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太平血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七十一章 聊表心意

[字數:4637 更新時間:2013/11/14 22:20:00]



  驕陽如火,五月底的天氣已經很悶熱了,從青浦回來的官道上,嗆人的黃灰直冒,更讓人覺得喘不過氣來。

  榮祿騎在一匹青驄馬上,一旁是數百名上海洋鬼子組成的雇傭軍,另一旁是從青浦縣調集的三百余名綠營兵,他和數名上虞備用處侍衛騎馬隔在中央,兩邊的兵卒涇渭分明開來。

  青浦縣的綠營兵大多是從江北調來鎮壓青浦抗糧義軍的,昨夜一戰讓青浦義軍損失不小,首領周立春等人也差點被捉到,大大提升了這些屢戰屢敗綠營兵的士氣,在此之前,青浦、上海、松江多次圍剿青浦的義軍,都是損兵折將。他們穿著骯臟的號衣,耀武揚威的押解著百余名昨夜抓到的義軍俘虜,總算是揚眉吐氣了一回。

  但他們和洋兵比起來,從根骨上讓榮祿覺得差得太遠了。洋鬼子的雇傭軍很雜亂,因為都是志愿人員,他們中有跟隨商船遠來東方淘金的冒險家,也有流放的小偷、強盜,還有印度的包頭大兵,也有馬尼拉的黑奴,甚至還有幾個阿拉伯人。

  榮祿原本不敢相信這樣一支多國部隊會取得勝利,但昨夜一戰之后,榮祿明白了過來,這些雇傭兵的目的很強,他們就是為了干掉面前的敵人而獲得獎賞。榮祿開出的價碼是每抓獲或殺死一個亂黨可以領一兩銀子,如此重賞之下,這些雇傭兵清楚的知道自己該干嘛。而那些綠營兵無非就是當兵吃餉保住性命而已,他們的觀點之中根本沒有絲毫的國家觀念。

  想到這里榮祿不禁嘲弄的一笑,自己到南方來所做的事,不也是為了自己么?與什么國家社稷、民族大義毫無關系,他僅僅是為了自己的權勢而已。

  “嗨,喬治,昨晚你干掉了幾個?”一個英國籍的雇傭兵問自己身邊的同伴道:“我干掉了五個,可以得到一百二十多英鎊了。”

  他身旁一個干瘦的英國人喬治咧嘴笑道:“詹姆斯,我也差不多是這個數,這個賞格可比我們在廣東剿滅海盜獲得的獎賞高出一些的。”

  那詹姆斯嘿嘿笑道:“我們的這個雇主可比英國政府大方多了,南邊剿滅海盜很危險,但每個海盜只能得到二十英鎊的獎賞,而這里差不多每個匪徒可以得到二十五英鎊,而且也不算太危險,我打算一直干下去,存滿五百磅。”

  喬治聳聳肩道:“我也希望,可惜文翰勛爵說了,剿滅上海附近的匪徒可以,但絕不可以對付西面的太平天國,什么這會影響政府國策。詹姆斯,我討厭那些政客,他們只知道妥協,根本不知道這么好賺錢的工作上哪去找?”

  詹姆斯拍拍他的肩頭笑道:“算了吧,只要我們留在東方,有的是機會,我可不想因為犯錯而被送回國內去,甚至是送到黑海去和那些大胡子俄國佬干瞪眼。”

  兩個英國雇傭兵的話傳到了榮祿的耳中,他冷笑了起來,這些英國人從開始和清朝貿易,就一直在和大清的海盜糾纏,大英帝國的皇家海軍對清國海盜的敬畏遠遠超過了大清水師,這是一個莫大的諷刺。早在1825年6月,不堪忍受海盜襲擊的英國就通過了《鼓勵捕獲或摧毀海盜船只的法令》海盜無論生死,“價碼”都是20英鎊,成了真正的“獵頭生意”。所以榮祿給上海的小刀會亂黨開出了每個人一百兩銀子的價碼,換算成英鎊差不多是25英鎊,所以愿意干這個活兒的洋鬼子很多。

  榮祿不在乎上海下一步會不會被太平天國占領,他知道這個時空已經和自己所知的歷史不太一樣了,所以他只能做好肅順交給他的任務,別的事他不想管,也管不了。

  回到上海城北門的時候,榮祿被眼前血淋淋的場景驚呆了,數千具無頭尸體密密麻麻的囤積在數十個大坑中,大坑旁還不斷有清軍推搡著栓成一排的亂黨跪倒坑邊,清軍的劊子手們上前,手起刀落,麻利的斬掉人頭,然后一腳把尸首推落坑底,然后又帶上下一批來,如此反復不斷。

  “我的上帝,這些黃種人在干什么?”說話的是那個喬治,他剛說完忍不住干嘔了幾聲道:“詹姆斯,這些人都瘋了嗎?”

  詹姆斯似乎不在乎,淡淡的說道:“喬治,他們是在殺掉叛亂者,只是我沒想到會有這么多。喬治,我們虧大了,昨晚我們應該和哈利他們一起留在城里才對,那樣我可能會抓到或殺死二十個匪徒!”

  榮祿沒空聽兩個英國病人談論下去,他怒喝著命身后一名侍衛趕過去,把留在城內剿賊的承恩叫過來。

  過了片刻后,只見觀刑臺那邊承恩騎著快馬趕了過來,他來到榮祿身前翻身下馬后,拱手行了一禮道:“老弟,你們回來了?城里殺了數百亂黨,拿獲八千多亂黨……”

  沒等他說完,榮祿翻身下馬,暴怒無比的沖上前拎起承恩的衣領怒喝道:“我是如何交待你的?只問首犯,脅從的人只要愿意歸順朝廷就不要殺!你怎么殺了這么多人?!”

