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暴君劉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817章 活該被你害死

[字數:6575 更新時間:2013/11/11 10:22:00]



  可是這個理由的牽強誰都知道。

  黃月英站在原地,沉默了許久,抬起頭對劉璋說道:“夫君,你在南荒銀月洞說的話,還算數嗎?”

  劉璋疲憊的眼眸有些迷茫,可是還是記起了當初黃月英在銀月洞中毒,自己對她說過的話。

  “月英,我愛你,除了大業之外,能夠娶你,是我劉璋這一輩子最大的心愿。”

  想起當初說出這句話的心情,那時候黃月英命在旦夕,而現在換了一下,躺在病床上的是自己,可是為什么心情還是一樣。

  劉璋點了點頭,沒有了什么顧忌。

  “我不要主公點頭,我想主公再說一遍,以后……月英會盡心輔佐少主,完成主公未完成的大業,主公,月英只想聽你再說一次。”

  劉璋想撐起身體,可是沒有辦到,黃月英過來扶住了劉璋,劉璋看著近在咫尺的黃月英,輕聲而鄭重地說道:“月英,我愛你,除了大業之外,能夠娶你,是我劉璋這一輩子最大……”

  “主公。”劉璋還沒說完,黃月英突然緊緊抱住劉璋,第一次在別人面前還是劉璋面前哭了出來:“月英后悔當初不明白自己的感情,心思不定,現在月英知道,在三江城中毒時,第一個找來主公,不介意在主公面前出丑,其實月英就已經喜歡上了主公。

  可惜月英空有智謀,感情上卻是白癡,一直害怕你會擔心月英不能盡心輔佐少主,害怕主公走的不安心,只有在生病的那一年,忘掉本來自己那一年。一直單純喜歡著主公那一年,才是月英真正的自己。

  主公,月英愛你,對不起,這句話說遲了。”

  黃月英緊緊抱著劉璋,無聲的哭泣,外面蕭芙蓉和曲凌塵站在門口,隱約能聽到里面黃月英的話,都沒察覺到自己淚水流下來。

  劉璋聽了黃月英的傾訴。露出一點笑容,恬靜地道:“夠了,沒遺憾了。”

  唯一的遺憾都已經彌補了,大業已經完成大半,也親耳聽到了喜歡的人表白。劉璋還有什么不知足。

  雙手握著黃月英纖腰,向黃月英臉頰吻下去,黃月英突然擋住了劉璋,淚痕依舊的臉上,卻堅定地看著劉璋道:“夫君,月英要為你披一次嫁衣,做一次夫君最美的新娘。”

  黃月英離開劉璋的懷抱。擦干淚水就要出去,突然一名士兵跑來大門,親兵隊長王緒連忙走上去:“什么事都明天說,滾下去。”

  “不是啊。莎車國王拉提亞在獄中服毒自殺,如果明天說,人就死了。”

  對于報訊的士兵,劉璋從來不罪責。這是誰都知道的,但是士兵也不是不分輕重。這名士兵自然也知道現在什么時候,可是一個人服毒了,要是遲報就死了,哪怕川軍沒人喜歡拉提亞這個妖女,但是士兵也不敢因個人喜好就瞞報,誰知道拉提亞對川軍有什么作用。

  王緒看了一眼里面,對士兵道:“矯情,那妖女肯定是自己給自己中毒逃避斬首,叫軍醫去治好就行了。”

  士兵為難道:“之前我們稟報了趙云將軍,趙云將軍因為不想打擾主公,已經派軍醫去看過了,沒辦法解,估計活不了幾個時辰了。”

  “這個女人到底要干什么?”劉璋聽到外面士兵的話,低聲說了一句。

  正要出去的黃月英回頭對劉璋道:“夫君,要去看看嗎?”

  “不想看。”劉璋答道。

  黃月英笑了一下:“我覺得夫君還是看一下比較好,別忘了昭雪的命還在她手上,她死了,沒人能救得了昭雪和那五千騎兵。”

  劉璋一皺眉,不管如何,徐昭雪提前發現川軍中毒,算是救了兩萬將士性命,還有蕭芙蓉曲凌塵黃月英等人,她還是黃月英的妹妹,怎么能眼睜睜看著她死。

  劉璋現在真的不想再想其他事了,可是好像自己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就沒一天安心過,直到現在還是有一大堆麻煩事。

  這時黃月英似乎頓了一下,又道:“還有,夫君,我覺得拉提亞這個女人對夫君沒惡意。”

  “沒惡意?”劉璋笑了一下,覺得這完全不可能,沒惡意會起兵攻擊樓蘭,迫使大漢出兵?沒惡意會在水里下毒?

