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異唐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章 小村怪事

[字數:3793 更新時間:2013/11/14 21:45:00]



  朝陽透過薄霧,將光芒灑落下來,一片金紅。

  項洵拖著滿是傷口的身體,勉力從河中爬上岸來,躺倒在一塊大石上劇烈地喘息著,入秋之后的河水冰冷刺骨,將真氣耗盡的項洵凍得真打抖。

  昨夜的那群官兵非常厲害,帶頭的三人武功高強,其中一位還擅長追蹤之術。

  項洵在成功吸引了官兵們的注意之后,拼盡全力將那位追蹤高手擊殺,而自己肋部則中了一矛,傷口深可見骨,那是身上最重的傷,其他大大小小的傷口更是不計其數。

  項洵一路西逃,卻被官兵們銜尾疾追,就在他幾乎力盡之時,一條河流出現在眼前,想都未想,他便撲通一聲跳進河中,潛進河底,拼盡不多的真氣,奮力往河流的上游而去。

  夜幕之下,追兵們看不真切,只是胡亂向水中射了一陣箭矢之后,便迅速往下游追去,項洵這才得以逃出生天。

  逃了一夜,項洵都不知道自己胡闖亂撞之下到了什么地方,更不用說去與劉元起他們會合。

  靜靜地調息了一個多時辰,全身傷口終于愈合大半,項洵摸了摸肋下的傷口,確定它不會再撕裂開來,這才緩緩走進河邊的一片樹林當中。

  項洵走后大約又過了半個多時辰,呼啦啦地過來一隊官兵,正是昨夜圍捕項洵的那些人。

  為首的一人仔細地辨別了項洵的蹤跡,竟是絲毫不顧饑餓與疲累,便帶著兵士往樹林當中追去……

  ……

  這是一片松樹林,林中充斥著濃郁的松樹的脂香味。

  松林中的地面上,鋪著厚厚地一層松針,踩上去綿綿軟軟,偶爾踩中干枯的松果,便會發出“喀喇”一聲響,驚飛幾只停在樹上的鳥雀。

  大約行了一刻鐘,項洵終于從松林中鉆了出來,不遠的前方是一座小村子,幾縷炊煙裊裊升起,空氣中傳來的一陣柴草燃燒后的香氣。

  項洵嗅著這香氣,不知為什么,心情便自然而然地變得愉悅起來,撫了撫肋下的傷口,將有點卷刃的鋼刀掛到背后,哼著小調兒往村莊行去。

  迎面走來一位趕著豬崽的老漢,項洵正想上前打個招呼,哪料到那老漢一見項洵,登時發了一聲喊,連幾頭豬崽也不管不顧,撒腿便往村里奔去,邊跑還邊叫嚷著項洵聽不懂的俚語。

  項洵上下打量了自己一陣,除了衣衫又變得破破爛爛之外,倒也并無什么駭人之處,自嘲地笑了笑,索性在路旁扯了根細條兒,趕著“哼哧哼哧”地豬崽們進了村子。

  項洵想象中的一堆村民拿著武器沖出來,對自己喊打喊殺的情形并沒有出現,整個村子中沒有一點聲息,宛若鬼域。

  肋上的傷口突然疼癢起來,項洵曉得這是愈合的信號,索性捂著傷口蹲下來,停在那處逗著幾只豬崽。

  “豬崽們,你們誰能告訴我,這村子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哼哧哼哧……”

  “你們幾個的家在哪里?哦,或者,你們主人的家在哪里?”

  “哼哧哼哧……”

  “……再哼哧一聲給我看看,當心我一刀宰了你們這些蠢貨……”

  “哼哧哼哧……”

  不遠處的一堵石墻后面,露出娃娃的半張臉來,看著項洵有一搭沒一搭地逗著豬崽說話,忍不住“咯咯咯”地笑出聲來。

  “喂,跟豬崽說話的傻瓜!”那小姑娘脆生生地喊道。

  項洵抬起頭,沒有應聲,只是沖她眨了眨眼睛,將她“啊呀”的一聲嚇了回去。

  沒有多久,半張娃娃臉又露了出來,這次只見一群豬崽在那處“哼哧哼哧”地玩耍著,卻不見那個“傻瓜”。

  小姑娘有些失望地轉回頭來,只見那“傻瓜”正笑瞇瞇地蹲在自己面前,頓時“嗷”地一聲尖叫起來。

  項洵咧著嘴,呲著牙,瞇著眼,仿佛被這尖聲弄得極其難受。

  小姑娘一口氣盡,終于停下尖叫,疑惑地望著項洵問道:“傻瓜,你是不是壞人?”

  項洵還未開聲,只見院中突然沖出個老婦人來,一把摟起小姑娘,飛快地鉆進屋內去了。

  項洵沖著屋內高聲笑問道:“會跟豬崽說話的人,是壞人么?”

  小姑娘似乎是被人捂著嘴巴,回應道:“嗚~奶奶舒(說),害(壞)人都是很奇蓋(怪)的!”

  屋內傳來一陣老婦人斥責聲,小姑娘便不再言語。

  項洵走到屋門前,輕聲笑道:“老婆婆,我只是個受傷的路人,想進村子來討碗飯吃……”

  話音未落,項洵的身后便傳來一陣輕微地腳步聲,“嗚~”一只木棒帶著破空聲,往他頭上猛砸過來。

  項洵身子向旁邊微微一閃,那木棍頓時擊在空中,持棍那人不免一個趔趄,同時臉上露出驚駭的表情來,正是那趕豬崽的老漢。

  望著眼前這老漢,項洵搖頭嘆道:“我真的沒有惡意,否則你們早沒有活路了。”

  說罷一扯背后的鋼刀,“唰”地一下,輕松地將那根兒臂粗地木棍斬成兩段。

  望著老漢目瞪口呆的樣子,項洵搖頭嘆道:“算了,既然你們都不相信我,我走便是了。”

  才走出幾步遠,只聽見那老漢低聲嘀咕了幾句什么話,然后屋門“吱呀”一聲打開,小姑娘高聲叫道:“傻瓜哥哥,爺爺說,你回來吃點早飯再走。”

  ……

  家中四壁空空,小姑娘的父母都不見影蹤,不曉得是被征了兵役,還是出門做活了,項洵也不好細問。

  早飯只是一碗清粥以及一小碟腌制的咸菜,那老婦人對項洵抱了聲歉,表示沒有什么好吃的能夠招待,項洵又哪里會在意,卻是道謝不止。

  吃完早飯,項洵這才知曉,原來自己已經進了毗陵郡的地界,問清往毗陵的路線之后,偷偷地留了一錠銀子,這才告別他們。

  出了村子,沿著小路,向西行了大約十多里,這時太陽升到半空,開始微微起勁兒,兼之肋下的傷口有些隱隱傷痛,項洵擦了擦額頭的細汗,找了塊大石坐下來歇息一陣。

  此地距離毗陵大約還有二十多里路,等到了毗陵之后,便沿運河坐船北上,可以直到延陵,之后渡過長江,到達江都,再順水路經下邳、彭、梁三郡,便可一路直抵洛陽了。

  想著很快便可與唐奎和小曼見面,項洵心中便覺得暖融融地。

  就在這時,一陣刀劍交擊的聲音,從前方不遠處的一個林子中傳來。(推薦、收藏……)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股市基本面分析 开元棋牌是不是都是机器人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穆勒德甲 怎么才能在网上赚钱 捉鸡麻将贵阳安卓版 秒速赛车app 英超联赛 灰产论坛 四川熊猫麻将血战版 今天广西快3预测 上证指数成分股 平特出四个肖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下载大庆麻将 北京11选五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