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風流邪醫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005章 全是燕窩惹的禍

[字數:3890 更新時間:2013/11/12 8:43:00]



  在裴府,那些當紅的小姐、太太們還有可能逛逛街、竄竄親戚,可對于葉靈來說,這高門大宅實在和監獄沒什么區別,不要說出門了,就是跨出內院都算奢侈。

  以往她要給兒子買藥,就會找裴府的管家,雖然每次都被剝削一番,可能換來所需的藥品,葉靈也就知足了。

  從沒有給兒子額外買過吃的東西,葉靈攥著嫣兒贈送的那點碎銀子竟然不知道該怎么把它換成吃的。此時日近中午,廚房里飄來陣陣飯菜的香味,葉靈不由自主的來到了這集裴府美味之大成的地方。

  裴府的廚房由王副管家夫婦負責,王鄭氏尖酸勢力,乃王夫人“統治”的鐵桿擁護者,同是在一起生活的兩口子,有婦如此,那個夫又能強到哪去?王副管家為人愛貪小便宜不說,還是個出了名的色鬼,閑暇之余總是想偷點腥。可以他的能耐又不具備一腳跨兩船的能力,是以時至今日,他也沒有過真正出軌的經歷……

  因為自己出身的關系,葉靈極少與府里的男人答話,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來到廚房,她直接找上了王鄭氏。

  王副管家大號王五,像王夫人等掌權派稱呼鄭氏一般喚作王五家的,至于葉靈,她自然不敢這樣稱呼。

  “鄭家姐姐,小妹想跟你……”

  “有事說事,不要試著跟我套近乎。”鄭氏眼皮耷拉著,一幅愛理不理的架勢。

  “今天是羽兒生日,小妹想跟你買些燕窩之類補身子的東西……”十幾年的時間她都生活在屋檐下,面對鄭氏這小人得志的嘴臉,葉靈如何能不低頭?

  “羽兒生日?羽兒是誰?”想到夫人的授意,鄭氏揣著明白裝糊涂,“燕窩這種金貴的補品豈是誰都可以吃的?老太爺、老夫人那兒要是供應不上你擔得起這個責任?”說罷這話,鄭氏端起身邊那半碗燕窩粥,炫耀似的抿了一口。

  葉靈自然看清了鄭氏碗里的東西,在別人的白眼中生活了十幾年,她能不知道鄭氏的意圖?可今天是兒子的生日,她要兌現對兒子承諾的事兒。

  葉靈還想說什么,誰知鄭氏突然變得不耐煩起來,她毫不客氣的道:“廚房重地,也是你能隨便躥的?你要是再不離開,我可要告訴夫人了。”

  “鄭家姐姐……”看到鄭氏突然跟個藏獒似的將耳朵耷拉起來,葉靈知道今天是拿不到想要的東西了,她看了“藏獒”一眼悻悻的轉身離開了。

  然而,葉靈卻不知道她剛剛的一切舉動全被貓在一邊的王副管家看在眼里。

  二爺最近幾年都沒有寵幸過葉靈,這在裴府已不是什么秘密,深閨怨婦又有事相求,今天是不是可以一親芳澤?想到葉靈那絕美的容顏,王副管家那久經折磨的色心蠢蠢欲動了。

  “葉姨娘,請留步。”葉靈雖然沒有姨娘的身份,可裴府的下人們私下談論的時候總是以姨娘稱呼葉靈。

  “王副管家,你有事么?”葉靈說話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她要跟別的男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王副管家不是所謂的紳士,更不是那彬彬有禮的道德賢人,在葉靈后退一步的同時,他竟然跨前了一大步。

  “葉姨娘,你不是想吃燕窩嗎?我那兒有上好的官燕,你來我房里取一下吧。”

  在裴府步步為營這些年,葉靈早已是驚弓之鳥,她警惕的看了王五一眼,默默的思量著王副管家的真正用意。

  “葉姨娘,其實你本不用這么苦的,我在裴府雖然只是一個副管家,可卻格外受到夫人的器重,只要你偷偷的從了我,我會在暗中照應你的。”

  也許是葉靈太美了,也許是王副管家守著鄭氏張死人臉饑渴到了一定的程度,他竟然在“表白”之后就要去拉葉靈的手——我開出的條件這么誘人,這苦了好些年的女人沒有理由不動心啊。

  “啪!”葉靈順手甩了王副管家一記耳光,她很清楚目前的處境,如果要是讓夫人聽到什么風言風語,她就是有一百張嘴也辯不清楚。

  “你個賤女人,敢打老子?”剛才還yuhuo焚身呢,這會兒王副管家又怒火沖天了,給臉不要臉的東西,我看你是找死!

