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兵臨天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卷江夏 第899章 殿前議親

[字數:6138 更新時間:2014/9/2 6:37:00]






  當初兩名族人劉方和劉意céng 經從鄴都過來,帶來一點劉琮和蔡夫人的消息,不過那是三年前之事,時隔三年,又不知他們近況如何?

  劉度搖搖頭道:“當初蔡夫人改嫁給夏侯儀,也就是夏侯淵之弟,不料年初時,夏侯儀又不幸病逝了,蔡夫人zài次成了寡婦,不過這一次恐怕她就不太好zài嫁了。”

  “為何?”劉璟不解地問道。

  “鄴都人都說蔡夫人有克夫之相,先是鎮南將軍被她克死,zài嫁夏侯儀,那夏侯儀長得粗壯如牛,娶了她才幾年就病癆而亡,試問,鄴都誰還敢zài娶她?”

  劉璟呵呵笑了起來,他又問道:“劉琮如何?”

  “他現在倒混得不錯,他和曹丕guān xì 很好,常得到曹丕照應,今年兩次受天子接見,被封為襄陽公,不過殿下見到他,恐怕認不出來了。”

  劉璟心中冷笑一聲,居然被封為襄陽公,這是曹操在惡心自己呢!

  劉璟卻不露聲色笑道:“據說他長得很肥胖,連路都無法走,是這樣吧!”

  “確實如此,我幾年前第一次見他還好,只是略略發胖,可上個月zài見他時,頓時嚇了一跳,簡直慘不忍睹,這么說吧!我找不到他臉上的眼睛。”

  “三叔上個月見了劉琮?”劉璟淡淡笑問道。

  劉度自知失言,又一時不知該怎么說,半晌才苦笑道:“一個月前,天子將我招入宮內,就在皇宮內,我見到了劉琮,他也是受天子之招而進宮。”

  劉璟沒有說話,等待著劉度繼續說下去,劉度只得又道:“目前在鄴都的南方皇族一共又兩支,一支就是以劉琮為首的荊襄皇族,當年他投降曹操,有十幾名皇族跟隨他,而我是另外一支,圣上召見我們,是商量旦日祭祀之事,圣上建議南方皇族今年統一在洛陽宗廟進行族祭。”

  劉度實在有點說不下去了,這明擺著就是天子在針對劉璟,明知劉璟去不了洛陽,就故意將劉璟排斥在外,劉度現在還能回憶起來,劉協提到劉璟時的那種刻骨仇恨,甚至比對曹操還要恨。

  劉度又道:“所以微臣趕回長安,希望殿下能在長安舉行宗廟大祭,和洛陽族祭抗衡。”

  劉璟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的神色,淡淡道:“漢軍和匈奴的大戰開支過大,財政吃緊,所以我要求漢國各地官府厲行節約,削除一切沒有不要的開支,祭祀也在其中,所以長安不會舉行什么宗廟大祭,如果大家都想去洛陽,那我也不會反對。”

  劉度只得無奈地嘆了口氣,他感覺這次接見已到了尾聲,可是他還有最guān jiàn 的事情沒有說,他在漢國jīu jìng 算什么?

  猶豫了好一會兒,劉度才低聲道:“微臣在鄴都很受歡迎,是因為皇族們都認為我是殿下的代表,或許這是個誤會,我要不要向他們澄清這一點呢?”

  劉度以退為進,暗示劉璟自己的重要性,也暗示劉璟,他該給自己一個職位了,劉璟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道:“我有心封三叔為司徒,但我只是漢國只是藩國,無權封三司,不過天子既然承認我位同太子,那漢國就可以設少師、少傅和少保,如果三叔不嫌棄,就屈居少保之位吧!”

  劉度大喜,雖然少保只是一個榮譽之職,但地位卻很高,有這個身份,他在鄴都就更加如魚得水了,“微臣感謝殿下封賜,不打擾殿下,微臣告辭!”

