,去去就來。聽說有小民,膽敢拒絕出犒賞錢帛,韓某要去教訓小民一番,以免惹使者大人飲酒不能盡興。”

  “留后大人請自便!”趙讓滿意地說道。

  韓奕與劉德出了廳堂,見呼延扛著大刀,正急不可耐地在前面走來走去。他見韓奕出來了,連忙問道:“殺遼狗還要分個時辰,選個良辰吉日?”

  “時辰已到!你自便吧!”韓奕點頭道。他話音還未落,呼延已經帶著軍士闖進了宴堂,立刻一陣驚恐與慘叫聲傳來。朱貴等則率兵闖入遼兵入住的地方,又掀起一陣慘叫聲,他們至死也不明白,這好客的主人翻臉如此地快。義勇軍又添了兩百匹上好的戰馬。

  趙讓的腦袋,被呼延從屋內扔了出來,滾到了韓奕的面前,雙目圓睜,臨死前是一副驚恐萬狀的模樣。韓奕嫌惡心,一腳將那圓腦袋,踢到了一邊。

  韓奕又命人將唯一的一個活口,砍掉一只胳膊,給了他一匹馬和一些干糧,讓他馳往汴都報信。

  “好久沒殺過遼狗了!”呼延直呼痛快。

  “你殺的不過是走狗!要是能殺掉遼主,那才是真本事。”韓奕道。

  呼延滿不在乎地說道:“等我做上了節度使,我……”他忽然止住了話頭,頗覺不好意思,嘿嘿一笑,帶著部下將死尸抬出去扔了喂狗。

  “我想過不了多久,不僅是遼主,就是中原各鎮都會知道軍上和義勇軍的名號。”劉德成竹在胸。

  韓奕笑道:“遼主縱兵在汴都四處打草谷,徒增中原百姓反抗之心,又遣人四處索要犒賞,料想必會引起四方怨恨。耶律德光很快就會自食其果,他若真想做咱中原的皇帝,那就得改變遼人的習性,想來胡虜本性難移。”

  “漢夷大防,不可相忘。”劉德道。

  “可李氏、石氏、劉氏,皆是沙陀人!”韓奕卻道。

  這一日,韓奕和他的義勇軍是各地方鎮或守軍中,第一個殺了契丹使者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选涨停股票公式 资产配置情况说明 豪利棋牌ios在哪里下载 天天捕鱼电玩版官网 麻将游戏4人打真人 捕鱼大师1.1.9 黑龙江省p62开奖结果 六台宝典图库 正版猛虎报 4人麻将游戏单机版 捕鱼王2安卓版下载 长春麻将规则 nba录像 棋牌娱乐电玩城 河南11选5分布走势图 e球彩玩法及奖金 快乐8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