  “狐貍精,除了勾引爺們,你還能干什么?”就在這時候鄭氏像頭母獅子似的沖了過來,不由分說揪起葉靈的頭發死命的向一邊扯著。

  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中國人有一大特點,那就是喜歡責人不喜歡責己,今天這事兒鄭氏雖然看的清清楚楚的,可如果責備那死老頭子,不就遂了這女人的意?

  葉靈話本就不多,吵架哪是鄭氏這等潑婦的對手?說到力氣,身嬌體柔的她怎能斗得過五大三粗的健婦?再有,普一見面就被敵人扯住了頭發,葉靈哪還有反抗的余地?她不由自主的跟著鄭氏向一邊倒去。

  男人嘛,總是同情弱者、同情美女,雖然剛被葉靈甩了一記耳光,可此刻見美人這等狼狽,他還是不由自主的為葉靈說了句好話。殊不知王五這話可算是捅了馬蜂窩,鄭氏猶如二戰期間的小日本一樣,中國戰場還沒肅清,太平洋第二戰場就已經開辟。

  鄭氏一手扯著葉靈的頭發,潑婦罵街似的跟王副管家干上了。

  “都給我住手!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就在這時候,老夫人盧氏那威嚴的聲音響徹在葉靈三人耳邊。

  老夫人盧氏今年五十有七,上了年紀的人無論是精神頭還是身子骨都大不如前,天氣漸熱,盧氏因為貪涼胃里有些停食,眼瞅著就要傳中飯了,沒有什么胃口的她在丫鬟的勸說下到院子里溜達溜達,誰曾想碰到了這么一檔子事。

  男主外,女主內,雖然老太爺裴嵩還健在,可在管理家務上盧氏那是當之無愧的老祖宗,王副管家夫婦哪敢在老夫人面前叫板?兩口子像見了貓的耗子一樣,恭敬的站在了老夫人跟前,葉靈之前的站立完全依賴于鄭氏的拉扯,此刻她突然松手,葉靈不由自主的撲到了地上。

  “王五家的,你說這是怎么回事?”盧氏心情不好,見“鬧事的”居然是葉靈,她心情變得更差——在她的觀念里婊子無情、戲子無義,葉靈就是禍亂她裴家的根源。

  “回老夫人的話,葉姨娘……”

  “什么葉姨娘?你個不要臉的賤人。”鄭氏這話惹得盧氏肝火大動,想到老二將一個妓女收房,她總覺得比煽她耳光還令她難堪。

  聽到老夫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稱自己賤人,葉靈緊咬著嘴唇一句話不說——在老夫人面前辯解,這和自取其辱有什么區別?鄭氏聽到老夫人的話,心下卻是一喜,老夫人對狐貍精這個態度,今天還不是自己怎么編她就怎么聽?

  在鄭氏這類女人心中根本無所謂道德是非,她想到的完全是功利——如果今天將死老頭子調戲狐貍精的事說出去,那她老頭子飯碗鐵定沒了……

  “是…是,回老夫人的話,她…她竟然來廚房偷東西,我家那口子過來跟她理論,她卻冷不丁的甩了我家老頭子一記耳光。”說這話的時候,鄭氏也不知從哪摸出一些半成品的燕窩。

  聽到鄭氏的話,葉靈就知道要壞事,看到那些燕窩,她心又涼了一半,配上老夫人的態度,她知道今天她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來人,給我家法伺候!”盧氏偏聽則暗,不由分說直接動家法……

  現在是新書榜第六十二名,各位兄弟姐妹,你們的推薦、收藏就是凌云名次上升的動力啊,給點撒~~~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