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兵臨天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卷江夏 第855章 仲達出使

[字數:5308 更新時間:2014/8/11 7:14:00]




神速記住【思路客】www、siluke、info,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達曼一愣,他立刻明白曹操的意思,立刻恭恭敬敬欠身道:"回稟丞相,在下從高奴過來,尚未去見劉豹。"

  曹操也是隨口問問,因為就算達曼沒有去見劉豹,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劉豹會去高奴見呼廚泉,曹操便沒有zài執著這個問題,他話題一轉又道:"自從我大漢王朝驅逐北匈奴,南匈奴在朝廷庇護下得以休養生息,百年一直安分守己,為何現在卻要大軍南下,威脅中原,難道呼廚泉覺得羽翼已滿,便背信棄義,將朝廷對他的往日之恩統統拋之腦后嗎?"

  曹操的語氣很嚴厲,嚇得達曼跪下道:“魏公此言當真冤枉了單于,事實不是這樣,我們并沒有窺視中原之心,只是因為被逼無奈,出于自衛,望魏公明鑒!”

  “自衛?”

  曹操哼了一聲道:“烏桓人無禮,先越境燒殺邊民商賈,侵占蕭關,漢王無奈反擊烏桓,這才爆發了兩個月前的戰爭,這和匈奴何干?你們此時大舉南下,圍攻高奴,我不明白,自衛在哪里?”

  “魏公只是聽了一面之詞,事實上,漢軍與烏桓人作戰時,匈奴便已經卷入了,兩次作戰,羯族部和劉猛部皆遭慘敗,更為發指的是,漢軍偷襲奢延海,殺戮婦孺老人數萬人,百萬牛羊被宰殺一空,連右賢王的妻兒也慘遭屠殺,此血海深仇,匈奴不可能視而不見,單于親自出兵南下,就是為將屠夫劉璟的軍隊趕回南方,恢復從前的秩序,單于有言,關中和隴西是大漢朝廷的疆土,匈奴不會染指,將奉還朝廷。”

  達曼特地加重語氣,將‘奉還朝廷’四個字重重地說清楚,曹操心中一陣冷笑,只提疆土,不提人口,這種口是心非之言他怎么會聽不懂,曹操便淡淡道:“既然如此,逐日王不妨明說,需要我做什么?”

  達曼是秘密來見曹操,不能呆得太久,他呈上呼廚泉的信后,很快便告辭而去了,當然,曹操也不會給他任何承諾,有些話不能說得太清楚,guān jiàn 是看雙方的行動。

  曹操命曹休送走了達曼,他將呼廚泉的信遞給了程昱,“軍師看看他們的謀算吧!”

  其實程昱不用看信,便已明白了匈奴人的意圖,他們是想讓魏公按兵不動,讓曹軍出兵關中顯然不現實,但如果曹軍能按兵不動,匈奴人的兵力便能陡增至十八萬,戰勝劉璟的可能就大大增加了,當然,匈奴人也提出了誘人的條件,曹軍不用出一兵一卒,由匈奴軍將漢軍擊潰,并保證將關中和隴西送到曹操的手中,這個條件正是曹操夢寐以求的結果。

  程昱看了看羊皮信,見曹操負手站在窗前沉思,程昱慢慢走上前道:“這封信中有一個漏洞,不知魏公看出來沒有?”

  “我也感覺到了,不過先說說你發現的漏洞。”曹操沉聲道。

  “呼廚泉在信中說,不會要大漢的疆土,會將隴西和關中送還給魏公,但他卻沒有提到河西,更guān jiàn 時,生活在隴西和關中的大漢子民怎么處理,他也絲毫不提,可以xiǎng xiàng ,魏公到時拿到的,將是一片廢墟焦土。”

  曹操長嘆一聲道:“問題就在這里啊!匈奴人大舉出兵,從來不會空手而歸,他們若不掠盡關中之民財,是不會善罷甘休,只怕到了那時,我曹操就是千古罪人了。”

  說到這,曹操目光轉向窗外,望著遠方天際,良久才冷冷道:“雖然我渴望能擊敗劉璟,奪回關中和隴西,但我不會用民族大義來做交換,呼廚泉是癡心妄想!”

  程昱見曹操態度很堅決,不由欣慰道:“魏公能如此深明大義,是tiān xià 人之福也!”

  他語氣一轉,又低聲笑道:“不過兵不厭詐,魏公倒可以將計就計。”

  曹操大喜,連忙問道:“計將安出?”

  程昱低聲對曹操說了幾句,曹操連連點頭,最后沉吟片刻,“不過這需要劉璟的配合才行。”

  程昱笑了起來,“如果我所料不差,劉璟很快就會派使者前來。”

  就在這時,有侍衛在堂下稟報:“啟稟魏公,河東郡傳來快信,漢王派尚書司馬懿出使并州,已經進入河東郡,正向太原方向而來。”

  曹操和程昱對望一眼,忍不住一起大笑起來

  司馬懿從蒲津關進入了并州,經過河東郡,一路向北而行,由于太行和呂梁兩條大山脈縱貫并州東西,使得從河東郡前往太原分成了東西兩條路線,一條是呂梁山脈以東,延著汾水河谷北上,中間穿過鼠雀谷,進入九澤大湖,zài向北走便抵達太原。

