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幻之盛唐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六十章 菊花臺與黃金甲

[字數:6645 更新時間:2013-11-12 8:53:00]



  第一百六十章 菊花臺與黃金甲

  你的淚光柔弱中帶傷

  慘白的月彎彎勾住過往

  夜太漫長凝結成了霜

  是誰在閣樓上冰冷地絕望

  雨輕輕彈朱紅色的窗

  我一生在紙上被風吹亂

  夢在遠方化成一縷香

  隨風飄散你的模樣

  菊花殘滿地傷

  你的笑容已泛黃

  花落人斷腸我心事靜靜躺

  北風亂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斷

  徒留我孤單在湖面成雙

  花已向晚飄落了燦爛

  凋謝的世道上命運不堪

  愁莫渡江秋心拆兩半

  怕你上不了岸一輩子搖晃

  誰的江山馬蹄聲狂亂

  我一身的戎裝呼嘯滄桑

  天微微亮你輕聲的嘆

  一夜惆悵如此委婉

  菊花殘滿地傷

  你的笑容已泛黃

  花落人斷腸我心事靜靜躺

  北風亂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斷

  徒留我孤單在湖面成雙

  口中唱著,身上依偎阿蠻柔膩得度的嬌軀,用目光細細品位她一身團花緞縷的半臂圍帛,拖開蝶彩紫折裙,流暢的順出一身跌蕩起伏的飽滿凸致,任由我一臉壞笑抱坐著,只憑超級那咸豬手大開利市,在綻放如花的裙裳內尋幽訪勝,翻找成無數驚心動魄的誘人姿態,把味她豐滿的渾圓,以及檢驗柔嫩的凸翹,究竟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又開張了多少。

  經過身體力行孜孜不倦的教誨和輸灌了無數前人的典故,總算讓我家這位,把這類無比羞怩的行舉,當作類似閨中描眉之樂的正當倫理行為,道是柔順隨心的,只是耐不得了,才發出聲不明意味的酥體輕聲。

  有道我的女人我做主。在皇宮里當然更有讓偷偷摸摸的曖昧,心驚肉跳的取樂的種種情致趣興。

  偶爾,挑起玉筷,挾夾遞送,對喂調食,**吸戲,朱唇素口,卻是連人帶菜,上上下下一同吞含品嘗的嬌喘兮兮,飛霞膩彩,此番良景美味,直道人永遠也不想停歇下來。

  再次感謝萬惡的就社會啊。

  一曲《菊花臺》唱罷,輕眉黛流,眼波盈韻的。

  卻是憶起初逢水畔波中,驚艷絕決,耳廝鬢摩。再遇月華霜空,風華玉露,情濃歌志。回首昔顧,江山如故,逝人如水,百般衷情柔纏,似遠還近,千言萬語,竟不足道盡。無論心底和生理上,都再度撩起火熱的滋味。

  再次感謝萬惡的就社會啊。

  “這真是為奴所做么。”

  “恩恩”我自然毫不客氣的竊為己有“這算是我你訂情寄心之做吧”。

  至于周杰倫這廝,周小白華麗麗的去死把。

  又輕輕湊到她耳旁,舔的她嬌潺潺的,“人家道門都說,由性自然,非常可名,皆發由心,你我沒有什么拘限的,若覺得愉悅,就再來幾番又如何”

  她已經紅透了的耳根,再次發熱起來,卻輕輕夾纏住我再欲大舉作怪的手。

  “奴又去了流民那里,大家還在念你的好”

  “恩”

  皇帝圣壽,雖然說不大需辦,但即使不搞大赦天下,也要稍微澤及黎庶,以示推恩的。因此這兩天剛剛帶她去巡視了下流民大營的情形。本來這是小丫頭的任務,不過她活潑好動喜歡熱鬧卻不喜歡拘束,最討厭這種沉悶乏味的活動,因而這種象征意義的作秀,都推給她了。今天更是學乖寶寶困懶覺,說要養精蓄銳等晚上好好多的期待。

  結果多去了幾次后,似乎是發現自家男人,雖然有些惡性惡狀的,在流民中口碑,卻好的難以置信。特別是據保護的人匯報,那些個男女老少,自發由心感激涕啉的表情,讓她很是震撼了一把。也算是意外的效果。

