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幻之盛唐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五百零二章 驟變

[字數:8148 更新時間:2013-11-12 8:57:00]



  第五百零二章 驟變

  當那些同伴被床弩射穿的時候,勿術正在坐在枯黃的草地上,咬著甜絲絲的草根發呆。

  半個月前,他只是一個附庸藥葛羅氏的小部百姓,騎著自己的駑馬,和本落的青壯一起,將四散的羊群趕回避風的聚居地,照常準備著過冬所需的草料。

  被征召的時候,只知道王庭出事了,卑鄙的唐人襲擊了可汗的王帳,他們利用了可汗的仁慈和寬容,將武裝帶進王庭,勾結部族中的叛徒,挾持了可汗和他的柱石大臣們,事敗后又將他們殘忍的殺害。

  聽到這個消息的消息,那些附從王姓的回紇部眾們一下子仿佛天塌下來,強大的回紇汗國短時間內,竟然連續失去了兩任頭狼,他們在自己的營帳中嚎啕大哭,割破自己的面頰,對長生天發出鄭重的復仇宣誓。許多人喪失了心智,只剩下沸騰的復仇意念,拆除過冬的帳篷,騎著戰馬,自帶兵器和口糧,由奴仆和附民驅趕著牛羊,自發的向王庭聚集過來。

  隨即,

  受命主持王庭的合胡祿大人發布了鶻尾令,用肥美的水草地和海量的牛羊作為代價,獎賞第一個殺進唐人營帳的部姓勇士,只要能夠為可汗血洗仇恨,哪怕是外姓的小部,也有可能得到王姓的扶持,成為回紇第十個加盟的大氏族。

  然而他們遇到的是一個血肉的磨盤,復雜的工事,無所不在的火器,讓每一寸土地,變成需要反復爭奪的死亡漩渦。

  當他的部族,也接到征召來到王庭的時候,見到的是各種奇形異狀的殘破尸體,象流水一樣的被拖下來,堆滿了一輛輛大車,更多死者的根本來不及掩埋,就那么遠遠的曝坦在荒野中,任由那些鬣狗兀鷲,黑壓壓的落在上發出碧波嘩啦的生成片聲響。還在無數的傷者,被堆在帳篷里,沒有藥物,沒有人手。

  只有足夠身份的首領,才能得到專門的救治,大多數人只有同伴用河水一遍遍的清洗傷口,撒上一些干牛糞磨制的秘藥,喂上幾口**,祈禱長生天賜予勇氣和力量,讓傷口不再流血和潰爛,重新好轉過來。每天大量即將死去的人,在黑夜中呻吟,然后在太陽升起來后悄無聲息的被抬出去。

  但是已經沒有后悔的機會,他們很快被驅趕上戰場,笨拙的試圖翻越攀爬那些唐人的營寨,然后在不擅長的戰斗方式中,被射殺或者砍死,一個照面的沖鋒,他的小部就失去了過半的男子。勿術也因為沉重的傷勢,足足在帳篷里躺了七天,才依靠年輕力壯的生命力挺過來。

  當他被趕出帳篷,重新回到戰斗的序列時,他的部落已經徹底消失,只剩下他這樣沒有歸屬的人,被重新編成一個臨時的百人隊繼續戰斗,然是是不停地戰斗,不停的受傷,也不知道換過多上個臨時的百人隊,但他總算是活了下來,變成百人隊的頭領。

  據說那些營地里的唐人都開始吃俘虜的肉了,但是他們的戰斗意志不見絲毫的減弱,每當尾銜著追殺出來,

  對他們來說夜晚同樣是危險的,隔三差五總有一些唐人的敢死之士,在夜色的掩護下摸出營地來,在營帳中放火,將馬匹和牛群驚的到處亂跑,然后乘亂襲殺頭領的帳篷,只留下滿帳的尸體和燒毀的廢墟。

  他甚至一度生出一種錯覺,究竟是誰在圍攻誰。

  草原上雖然從來不缺少輕生死的勇士,但是也不是這樣肆意揮霍的。面對傷亡的傷痛,人類的勇氣也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當大量的小部落直接失去了繼續存在的意義,而一些中等部落,也因為損失了太多的青壯,變得一蹶不振。

