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最才子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五十三章 奇怪事

[字數:3313 更新時間:2013/11/14 21:11:00]



  第二百五十三章 奇怪事

  回到家,屁股剛落椅子,還沒喘上一口氣。錦衣衛又來了,幾條漢子進院子就拿了笤帚掃起了院子,更有人直接抬了梯子上房翻瓦,說是吳節家的瓦有幾塊已經破了,需要換新的。

  接著,又有人送來一大車白菜。

  反正任伯義他們就沒閑下來過,只要院子里活兒,總會搶先一步給干了。

  蛾子氣得發發雷霆,可碰到這群厚臉皮,卻是沒有任何辦法。

  吳節看得直擺頭,這情形還真像后世的解放軍幫老百姓干活,軍民魚水情啊!

  就這樣,任伯意在吳節這里糾纏了兩日,吳節實在沒功夫同他磨蹭,同蛾子說了一聲,搬去了西苑,并道,或許要在里面呆上十天半月,家里的事情一切都由蛾子做主。

  倒不是他在躲避任伯義,實際上,現在已經到十二月了,按照大明朝的規矩,每年這個時候,朝廷都要做來年的財政預算。作為隨侍在皇帝身邊的近臣,吳節自然免不了要去幫忙,再說,這也是一次學習觀政的好機會。

  況且,這期間,他還有同皇帝一起將厘金制度給完善了。

  這是其一,其次,會試就在二月三日,距離現在不過兩個月,這才是關系到吳節前程的大事,在這之前,還得去禮部把名給報上。

  吳節現在雖然掛了個文淵閣校理的職務,可以在宮禁里行動,但因為沒有品級,軍國大事也輪不到他來議論。因此,在內閣和司禮監討論厘金制度的時候,他也沒有出席。本來,他倒是想看看徐階、張居正等人究竟是什么模樣的。

  他也是后來才從黃錦口中聽到了財政會議的大概情形,厘金制度因為牽涉極大,這個議題一出,就引起了內閣閣臣高拱的極力反對。高拱性子急,首先就鬧了起來。可惜他是唯一的反對者,司禮監早就知道嘉靖有意在浙直搞厘金試點,做為皇帝的家奴,自然以皇帝馬首是瞻。

  至于內閣,嚴嵩巴不得自己的門生胡宗憲的勢力能夠進一步坐大。而次輔徐階一向不管事,這幾年早就被嚴閣老壓得死死的,自然沒有反對意見。而張居正則是一個實用主義者,想了想,覺得這個制度可行。

  所以,厘金制度在沒有任何阻擋的情況得一順利實施,并以明文的形式頒發在邸報上,通行全國。

  這些上層建筑的事情同吳節也沒有任何關系,在西苑行走十來日,又協助皇帝做了幾本帳目之后,嘉靖皇帝決定放他一個月假,一是去禮部報名,二是備考。

  離家多日,回家之后,蛾子等人見了吳節,自然是十分驚喜,連聲叫“阿彌陀佛,老爺終于回來了。看著城中,到處都是來報名參加春闈的舉子,估摸著老爺也該回來了。再拖延幾日,只怕就來不及了。”

  吳節哈哈一笑:“是啊,我這次回家,就是去報名參考的。對了,那幾個跟屁蟲呢?”

  吳節問的是南衙的幾個錦衣衛,他不問還好,一問,蛾子就怒不可遏:“那幾人實在太煩,每天一天一亮就過來,天黑還不肯離開。別人畏懼他是錦衣衛,也不敢惹。我們也是被煩得受不了,這才收了他們的賠禮,打發他們回去了。”

  蛾子和吳節本打算給陸二老爺一點顏色看看,卻不想陸煒讓錦衣衛出來頂缸,反給吳節家制造了許多麻煩。

  現在回想起來,陸二老爺還真是一個沒擔待的,做錯了事只一味推委,陸家有這樣的家長,前途也有限得緊。

  這幾日在西苑上班,作為一個文科生,卻在古代干起了會計這個工作,還真有些累了。

  同蛾子說了一會兒話,又吃了些東西,就上床安歇了。

  這一夜自然好睡,到第二天天光大亮時,吳節這才帶了文書和身份證明,雇了頂轎子,到皇城的大明門。

  明朝的皇宮主要分為兩個部:皇城和禁中。

  其中,禁中就是所謂的紫禁城,是皇帝和后妃們的住所。而皇城則是內閣、六部等中央機關的所在地。

  吳節所需要參加的會試不同于鄉試,只需在順天府的貢院報名即可,而是應該先去禮部儀制清吏司報名。

  禮部分為四個司,儀制清吏司,掌嘉禮、軍禮及管理學務、科舉考試事;祠祭清吏司,掌吉禮、兇禮事務;主客清吏司,掌賓禮及接待外賓事務;精膳清吏司,掌筵饗廩餼牲牢事務。

  吳節以為自己來得早,實際上還是遲了,等他經過嚴格檢查,進如禮部儀制清吏司所在的那座幽深大院時,院子里已經擠滿了人,看總數至少有兩百之巨,將一座院子擠得水泄不通,據說不少人都是卯時就在皇城外等著了。

  吳節前一段時間隨侍皇帝身邊,無論做什么事情都便利無比,可這里卻沒人認識他。只得按下心中的不耐煩排起隊來。

  這次報名最主要的任務是驗明考生的身份,畢竟,考生們來自天南地北,古代又沒有照片和身份證,這些都需要一一核對,速度自然快不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很快就到了中午,院子里的考生不但沒少下去,反多了不少。

  只見,滿世界都是人腦袋,地上的雪也被踩得一塌糊涂,臟得不成樣子。

  吳節這才想起,一般來說, 每次會試大概要取三百名進士、賜進士和同進士,按照三十取一計算,來參加會試的考生至少有一萬人。一萬個有功名在身的舉人,想想就覺得可怕,大明朝開國兩百余年,文教昌明,人才已是大大地過剩了。

  輪到吳節時,已經是下午兩三點種模樣。

  聽說是順天府先科解元,負責報名和記錄的小吏一臉的羨慕:“早就聽說過你的名字了,據說本科鄉試頭名吳節除了文章了得,一手詩詞也寫得極好,想不到卻是你。”

  吳節心中暗自得意,正要客氣,那小吏卻將吳節的文書放到桌上:“這個名卻是報不了的。”

  ps:剛從醫院出來,無大礙了,可就是腦子里糊涂,沒辦法思考,這幾天就慢慢寫吧。寫得不好的地方,各位看官多多擔待。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