  另一條路是走呂梁山以西,穿過西河郡,進入太原郡西部,zài向東穿過呂梁山抵達太原,相對而言,呂梁山以西比較荒涼,人煙稀少,而呂梁山脈以東的汾水河谷則是人口稠密的農業區。

  司馬懿xuǎn zé 走人口稠密的汾水河谷,百余名使團成員乘坐三條大船沿著汾水一路向北,這tiān xià 午,船隊過了永安縣,大船劈波斬浪,在兩岸纖夫的拉拽下緩慢北行,司馬懿站在船頭,負手望著兩岸風景如畫,遠山如黛,大片森林分布在山腳下,兩岸是一望無際的稻田,此時已是九月初,稻田青黃相間,隨風起伏,仿佛是一片蔚為壯觀的稻海,讓司馬懿看得心曠神怡。

  這時,一名士兵領著船夫上前道:“軍師,船夫說有重要事情。”

  “什么事?”司馬懿回頭問道。

  “啟稟先生,zài向前便是冠爵津,有一段數十里的險灘,也就是鼠雀谷一段,百石以上的船只都無法通行,只能通行小船。”

  司馬懿眉頭一皺,“我以前也坐船走過汾水,一路暢通,哪有什么險灘?”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大概在五年前,鼠雀谷的一座大山崩塌,無數巨石滾入江中,使河水一度堵塞,后來官府組織民夫疏浚河道,但人力物力有限,便shǐ zhōng 沒有能完全恢復從前的暢通,形成了三十里長的亂石灘,非常危險,大船很容易被撞碎。”

  “那怎么辦?”

  船夫無奈道:“要么改乘小船,要么改走陸路,東面穿過高壁嶺,或者走汾水西岸,經過賈胡堡,到達靈石縣便可以繼續乘船了,這一段路程大約有八十里。”

  司馬懿想了想,他們人數眾多,還有漢王給曹操的聘禮,乘坐小船顯然不現實,只能走陸路,司馬懿又問道:“那走陸路可租到騾馬?”

  “有!有!東岸和西岸都有大量的騾馬隊可供租賃,生意很興隆,這個問題先生不用擔心。”

  司馬懿無奈,只得點點頭道:“好吧!那我們就下船走西岸賈胡堡。”

  半個時辰后,船隊抵達了陰地關西碼頭,眾人下船,找了一支大型騾馬隊,托運上物資,眾人騎馬向北逶迤而去。

  他們所在的地段是一條長約百余里的峽谷,叫做鼠雀谷,顧名思義,就是地勢險要,只有老鼠和鳥雀才能通過峽谷,峽谷兩邊是連綿起伏的群山,東面是高壁嶺,地勢險絕,西面地勢稍緩,山中有一座小鎮,叫賈胡堡。

  由于山中土匪橫行,盜賊眾多,賈胡堡鎮便在周圍修建了堡墻,并有當地自發組織的民團防御,賈胡堡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是這段百余里山路的唯一宿地。

  不過,司馬懿并不太擔心,他們使團有二十余人,其余八十人全部都是來自鷹擊軍的精銳護衛,對付山賊盜匪不在話下,另外還有十幾名騾夫隨行,他們負責照顧行李。

  黃昏時分,浩浩蕩蕩的隊伍進入了賈胡堡大門,賈胡堡內頓時熱鬧起來,賈胡堡位于半山腰的險要處,是山道必經之路,堡內有上百棟建筑,住著千余人口,大多是旅舍和酒館,還有兩家規模不大的妓館。

  盡管賈胡堡不愁生意,但漢國使臣隊伍的到來,還是引來了眾旅舍的一番爭奪,司馬懿最終xuǎn zé 了zuì dà 的一家旅舍。

  隊伍浩浩蕩蕩住進了旅舍,士兵們從騾馬身上卸下行李箱子,抬進了旅舍,騾夫和伙計將騾馬牽進后面的馬廄,旅舍掌柜迎了出來,他見多識廣,看得出這群人的身份非同尋常,態度變得極為恭敬,點頭哈腰對司馬懿道:“請使君放心,小店一定會竭盡全力,讓所有人都住得舒適,睡得香甜。”

  這時,司馬懿打量一下旅舍四周的情況,發現另一邊的餐堂內正有不少人在用餐,所有人都在注視他們這群特殊的客人,不時交頭接耳,其中有好幾人長相兇惡,似乎不是善類,其中坐在角落的一名男子年約四十歲,眉毛粗濃,臉上有一道長長刀疤,目光格外兇狠,正冷冷地注視著自己。

  他在路上聽騾馬隊的領隊說過,賈胡堡之所以幾十年來從未出事,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它和盜匪達成了一種默契,只要盜匪不在堡內鬧事,皆可以來去自由,可以xiǎng xiàng ,這群吃飯的人中,應該就有盜匪的探子。

  司馬懿眉頭一皺,他并不懼怕盜匪,但他也不希望半路發生意外,司馬懿吩咐眾人收拾一下,rán hòu 出來吃飯,當司馬懿和眾人來到餐堂時,所有的客人都已經走了,餐堂內只剩下他們一群人。

  這時,騾夫領隊坐到司馬懿身邊,低聲道:“剛才進店時,使君有沒有zhù yì 到一個臉上有刀疤的中年男子?”

  司馬懿想起那個眉毛極為粗濃的男子,點了點頭,“此人我也看到了,他是什么人?”

神速記住【思路客】www、siluke、info,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