  可是劉璋忽然想到,恰恰是這兩件事劉璋覺得有些不對,莎車沒進攻樓蘭的理由,拉提亞下毒先留解毒藥很蹊蹺。

  現在距離拉提亞斬首還有七日,她犯得著這么早自殺嗎?萬一自己后幾天會因為貴霜或者五千騎兵要求她呢?就不等等?

  劉璋正要再問一下黃月英意見,黃月英已經出去了,劉璋知道黃月英這是叫自己拿主意,劉璋感覺到,黃月英是因為覺得這是自己的私事,并不是公事,所以應該自己拿主意。

  拉提亞的事情什么時候成自己的私事了?

  “將拉提亞抬到這里來。”劉璋對王緒道。

  王緒臉上露出掙扎之色,這個時候他真的想抗命了,都這個時候了還要主公處理這些事情,王緒都覺得煩躁,可是還是朗聲應了一聲“是”。

  不一會兒,拉提亞被抬了進來,嬌俏的小臉上有中毒的青色,可是拉提亞看到同樣躺在病床上的劉璋,竟然笑了一下。

  “她怎么樣了?”劉璋問軍醫。

  “估計明天早上。”一名軍醫回道。

  “哈哈,竟然有人陪我。”

  劉璋失口笑了一下,已經沒什么遺憾的劉璋,心情突然之間好了許多,只是拉提亞聽到劉璋的話,詫異地看了劉璋一眼。

  在拉提亞要求下,軍醫看到劉璋默許,將拉提亞扶到椅子上坐下。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假裝的。”劉璋沒有看拉提亞直接說道:“當初在西羌時,這個把戲你已經用過了,裝著被那氐人的蜈蚣咬中毒,其實根本沒中毒。不就是想走嘛,故技重施,你可真笨。”

  “我是笨,你也不見得聰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當初你是故意上當,故意放我走的,當初你為什么放我?現在后悔了吧?”拉提亞的語氣也沒什么悲傷,反而有取笑的意味。

  “后悔什么?要不是你。沒有今天的西域局勢,我真是謝謝你了。”如果是之前幾個小時,劉璋都會不舒服,但是現在劉璋心情好,自然往好的地方想。

  “你……你很讓人生氣。”拉提亞激動了一下。可是渾身無力,很快恢復平靜,只淡淡說出了最后一句話。

  “我把你叫到這里來,不是關心你的性命,也不想看你表演,我問你,你死前會給那五千騎兵還有其他莎車文武的自由嗎?”

  “憑什么?”

  “直截了當的說。你的國師徐昭,原名徐昭雪,是我的一個朋友,對我有恩。我希望你能讓她自由,如果一定要說憑什么,我現在沒什么能威脅你的了,算我求你。”

  劉璋沉靜地說著。他是希望拉提亞能還徐昭雪自由的,但是他也知道。拉提亞是一個很不好想與的女人,現在自己沒什么能威脅她,也沒什么能誘惑她,只能求她了。

  對于懇求拉提亞,劉璋沒有任何心理障礙,如果拉提亞能讓徐昭雪自由,那簡直太值得了,當然如果拉提亞不答應,劉璋也沒什么。

  自己不想徐昭雪死,但是天意如此,何以強求,至少自己盡力了。

  “求我?”拉提亞聽到劉璋最后兩個字,臉色明顯變了一下,可是突然又笑了出來,笑的很無奈,笑了好一會,沒有對徐昭雪是劉璋熟人有意外,幽幽道:“劉璋,我拉提亞起兵一年多,就是為了這兩個字,可是為什么當我聽到的時候,一點感覺都沒有了。”

  “你說什么?”劉璋轉頭莫名其妙地看著拉提亞。

  拉提亞素手緊緊壓著胸口,毒性在體內蔓延,可是眉頭緊蹙間壓制了下去:“劉璋,當初第一次到你軍營,就是你的俘虜,就被你用性命挾制。

  就因為我是一個西域小國的公主,所以無論如何要把我扣下,而且在此期間,你對我做什么好像都理所應該,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你不會知道,因為你是大國的蜀王殿下,統領千軍萬馬,你為了川軍的利益,為了大漢的利益,扣押一個小國公主理所應當,那是一種傲慢,難道你就不想想那個被迫被扣押的公主,多么委屈嗎?

