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臨高啟明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六十五節 水原洞

[字數:4360 更新時間:2013/11/9 21:20:00]



  樸德猛面色晦暗,穿著最粗糙的布袍,蓬頭垢面的進來了。樸德猛原本是個很活躍的少年人,此刻看上去猶如換了個人一般。

  兩名警衛緊緊的跟在后面,馮宗澤暗中嘆息,他有些猜到了樸德猛來得意圖。

  他在距離馮宗澤很遠的地方就行了傳統的大禮。

  “首長……”

  “樸德猛你起來吧。”

  “是,首長。”樸德猛站起來,恭恭敬敬的說道:“小的……我有一個請求,請首長恩準。”

  “說吧。”

  “我打小是由兄長撫養,當初千里發遣,一直到濟州落戶,都是兄長照顧我……”樸德歡說到動情處,已經是泣不成聲,“小的知道兄長罪不可恕,負了首長的信任。都是他咎由自取,”他用衣袖抹了下眼淚,“大宋國法無情,小的也絕不敢為他求情。只是兄長一朝發遣,恐無再回濟州之日,這世上只有我兄弟二人,再也不忍分離……”

  說著他又擦眼淚:“小的愿隨兄長發遣……還請首長恩準!”

  馮宗澤沉默了好一會,方才說道:“我元老院最重依法治國,絕無株連親族之說。你兄是你兄,你是你。你自請隨同發遣斷無此理,也與法不符。”他說著站起來走了幾步,“我元老院用人,一不論出身貴賤,二不論學問高低,只要是忠誠可靠,實心辦事之人,我們一概都是信得過,斷然不會叫你們沒下場。你不要自疑。”說著他站起身踱了幾步,“好好的做你的事情去罷。”

  自從放火投毒失敗,趙明貴等人被一網打盡的消息傳來,聚集在水原洞金家莊園里的各路人馬都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二品銜的金萬鎰在社會階層近乎固化的李朝社會里,不僅是大財主,而且還躋身于兩班階層,在當地人中間幾乎是權力、財富和地位的化身。

  濟州d日之后,他乘亂吞并了大量的官馬場。弄到了上萬頭官馬官牛,連著看管馬場的官奴婢和柵軍都被他并入自己的麾下。在島上財勢滔天。

  內陸的各種地主牧主原本就仰他的鼻息,現在更是一個個緊隨身后,唯恐在這濟州的“亂世”里忠心表得不夠。自己的土地和財富被金大人吞并。

  這批人云集在金老爺的水原洞莊園里,時刻準備按照金老爺的動向亦步亦趨,除了保證自己的身家性命的安全,還能在混亂中打撈一票:雖然官馬場大多落入了金老爺手里,但是三城周圍也有不少被倭髡奪去了。聽說倭髡又運來了許多人口、糧食和物資到島上,如果一鼓作氣把髡賊干掉,雖然大頭免不了被官兵和金老爺拿走。自家還是能夠乘亂弄點湯喝的。

  在這樣的思維下,黃云宇從本土回來帶回了全羅道兵使申景裕的信件后,水原洞這里就已經開始秣馬厲兵,準備召集“義兵”。

  第一件事,就是從島內各處征集糧草。“義兵”很廉價,不用花費什么軍餉,連征集用的郵票錢都不用,各處吩咐一聲就得來給主子們打仗。但是餓著肚子終歸是不能打仗的――要打勝仗。還得給他們吃飽才行。

  濟州島的水溫條件實則不差,但是土壤不適合種植水稻,多以種植雜糧為主。產量很低。內陸又大多是牧場,所以各家的莊園存糧都很有限。雖然竭力調集糧草,也只勉強湊出了四千名義兵吃半個月的糧食。

  這些動作自然瞞不過特偵隊的眼睛。自古以來,征集糧食就是要打仗的前奏。根據總參謀部不久前下發的軍官自學教材《陣中要務1632》所述:農業社會進行戰爭動員通常是以大規模征集糧草的形式開始的,一旦農戶存糧低于生存必須,農民只能在參加鄉勇、民兵或者揭竿而起之間做選擇,在統治當局沒有被摧毀的情況下,農民通常會選擇前者。

  濟州島上的李朝官府雖然已經被摧毀,但是內陸地區幾乎沒有觸動,而且內陸的居民大多是人身依附性很強的官私奴婢和佃戶。主子就是他們的天。叫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特偵隊始終保持著對他們的監視。注意著他們的動向。

  320事件之后水原洞附近的氣氛忽然緊張起來了――不但每天都有大量的義兵向這里集中,特偵隊還發現有一些較小的莊園的莊主正在“搬家”,向水原洞莊園里運送家產和口眷。

  原本計劃的“天衣無縫”的方案,結果卻是一敗涂地。這使得內陸的老爺們頓時慌了手腳。一部分人主張集中力量固守幾個設防較好的主要莊園,一面派出使者去向全羅道兵使申景裕告急,等待官兵來增援之后再來起來呼應。

