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慶余年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十三章 太監也可以改變天下

[字數:8781 更新時間:2013/11/11 11:27:00]



  第七十三章 太監也可以改變天下

  那將領身上并未穿著甲衣,他的身后也沒有負著那把長弓,但饒是如此,范閑依然微微低下了頭,瞇起了雙眼,才足以抵抗住對方身上所傳遞出來的濃濃箭意。

  箭是用來殺人的,箭意卻不是殺意,只是一種似乎要將人的外衣全部撕碎,露出內里怯懦蒼白肌膚的氣勢。

  以范閑強大的心神控制和實力,依然被這氣勢壓了一頭,自然說明這名將領的修為實實在在比他要高出一個層次。

  征北大都督燕小乙,九品上的絕對強者,世上最有可能挑戰大宗師的那個人。

  “大都督好。”

  范閑堆起笑容,和緩地對燕小乙行了一禮。

  燕小乙就站在長廊之下,雙眼里幽深的目光就像泉水一樣沖洗著范閑的臉龐,他聽到范閑的話后并沒有什么反應,聲音微嘶說道:“本將不日便要歸北,一想到花燈高懸日,宮中武議時,不能與提司大人切磋一番,實在很是失望。”

  所謂武議,便是由朝廷舉辦的拳擊比賽而已。這便是范閑的認識,而且他也清楚。在這樣一個以戰功,以武力為榮的國度,燕小乙如果真的發了瘋,一點不顧皇帝老子的臉面,在殿上當面挑戰自己……

  燕小乙會發瘋嗎?范閑當然清楚長公主這一系的人都有些瘋勁兒,尤其是對方獨脈地兒子燕慎獨被自己指使那位可愛的十三郎捅死后。

  自己能打贏燕小乙嗎?范閑捫心自問,又不可能在殿上灑毒霧,更不能用弩箭。正面的武道交鋒,自己距離九品上的顛峰強者還是有一段距離。雖然燕小乙在殿上并不可能用他身負盛名的長弓,可是他不會愚蠢到認為,燕小乙一身超凡技藝全部都是在那柄弓上。

  所以如果一旦武議成為事實,就算老洪最后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可是自己身受重傷是一定的。

  今日軍情會議,皇帝陛下讓燕小乙提前北歸,這是應了范閑的要求。畢竟他連傷都不想受。可是看此時地情況,燕小乙的失望與憤怒根本掩之不住。

  范閑忍不住笑了起來,對著這位軍中的實力派人物溫和笑道:“大都督,我以為你誤會了什么。”

  燕小乙沉默片刻后說道:“我只是想領教一下范提司的小手段。”

  范閑也沉默片刻,然后拱手說道:“當此太平盛世。還是少些打打殺殺的好。”

  長廊之下,只有范閑與燕小乙相對而立,一股危險的味道油然而生,但范閑清楚。在皇宮之中,燕小乙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出手的,所以并不怎么擔心,用那雙清亮的眸子平靜地注視著對方。

  “咳咳。”

  傳來幾聲咳嗽地聲音,不是洪老太監,而是一個個頭有些矮,但氣勢凝若東山的人物,驟然出現在了二人身邊。

  葉重。

  范閑微微一笑。心想這位來的正是時候,自己可不想與燕小乙再進行目光上的沖突。

  “燕都督,范提司,此乃宮禁重地,不要大聲喧嘩。”

  葉重執掌京都守備的時候,范閑還沒有生,燕小乙還在山中打獵,他地資歷地位放在這里。說起話來的份量自然也重了許多。

  燕小乙微微一怔。回首行禮。

  范閑笑著問道:“葉叔,許久不見。在定州可好?”

  有了葉重打岔,燕小乙便住嘴不言。葉重也瞧出了燕小乙與范閑之間的問題,他皺著眉頭,心想燕小乙獨子之死一直是個懸案,為什么燕小乙就認定是范閑做的?