  你在陽平關的城樓親了我,要是你是在莎車,早就被亂石砸死了,可是你在大漢就沒事,可以裝著沒發生過。

  我又沒讓你負責,你為什么就可以那么理所應當的避過了,對我道個歉那么難嗎?

  我知道你壓根就不會想到道歉,因為你根本沒把我平等對待,就因為我是一個小國的公主,這是你大漢天朝人的傲慢,我當時就想你憑什么瞧不起我們?

  即使如此,在氐人山谷,我還要靠悲情表演來博取你同情,希望你放松警惕放了我,可是你還是鐵石心腸。

  后來你在西羌那次,故意中計放我走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就該感恩戴德?你這是施與,可是為什么不是我施與你?

  我后來就想通了,實力,大漢不就仗著自己的實力瞧不起別人嗎?不就覺得自己是天朝上國瞧不起外邦嗎?

  等比你們拳頭大,你們還不是跟狗一樣?當年匈奴強大的時候,你們在漢武以前,敢對匈奴如何?

  所以我就起兵了,我就是要讓莎車崛起,并且讓你劉璋知道我莎車的實力,當初說莎車起兵,是為了與大漢平等對話,那不是我隨便說說的,因為劉璋,我反感你的傲慢。

  你今天下午不是問我,為什么要進攻樓蘭嗎?我告訴你,川軍在中原與曹操孫權對峙,主力必然在東方,只要莎車攻下樓蘭,與你劉璋轄地直接接壤,就可隨時威脅你后方。

  當年犬戎威脅大周,大周屢屢結好納貢,當年東胡威脅燕國,燕國屈膝求和,當年匈奴威脅趙國,李牧之前,趙國歲歲進貢,每遇戰事,先安撫匈奴,討好匈奴。

  當年羌渠可威脅大秦,匈奴可威脅大漢,中原的各國無不需要送禮送女人巴結。

  等莎車軍可直抵玉門關下的時候,就是你求我的時候,我為什么要拿樓蘭做緩沖?到時候你來求我,我會把以前的帳一一給你算一遍。

  可惜,要不是你一萬軍隊突然出現在后面,烏孫彌天橫插一腳,我拉提亞未必不能在樓蘭決勝,一切都是天意。”

  拉提亞說著落寞的笑了一下,劉璋看向拉提亞,心中完全無法理解這個女人,這就是傳說中的變態嗎?還沒到更年期吧?

  為了自己來求她,竟然置一個國家的利益不顧?

  要知道,莎車如果攻陷樓蘭,在劉璋還沒出征時就已經分析過,那將是川軍背后的心腹大患,只要川軍進攻曹孫,都不得不后腦勺留一只眼睛,生不如死。

  自己還真的得派人去求她。

  可是莎車與川軍直接接壤,真的有好處嗎?拉提亞對華夏歷史倒熟悉,可是列舉那些少數民族,基本都在與華夏爭鋒中煙消云散或者衰亡了,更何況莎車還沒完全一統西域,犯不著這么快效仿吧?

  只能說拉提亞急切地想自己去求她,所以放著烏孫,天山北脈什么的不管,直接去打樓蘭了。

  “女人的心思你別猜,”拉提亞的變態完全詮釋了這一點。

  “努力了那么久,都沒能讓你求我一次,沒想到啊,無意間抓了一個徐昭,哦,不對,是徐昭雪,竟然讓你來求我了,真是可笑。”拉提亞淡淡的笑了一下。

  “你本來是可以讓我求你的,實話說,那解藥藥方是徐昭雪告訴我的,但是這是誰也料不到的,如果你提前讓我去取了三雪蟲草,然后等川軍毒發,我們又沒解藥,我肯定得求你,可是你為什么不關心我去取了三雪蟲草沒有?你想同歸于盡?”

  這是劉璋不解的第二個問題。

  “如果你在乎我,你就會去取三雪蟲草解藥,如果你不在乎我,我說什么你都不會放在心上,那你那些將士活該被你害死。”(未完待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