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暴君劉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792章 蜀王劉璋來了

[字數:4961 更新時間:2013/11/11 10:22:00]



  經過這場戰爭,可以想象天山東南脈一帶,到處是寡婦和嫁不出去的女人。

  “全部搶過來。”杜遠立即答道。

  “當然不是。”劉璋沉聲道:“女人生活艱難,在這塊貧瘠的地方生活更難,你看那些過不下去的女人,被欺壓的女人,把他們運到長安,那邊的人會安排的。”

  “她們會去嗎?”杜遠問道。

  “你可以豎立典型。”這里不是中原的肥沃土地,有男人都難以活命,食不果腹,更別說失去男人的女人,能活下去才怪,只要杜遠豎立幾個去了中原生活優渥的女人典型,在各國宣傳,其他女人肯定蜂擁而至。

  現在在川軍治理下,幾年沒有加稅,又各項促進農業和商業的政策,荊州益州都已經繁榮,富人不少,養幾個小妾還是可以的,這些都是人口的保證。

  這些女人嫁到荊益二州和關中地區當小妾,肯定比在這里掙扎好。

  至于那些要自生自滅的,劉璋也管不著。

  “另外通知天水都護府,也注意遷移女人的事情,當然前提是自愿,如果讓我發現誰為了政績或錢財,搶掠女人,必定嚴懲,如果觸及民怨,定斬不赦。”

  “是。”杜遠立刻正聲答道。

  現在的西域遠遠還沒被同化,劉璋從天山以北一路下來,還只能算是征服,如果強搶女人,一定會引起西域國家不滿,劉璋還不想觸怒這些國家的百姓,在可能的范圍內盡量贏得他們好感。

  同化是要一個過程的,現在能掌握軍權,劉璋就不會好高騖遠。

  這時杜遠看到煥夢一臉焦急地走了過來,劉璋也看向煥夢。煥夢走到劉璋面前,還沒說話,一名東夜人過來,黯然道:“陛下,我們都找遍了,沒找到公主。”

  煥夢面色沉默下來,咬著嘴唇,杜遠深怕她在劉璋面前做出什么不理智舉動,杜遠對煥夢這個堅強而對大漢親善的女人還是有好感的。而且知道“劉璝”看上去很平和,殺伐決斷卻是非常凌厲果斷,要是煥夢觸怒了劉璋,那杜遠也不知道怎么辦了。

  杜遠立即上前打哈哈道:“女王陛下來了啊,告訴陛下一個好消息。戊己校尉部要重新成立,東夜國懂漢語的多,以后考試出來的校尉部官員肯定大多出自東夜,恭喜陛下……了。”

  杜遠說到最后一個字,突然失去了全部底氣,煥夢看過來的眼睛,讓杜遠再也無法說下去。

  煥夢帶著悲傷的眼眸看向劉璋。想說話,可是嘴角動了一下,沒說出來,煥夢捂著胸口過了好一會。才再次對劉璋道:“將軍,你為什么這么絕情?我妹妹現在死在這里,你滿意了嗎?”

  煥夢微抬螓首,帶淚的眼眸仰望西方的紅霞。淚水在眼眶打轉,煥夢努力用平靜的聲音道:“我知道。將軍是大漢的將軍,一心以大漢為重,怎么可能為了一個小女子耽誤大事。

  可是將軍難道沒覺得自己太無情了嗎?妹妹好歹帶了將軍和漢軍將士出山,當初我帶所有東夜人去幫助漢軍,也是妹妹勸說的,她聽到你們有危險,急的六神無主,就算最后沒幫到什么忙,可是難道不是她的一番心意嗎?難道你就一點無動于衷嗎?

  看看你現在的表情,你對妹妹的死就沒一點感覺嗎?我聽說蜀王劉璋就冷血無情,殺人如同草芥,原來他的部下也是一個個殺人工具,我煥夢今天真的見識了。”

  “女王……”杜遠聽到煥夢竟然說到蜀王頭上了,大驚,這是找死嗎?劉璝是蜀王部下,當著人家麾下將軍的面,說主上壞話,別說杜遠看得出來“劉璝”肯定是忠于蜀王的,就算不忠于蜀王,煥夢公開這樣說,也必死無疑。

  可是煥夢已經豁出去了,恨聲對劉璋道:“我現在知道當初為妹妹向你提親多幼稚了,劉將軍,你壓根從來沒看上過妹妹,看上過我們這些小國的人吧?我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竟然不要臉的想讓你娶妹妹。

  可是劉璝,我告訴你,雖然你看不上我妹妹,現在我煥夢也看不上你,妹妹喜歡上你這樣無情的人,是她瞎了眼。”

  煥夢說完轉身就走,劉璋叫住了她,頓了一下道:“女王陛下,你這樣得罪我,想走就走嗎?我知道女王陛下不怕死,可是你不怕東夜真的亡國嗎?”