  劉度慢慢退下去了,劉璟望著他走遠,這才冷笑了一聲,若不是看在需要拉攏皇族的份上,他才不會把太保之位給這個只想私利,卻從不肯替自己賣力之人。

  這時,一名侍衛快步走上前,低聲對劉璟稟報道:“漢王殿下,宮外來一人,說是從會稽郡而來,奉賀齊之令求見殿下。”

  劉璟微微一怔,賀齊居然派使者來,他略一沉吟,便道:“帶他進來,不多時,侍衛將一名清瘦的中年男子帶了進來,男子上前跪下,行拜禮道:“虞望奉賀齊將軍之令前來拜見殿下!”

  劉璟笑著請他起身,又問道:“先生和會稽虞仲翔有guān xì 嗎?”

  “回稟殿下,虞翻正是家兄。”

  劉璟點點頭,“你是代表賀齊將軍而來?”

  “正是!”虞望從懷中取出一封信,恭恭敬敬遞上,“這是賀齊將軍給殿下的信,賀齊將軍很yuàn yì 為殿下統一tiān xià 盡綿薄之力。”

  下午,陳群在鴻臚劉敏的帶領下,乘坐單馬拉拽的輕便馬車進入了未央宮,馬車在白雪覆蓋的馬道上雜沓而行,陳群卻仰望著一座座氣勢恢宏的大殿和其余建筑,他甚至看到了一座更加氣勢宏大的建筑,那就是象征著皇權禮制的明堂辟雍,令陳群心中感概萬分。

  他并不是認為劉璟僭越,敢啟用未央宮,漢國發展到今天,已占據了半壁江山,在很多人心中,它就是大漢王朝的延續,而真正的朝廷卻日趨消亡,人們談論更多是的魏國,事實上,當曹操住進銅雀宮后,僭越已不zài成為人們攻詰之辭。

  陳群的感概,是他感覺到一種盛世將至的氣象,一種大漢王朝的威嚴又重新在他心中涌現,zài回想他沿途看到的一幕幕興旺景象,他竟隱隱感到長安才應是自己的歸宿。

  馬車在一座稍小的宮殿前停下,劉敏先下了馬車,上前施禮道:“先生請隨我來。”

  陳群舉目細看,眼前是一座造型古樸精美的宮殿,高高的臺階兩邊站滿了威武雄壯的執戈甲士,殿門上方的牌匾寫著兩個篆字:‘承明’。

  陳群暗暗點頭,原來這就是承明殿,不過承明殿已毀于戰火,這應該是新建的才對,但所用的這些材料卻不像是新修,這讓陳群感覺有些奇怪,

  旁邊劉敏笑著解釋道:“未央宮在王莽時期被綠林及赤眉軍毀壞后,基本上只剩下殘宮破殿,兩百年來一直未能修繕,我們現在看到的大部分宮殿都是由賈軍師重建,賈軍師為了節省開支,便將長安各處尚存的宮殿全部拆除,得到的材料用來復建未央宮,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恢復了原來未央宮的三成。”

  陳群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先生請吧!”

  陳群整了整衣冠,跟隨劉敏快步走上了高高的臺階,“漢王殿下令魏國使者進見!”侍衛一聲高喊,陳群在十幾名甲士的簇擁下,眾人走進了側殿。

  側殿兩邊坐著十幾名漢國高官,五名尚書和侍中尹默都在坐,還有軍師賈詡、法正以及其他重要高官,漢王劉璟則坐在正上方,他頭戴平頂冠,身著繡有麒麟的金黃色王袍,氣度威嚴。

  劉敏上前施禮道:“啟稟殿下,魏國使者陳公已帶到!”

  陳群連忙上前行一拜禮,“魏國御史中丞陳群拜見漢王殿下!”

  劉璟微微擺手,“陳御史免禮,請坐!”

  有侍從取來軟墊,陳群坐了下來,劉璟笑道:“長文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是啊!微臣數次出使漢國,每次漢國都讓微臣感到jīng yà ,這次微臣竟然又看到了未央宮。”

  “是不是覺得漢國過于奢華,有僭越之嫌?”劉璟笑問道。

  陳群搖了搖頭,“王者氣象,傲視tiān xià ,讓微臣看到了大漢復興的希望。”

  “尚未統一tiān xià ,何言大漢復興?陳御史過譽了。”

  劉璟笑了笑,話題一轉問道:“聽說先生正在主持編撰《魏律》,是否完成了?”