  承恩臉色有些蒼白,他沒想到榮祿會這般憤怒,跟著他也怒火上頭,一把將榮祿的手推開,口中喝道:“是蘇松太道吳健章下令所拿獲的賊匪盡數斬立決,你沖我吼什么?!”

  榮祿微微一鄂,仍是怒道:“你也是這次任務的粘桿拜唐,我們有肅順大人給的圣旨,你要聽吳健章的?!”

  承恩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怒喝道:“你瘋了?!吳大人說得對,這些亂賊有八千多人,我們只有數百官軍,其余都是洋人的兵,要是洋人的兵哪天不干了,你想我們這數百人被這八千亂賊撕了嗎?”

  榮祿呆了一呆,一時間答不上話來,承恩喘著粗氣兀自怒道:“你當我愿意殺人嗎?要是沒有洋兵鎮場子,吳健章手下那數百抽鴉片的兵勇看到這些賊匪只怕跑得沒影了,我們只有十幾個人,你讓我們如何完成肅順大人交代的事?再說了要關押、養活這八千多人,我們上哪找這么多牢房和糧食?!”

  榮祿緊繃的臉皮稍稍松了下來,承恩嘆口氣又道:“榮老弟,你我都是滿人,這些漢人要是占了上海,死的第一個就是咱們滿人,死這么多人我也不愿意,可他們要反咱們,要反朝廷,所以咱們不能不殺啊。”

  榮祿淡淡的說了句:“你以為殺人就能讓他們不反了嗎?”

  承恩吐了口濃痰,惡狠狠的道:“蘇杭那邊還有數萬長毛賊等著殺過來要我們的命,我不懂那么多彎彎繞,我只知道多殺一個就少一分危險。”

  正說話間,觀刑臺那邊數名清廷官員趕了過來,為首一人尖嘴猴腮,正四品文官服飾,臉上堆起的笑意讓榮祿覺得一陣惡心,這位就是廣東人稱賣雞爽的蘇松太道吳健章,他身后還跟著上海知縣袁祖德等上海縣官吏。

  吳健章來到榮祿身前,急忙拱手為禮賠笑道:“榮大人得勝歸來,可喜可賀。”

  榮祿很看不起吳健章,他身上市儈的味道實在是太重了,當下哼了一聲道:“吳道臺,這些亂賊是你下令處決的?”

  吳健章點頭哈腰的笑道:“榮大人,這些亂賊死不悔改,在他們藏匿的屋內搜出不少兵器和違制之物來,他們甚至還采買了不少紅布,準備效仿長毛亂賊以紅巾蒙頭反亂,證據確鑿,死有余辜啊。”

  榮祿淡淡的說道:“吳大人,你殺這么多人就不怕御史言官非議?而且他們似乎大多都是你的同鄉,難道就沒有半點香火情分?”

  吳健章聞言面色大變,原本榮祿只是氣不過想要挖苦幾句,但在吳健章耳中聽來卻是變了味道,這些亂賊很多都是廣東人,而且當中不少人還在自己的衙門內供職,如今東窗事發,自己不惜殺掉如此多的人,要是京城里頭有些御史言官胡亂參劾,讓朝廷以為自己也牽涉這次廣東幫密謀造反之事,事發后不惜殺人滅口,那定會引來朝廷的猜忌,丟官發配事小,株連九族可就玩大了。而榮祿這些人都是紫禁城里的侍衛,官位最小的也是個三等侍衛,隨便一個外放也都是都司、守備的武官,他們要么就是滿人.權.貴,最不濟的背后也都是和朝中滿人.權.貴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萬萬不是自己小小的道臺得罪得起的,要是惹得這些爺們不快,回到京城胡言亂語一番,自己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昨夜開始拿人,吳健章沒想到自己的衙門里藏了這么多的反賊臥底,而且還都是平日里和自己親密非常的老鄉,審了幾個之后,吳健章才知道這些人早有反意,生怕這些人造反之事扯上自己,他的幕僚師爺出了個主意,那就是殺一儆百,殺光亂賊向朝廷表忠心,所以吳健章便慫恿承恩下令處決拿獲的賊匪,卻沒想到榮祿還是不肯放過自己,當下小心翼翼的低聲說道:“榮大人,這次諸位大人南來公干辛苦,替下官綏靖地方,下官感激不盡,稍后每位大人會有一份厚禮奉上聊表心意,只望諸位大人回京之后,多多美言幾句。”

  榮祿瞪大了眼睛,還沒回過味來,承恩卻馬上笑道:“吳大人忠心可昭日月,我等都知道,不過呢,要是這份厚禮越重,大人的忠心自然就會越高。”

  吳健章馬上心領神會笑著點頭道:“這是自然,這是自然,包管諸位大人滿意。”

  榮祿沒有再說話,承恩和吳健章相互吹捧幾句后,吳健章便先回去準備厚禮。

  吳健章走后,承恩呵呵笑著拍了拍榮祿的肩頭道:“榮老弟,原來你是唱這出戲碼啊,還讓我嚇了一跳,也倒是這吳老頭錢多人傻,是該敲上一筆的,只不過下次你要演戲敲竹扛,先知會老哥我一聲,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真是替這些賤民賊匪鳴不平呢。”

  榮祿已經說不出話來,他唯有搖頭苦笑著,獨自拍馬回城去,他現在什么也不想看,什么也不想聽,什么也不想管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