  “什么?你要滅東夜?”煥夢停下腳步,回頭驚怒地看著劉璋,她的確把自己的命豁出去了,可是那只是她不會相信劉璋會對東夜下手,現在聽到的劉璋的話,又驚又怒。

  “將軍息怒,將軍息怒,女王她只是一時激動……”杜遠連忙相勸。

  “你以為不會嗎?我在你煥夢心里不就是殺人工具嗎?”

  “你……”煥夢再也說不出話來,她現在很想大罵劉璋一頓,心中萬分委屈,可是東夜亡國的恐懼盈滿心口,自己就在車師城中,正在呼吸一個國家滅亡的空氣,東夜就要重蹈這樣的覆轍,煥夢已經不能思維。

  可是就在這時,煥夢突然眼前一亮,一個身影從劉璋后方跑過來。

  “姐姐。”煥瑤跑向煥夢,一把抱住了煥夢,喜極而泣,煥夢愣了,杜遠也愣了,直到反抱住了煥瑤,煥夢才知道這是真實的。

  “夫君。”曲凌塵走到劉璋身邊。

  “嫣兒辛苦了。”劉璋在曲凌塵額頭吻了一下,當著眾人的面,曲凌塵臉上一片紅暈。

  劉璋在圍城之前,就讓曲凌塵帶了幾個軍中好手去了城中,煥瑤畢竟對川軍有恩,東夜國又一直親善漢軍,從未背叛。

  這樣的盟友,劉璋并不想讓東夜人寒心,救了煥瑤,滅了車師,可以讓西域其他國家更容易看到漢軍的政策,這就是最高級別的恩威并施。

  曲凌塵的武藝和好厲害兀突骨等不同,也不同于趙云馬超,戰場廝殺不行,但是刺殺救人卻正好派上用場。

  以前在自己軍中都如入無人之境,在漢中可以到自己的房間外,在桂陽可以進入自己的營帳,更別說一個兩百人防守的車師,可以說沒有任何壓力。

  劉璋之所以沒有提前告訴煥夢,是并不肯定曲凌塵一定能救出煥瑤,不想提前給煥夢希望。

  而劉璋讓杜遠先帶人進去,固然是趁車師人沒反應過來先搶一些女人,也是為了擾亂整個車師,然后曲凌塵就可趁亂救人,成功概率很大。

  而曲凌塵沒有失手。

  “女王陛下。”

  劉璋等煥夢和一臉喜色的煥瑤分開,煥夢臉上火辣辣的,想起剛才自己說的話,尷尬不已,還沒道謝,劉璋已經開了口。

  “剛才最后那句話,本將沒有其他意思,只是善意提醒陛下知道自己身份,本將希望東夜能一直是大漢的忠實朋友。”

  劉璋說完,也不再管尷尬的煥夢,徑直向王宮走去,今夜休息一夜,讓杜遠準備好干糧,劉璋要立即去精絕國了。

  在去高昌之前,劉璋已經向東南方向派出哨探,沒有探到一個莎車兵出現,這么長時間不出現,說明莎車女王拉提亞選擇了第二條路,根本沒有管葉龍的死活,直接回援莎車了。

  那川軍也必須盡快趕到精絕國,劉璋只希望土安的一千藤甲軍,能拖到自己到達。

  “姐姐,你剛才和劉將軍說什么了?”煥瑤看到煥夢神色不對,又聽了劉璋的話,忍不住問了出來。

  “這……”煥夢實在說不出口,現在想起剛才激動時說的話,煥夢只覺得丟人無比,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真羨慕曲夫人。”煥瑤不善于隱藏自己的感情,看著曲凌塵美麗的倩影,悵然若失。

  而這句話也牽動了煥夢,煥夢恢復常色,不管如何,劉璋和川軍都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東夜了,東夜以后就努力配合漢軍,將戊己校尉部做好吧。

  …………

  “稟告陛下,距離且末五十里,未發現漢軍。”

  且末以東五十里,拉提亞騎著駱駝行進,一名莎車士兵從前方來報。

  “漢軍一定去了精絕國,傳令且末國王出城勞軍,后軍取補給,前軍快速行軍。”

  正如劉璋所料,拉提亞根本沒去救援葉龍,可是與劉璋想的理由不一樣。

  莎車去救車師,與漢軍在車師一帶打仗,遠程累軍,葉龍的死活關拉提亞什么事?

  但是這不是拉提亞放棄救援車師的絕對理由,還有一個重要的理由,就是拉提亞有一種預感,蜀王劉璋來了。

  哪怕天水以北的消息已經傳到拉提亞耳中,哪怕車師前國兩次報信給莎車,都說是一名漢軍將軍率領的漢軍。

  但是拉提亞肯定率領這支遠征軍,來切斷自己歸路的就是劉璋。

  因為拉提亞曾經隨劉璋去過西羌,那個時候幾乎與現在一模一樣,當初是西涼聯軍在漢中進攻川軍,現在是莎車在樓蘭與漢軍對峙。

  當初劉璋能釜底抽薪,取了西羌,讓羌人無家可歸,反敗為勝,那就同樣可以切斷莎車歸路,與白龍堆外漢軍兩面夾擊,滅了莎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