  “還有一些時日,如果殿下不嫌微臣學術微鄙,微臣倒帶來了魏律草案,可給殿下一覽。”

  “我很yuàn yì 欣賞先生著作。”

  這時,旁邊司馬懿笑道:“陳御史此行,是否為了劉曹聯姻一事?”

  “正是為了此事,上次仲達出使太原,送來了娉禮,那下一步就是請期和親迎,微臣這次前來,主要是商議請期之禮。”

  如果僅僅是商議聯姻,就用不著在大殿內如此隆重接待,只要雙方在驛館商量一下便可,事實上雙方都知道,陳群絕不僅僅是為聯姻而來,聯姻只是一個借口,他還有更重要的使命。

  不過現在陳群不提,劉璟也不多問,他向賈詡使了個眼色,賈詡會意,便笑瞇瞇道:“請期是雙方商議,我們男方的意見是放在明年開春,在萬物復蘇、生命起始之時,最宜結下姻緣,不知女方的意見如何?”

  陳群也笑道:“魏公也是這個意思,春天最宜,不過不是開春,最好是放在四月仲春,一是漢國的遷都告一段落,其次一年朝務最忙碌的時間也過去了,四月最為閑適,不知殿下能否同意?”

  陳群說完,大殿上頓時一片竊竊私語聲,賈詡和法正臉色都微微一變,兩人對視一眼,他們都明白過來,四月一般是開戰的日子,這是曹操為了拖延可能爆發的合肥戰役,特地要求將婚期放在四月。

  這時,劉璟高聲道:“既然魏公覺得四月合適,那么就這么定了,我們可在四月擇吉日迎親。”

  陳群大喜,這實際上是曹操的一個試探,如果漢軍要在四月或者五月發動合肥戰役,那么劉璟就絕不會答應這個時候迎親。

  定下了大致的親迎日期,rán hòu 是曹憲的身份問題,當然,曹操也知道不可能讓女兒成為漢王妃,劉璟已立世子,陶氏的王妃之位就無人能撼動,曹操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求女兒為漢王側妃。

  劉璟禮制同太子,側妃就是良娣,一般有兩個位子,其中孫尚香已占了一個,還有一個空缺,那自然就是非曹憲莫屬。

  雖然理當如此,但陳群還是要確認,“其次就是關于曹氏之女的地位,魏公尊重漢王原配,但也希望女兒能僅次其下,不知殿下能否明示?”

  不用劉璟回答,司馬懿便笑道:“這個問題我們商量過,已有決議,漢王左側妃為孫氏,右側妃尚缺,以魏公之尊貴,他的女兒當然位居右側妃。”

  漢朝以左為尊,左上右下,左妃為孫尚香,曹憲雖是曹操之女,也只能居右,而不是像陳群所言,僅次于王妃,還要比左妃低半籌。

  陳群無奈,對方已有決議,那就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了,他只得點點頭,“貴方的決定,我會如實轉告魏公。”

  這時,劉璟又笑問道:“先生千里迢迢出使漢國,還有別的事情嗎?”

  陳群連忙欠身說:“微臣這次出使漢國,除了商量聯姻之事外,還有兩件小事想和漢國商議。”

  “先生請說!”

  陳群想了想笑道:“對匈奴戰役結束,雙方都取得了大勝,tiān xià 民眾無不歡騰雀躍,但后面的事情卻很繁瑣,想必漢國也深有體會。”

  徐庶呵呵笑道:“先生說得太對了,平章臺確實深有體會。”

  “相對漢國而言,我們要輕松得多,不過在處置匈奴戰俘時,卻有了難題,希望貴國能給予我們幫助。”

  劉璟已經明白他要說什么了,但他依然不露聲色道:“先生請繼續說下去。”

  “就是關于匈奴戰俘,我們俘獲了二十余萬老弱婦孺,和一萬多匈奴士兵,不過并州匈奴的主力卻在并州,聽聞漢軍俘獲了約兩萬并州匈奴,能否將這些戰俘交給我們?”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