  “不希奇,一群老實巴交的樸實百姓而已,給點恩惠就感激涕淋的”我心中嘀咕,“你這不過是女人無聊又豐富的同情心”。

  不過嘴上可不能這樣說,

  “我可不是做善人的料,不過是看他們有些用處而已,收留他們也不是我一個人的打算,是被那姓鄭的給連累了”

  她果然不信,淺淺笑了起來,把手輕輕貼我面上,輕撫慢揉的。

  “總道是幫了他們罷”

  “對了,娘娘這么會想去青羊觀”我隨口道

  今天真是有點奇怪了,阿蠻居然也和玉真公主去了道觀,要知道為了方便楊太真的修行,老皇帝特意在宮內給她辟一處慶清觀,作為清凈修行之所。

  問起緣由,她淺暈梢退的俏臉再度紅的通透,偷偷湊倒我耳邊,催息如蘭的道“娘娘今喚的奴去,無意問起。還沒有動勁的”

  暈,我才想起,青羊觀那里,似乎有個什么神仙,求子很有功效紜紜。這就是身在其位的無奈,人達到一定地位,連私生活,都不免和政治傾向掛鉤了。

  看著她表情,不過我很快就拋開這些無聊的念頭。

  一把抱起放倒,堆推在身上“那不就得加倍的努力,檢驗下是否有成效了,以報效國家,報效朝廷,報效皇上娘娘的關愛”

  這個小昆明池的湖心亭周圍視野極其廣闊,也清凈的很,只有一條水上回廊連接的,如果放下簾子,根本看不到里頭的,實在很適合幽會的地方,貌似我還沒在皇宮內嘿休過呢,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性情所致,把嫻靜如水的她,逗弄的緋霞迷離的。

  另一處,在一片鐘鼎磐罄箏笛交替鳴奏的《圣壽樂》、《慶善樂》、《光圣樂》、《大定樂》聲中,

  珠玉明堂,高冠華服,玄宗老皇帝,正當左右四顧,卻見眾多袍服面孔,或恭謹、或諛奉,或惶恐,或寵驚,或羨慕,或雀躍,玉帶紫綾,口采華章,殷殷忠情,竟是多得疏然,當年君臣相顧,誅韋氏、剪太平,驅逐武家,奪政還宮,厲精大治,再還盛世千秋,將帥如云,東征西討,破渤海,戰吐蕃,橫掃西域,回紇、突厥、契丹。莫不內附臣化,威服海外,何等意氣風發,雄姿顧盼,顧望天下,莫無所御。

  轉眼紛華燦落,蹉跎幾度,庭華驚夢,弼命老臣,或死或隱或退或身陷賊圇,余下岌岌老亦,顧鏡斑白,鶴顏霜發。只有朱顏依舊,衷情鰈眷。難道真是岌岌老亦,雄心衰已。

  身后的高力士不愧是多年服侍的貼心,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情緒,胖臉抖了抖,站到龍座的陰影后,輕輕喚道,“官家,是不是該開了。場了”,

  “恩”

  被從這個莫名的感懷中拉出來后,剎那間玄宗又恢復那個威肅海內氣吞寰宇的皇上,不動聲色道“開把”

  再看著那些各色情態的面孔,心中早已拋卻那些無謂的情緒,

  朕老雖老了,但是爪牙還在。只要朕還活著一天,就能讓阿環你安樂無憂一天。他淡淡的如是想道。

  好容易捱到了,賜宴的時間,席如水上,極盡豐陳,雖然百官已然是饑腸轆轆了,但還要等到,幾位宰輔頭臣,滿爵端酒,帶頭三拜三敬后,才能開動。

  按照往年的慣例,諸親王、宮省使、禁內管軍、駙馬、諸司使副為一班,算做內臣,宰臣、諸公卿、百官、大國使節一班,算做外臣,皆詣紫宸大殿或勤政殿內上壽。而公主、郡主、縣主、宗女、貴戚、命婦則可以赴禁中,竭見諸如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妃嬪等同賀。

  然后這些前朝的坐席,則依王爵的親、嗣、郡三等,常爵的公、侯、伯、子、男五等四階,再加上諸文散官自開府儀同三司至將士郎二十九階,武散官自驃騎大將軍至陪戌副尉凡四十五階,由內及外,圍繞擴展開來。

