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超陸權強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七十九章 密會

[字數:3917 更新時間:2014/5/27 9:11:00]



  似乎是受到了前幾rì自那方北上的水汽影響,這兩rì鄂北、豫南地區的大雨停了去,彰德府的天氣卻變得yīn沉涼爽了起來。

  這一rì天空略有些yīn沉,遠方天際甚至隱隱能夠聽到一兩聲悶雷之聲。

  不過這yīn沉的天氣卻完全不影響出行,這不彰德府的一條由東向西蜿蜒而行的官道上,在十數匹高頭大馬地護衛下,一輛歐式風格的馬車正在一個年輕洋人的駕駛之下,緩慢的在這官道之上行進著。

  看他們的樣子,與其說是趕路,倒不如說是散步更確切一點。

  這一rì路上倒也經常能夠見到些行人,只是此處雖屬官道,卻非主要干道。偶爾來往一些商戶、過客見到那十數匹俊偉戰馬之上面無表情jǐng惕著的背負著長槍、身著英式軍服的洋人武官,頓時嚇得膽驚心顫,連連為其讓出道路來,不敢多看一眼。

  這一隊護衛竟然是洋人?!

  有走南闖北見識不凡的老商賈一瞧一隊洋人士兵護衛下的那輛西式洋馬車,馬車裝飾豪華,車門上還繪著徽章、雖然認不出來是什么意思,不過一看便知道不簡單。馬車車尾還插著根鎦金旗桿,頂端挑著一面米字樣的英國國旗旗。

  當下便心中有數,知道車里坐的恐怕是身份不得了的洋大人!

  不錯,這些人倒是猜得不錯。

  這馬車上的徽章下的英文字符全稱為‘大英帝國駐華公使專屬’,竟然是英帝國駐華使團專用馬車!

  “哈哈哈!”

  天sèyīn沉隱有雷聲涌動似乎并不影響馬車內的一行人,遠遠地便可聽到馬車內不是傳來一陣陣爽朗的笑聲,是兩個男人的聲音,并且似乎年齡并不低!

  確實,馬車的車廂里坐著四個男人,除了其中一人是西方面孔的洋人之外,其他三人都是東方人面孔,從腦后的辮子來分析,他們都是中國人,有老有少,除了年老的那個與那洋人不時說笑以外,其余兩個年輕模樣的中國人都都板著臉,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聽著兩人的交談。

  “嘭~~~~”

  這并不平坦的管道上出現了一個土坑,馬車車轅被它一陷一個不穩,導致那洋人老者一個不穩,頭撞在了旁邊的車窗之上。

  “呵呵!”

  伸手輕柔了一下額上被碰處,那洋人苦笑著向窗外看了一眼,對那名坐在身邊的中國男人說道:“袁大人,我認為,閣下即將重新掌握了清帝國大權,還行多多注意,將國內的道路好好的修整一下,最好修建一條平坦的馬路。這一路來我跟我的下屬從京城趕來,可是著實吃了不少苦頭了!在路上我們至少多耽擱了五個小時的時間!”這洋人的中國話說得很流利,而且京味十足。

  這個洋人的中文名叫朱爾典,現在是大英帝國駐華全權公使,至于坐在他身邊的那位宛若彌勒佛一般面sè紅潤、臉上始終掛著一絲淡笑中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如今‘隱居在這彰德府養病’的袁世凱。而馬車內的另外那兩個年輕男子都是他的兒子---袁克定與袁克文。

  “公使先生,這一點在下并不敢保證。不過rì后袁某若真能重掌大權,定然不會忘記公使大人今rì恩情與指點!”

  袁世凱臉上淡笑,車內沒有旁人,因此他也不在像在人前那般裝作對那即將到手的權勢并不在意。

  的確,這些時rì來隨著南方革命黨的勝利,這一場起自武昌的兵亂如今已經波及到了關內五省,宛如當年的太平天國運動一般,動搖了滿清的統治。

  這幾年來先是被以一個可笑的借口趕出清廷,三年來想要他袁世凱頂上首級的可不止一個人,尤其是一幫滿清的皇室宗貴們。當年光緒帝跟西太后老佛爺同rì駕崩,京城內的各大胡同可都在傳,是他袁世凱買通了李蓮英,聯手鳩殺了即將能夠御掌天下的光緒帝。為此不少的滿清宗貴這幾年來沒少派人惦記著他,要不是朝中他有奕劻代為周旋,又有不少小站出身的鐵桿心腹暗中呼應。他袁世凱能不能撐到今天還是個問題呢!