  隨著冬天的臨近,一些帳落中試圖逃跑的人,慢慢開始增多,雖然他們大多數都變成督戰的護軍和十箭部落,懸掛在高桿上的成串人頭,但是冒死者卻是越來越頻繁。

  奉命聚集到王庭來一些頗有實力的外姓首領,也開始對著周周而復始戰斗和傷亡,產生了徘徊和猶疑,然后神神秘秘的串聯,偷偷的聚集起來在商議什么。然后他們的部眾每次總是沖的最勇猛最前列,撤退下來也是傷亡最小最完整。

  哪怕他們的營地屢屢被唐人突襲攻破,也總能逃過覆滅的命運,往往受傷的人多,戰死的很少,裝備卻是越來越好,甚至暗中招攬起來那些被打散的別部族人來,雖然他們的營帳并沒有增加,但是不屬于本族的生面孔,卻越來越多。

  唐人的援軍到來,更多人是一種如釋重負解脫的感覺,不用再被仇恨和大義壓迫者強行去拼命,這下可以放棄回家了吧。

  初陽的晨光,照在那些游弋的車船上,

  車船上的士兵,一邊繼續發箭阻斷那些回紇人亂哄哄的進攻,一邊舉著手牌從容不迫的靠岸,領頭的正是五小尉之一的向允,他一身軟胄等不及架起抽板,急吼吼的涉水跳上岸,飛快的穿過一片紛亂的營地,走到近前才放慢腳步,恭敬立畢施禮大聲道:

  “金吾軍驍前都尉向允救援來遲,請總府大人恕罪。”

  “你們終于來了。”

  我大聲笑道。因為援軍的出現,營地中的守軍士氣大振,猛攻逼退外敵后,將僅有的火器紛紛丟在戰壕上,形成大片難以逾越的火場,燃自發向河邊集結。

  “主要是上受降城有些麻煩,所以來的晚了。”

  他一本正經的應聲道

  “還請大人先行上船把。這是我們首要任務的”

  “還是按照操條,讓傷員先行,年紀最小次走。,我和押衙兵最后。”

  我搖了搖頭,看了眼正在往帶不走的營帳器物上澆油的士兵。

  “有些東西不能留給回紇人。”

  “斷后盡管交給屬下好了。”

  他低頭道

  “只要大人上了船,那些回紇人沒了想念,事情就好辦的多了。”

  片刻后,水輪翻轉,拍浪習習,我已經坐在狹小船艙內,聽他們的回報。

  我雖然有所心里準備,但是被人不要命圍攻這段時間,并不是那么好受的,繃得緊緊的神經,一下放松下來,有些不自在起來。

  與之而來的是,冒出一些亂糟糟的想法。主角模板這東西還是不靠譜啊,歷史劇情這東西是不能指望了,要知道歷史上的回紇,可沒聽說過有這一幕。

  因為這個變數,我隨行的護衛傷亡超過四分之三,夜叉營,白狄營、陌刀團只剩下個空架子,最后連虞候軍銳字營的射生兵,也要上陣去肉搏,不過回紇人也不見得好過多少,他們損失士兵是我們數倍,傷亡的青壯足夠讓一個大氏族徹底消亡,草原上的男人,可沒那么好養成的。

  此外我至少得到另外一些收獲。栗末人、拜火教,摩尼教,靜邊之亂的幕后黑手,還有拓揭軍失蹤的那批火器的下落。又比如一些猜忌和fen.lie的種子,這些天借著反攻的機會,著實放了不少人出去。這一大筆帳,來日方長。

  “老高呢。”

  我看了眼那些象狼群一樣契而不舍,游曳在河岸上射箭的小隊回紇游騎。

  “高軍侯領中軍還在后面。”

  “回紇人豐州以北嚴陣以待,高軍侯正在清理。所以先派我們從水路過來。”

  看他說的輕描淡寫,但是身上鮮血和煙火的味道濃郁不散,這一路過來,也不像他講的那么容易,

  漸漸遠去的營地,那些回紇人急匆匆的抬著木板和土袋,在火場中硬是鋪出一條道路,象潮水一樣的涌進營地,看著滿地遺落的財物,歡呼雀躍的四下搜刮搶掠起來,突然轟然一聲,整個營地變成一片燃燒火海,其中夾雜著無數的慘嚎哀號,

  “蠻子就是蠻子,還是沒有吸取教訓啊。”

  我在嘴角一絲冷笑,這算是我給那些回紇叛軍,留下的最后一件禮物。我記得最先沖進營地的,是那些穿甲的回紇精銳。

  “為什么這么遲。”