  “下官還有公務在身,這便告辭了。”范閑趁此機會,趕緊脫身。

  葉重點了點頭。

  燕小乙卻是緩緩說道:“小范大人一定要保重身體。”

  范閑心頭微凜,知道對方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心底一股豪情上沖,拱手向天,哈哈笑道:“有上蒼保佑,不需燕大都督操心。”

  燕小乙地笑容忽然間變得有些冰冷刺骨,他盯著范閑的眼睛,一字一句說道:“這天,并不能遮住我的眼,范閑,你會死在我的手上的。”

  此時眾人身在皇宮,葉重還在身邊,燕小乙居然狂妄到說出這樣威脅的話語。葉重忍不住皺了眉頭,但沒有說出話來。

  范閑看著這幕,忍不住搖了搖頭,葉重是二皇子的岳父,如今早已是那邊的人了,只是燕小乙居然在自己面前毫不在意什么,在這皇宮里說要殺死皇帝地私生子,果真是囂張瘋狂到了極點。

  他輕拂衣袖,仰臉自信說道:“燕小乙,我敢打賭,你會先死在我的手上,而且會死的無比窩囊。”

  說完這話,他向葉重一拱手,再也不看燕小乙一眼,施施然地朝著宮門口的方向走去。

  燕小乙瞇著眼睛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冷漠至極。

  葉重也同樣看著范閑的背影,心里想著,這位年輕人究竟是從哪里來的自信?已經布置了幾年的安排,千萬不要因為范閑而產生一些自己都意想不到地變化。他心里這般想著,回頭望著燕小乙卻是嘆了口氣,拍了拍他地肩膀,說道:“節哀順變,只是在宮里當心隔墻有耳,他……畢竟不是一般人。他是陛下的兒子。”

  燕小乙臉色不變,冷漠說道:“我也有兒子。”

  走到宮門處,范閑地臉色早已恢復了平靜,燕小乙與自己早就是個你死我活之局,只是需要一個合適地地點時機來實踐,上一次他安排的局被洪公公破了,下一次自己會不會陷入燕小乙的局中?

  還有那位王十三郎,殺了燕慎獨之后。便忽然消失無蹤,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范閑心里一面盤算著,一面出了宮城,然后并不意外地看到了身邊的大皇子,這位皇族之中唯一的軍方悍將。

  “你和燕小乙說了什么?”大皇子在他身邊壓低聲音問道。

  “他兒子死了亂咬人。”范閑笑著應道:“說要殺我。”

  大皇子眉頭一皺,微怒說道:“好囂張的口氣,他也不看看這是在哪里?”

  范閑思考少許后,對大皇子認真說道:“燕小乙反志已定。我不認為陛下會看不出來,但你要小心一些。”

  大皇子微微一怔,心想這反字……從何而來?

  范閑上了馬車,往府里行去,只是這一路上還在想這個問題。皇帝陛下不會瞧不出來燕小乙洶涌的戰意與殺意,那為什么還要放虎歸山,還不是將他枯囚京中?

  很有趣的疑問。

  他在心里自嘲笑著,不知道多久以后。當燕小乙來殺自己,或者自己殺燕小乙時,這個天下肯定已經變得十分有趣了,而皇帝陛下打地那桌麻將,想必也會處于胡牌的前夜。

  正月十五,慶國京都無雪無風,入夜后全城彩燈高懸,干燥了的街道上行人如織。男男女女們借由美麗燈光的映照,尋找著令自己心動的容顏,躲避著令自己心厭的騷擾。小姐們帶著丫環面帶紅暈地四處游玩,識禮的年輕男子們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靜靜看著她們游玩。

  這一夜,春意提前到來,街上不知脫落了多少鞋,那些手不知道摸了多少地柔嫩肌膚。尾隨與偵名。眼波流動與試探。就這樣在夜里快樂進行著,被荷爾蒙操控著的人們。集體陷入了沒有媒人的相親活動之中。

  而對于慶國朝廷而言,民間的歡樂并不能影響到它的肅殺,雖則皇宮地角樓也掛起了大大的宮燈,宮內也準備了一些謎語之類的小玩意供太后皇后及那些貴人們賞玩,即便連監察院那座方正黑灰森嚴的建筑,也在范閑地授意下掛起了紅紅的燈籠。

  可是依然肅殺。

  因為軍方的調動早在十五之前就開始進行了,征北大都督引親兵歸北,要去滄州燕京一線抵擋北齊那位天下名將鋒利的目光。葉重也歸了定州,朝廷再次向西增兵,由剩余五路中央軍中抽調精銳,補充至定州一帶,灌注成了一只足有十萬人的無敵之師。