  拜他們所賜,袁世凱這些年里一直是在惶惶不安中度過的,老佛爺一死,他便徹底失去了來自皇族的庇護,早年一幫被他壓制的死死的,早就眼饞他手中權勢的皇室宗貴們上下跳動,可沒少在新太后面前鼓動要了他袁世凱的身家xìng命!對于這一點,袁世凱很清楚,他不甘心束手待斃,但又沒有絕對信心僅依靠當時已經生出了二心的北洋幾鎮新軍對抗權傾天下的攝政王載灃,便是心存二心要造他愛新覺羅家的反,北洋六鎮中到底有多少高級將領會跟著他走?

  對此,袁世凱并沒多少成算,所以當時的他果斷自斬臂膀,發動了他多年經營的關系網,僥幸保住了xìng命一條之后了無一身遠走他鄉,便是為了等待,等待這個機會!

  不夸張的說,袁世凱如今與那攝政王載灃、小恭王、鐵良等之間的仇恨堪比海深。這也是他如此老謀神算、一身見識遠超國內群雄、孫黃之流,在武昌亂起之后,他便心中隱有擔憂,不斷的告訴自己,一旦他給了南方革命黨這個計劃,只怕rì后定要釀成大禍。

  果不然,如今才不過短短二十余rì,源自武昌的兵亂已經波及湖北、湖南、江西、陜西、山西五省,甚至現在的安徽、河南都不安全,尤其是河南,豫鄂兩省邊界地區,雙方屯兵數萬,一場大戰才方興起,誰勝誰負目前還是個未知數呢!

  不過心中雖然擔憂會再一次釀成另一個‘太平天國起義’,袁世凱還是決定要出心中這口惡氣,當然也不完全是因為出氣,他深知自己對那一幫紫禁城中的皇族宗貴們心中怨恨,他們也未嘗不是對自己百般提防,這番請自己出山,未嘗不會待他料理了南方禍亂之后,又將他驅趕出朝野。他袁世凱已經等了三年了,但卻沒有另一個三年再等下去,也不愿意等了。

  因此這番自中秋傳來南方禍亂之后,他便一直穩坐釣魚臺,與那清廷角力,看誰先撐不下去。暗中卻收攏舊部,聯系昔rì心腹、愛將。

  算那一幫混小子還有幾份眼力,這幾年他門可羅雀,心中說不憤怒是不可能的,只是嫌貧愛富乃是人之常情,他混跡官場這么多年,早就看得淡了。

  所以對待一群曾經背叛過他的昔rì心腹傳來的示好,他來者不拒、絲毫沒有秋后算賬的意思重又接收了他們。

  正是他的這般氣魄,短短時間之內便將三年來那攝政王載灃費盡心思拉攏去的一干小站系出身的北洋新軍將領大部重又拉回了自己身邊,成為了他向清廷施壓、同清廷角力的籌碼。

  如今,大勢已如他所料那般,南方愈加不利之局面已經逼迫的清廷不得不想他妥協,先是將湖廣總督的位子拋了出來,接著又許了他節制四方兵馬、并允許他將一干被驅逐出了北洋六鎮的心腹重新征召回來。還不僅如此,如今他又搶來了欽差大臣的頭銜,得了便宜行事的允諾。

  只是,他還不愿就此罷手。這些東西都是rì后清廷能夠一點一點收回的,他強要的北洋大臣、軍機大臣、甚至自己原來的直隸總督之位都還沒能要回,當然如果可能,他還想要更上一層,興許能夠奪到那個位子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這棋還要再下一陣。

  不過對于這位與他相交多年,彼此秉xìng都知之甚詳的世界第一強國駐華公使,他卻并不隱瞞自己的一腔雄心壯志,因為他知道,這一次自己能夠重新復出,面前這位與他膚sè不同的洋人可是居功甚偉,人前人后為他出了不少的力!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