  另一部分人認為既然已經撕破了臉。要等官兵來是坐以待斃――誰知道官兵會不會來。只有趁著倭寇立足未穩,征集全部丁壯決一死戰。

  雖然倭寇站立戰力強悍,而且火器很多,但是有些人認為當年三浦倭亂時候幾百濟州義兵一樣打得倭寇狼狽而逃,就算這些來歷不明的倭寇再厲害,他們也有了十倍的“義兵”,就算不能一鼓殲滅,也能打倭髡的半殘――至不濟也能讓他們心生畏懼,不敢侵犯內陸。等到朝廷的大兵到了再做計較。

  討論到最后,最終大家還是認為應該持重――畢竟倭髡的威名也傳到了內陸,多數人還是有些犯嘀咕的。而且在內陸作戰大家地形熟悉,義兵們的士氣也容易維持,還節省糧食和運力。

  被征集起來的義兵們動手大規模的修繕防御工事。正在他們干得熱火朝天的時候,一支特別挺進討伐隊已經悄悄的來到了水原洞。

  水原洞是島上所有抵抗力量的中樞,敲掉這個地方,活捉金萬鎰,等于是對島上殘余李朝地方勢力的“斬首”。

  因而這支特別挺進隊里編入了三個四人攻擊小組――其他討伐隊只編入一個組作為向導、偵察兵和狙擊手使用。

  特別挺進討伐隊以一個排的伏波軍為核心,加強有日籍治安軍、白馬隊和國民軍濟州挺進縱隊各一個連。另外加強有二門12磅山地榴彈炮作為攻堅兵器。

  元老總覺得用成建制的特偵隊和現代武器去打正規戰,就等于是玩游戲開作弊器,在濟州島這種戰力為笑話的地方用特偵隊,簡直就是玩一個很弱智的游戲的easy難度還作弊,恐怕會被嗤笑一輩子。但是薛子良認為這一行動的對全島治安強化有重要意義,必須以猛虎撲羊的姿態一舉擊殺。

  水原洞的一座山上,山林里兩個人正在跋涉。從他們破爛的衣服和疲憊的面容來看,他們是這里的窮苦人,在山上已經待了不少時間了。

  “爹,不會遇到倭寇吧”

  “別瞎說,找路!”

  金大屋和金太多父子扛著斧頭和剛砍下來的木頭尋找出山的路,這幾天山霧甚大,這兩個跟著伐木隊進山砍樹的義兵似乎走迷了路,由于怕遇到倭寇又不敢輕易走出樹林,就摸索著前進,不覺天已經快黑了。

  人的名字往往寄托了家庭的期望,中國人貧民起名愛叫寶、富、貴,富人愛用文、武、朝,官宦之家則用德、才、賢,基本上是缺啥叫啥。人同此心,朝鮮人也一樣,聽名字就知道這家人窮的叮當響。作為一戶佃農,他們連房子的宅基也不是自己的。

  去年的糧食繳了租子就不夠吃,一開春就鬧春荒。正沒奈何苦熬著,聽說海上來了倭寇。莊主借了兩斗半雜糧,條件是出來當義兵,不但能吃飽飯,還答應免今年一半的租子。

  吃飽飯,免租子當然都不錯。但是父子倆最在意的是,萬一真的被倭寇砍了腦袋,莊主定是認為他們逃了,家里的老婆、弟妹恐怕就過不了這一冬了。

  話音未落,忽然聽到一陣銅鑼響,接著就是嗚嗚的海螺號,十四歲的金太多想撒腿就跑,等到想跑才忽然覺得腿不聽使喚了,三十多歲的老爹咬咬牙,拽著兒子跌跌撞撞的跑出樹林,接下來傳來了一聲鐵炮的轟擊聲,金大屋的腿也不聽使喚了,接著只覺得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腳,翻滾在地。

  彌兵衛拿著拿著步槍,帶著三四個人從山崗上追下來,受傷的金家老爹尿已經流出來了,拌著血染紅了褲子,這回換成兒子抓著爹的胳膊連滾帶爬的往前跑,眼淚鼻涕流的稀里嘩啦。眨眼間倭寇已經追到了他們的屁股后面一腳把他們踹倒在地。彌兵衛心想,天天吃澳洲人的大米和魚,果然有力氣,當年自己在天王山也是這么屁滾尿流連滾帶爬的逃命,可憐老爹沒逃出來。

  如果沒有這個這個莫名其妙的走神,現在金家父子的腦袋已經搬家了,既然首長對砍人頭這種事不怎么感興趣,也不用這個計功勞。但是武士家庭出身的彌兵衛總是直腸子驢一般想把敵人的腦袋砍下來。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