  我想了想又問

  “上受降城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實上打破王庭之后,乘亂再次放出傳信的鷂鷹,恢復了部分的聯系,但出于某種安全的考慮,秘而不宣,結果比預期足足晚了十天。相應的損失也超出了預期。

  對我來說,財物上損失倒沒什么,關鍵是人和腦子中的知識經驗,才是最重要的,這次我帶來的都是精銳啊。

  “想必大人已經知曉,吐蕃入寇河西。樞密院急調延邊駐軍赴援”

  我輕輕嘆了口氣,這個消息還是回紇人那里宣告的,重新從己方得到確認,還是覺得很不安,很多東西像是巧合一樣的都湊到一起,讓我剛剛脫離了險境的心情,又有些煩躁起來。

  按照他的說辭,我出使回紇的這短短的一個月間,就發生了一些事情。

  上受降城中,關于樞密院發來馳援河西的命令,在原屬河西的邊軍,和留駐的金吾軍發生激烈的爭執,在某些背景的煽風點火下,幾乎演變成兩部巨大的裂痕,后來是地位軍階最高的高適力排眾議,拍板決定全力出兵救援河西,才結束了這場爭執。

  結果,大軍前腳出發才兩天,誰也沒有想到,原本是盟友的回紇人就突然翻臉,大舉逐馬南下,乘機突襲了龍武軍在草原上經營的各地軍屯堡,造成了不小的損失,好在當初按照河流走向筑城的規劃,發揮了作用,利用水路的便利,雖然損失了大批的物資和器械,但是大量有生力量,卻是總算保留了下來。

  最終南下的回紇軍由自號大都督的拔攬將軍統帥,號稱十萬之眾,宣稱為可汗復仇,連陷延邊永豐、九原、平上各城,軍民圇難者近萬,最終會圍于相對空虛的上受降城下,裹挾百姓為前驅,日夜攻打不休,好在大多數地區秋收已經完成,城中食水相對充裕,闔城軍民在留守金吾右郎將郭石頭的統帶下,拼死抵抗才沒有得逞。

  但是危機并沒有解除,城中的有胡族豪商,與回紇人暗通曲款,試圖起火開門為應,卻被駐留的兵科房查獲,將計就計,將回紇大將葛力及三千精銳,擊破燒殺與甕城之內,但這并沒有改善多少形勢,隨即回紇人在內應的指引下,打破城基老舊下陷的城東南角,殺入城中,郭石頭頂矢冒石,親率衛士反復沖殺,才將其重新逐出,但守軍也已經是強弩之末,連殘破的城角也無力修復,不得不逐漸放棄外郭,率領殘余軍民,退入牙城。

  由于回紇兵入城后,各部不再遵從統一號令,而是縱容部屬大掠于城中,連身為主將的拔攬,也無可奈何,因此牙城中的軍民,得到一段喘息之機,但是危機并沒有解除,拔攬約束部屬,重新聚合起來繼續攻取牙城,這時各部搶的滿載累累的,倒是對繼續進攻不大熱切了,因此重整人馬多費了些時間。

  這時,隨高適出征的左金吾軍和燕然、橫塞鎮的邊軍近四萬人,突然出現在上受降城下,由于回紇軍各部大都進城發財了,留在城外的那些回紇部眾,都是一些老弱傷病,根本無力抵抗,就被大破潰滅。而城中那些搶的負載累累的回紇部眾,也根本沒留心到來自城外的突襲,一時間腹背受敵,被沖的大亂,不得不各自為戰起來。

  叫那些擅長馳騁騎射的馬上健兒,和熟悉地形訓練有素的唐軍,在建筑物眾多的城坊內玩巷戰,顯然是一場災難。隨即亂戰中,拔攬被床弩射傷落馬,在部眾的拼死搶救下脫離戰場,追隨他的那些部落頭領也失去了斗志,各自逃命,最終變成一場追亡逐逃的擊潰戰。

  最終高適領兵一直追入草原,止步于渾叉河,殺獲數萬,俘虜阿波、俟利發、吐屯、俟斤等大小酋首數十,拔攬也不知所蹤。

  原來,在上受降城有常駐兵科房的人員,他們發現有人動用官方的力量,截殺草原上回來的人,緊急上報當地最高長官高適,引起他的警惕和懷疑,不由擔心起回紇方面來,再加上樞密院的調令,遂主動自請領兵出發,設下這個局,將主動權抓在手中,因為只要在行軍過程中,隨時還是可以改變方向的,比如重新殺入草原,但沒想危機卻是來自回紇人,他們已經等不及了。