  待春日初至時,這十萬雄兵便會再往西面進壓二百里,名為彈壓,但若西胡與那些萬里長征南下的北蠻有些異動,這些慶國無敵的兵士們便會覓機突襲,生生地撕下胡人的大片血肉來。

  兵者乃大事,雖然只是調動,尚未開戰,可是六部為了處置后勤事宜,早已忙碌了起來,不過好在慶國以兵發家,一應事務早已成為定程,各部間地配合顯得有條不紊,效率十分高。

  在對外的時候,慶國總是這樣的團結,在此時此刻,沒有人還記得皇子間的傾軋,范閑的可怕。

  范閑也忙碌了好幾天,因為監察院要負責為軍方提供情報,還要負責審核各司送上去的器械與兵器,各種事宜一下子都堆了過來。

  好在有言冰云幫手,所以十五的夜晚,范閑才有可能入宮,看了一眼傳說中的武議,殿上地決斗果然精彩,慶國地高手確實不少……只是少了燕小乙與范閑的生死拼斗,眾大臣似乎都提不起什么興趣。

  而也沒有人傻到主動向范閑邀戰,因為他們不是燕小乙,他們不想找死。

  正月二十二。朝中宮中因為邊境異動而緊張起來地神經已經漸漸習慣,漸漸放松了下來,日子該怎么過就得怎么過,該吃飯的時候還得吃飯,該穿衣地時候還得穿衣,總不能讓宮中的貴人們在大年節的時候,沒有幾件新衣裳。

  所以宮中繡局派出了隊伍,去某家商號去接手遠自西洋運過來的繡布。因為東宮皇后并不喜歡去年江南貢上來的繡色,所以提前便請旨另訂了一批。

  像這種不從內庫宮中線上走的額外差使,往往是主事太監大撈油水的好機會,單單是回扣和孝敬,只怕都要抵上繡布價格的三成,出一趟宮,輕輕松松便能收幾千兩銀票進袖中。

  往年因為二皇子受寵地緣故,這個差使都是由淑貴妃宮中的戴公公辦理。但今年二皇子明顯圣眷不若往年。而戴公公更是因為貪賄和懸空廟刺殺兩案牽連,被裭奪了大部分的權力,所以宮中的大太監們都開始眼紅起來,都開始活動起來,想接替往年老戴的位置。

  不過只是打聽了一下消息。包括姚公公、侯公公在內的大太監們都停止了活動,因為他們聽說,今年是由東宮首領太監洪竹負責。

  洪竹姓洪,深得皇后信任。加上陛下似乎也極喜歡這個靈活的小太監,所以在宮中的地位一日高過一日,便是姚公公這種人,也不愿意在洪竹漸放光彩地路上橫亙一筆,所以選擇了退讓。

  這日晨間,大內侍衛站在一家大商鋪的外面禁衛,只是卻不停打著呵欠,因為他們相信。沒有人會來找什么麻煩,鋪子里沒有什么王公貴族,只有一個太監而已……每每想到自己這些壯武之士,不能隨定州大軍西征,卻要保護區區一個閹人,這些侍衛們的心情都不怎么好,警惕自然也放松了很多。

  二樓一個安靜的房間中,洪竹正仔細地端詳著繡布的線數與色暈。雖然是撈回扣地好機會。可是替娘娘辦事,總要上些心。而至于這間東夷商鋪的東家掌柜。則早已被他趕了出去。

  洪竹的指尖有些顫抖,明顯心中有些不安,因為他不知道小范大人究竟什么時候,又怎么能瞞過侍衛的眼睛耳朵,與自己會面。

  便在他百般難受地時節,房間里的光線忽然折了一下,光影產生了某種很細微的變化。

  “誰?”洪竹警惕地轉身,卻沒有將這聲質問喊出口來。

  穿著一身尋常百姓服飾的范閑,揉了揉自己易容后粘得生痛的眉角,對洪竹比了個手勢,然后從懷里取出一塊玉玦遞了過去。

  這塊玉玦,正是前些日子他想了許多辦法,才從洛川幫手中搞到的那塊玉玦。

  洪竹有些納悶地接過玉玦,看了一眼,覺得這玉玦看著十分陌生,但似乎是宮中的用物,而且這種制式與玉紋總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是東宮地東西。”范閑輕聲說道。

  洪竹抿了抿嘴唇,說道:“我要怎么做?”