  我甚至可以看到某些的狠了,又沒什么墊底,顯然已經眼冒綠光的家伙,借著一些廊柱惟帳的掩護,對著盤盞。狠抓海吃的情形。

  一聲金鐘敲響,宴樂開始了,擁垤而入的。卻不是尋常的嬌嬈紛彩,而是一位位金甲獸面的高壯健士,我腦中頓時蹦出一部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難道唐玄宗老皇帝,也喜歡這調調。

  只見,那上百人迅速集列成陣,頓地轟然,假面甲舞,兵戈操舉,口中雄宏高唱

  “四海皇風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主圣開昌歷,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受律辭元首,相將討叛臣。咸歌《破陣樂》,共賞太平人。”

  饒是我多見干戈戰烈,亦覺種種雄烈兇肅,干戈金石,滾蕩撲面,沉霄沖梁,宏弘蹌蹌,之讓人熱血沸騰

  左右已經有人輕輕驚呼出來,

  居然是傳說中的秦王破陣樂,我驚而大喜,那個激動啊,這可是我大學課題之一啊,和廣陵散一樣被當作歷史文化的重要修復工程之一。只是據說那些專家復原出來的東西,連自己都覺得慘不忍睹,才不得不作罷。沒想在這個時代,終于讓我給聽到了正版。

  秦王破陣樂(古曲) 唐初的軍歌。據說是公元620年,秦王李世民擊敗叛將劉武周,使剛建立的唐朝政權轉危為安,他的將士們遂以舊曲填入新詞,歌頌李世民。后李世民親自設計《秦王破陣樂舞圖》,命呂才以圖教樂工128人排練并演出此大型樂舞。《秦王破陣兵》即為此樂舞之主題歌。

  樂舞的隊形,左邊圓,右邊方,前有戰陣,后有隊伍。此舞用圖繪制出后,李世民又感到《秦王破陣樂》是流行在民間的一軍歌,如在宮中演出不太典雅,所以責令“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藥等一些文官修改歌詞”,并把此樂舞改名為《七德舞》,命當時精通音樂的大臣起居郎呂才排練新編的《秦王破陣樂》。

  《秦王破陣樂》在當時名揚國內外。唐玄奘到印度考察,中印度的戒日王在會見玄奘時曾這樣贊揚《秦王破陣樂》:“賞聞摩訶至那國(即中國)有秦王天子,少而靈鑒,長而神武。昔先代表亂,率土分崩,兵戈竟起,群生荼毒,而秦王天子,早懷遠略,興大慈悲,拯濟含識,不定海內,風教遐被,德澤遠洽,殊方異域,慕化稱臣,氓庶其亭育,咸歌《秦王破陣樂》。聞其雅頌,于茲久矣。”

  不過據說高宗李治不喜歡這一樂舞,執政時期有28年沒有演出過。似乎是覺得老爹文治武功,給他的陰影和壓力太大了,一看這東西就覺得憋屈,后來干脆把《秦王破陣樂》改為《神功破陣樂》,把原來120人的舞隊減為64人的八佾之舞,而樂隊伴奏得到了增加,樂器添制了簫、笛等。原來樂曲共演奏52遍,后改為只演奏兩遍,舞隊排列由原來表現戰斗陣勢場面改成了祭祀儀式形式。從此《秦王破陣樂》從軍歌成為唐王朝所保留的傳統祭祀節目。

  在武則天執政時期,為遣唐執節使粟田道磨帶到了日本。從此《秦王破陣樂》便在日本生根開花結果,至今在日本已有9種傳譜,反而是本國已經失傳了。我那些專家復原工程的,便是憑借這日版文化交流過來的東西。

  到了本朝,酷愛音樂的唐玄宗與時具進,又把《秦王破陣樂》又改成了《小破陣樂》,先收入到九部樂、十部樂中,后又把九部樂、十部樂改為立部伎和坐部伎,而《小破陣樂》又比李治改編后的規模小許多。《舊唐書.音樂志》云:“破陣樂,玄宗所造也,生于立部伎,破陣樂,舞四人,金甲胄。”又把《破陣樂》改編擴大為比原來李世民時的120人還多幾倍的龐大樂舞。不過這數百人演出的《秦王破陣樂》,一般都是宮女著戎裝演出。

  今次作為迎賓之大樂,恢復初唐本色,以真正的沙陣之士,做雄壯列陣舞,既有平復天下,四海升德的寄寓,也有威服九州,天下俱臣的意味。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