  通過拷問俘虜,才知道這只號稱十萬的人馬,其中可戰者至少也有七八萬,本來是準備伏擊北上赴援的唐軍,但沒想到,高適虛晃一槍,馳援河西去了,結果干脆改變策略大舉南下,想乘霜降前,在唐境大掠一把。一切都是陰差陽錯,又是那么的巧合。

  當然,等到他以最快的速度整頓部屬,重新出發,不可避免的耽擱了一天,其中還要穿過一些回紇部族的領地,然后他下了一個相當大膽的決定,沿途驅逐那些游蕩的回紇部落,收復那些軍屯的同時,用了三天時間,把下游匯集而來的車船拆開,用大車運輸到色格楞河下游的某條支流邊上再組裝起來,作為以運輸人員和火力平臺,掩護陸路并進的援軍。

  其中跌宕起伏,驚心動魄,卻是簡略而過了。

  外面的戰斗還在繼續,顯然回紇人防備了陸地上唐軍可能前來的方向,卻從來沒想到會來自河面的方向,

  因此,有大批的回紇兵氣急敗壞的擁擠在河灘上,甚至不惜冒著箭雨涉水追過來,哪怕將同伴擠入河水飄走也不在乎,甚至一些人縱馬直接躍入河中,用會浮水的戰馬做掩護,直接向車船泅渡過來,雖然紛紛被射翻,在河水染成血紅一片,隨即又更多的人填補上來。

  前面的人咒罵著,后面的人怒吼著,相互推擠著不停的成片成片的推向深水區,然后掙扎著被沖走。

  “我留在鷓鴣堡的人馬呢。”

  我又想起另一個問題,那只奇兵,是由宇文述和尚可孤統帶的胡陌軍,自從我被圍之后,就徹底失去了消息。

  “他們啊。其實已經來了。”

  向允突然瞇起眼睛。

  “嚒。”

  隨即堆擠在河岸邊上回紇人,也感覺到大地的震動聲,滾卷起的塵煙,緩慢而堅決的從晨光照耀下的地平線上逼近的軍隊。

  背映的秋陽下,明亮爍爍的鐵甲和空中飛挺的馬槊,都被染成燦爛的金色,轟然撞在那些部族軍隊匆匆組成砍刀皮袍的人群中,擠出一大片血肉狼藉的空白,最前列的騎兵,突然掉轉馬頭,又匯集成一個尖銳的箭頭,批波斬浪般刺穿十數從松散的隊列,深深的切入其中,在一片灰褐斑駁的皮袍中,又像滴濺的水銀一般,在回紇人中轟然爆炸開來,那是戰馬踹踏沖撞出無數道血色的軌跡。

  仿佛每片土地都在呻吟,枯黃的草葉直接被碾碎,踐踏成泥,又隨著塵土飛揚起來,被噴濺的血水直接染成曖昧的粉紅色。那些迎敵的回紇軍隊,一個照面就崩潰了。然后他們丟下馬槊,抽出軍刀,繼續向四散的回紇人追砍過去。

  我楞了下,回紇人居然沒有派出外圍的警哨游騎么,就這么讓人給殺進來了,或者說,我們的撤退,已經讓他們方寸大亂,顧不得其他方向了。

  這時回紇人的營帳中也突然亂了起來,一些雜姓小部的營帳里,有人暴起亂砍亂殺,四處點火,讓情勢變得更加混亂,

  當另一個方向打著滾邊金線烏云旗的游牧軍隊,出現在戰場的時候,一些回紇部落,已經開始成建制的脫離戰場,向遠方逃去。

  “居然是思結部的人。”

  我也嘿然笑了,無心插柳的結果,我庇護下來那些葉護王子的殘部,居然也成為一支奇兵。

  重新回到陸地上,王庭周圍,已經沒有多少殘余的敵人,只有一些疲憊的跑不動的俘虜,我卻產生產生了一個想法。

  “你們帶了多少人過來。”

  這一戰被人打的莫名其妙,實在太憋屈了,既然有機會,少不得給回紇人一個深刻的教訓。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