  范閑說了一個日期,皺眉說道:“太子每次去廣信宮,應該是這個日子,你在宮中消息多,看看是不是準確的。”

  洪竹回憶了一下,又算了一下,然后點了點頭。

  范閑放下心來,這個日期是這些天里王啟年天天蹲守那個宗親府得出的結論,那個宗親府負責往宮中送藥,日期基本上是穩定的。

  范閑盯著洪竹的眼睛,說道:“繡布入宮后,按常例,東宮會分發至各處宮中,你應該清楚,皇后如果讓宮女送繡布至廣信宮是什么時辰。”

  “一般是第二天的下午。”洪竹有些緊張,不知道這件事情和繡布有什么關系。

  “很好,你負責采辦,那就把這批繡布入宮的時間拖一拖。”范閑說道:“把時間算好,要保證東宮賜繡布入廣信宮時,恰好太子也在廣信宮中。”

  洪竹摳了摳臉上那顆發癢的小痘子,疑惑問道:“這有什么用處?”

  范閑沒有回答,洪竹若有所思地看著手中地玉玦,忽然詫異說道:“這……好像是娘娘以前用過地。”

  “不錯。”范閑認真吩咐道:“是你手下那些小太監偷偷賣出宮來。”

  “這些小兔崽子好大的膽!”洪竹渾然忘了此時地情形,下意識里回到東宮首領太監的角色,惡狠狠說著,他是大太監,有的是撈錢的地方,自然用不著使這些雞鳴狗盜的手段。

  然后他忽然醒過來,心知小范大人絕對不會是讓自己整頓東宮秩序這般簡單,他看著范閑似笑非笑的臉,顫著聲音問道:“這塊玉玦……怎么處理?”

  “放到送繡布入廣信宮的那個宮女屋中。”范閑想了片刻后,嘆息說道:“接著要做的事情很簡單,你讓皇后娘娘想起這塊玉玦,然后會發生什么?”

  洪竹是個聰明人,馬上明白了過來,但是還是沒有將這整件事情與廣信宮聯系起來。

  只是范閑沒有更多的時間解釋,他聽著樓下傳來的腳步聲,湊到洪竹耳邊叮囑幾句,讓他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把這三件事情做到位便成,什么多余的動作也不要有,千萬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被牽扯進去了。

  門外傳來叩門之聲,范閑一閃身,從這個房間里消失。

  商鋪的東家恭恭敬敬地進門,詢問這位公公還有什么吩咐。

  洪竹看著空無一人的身邊,忽然間有些失神,片刻后想到范閑的囑咐,皺著眉頭,擠著尖細的嗓子說道:“這布……似乎與當初娘娘指名要的不一樣啊。”

  那東家一愣,心里直是叫苦,說道:“公公這話說的……咱一個小生意人,哪里敢蒙騙宮里的貴人。”

  說話間,便是幾張銀票硬塞進了洪竹的衣袖里。

  洪竹眼光瞥了瞥,有些滿意數目,只是依然不能松口,皺著眉說道:“這花色里的黃旦是不是有問題?看著有些偏差……尤其是這幾幅緞子的用線,怎么就覺得不夠厚實。”

  “哪里能夠?”東家在心里罵了句娘,苦著臉說道:“這是正宗西洋布,三層混紡三十六針,再沒有更好的了。”

  洪竹呵呵一笑說道:“是嗎?不過不急,你再回去好好查查,過些日子我再來取。”

  東家急了,說道:“公公,這是宮里皇后娘娘急著要的,晚了日子,不止小的,只怕連您也……”

  這話洪竹聽著就不高興了,把眼一瞪,陰沉說道:“你給我聽清楚了,這布宮里什么時候要,就等看我什么時候高興……娘娘是什么身份,哪里會記得這些小事!”

  說完這話,洪竹拂袖下樓而去,臉色大是不善。

  那商鋪東家跟在后面,只道自己得罪了這位大太監,心里連連叫苦,暗想不知道這拖上幾日,自己也要往這太監身上塞多少銀票。他哪里知道,洪竹的臉色不善,是因為……他心中害怕,而且興奮。

  洪竹知道自己與小范大人在做什么事情,更清楚自己區區一個小太監,也有可能改變慶國歷史的本來面目。他的心不是太監,而是個讀書人,讀書人最想做的就是治國平天下,而時至今日,洪竹終于感覺到,身為一個太監,其實也可以改變這個天下。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